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0:48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無限的成長
  4. 第二章 推進

第二章 推進

更新于:2018-03-17 18:28:28 字數:3278

字體: 字號:
  “醒醒,里昂!”

  臉上一痛,張凡瞇了瞇眼睛,是米切爾的好基友威爾:“我們沒摔死?”

  “是的,你還好嗎?D小隊已經出發了,我們得快點了。”威爾幫他解開了固定安全帶,撿起掉在地上的槍械塞在張凡手里,轉身出了艙門。

  “糟透了。咳咳。”張凡深深吸了口氣,肺部突然一陣刺痛,嘴里一股子鐵銹味,五臟六腑都好像移位了,身體比平時重了很多。慢慢爬出了艙門,也許是多了一個人的重量,降落艙墜落在前線指揮部邊上,差點沒把指揮官砸死。

  考麥克和戰地指揮官校對信息后轉頭喊道:“行動行動!里昂快跟上。”

  張凡慢慢地走在隊伍后面,幸好有外骨骼輔助動力裝甲,只用很小的力就能走得很快,不然以張凡普通學生的身體素質受了內傷只能躺地上等待治療了。

  走在一條人工堆積出來的戰壕中,張凡毫不意外地聽到前面隊友的“遇敵”警告聲。掏出一個多功能手雷,圓柱形手雷頂部有三個按鈕,分別代表掃描敵方生物、電磁干擾、次聲波震撼的圖標,和游戲里一模一樣。按下掃描按鈕,張凡甩手扔出戰壕,一秒鐘后鏡片上出現了敵人位置。

  “高科技真是好用。”張凡感嘆一句,數了數朝鮮軍士兵的人數,好家伙,掩體后面全都是,少說五六十個,這難度已經超過老兵級了吧。

  “敵方火力太強,用飛雷。”考麥克大聲命令道。

  張凡拿起中間嵌著黃色指示燈的圓柱形手雷,按下頂上的按鈕扔上高空,飛雷在空中稍作停留就鎖定了敵人,噴射著尾焰沖鋒,然后爆炸。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他想起了自己乘坐的那個大號電飯煲。

  轟轟轟轟轟……激烈的槍聲一下子稀疏了。

  米切爾扔了一顆掃描雷,對著還有生命反應的幾個敵人補了幾槍,然后說道:“全殲敵人。”

  “繼續前進……該死,無人機!隱蔽!EMP手雷準備!”考麥克走了幾步又跑回來,張凡壯著膽子探頭望了望,黑壓壓的一大.片正在朝這里涌來,趕緊縮了回去,兩顆多功能手雷切換成電磁干擾模式,握在手里,等著無人機群靠近。

  “投!”考麥克一聲令下,十幾顆EMP手雷陸續飛上半空爆炸,范圍內強烈的電磁脈沖燒毀了無人機的線路,大.片大.片的無人機下雨一樣掉了下來。

  “安全,繼續前進。”

  出了戰壕,第一眼就看見了地獄般的景象。破爛的建筑,滿是彈孔彈坑的破爛車輛,地面上一塊塊黑色的焦痕往往伴隨著殘破焦黑的尸塊,一股股燒焦的紅燒肉的味道竄進鼻子,張凡腦子有些發暈,惡心,同時內心震撼無比。

  這就是戰爭!

  這就是戰場!

  人類戰士拼生死的地方,這里的生命無比脆弱,死亡只是一個個數字……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地上死亡的敵人,鼻子就酸酸的,一滴眼淚流了下來。

  這是兔死狐悲,物傷其類,還是鱷魚的眼淚?張凡不知道自己想著什么,也不想去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只知道現在自己很危險,自己在戰場上,自己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他麻木地跟著前面的隊友,盡量放平視線不去看地上的碎塊。

  越過路上的障礙,獾小隊進入了一棟高級賓館。

  照例掃描雷探路,飛雷洗地,轟轟轟轟轟。張凡的瘋狂舉動讓隊友為之側目,讓敵人為之膽寒。

  “里昂,你究竟帶了多少飛雷?”米切爾回頭好奇地問道,不得不說開打之前先來一輪火力覆蓋的感覺真是太爽了,還沒動手敵人就死得差不多了,剩下幾個還在自己眼中無所遁形,輕松補刀解決敵人。冒著槍林彈雨和敵人拼命可不是腦子正常的士兵該干的事情。

  “還有三十顆吧。”張凡感覺了下半個立方大小的儲物空間,十幾顆飛彈已經讓儲備變薄了一層,還能來十波的樣子。但是不能說實話,會被人當神經病的,于是瞎報了個數字。

  “你把自己的食物補給都扔了嗎?”米切爾一臉你逗我的表情。

  “比起和敵人比誰命硬,我寧可幾小時不吃飯。”張凡說道。

  “好吧。”米切爾聳聳肩,扔過來一瓶水。

  “謝了。”張凡一口氣喝了大半瓶,之前出汗出得太多了,得好好補充才行。

  “咦,你的臉色怎么這么蒼白。”杰克遜關切地問道。

  “有點不舒服,可能是降落的時候震傷了。我能克服的。”

  “好了,繼續前進。里昂你節省彈藥,聽我命令伺機支援。”考麥克說道。

  “明白。”張凡點點頭。

  ……

  “呲呲……獾小隊,你們在哪?我們要行動了。”D小隊隊長詢問道。

  “還有十五分鐘左右。”考麥克說道。

  “好吧,盡快。”

  ……

  一路掃描+飛雷,獾小隊摧枯拉朽般干掉了擋路的朝鮮士兵,這里面當然不包括張凡,他沒有向他們開一槍,只躲在后面靠飛雷和隊友殺敵,一根.毛都沒掉。敵軍被全部殺死前只能看到漫天飛雷,然后就掛了。

  小隊在房間里穿行,前方隱約傳來了交火聲。考麥克擺手說道:“注意隱蔽。”

  “嘭嘭嘭……該死的,你們到底來了沒有?”D小隊隊長氣急敗壞地吼道:“我們快被撕碎了。”

  “我聽見你們了,堅持住!”考麥克揮手道:“快速前進!準備交火!”

  張凡跟著小隊沖進了一個咖啡廳,靠外的地方被炸掉了一大塊,透過玻璃能看到外面兩撥人正在激烈交火。舉起望遠鏡觀察了下敵人的分布,說道:“敵軍太多了,我們去了也是送菜啊。隊長你能呼叫空中火力支援么?”

  “里昂你包里還有多少功能雷?”考麥克反問道。

  張凡解下背包裝模作樣翻了翻,嘩啦啦倒出來十多顆飛雷和五顆功能雷:“就這么多了。”

  “好樣的!”考麥克自動忽略了一個背包怎么裝得下百來顆手雷的問題,高興地拍拍他的肩膀,對周圍隊員說道:“正面戰場交火白熱化,把所有支援都占了。我們只能靠自己完成任務了。”

  “杰克遜,你跟我去左邊包抄。米切爾,威爾,里昂,你們正面攻擊。先把我們的兄弟救出來。”考麥克拿走了兩顆探測雷和五顆飛雷,轉身跳了下去:“行動。”

  “回頭見伙計們。”杰克遜拿了五顆飛雷,點點頭也跳了出去。

  威爾抄起剩下三顆功能雷和四顆飛雷,對米切爾和張凡說道:“我帶頭,上。”

  三人從五層樓高的咖啡廳跳出,外骨骼噴氣背包噴射著高壓氣體,帶著人緩緩飄到地上。威爾和米切爾在落地后快速沖鋒,子彈不要錢地揮灑出去,一下就掃倒了十幾個背對著他們的敵人。

  “啊……”“后面有敵人支援!”“啊啊!”

  張凡沒有膽子跟著萬歲沖鋒,看著鏡片上顯形的敵方目標,呵呵一笑,儲藏空間中的飛雷出散落在地上,撿起一個扔一個,轟轟轟轟……十幾顆飛雷追蹤爆炸消滅了一部分敵人,整個場面為之一靜。

  “FUXK!你不是說就一點飛雷了嗎?”考麥克在通訊頻道吼道。

  “你只問包里還有多少。我貼身還藏了有20多個。”張凡狡辯道。

  “草,你真該去后勤工作!”考麥克直接把身上所有的飛雷都扔了出去,伴隨著敵人的慘叫聲完成超神殺戮。

  兩分鐘后,獾小隊清光了朝鮮軍士兵,和D小隊匯合。

  “你們可算來了。”D隊長松了口氣:“守軍的數量遠遠超過想象,幸好你們及時趕到,否則我們都要睡棺材。我欠你一次。”

  考麥克看著地上躺著的一具穿著黃色防護服的士兵尸體,低沉地說道:“不,我們來晚了。愿他在天堂榮光,他的父母朋友會為他驕傲的。”

  “不說這個了,任務還沒完成。”D隊長搖搖頭,對隊員伸手:“把高能炸藥給我。”

  炸藥安放完成后所有人撤離到安全距離,也許是專業人士操作的緣故,轟炸機的門沒有卡住別人的女朋友不放,看著天上的轟炸機爆炸碎成了一堆廢鐵,任務完成了,張凡始終繃緊的神經終于松了下來,躺在冰冷的地上,眼神渙散地看著天空。

  [任務完成,獲得10獎勵點。60秒后回歸。59、58、57……]

  子彈撞開空氣的低嘯聲、炸彈爆炸的轟鳴聲、敵人和友軍的慘叫聲在耳邊回響,張凡突然覺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太幼稚了,在網上叫囂核平一切、和同學討論戰爭統一的興奮無比的自己真是太幼稚了,戰爭是要死人的,不是你我就是他。

  直到現在張凡才真切地認識到生命的唯一,轟一聲,嗖一下,命就沒了,再也起不來了說不出話了動不了了。生命很可貴,我卻要殺死他,不為別的,就為了活下去。無關善惡,只有陣營。無關過程,只要結果。

  心里沉甸甸的。

  生命的重量,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只能藏到心底的沉默。

  張凡視線有些模糊,耳邊隱約傳來直升機扇葉的旋轉和考麥克的聲音:“里昂,起來我們要回去了。里昂?里昂!醒醒,該死的,我們要回家了,孩子,你父母在家里等著你,撐住!撐住!”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