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0:5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末世吞噬進化
  4. 第二章 喪尸?

第二章 喪尸?

更新于:2018-03-18 20:33:12 字數:3271

  余陽住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小區里,房子有些年頭了,是他小時候父母合伙買的。

  一進小區,余陽便看到自己家所在的單元門口有兩個人打做一團,其中一個占了上風,正騎在另一個人身上猛砸拳頭。

  余陽見了暗皺眉頭,也不知道今天人脾氣怎么都這么大,到處都在打架斗毆。

  但是細細一看,余陽臉色一變,因為他發現挨揍的那個正是他的父親,余得勝。

  “爸!”

  余陽大吼了一聲,心急火燎沖了上去,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領向后一拉。

  “哎呦。”

  那人一聲慘叫,跌跌撞撞后退了兩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爸,爸,你沒事吧?”

  余陽忙蹲在地上將父親扶起查看著他的狀況,只見父親滿臉是血,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嘴唇不斷蠕動著,不時有鮮血吐出,搞不好牙齒都被人打掉了

  余陽喚了兩聲,余得勝卻沒有回話而是目光呆滯的望著前方,余陽本以為余得勝又喝醉了,但是很快他發現余得勝身上并沒有酒味,顯然是被人打成這樣的,余陽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余陽只在乎兩個人,一個是秦落羽,兩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而在生活上給他最多關心的也正是這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姑娘。

  另一個便是他的父親,余陽幼年喪母,父親一手把他帶大。父親的脾氣算不上太好,而因為母親離世,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又養成了酗酒的習慣,而如此一來余陽挨揍也就成了家常便飯,但余陽從沒有恨過他,單單養育之恩重于天,況且他也很清楚父親是愛他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而對余陽而言這個底線就是父親和秦落羽,如龍之逆鱗,誰敢動他們,他就會跟誰玩命。

  “哎呦,疼死我了,瘋子,你爹是瘋子,你就不知道把好好拴在家里反而讓他到處咬人?”

  那人惡毒的罵聲傳來過來,聽了他的話,余陽面沉似水,拳頭也握了起來。

  “你找死。”

  余陽猛然回身便欲動手,只是拳頭抬起卻是停在了半空中,臉上的怒色也被震驚所取代。

  只見那人捂著胳博,鮮血不斷從指縫間淌下。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的破破爛爛的,臉上身上遍布抓痕和牙印。看樣子就像是被一頭野獸襲擊過一樣。

  “你還敢動手,媽的,你有種,小子你等著,有種別走。”

  那人見余陽還想動手,頓時慌了神,余陽并不算高大強壯,但是勝在年輕氣盛,加之余陽這邊是兩個人,他頓時沒了底氣,連忙爬了起來向小區外面跑去,只是一邊跑還不忘了放狠話。

  余陽并沒有攔他,只是愣愣的望著地上的血跡,他突然想起了之前襲擊他的店老板,與父親的狀況是如此的相似。

  這個時候一只手卻是突然握住了他的腳腕,余陽打了個激靈,連忙向前一跳,掙脫了那只手,回身望去,卻見父親正在一點點的向他爬過來。

  “爸,你,你沒事吧?”

  不知為何,余陽現在有些害怕余得勝,連聲音都在輕微的顫抖著,他下意識后退了兩步拉開了與余得勝的距離。

  似乎是聽到有人在呼喚,余得勝抬起了頭望向了余陽。

  只見他滿臉血跡,雙目無神,如同地獄的惡鬼,而余陽也終于看清了他的嘴是在做什么,他在吃東西,至于吃的是什么,余陽已經不愿意去想了。

  看著余得勝一點點爬了過來,余陽身子一顫,趕緊繞過了他奔到了單元樓里。

  老式的居民樓只有一扇木門,平時還不關。余陽站在樓道里遠遠的望著父親,只見余得勝失去了目標后,從地上緩緩站了起來,隨后他猛地一回頭直撲余陽而來,余陽也不敢停留忙向樓上跑去。

  余得勝到底怎么了?

  余陽不知道,但那是他的父親,他是斷然不可能對父親動手的,所以他只能逃。

  一路狂奔回了四樓的家,余陽剛剛將房門鎖上,外面便傳來了劇烈的砸門聲。

  余陽對著貓眼看了一眼,只見余得勝不停抓著門,沾滿鮮血的臉看起來無比的猙獰。

  余陽有些不安的后退了兩步坐在了沙發上,想起今天遭遇的諸多不平常的事,一股深深的憂慮油然而生。

  “算了,先給醫院打個電話吧。”

  余陽站起來朝臥室走去,他在床頭找打了正在充電的手機撥打了120。

  “嘟嘟嘟嘟嘟。”

  一陣忙音之后電話自動掛斷了。

  “占線?”

  余陽眉頭一皺,隨后再次嘗試了一次,但結果還是占線。

  “怎么回事啊?”

  余陽心里涌起了些許不詳的預感,想了一下,他又打開了手機,而這次撥出的號碼卻是110。

  依舊占線。

  119。

  還是占線。

  余陽緩緩放下了手機,雙目無神的望著前方,心中有些詫異,也有些恐懼。

  今天這是怎么了,這個北方的小城究竟發生了什么?

  他的本能告訴他將有大事發生,他只覺的自己胸口就像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樣,有些喘不過氣了。

  他走到了窗邊,隨手打開了窗戶,一股潮濕的空氣迎面撲來,清清涼涼的,一同傳來的還有外界嘈雜的響動。

  余陽向下望了一眼,卻是驚呆了。

  他家所在的居民樓位于小區的外側,臨靠一條繁華的大道,此刻這條大道卻是一片混亂。

  寬敞的街面被車輛堵死了,不到一公里的距離竟然發生了十幾起車禍。一輛輛汽車撞成一團,其中一些撞得的狠的甚至冒起了黑煙,而街上的行人也是廝打成了一片,到處可見一群人圍毆幾個人的場景,這個世界似乎一下子進入了末世一樣。

  怎么會這樣?

  余陽茫然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床上,這一動卻是牽動了胳膊上的傷口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這才想起自己受的傷,低頭看了一眼。

  不知何時猙獰的傷口已經停止了流血,但裸露出的血肉卻呈現出詭異的暗紅色,如同放在冰箱許久的豬肉一樣,給人一種不新鮮的感覺,除此之外還有些異樣,似乎里面有其他活著的生物。

  看著這道傷口余陽心中不安被無限放大,父親和店老板的異狀,城市的混亂,詭異的傷口,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聯想到了一些東西,一些不太好的東西。

  “網絡,對了上網看看。”

  余陽如找到了主心骨一樣猛地跳了起來,打開了一旁的電腦,他并沒有瀏覽什么新聞網站,而是徑直進入了貼吧。

  與不少人一樣,余陽也喜歡看網絡小說,閑暇時經常與吧友討論劇情,他現在在追一本名為《末世吞噬進化》的小說,這本內容有趣,劇情豐富,人物真實,是難得一見的佳作,而他進入的正是這本小說的貼吧。

  一進入頁面便看到貼吧的首頁已經被一個詞刷屏了。

  喪尸!

  喪尸來襲,全國陷落。

  余陽的呼吸不禁一滯,他沉默了片刻后打開了其中一個帖子。

  “我操,我家被喪尸包圍了怎么辦,在線等,很急。”

  “快種上向日葵,豌豆,小蘑菇,埋幾個土豆雷,對了,別忘了先用堅果墻擋一下子。”

  “自古二樓出大神。”

  “我家也被包圍了,我是汝陽的,lz是哪的?”

  “大驚小怪,什么喪尸,一群精神病罷了,我剛才被咬了,還能被感fhahfoiaofnaglakgjg”

  “五樓已死,有事燒紙。”

  ......

  余陽望著這些內容默然無語,網上眾人嬉笑怒罵,千人百態,但依舊很多人是樂觀的,畢竟喪尸一詞距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了,有些不真實。

  “落羽。”

  想起那個瘦弱清秀的女孩,余陽不禁握緊了拳頭,忙是拿起手機撥打了她的電話號。

  一陣忙音,無人接聽。

  再撥,結果依舊一樣。

  “媽的,混蛋。”余陽憤怒的把手機向床上一摔。

  他無力坐到了床上,痛苦的抱著頭。

  “啊。”他咆哮了一聲。

  他現在心很亂,父親很有可能變異了,而秦落羽也生死未知,對他最重要的兩個人幾乎同時陷入了危險之中,而他卻什么都做不了。

  怎么辦?

  怎么辦?

  怎么辦?

  余陽在心中一遍遍的問著自己,卻沒有答案。

  是啊,他能怎么辦?

  一樣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就如同以前一樣,他依舊什么都不能為他們做。

  余陽的心一點點沉了下去,整個世界似乎都開始遠離他,嘈雜的聲音一點點弱了下去。

  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不對。”余陽一愣,“怎么變安靜了?”

  他猛然站了起來,卻覺的天旋地轉,身子一歪再次栽了下去。

  不是安靜了,而是我聽不到了。

  余陽心中詫異,但是卻無法改變什么,他的眼前也在一點點變黑,與此同時胳膊上傷口正在發熱,越來越熱、越來越熱......

  “我要變異了嗎?”

  最后一個念頭一閃而過,然后余陽昏迷了過去。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