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1: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界之無限吞噬
  4. 第一章 終于學會武技了,哈哈哈

第一章 終于學會武技了,哈哈哈

更新于:2018-03-15 19:09:49 字數:4482

字體: 字號:
  寂靜的森林里,一棵大樹旁邊,張明整個人呈大字型躺在草地上,他的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兩眼無神的看著天上悠閑的云朵,臉上滿是羨慕。

  “不行,現在可沒時間悠閑,明天就要考核了,我一定要在今天學會‘烈焰爪’,不然明天就真的丟臉了。”張明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子。

  輕輕挽起右手的衣袖,他的右手在不自主的輕輕顫抖著,皮膚上是一條條暗紅色,像是被燙傷一樣的恐怖傷口,手臂經脈內好像有千根細針在不停的扎著,弄得張明的右手又痛又癢。

  張明嘆了口氣,今天的訓練強度太大了,右手已經到達極限,這是最后一次嘗試了,再不停下來的話這條手臂估計會廢掉。如果這次還是不行就得等下次手臂恢復了,張明可等不了那么久。可千萬不要出意外,張明給自己打氣。

  站在草地上扎個馬步,張明深吸一口空氣,將右手傾斜下按,五指彎曲,呈爪狀。如同蒼鷹的爪子,看起來充滿力量。

  “喝”張明怒吼一聲,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他的整個右手開始變得通紅,“滋滋”的聲音在右臂響起,像是在燒紅的鐵塊上潑上一盆冷水。白色的蒸汽從手臂上不斷冒出,一縷縷的白色真氣如同一條條小蛇,纏繞在張明的手臂上。一條條青筋冒起,他的皮膚如同被煮熟了一般,紅色的手臂讓人看了頭皮發麻。

  不斷的將元力注入右手手臂中,他的右手手臂顫抖的更加厲害,幾乎就要失去知覺了。就差一點點了,就差一點就成功了,堅持下去啊,不行,元力快要超出自己的控制力了。張明緊咬牙關,臉色鐵青。混蛋,難道又要失敗了嗎。

  張明心里焦急萬分,五年的成果就看現在了,如果這次還不成功,他將失去成為青龍元士的機會。張明紅著雙眼怒吼到“混蛋,給我燃起來啊。烈焰爪!”

  好像是聽到張明的不甘的吶喊,他的右手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就在張明手臂上的元力快要消散的時候,他的右臂如同汽油桶里丟進了一粒火花,“轟”的一聲一團紅色的火焰突兀的冒了出來,迅速蔓延他的整個右臂,紅色火焰在他的手臂上開始劇烈燃燒起來,還伴隨著“啪啪”的爆鳴聲。

  張明的整個手臂都被紅色的火焰覆蓋著,五個指頭處的火焰更是幾乎已經凝成實質了,形成五個看起來像蒼鷹爪子一樣的利爪。

  張明的臉色更加蒼白了,不過他卻好像沒有感覺似的,激動的盯著右手的火焰,眼睛里滿是熾熱。

  張明打量了下自己身旁高大的樹木,暗暗點頭。

  右手如同閃電一般抓向樹干,“噗哧”一聲,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力,布滿火焰的右手直接穿過樹干,恐怖的力量將樹干的中間捅了個窟窿,不過古怪的是右臂上的火焰并沒有點燃樹木,也沒有沿樹干向周圍擴散,只是維持在一定范圍內,在張明手上燃燒著。

  “嘶~”張明倒吸一口涼氣,右臂上的劇烈疼痛使張明右手一抖,火焰很快就熄滅了,將右手從樹干上的窟窿中抽出來,看著還冒著煙傷痕累累的右手,張明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元士,指修煉元力的修士,元力存在與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在空氣中,在海洋里,甚至在泥土之中,元力無處不在,但普通人卻感覺不到,只有擁有元力屬性的人才能感應。而元士的修煉就是將散布在外界的元力吸收進體內,讓元力和身體細胞完全融合,在戰斗的時候元士調動身體各個細胞內的元力,通過武技釋放出來。

  張明十歲成為元士,而修煉這個武技,張明背負上狂妄自大的惡名,而今天,他終于學會這個讓眾人談之色變的超難武技,“烈焰爪。”

  仔細觀察下樹干上自己擊穿的那個碗大的窟窿,發現被自己手臂接觸到的木頭都被燒成黑炭了,張明滿意的點點頭。

  自己還沒有完全掌握就已經有這么大的威力了,再說自己只是后天巔峰而已,等到自己達到先天境肯定會發揮出烈焰爪的全部威力的,不枉我頂著無數嘲笑選擇他,烈焰爪的威力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張明興奮的想到。

  “這烈焰爪我已經修煉了五年,頂著眾人的嘲笑一直沒有放棄,今天終于成功了,我也有自己的武技了。”張明有些感慨的低聲說道。

  張明看了看不斷抽搐的右手,滿臉苦笑。右臂的一些皮膚已經變得漆黑。因為對火焰的控制不夠到位,他右臂的皮膚已經被燒焦。張明皺起眉頭,今天的修煉強度的確太大了,不過明天可是元士考核,這手臂應該能恢復吧!

  張明臉色一白,腳下一個趔趄,背斜靠著樹干,喘著粗氣,這烈焰爪消耗太大了,張明身上的元力已經完全用光。

  看了看還在冒著煙的樹洞,微微撇撇嘴,這五年來自己從決定修煉烈焰爪的那天起就一直被眾人嘲笑,其中有自己的同齡人也有自己的長輩。不過張明并沒有放棄修煉烈焰爪,因為他知道這是青元部落最強的進階武技之一,張明冷笑著。

  烈焰爪,靈階上品武技,極難修煉,目前在青元部落里會烈焰爪的只有九個,不過現在是十個了,靈階上品的武技是大家夢寐以求的極品武技,但烈焰爪確是一個例外,因為它讓人恐懼的難度。

  武技分為靈階,虛階,破階和洞虛,總共四個等級,每個等級對修煉者的要求都不一樣,比如現在的張明,就算你拿洞虛武技給他修煉他就算練上一百年也練不出來。畢竟他的境界實在太低了,根本無法提供高階武技所需要的恐怖元力,就是靈階高級的烈焰爪,后天巔峰的張明使用起來就已經很勉強了。

  洞虛是四階武技里面最強大的,據說只有仙人才能修煉,不過張明沒有見過所謂的仙人,對傳說中的洞虛武技不了解,但他知道青龍部落目前最強的武技也只不過是虛階高級武技。

  “真是一個廢物,一個靈階高級的烈焰爪竟然也要修煉五年才學會。”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張明旁邊響起。冰冷的聲音讓人腦后發涼。

  張明回過頭去,看著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后的青年。原本滿是笑意的臉瞬間變得陰沉無比,他冷聲說道“張羽,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叫張羽的是一個偏瘦的青年,看起來比年紀比張明大十幾歲,身穿黑色長衫,背上背著一把一人高的巨劍,他的眼睛是詭異的火紅色,好像火焰在瞳孔中燃燒一樣。火紅的瞳孔里只有瘋狂的殺意。冷峻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像是一個雕像。

  盯著他那火紅的詭異瞳孔,張明的眼睛一陣刺痛,好像眼珠在被火燒著了一樣。面對那個青年瘋狂的殺意,張明不為所動。

  “明天要進行元士考核,我來看看你這根廢材有沒有參加的可能。”張羽背靠著樹干,陰森的語氣讓人頭皮發麻。

  張明好像沒聽到他的話似的,伸手摘下一片樹葉,用淡淡的語氣嗤笑著說到“你不要太狂妄了,雖然我資質卻實不如你,但是我絕對不會比你差,總有一天,我會比你更強。”

  張羽瞥了張明一眼,大笑起來。“就你嗎,你憑什么能比我強,你已經落后太多了,甚至比同齡人還不如,你覺得自己還能趕上我?”張羽的笑臉比哭還難看,雖然在笑,卻給人一種哭的古怪感覺。

  “以你現在區區后天巔峰的修為,究竟是如何讓你口出狂言的。”張羽譏笑道。“你應該知道吧,任老頭當年僅僅是花了兩年就學會烈焰爪了,他的天賦可以說是極高,但是,就算是他也沒有學會那個武技。你是沖那個武技去的吧,難道你以為你的天賦會比任老頭的天賦更高?”

  張明沒有理會青年的嘲笑,輕輕一笑,說道“他是他,我是我,他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張明握緊布滿恐怖傷痕還在不停顫抖的右手,“張羽,殺了父親和母親的那些家伙,我一個也不會放過的。”張明的聲音有些低沉,但語氣卻很堅定。

  那個叫張羽的冷酷青年瞳孔微微一縮,并沒有開口嘲笑張明自不量力,而是看著眼前遍體鱗傷的張明,冷漠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一陣沉默…

  “那些家伙太強,現在的我根本不是對手,不過父母的大仇交給我吧,至于你,安穩的過完這一生吧!”張羽看著天空的白云,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悲傷。

  張明沒有說話,皺著眉頭沉默不語,他太弱了,根本不配提起報仇。

  張羽嗤笑一聲。“明天的考核不要再給我丟臉了,雖然你已經把我的臉丟光了。”張羽用那火紅的眼睛盯著張明,好像在看一件死物,冰冷的瞳孔沒有一點感情。

  “下次見面希望你能強大起來。否則我會廢了你的元力,讓你變成一個普通人。廢物還是不要進入元士的世界比較好。”張羽冰冷的語氣沒有一點變化。

  “你不會有機會的。”張明微笑著說道。

  “第一輪考核結束后,你在這里等我。我會讓你變強,當然,我也是有目地的。”張羽詭異一笑,說完周圍的空氣一陣扭曲,張明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就憑空消失在原地,草地上只剩下張明一個人。

  張明低聲笑了笑,說道“這個家伙還是像以前一樣惹人討厭啊,不過我會很快強大起來的,就算我現在弱又怎么樣,你等著吧。”說完邁步向林外走去…

  青元部落,這時一個坐落在深山中的小鎮,在小鎮的一個偏僻角落里有一個院子。看起來很是蕭條,與小鎮格格不入。

  小院里,張明躺在院子的草地上,周圍是死一般的寂靜。眼中痛苦之色一閃而過。

  張明和張羽是兄弟,在張明五歲那年,張明的父母卻被人殺死,兄弟兩人從小就背負仇恨長大,張明沒有什么朋友,家庭的巨變讓他的性格變得冷漠寡言,很難和其他的同齡人玩在一起。

  院子中的草地上,張明盤坐在草地上,張明可以“看”到自己心臟中的那個小蛇一樣的古怪東西。這只小蛇通體漆黑,看不清它的具體樣子,有沒有眼睛也看不到,只是黑乎乎的一條。這古怪小蛇并不是很大,它就居住張明心臟的血液中,詭異無比。

  這個東西看起來好像是一只生物,可是張明曾經見過它動過。雖然只是一扭身子,但是張明還是察覺到了。

  這只小蛇好像是張明身體的一部分,它的一舉一動張明都非常清楚。時時刻刻都能感覺得到它的存在。

  張明也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這條小蛇在張明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發現它的存在是六歲的時候,在剛開始的時候張明非常害怕,畢竟自己心臟里有這么一個古怪東西,還躲在自己心臟的血液里,不管是誰都會頭皮發麻恐懼不安,何況是個幾歲大的小孩子。

  不過張明并沒有和任何人說過,一方面是因為張明性格孤僻,沒有什么朋友,另一方面是張明從小就很聰明,他知道這種事是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的,只能作為自己的秘密,他可不想給自己惹來什么麻煩。

  不過這么多年來張明已經習慣它的存在了,甚至把它當成自己的朋友一樣了,每次張明孤單一人的時候,他就喜歡用各種方法讓小蛇動彈,可是都沒有成功過。

  詭異小蛇除了那一次外,每一次都是一動不動的。

  不過那一次的情況有些特殊,那天張明受了重傷,在快要暈過去的時候,小蛇詭異的一動,然后張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的傷竟然全部好了,張明大為驚異,他隱隱猜測,這可能和小蛇有關。

  “喂,我全身都痛死了,快幫我治療下,明天還有考核呢。”張明自言自語的說著。可是心臟里的小蛇一點動靜也沒有。

  張明苦笑一聲,難道這次自己的傷不夠重嗎,要不再往身上補一刀?

  張明整個人趴在地上,用四肢撐著身體,像一只烏龜一樣,這古怪的姿勢是小蛇第一次動彈后出現在張明腦海里的,不知道有什么用處,平時擺出這個姿勢除了看起來像傻子外沒有一點用處。不過張明卻想試試。

  心臟里的小蛇終于有反應,微微一抖,一股血紅色的奇異能量從小蛇身上瘋狂涌出,瞬間充滿張明的身體。

  張明全身的皮膚都變得通紅起來,滾燙無比。不過他好像沒什么感覺,輕輕的呼一口氣,這家伙終于再次動了,看來真的是在重傷狀態下它才會發揮一下作用,不過明天沒問題了,有小蛇在。

  迷迷糊糊中,張明在院子的草地上睡著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