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20:4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中年圣騎士
  4. 第三章 昂首闊步進入軍營

第三章 昂首闊步進入軍營

更新于:2018-03-16 08:06:40 字數:2886

  當賽巴東的馬車來到王城城門口已經是傍晚了,所以直到軍官走到跟前夕丁才認出這是誰。

  “圣騎士大人,我們等您多時了。”

  “肯達尼···斯,是嗎?”

  “是斯坦尼達斯,大人。”

  “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們的圣騎士可不是什么小人物的名字都會記下來的!”

  “偉大的圣騎士。”

  “閉嘴!”本來把別人的名字記錯這么多已經很尷尬了,霍塔的口無遮攔讓他更加難堪了。

  賽巴東已經嚇得不行了,這個可憐的農民可不明白這些人怎么能這么無所畏懼。

  老天保佑啊,這可是百夫長啊!

  “大人,您的朋友很幽默。”斯坦尼達斯的臉被頭盔遮住了大半,雖然看不到表情,聲音倒是沒有什么起伏。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斯夫亞統領幾天安排我們在各個城門就等著要找招待您了。”

  “斯夫亞?等我?”

  “我就說夕丁的影響力不一般嘛!”

  “可以好好補一補了!”

  “快快快,夕丁,我們快去吧!”

  這三個鄉巴佬。夕丁心里可吃不準這個斯夫亞這是什么意思。

  斯夫亞?已經晉升統領了嗎?

  五年前,斯夫亞還只是百夫長,因為一起執行過任務,夕丁倒是能把臉和名字記清楚,但是除了那次任務之外,兩人也沒有其他交集了。

  但夕丁很快又想到了另一個人。

  大團長嗎······

  “既然是斯夫亞統領的邀請,我當然沒道理拒絕了···只是我這幾位朋友···”

  “如果是大人的朋友,當然也要一起邀請。”

  “太好了!”

  “走吧!走吧!斯丹君!”

  “別人叫斯坦尼達斯。”

  “嘿!管他呢!反正圣騎士也記不住!”

  “別發呆了啊,賽巴東,走吧!走吧!”

  “啊?”賽巴東一直沒敢說話,“我也要去嗎?”

  “當然啦!你看這里也沒有別的馬車了,總不能讓圣騎士大人走著去吧!”

  “可是···我這車豌豆今天要交貨的···。”

  “別管什么豌豆了,吃得飽才能賺的好。”

  “走走走!為圣騎士大人開道吧!小的們!”

  就這樣,伴隨著三個人的大呼小叫,這輛豌豆貨車載著五個人跟著騎士團百夫長,在二十名士兵的護送下,浩浩蕩蕩地進入了王都。

  王都康魯,正位于這個佩羅王國的正中央,這里的土地并不肥沃,一馬平川的地形也無險可依,而這里之所以能夠成首都完全是因為這里的修道院是十三圣徒的米倫所建,米倫也是在這里逝世,所以王都康魯也是圣地康魯,這里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信仰光明神的各個種族的信徒。他們帶著兜帽,掛著項鏈,口里念念有詞,擁在各個教堂,祈求神的寬恕與恩惠;這些源源不斷的信徒為了朝圣方便,在光明教會的支持下開辟了一條條大道連接圣地康魯與整個世界,這些便捷的道路很快就吸引了另外一些不那么虔誠的人,許多商人開始把這里當成了重要的中轉站,各式各樣的商品流入這個大心臟,再泵往它處。于是,叫賣與祈禱交織,商人和牧師混雜,金幣的響聲也像教堂的圣歌一樣清亮。王都康魯,就是這么一個世俗與宗教相激蕩的城市。

  夕丁時隔四年多再踏入這座城感慨萬千,斯加拉,霍塔,哈拉侖巴顯然沒有這么多復雜情感,他們依然是歡叫著,吵鬧著,甚至于是咆哮著。

  “看看這漂亮的樓房。”

  “媽的,我就說不會有牛糞味道嘛!”

  “偉大的圣地康魯啊···”

  這三個人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市民驚異以致鄙夷的眼神,放肆地評論著這里的一草一木。

  賽巴東則非常不安,他一是從未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招搖過市,二是這二十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也讓他瑟瑟發抖。他想向夕丁尋求幫助,但偉大圣騎士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過去的回憶中,賽巴東小如蚊蠅的聲音根本不能將他拉出來。

  這個賣豌豆的農民最后也只能緊閉雙唇,死死地握著韁繩,驅車緊緊地跟著斯坦尼達斯。

  當這一隊人馬抵達十四營駐地的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落下,門口有十幾個士兵打著火把來迎接。

  “好吧,下車吧,營地不能隨意跑馬。”

  夕丁一邊說著,一邊躍下了座位。

  “什么破規矩啊。”

  三人嘴上抱怨,但也很快就翻下馬車。

  “賽巴東,你還愣著干嘛?”

  賽巴東整個人像被釘住一樣,還保持著驅車的姿勢,僵在座位上沒有動。

  “我······”

  “好啦,好啦,放輕松吧。”

  霍塔一手拉著賽巴東的肩膀,一手托住大腿,一下子把他抬了下來。斯加拉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放心吧,大家都一樣的啦。”

  “那么,各位,這邊請。”

  “走走走,今天我要吃一整只豬!”

  “我要喝一桶酒!”

  “真想看看這里有什么美食啊。”

  夕丁跟著斯坦尼達斯走在最前面,夕丁問斯坦尼達斯:“這次是統領個人的意思嗎?”

  “我不清楚,具體的還是請大人問統領本人吧。”

  “這樣子啊······”

  “哦,就是這里了。”

  斯夫亞的招待地點選在了十四營的議事廳,先清掉了多余的的桌椅,塞進了一張長桌,上面擺滿了各種美食佳肴,斯夫亞就站到門口,等著夕丁。

  “啊呀啊呀,夕丁大人!真是好久不見了啊。”

  這個三十歲的年輕統領身材挺拔,長相英俊,金色的頭發梳理得一絲不亂。而相比之下,夕丁寒酸了不少,這個中年騎士本來就不算身長,又顯干瘦,粗麻布衣,內杉倒是絲織品可布滿油污,那紅皮鴨嘴鞋不知穿了多久,已經磨掉了不少色了,頭發灰白,像爛抹布一樣蓋在頭頂,更糟糕的是,這塊抹布中央分明見洞——夕丁畢竟是中年人了。

  “哎呀,夕丁大人,您怎么能這幅打扮啊。”

  斯夫亞夸張地露出驚訝的表情,夕丁“嘿嘿”一笑,算是回應,斯夫亞又擺出很惋惜的樣子,“真是不應該啊,您好歹也是圣騎士啊,對不對?”

  “啊,為神效忠,不求回報的。”

  這個時候三個大嘴巴又叫喚起來。

  “圣騎士不需要!我們需要啊!”

  “對啊!我們都餓得不行了啊。”

  “神啊,關照關照這些子民!”

  斯夫亞這時候才發現夕丁后面還跟著這三個奇形怪狀的不速之客(賽巴東實在是沒見過這樣的場面,已經躲到霍塔身后去了)。

  “這幾位是?”

  “我的······”

  “朋友朋友,好啦,讓我們先進去吧。”

  “感謝老天啊,這十月的晚上可不暖和啊。”

  “啊···那各位就先請進吧。”

  斯夫亞說完這句話后,霍塔就一把將夕丁推了進去,斯夫亞這時候才看到這個彪形大漢身后還有一個農民,膽小的賽巴東貼著霍塔,他本想向斯夫亞表示尊敬,但動作僵硬的讓他更像傲慢地點頭示意而不是鞠躬,蜥蜴人跟在后面,他的信子在斯夫亞的臉上好像畫了一個圈,地精哼著“跟著圣騎士永不挨餓”正步向前。

  這都是些什么啊?

  斯夫亞半天才回過神來,他扭頭看到屋里,呆張著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霍塔扛起一大桶酒,“咕隆咕隆”地直接往喉嚨里到,斯加拉和哈拉侖巴站到桌上,放棄了刀叉,直接利用他們尖利的指甲將一整只烤豬扯個稀爛,分個精光;夕丁交替著將蛋糕和牛肉塞到嘴子,兩個腮幫子漲起來簡直就像一個葫蘆橫鑲在臉上;賽巴東也不遑多讓,他快速的往胃里填充食物,這樣的快,這樣的多,導致他的胃承受不了,又“哇哇”地吐出來,但是,他緩過來一些又以更快的速度往里填東西。

  斯夫亞慢慢地靠進餐桌,就像靠近五只怪物一樣謹慎小心,似乎一不留神,他們就會把他當成食物生吞活剝,敲骨吸髓。

  而當他坐在首席的時候,他驚恐地發現,這五只怪物,正盯著自己。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