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40:5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焚天埋地
  4. 第一章重生修仙界

第一章重生修仙界

更新于:2018-03-18 13:19:57 字數:3285

字體: 字號:
  烏云蓋頂,遮天避日,電閃雷鳴,風雨交加。雷電好象發狂一般,要劈開大地,風雨也好似失了理智,妄圖沖刷掉世間的一切塵埃。在崎嶇的山間小路上,這時候卻有一個孱弱的身影蹣跚地走來。他是一個少年,頭發蓬松、臉上布滿泥污、衣衫襤褸,光著腳丫。他身體是那么的單薄,微風一吹就能把他吹倒。他走得很慢、很艱難,但每一步都堅定有力。在漆黑的雷雨天,卻能看見他明亮有神的雙眸,那是一雙充滿智慧、不屈不撓精神的眼睛。還有他緊抿著的嘴唇,顯得堅毅而倔強。如果站在他身邊就會聽見他肚子餓得呱呱叫的聲音,他已經幾天沒有吃過東西了。不過,他沒有精力去抱怨老天的不公、風雨的無情。依然堅定地往前挪動著虛浮的腳步。他漫無目的,卻依舊向前向前地走著!不知幾時,烏云散去,雷電無蹤,風雨也都停了。雨后的天空顯得那么清新蔚藍,太陽露出了歡笑的面孔。老天卻不知道這場不合適宜的雨差點奪去一個受苦受難的少年的生命。風雨中行走耗盡了少年最后一點體力,雨停風歇,他卻倒在了泥濘里。少年匍匐在地上,昂著頭,輕笑起來,笑容有些苦澀,嘴里呢喃道:“花子爺爺,小墨就要到地府來見你了,以后再也不用寂寞孤獨了...”他滄桑孤寂的眼神,表明他已然經歷了無數的人情冷暖。少年從就是孤兒,是一個老叫花靠乞討把他養大的。他開始幸福地回憶和花子爺爺相依為命的點點滴滴。老叫花是從一個破廟里撿到他的,那時他只有幾個月大,才剛剛會笑。當時,他除了一片包裹他弱小身軀的布片外,就只有一塊指拇大小的玉佩,玉佩兩面分別刻著“墨龍辰”兩個蠅頭大小的篆體字。老叫花認為玉佩與他身世有關,而他的名字小墨就是從玉佩刻字來的。從此以后,老叫花乞討就帶著他,靠著不多的湯水把他逐漸養大......一老一少,相依為命。他們經常餓肚子,有時還要受別的乞丐的欺負。每次有吃的,老叫花讓小墨先吃,挨打時,老叫花把他護在身后。老叫花腿腳不方便,卻喜歡背著小墨......有空閑的時候,老叫花還教他認字,跟他談論天下大勢,老叫花的知識非常淵博,什么都能侃侃而談,小墨非常佩服。從老叫花嘴里,小墨知道自己生在了橫征暴斂、荒集無道的隋煬帝年代.......老叫花的諄諄教導、慈祥的笑容、寬厚而溫暖的后背......一點一滴,紛紛從他腦海流過...少年流下了溫馨的淚水。“我就要死了,花子爺爺,孫兒不孝,沒有遵照您的遺愿,好好活下去......”突然,小墨想到老叫花去世時的樣子。老叫花緊握著他的手,說道:“小墨,答應花子爺爺,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我不能死,我不能對不起花子爺爺!...小墨心里不斷提醒自己。想到花子爺爺,他又鼓起了一絲力氣。他開始用力地向前爬,他要找吃的東西。此時,他倔強的牛脾氣和堅韌的個性充分顯示出來了,完全不顧凌厲的石鋒劃破了自己的身體。他爬到一個水洼處,牛飲了幾口充滿泥濘的污水,然后繼續前行。他爬得非常慢,本就襤褸的單衣已破爛不堪,軀體被路上的石塊劃破了許多刀口,血流了出來。小墨好象麻木了一般,沒有一點感覺,他只有一個念頭:前進!突然,他眼睛一亮,原來在他前面不遠有一條蛇,蛇長一尺有余,比大指拇稍粗,一動不動橫在路上。有吃的了!小墨來了精神,他和老叫花學過不少捉蛇的本事,他已把那蛇看作果腹的美味、大海中救命的獨木。他快速往前爬,終于近了。他大喜!原來不是一條蛇,而是兩條蛇,大蛇已把小蛇的腦袋吞了進去,小蛇只比大蛇小了一丁點,大蛇被漲得七寸都有些透明了,根本不能移動。小蛇是紅色的,還在不住擺動身軀,在做垂死掙扎。可它是那么的無力,一切都是徒勞。小墨輕而易舉就捉到了大蛇,他用老叫花教的方法,提著尾巴輕輕一抖,蛇已變成了軟腳蝦,成了他的囊中之物。然后,他把小紅蛇從大蛇的口中拉了出來,小蛇已奄奄一息。小墨這才開始他的果腹大計,由于沒有火具,他只有生吃。生吃雖然很腥,可他早餓得發昏,哪顧得了這些。他先喝蛇血,然后把整條蛇除了蛇刺和蛇皮外都狼吞虎咽下了肚。小墨摸摸半飽的肚皮,看看旁邊耷拉著身體的小紅蛇,他在考慮是不是現在就吃了它。小紅蛇很可憐,雖然小墨很同情它,可為了自己能活下去,就不得不犧牲它了。不過,小墨沒有馬上吃掉它,而是用一個竹筒把它裝在里面,他要留著下次救急。小墨又開始了他的旅程,他要到下一個城市去,因為原來的地方他已無容身之地。自從花子爺爺死后,他就被經常被其他乞丐毒打,這也就算了,小墨還能忍受,反正他逆來順受慣了。可這次那些乞丐更是把他趕出了棲身的破廟,并放言不離開就要打死他丫的!不得已,他只有選擇離開,離開他長大的地方。這個地方雖然有太多辛酸和痛苦,可他并不想離開,因為這里有許多他和花子爺爺生活的烙印。山不高,但非常陡峭,山麓樹木稀少,怪石嶙峋。在這孤寂無聲的山道上,一個孤獨的身影在緩緩移動。巨變驟生,剛剛轉睛天空突然烏云密布,頓時天昏地暗,好象天要塌下來似的。烏云翻涌,如滔天巨浪一般。“他爺爺的!老天爺變臉還真快,還要不要人活啊!”小墨有了氣力,不由得笑著罵起了老天爺來。肚子吃飽了,他才不擔心鬼天氣怎么變化呢!何況他還有儲備。猛然,一道巨粗的閃電照著小飛的頭上劈去。“我靠!不是吧!罵兩句也遭雷劈...”小墨直接無語,只得抱頭鼠竄。瘦弱的身子向草叢里鉆。可閃電何等迅速,猛地轟到了小墨的頭上,他毫無感覺,就失去了意識。混混沌沌,渾渾噩噩。小墨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死了沒。他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是那么甜蜜而安詳。他睜不開眼睛,也感覺不到光亮,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樣?光陰似箭。一天,小墨終于感覺到了自己的軀體,六識又都回來了。他大喜著活動下四肢,只聽見幾聲痛呼聲。隨后是一對夫妻的談話聲。“孩子*,你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男子的聲音里充滿關心和擔憂。“孩子他爸,我沒事,孩子在踢我呢!”女子喜悅道。她接著道:“這孩子這么調皮,一定是一個小子!”“小子好啊!小子好啊!...”男子高興道。“勛哥,你就重男輕女,我不依...”小墨能清楚聽到他們的甜言蜜語,甚至他能想象出他們那溫馨的一舉一動。難道我投胎轉世了?想到這個,他驚呆了。不過,以他隨遇而安的性格,他倒沒有多么歡喜或者悲傷。他試著又舒展了一下身體,想證實他的想法。果然,又聽到了痛呼聲。小墨幾乎可以肯定自己已經轉世投胎。不過,他還有些懷疑。我怎么會有前世的記憶呢?難道我沒喝孟婆湯?他忍不住問自己。最后,他還是想不出所以然來,也就放棄了。以他蹲在狗窩里都能過一夜的個性,他才不會在乎自己怎么樣呢!反而因為能夠享受父母的關愛,他有莫名的激動,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早點出去,看看父母長什么樣子。知道自己的大楷情況后,小墨不再那么無聊,他每天都仔細聽夫婦的談話,感受他們的心情。他覺得日子過得快了許多。不過,也有一個情況讓小墨很不安。他總感覺自己的身體里有一條小蛇在不斷游動,不知是好是壞。突然,某一天,小飛感覺很氣悶,而且有一股巨大的拉力拉著他往外走。隨后,他聽見了女子的慘叫聲,以及男子關懷的聲音。再后來就是一些嘈雜的聲音。小墨知道,自己好象要降生了。他興奮莫名,開始配合著往外移動。這個過程極其漫長,小墨幾乎窒息而死,而且身體被擠壓得讓他有些受不了。好在他最后終于見到天光了,他想大呼‘老子是打不死、餓不死的蟑螂,老子又回來了!’可又發不出聲音。“這孩子怎么不哭啊?”隨后,有一雙粗糙的手在他身體到處拍打。小墨也知道小孩生下來是要哭的,可他只有在花子爺爺死后哭了兩次,其他時候他受再大的痛苦他都沒哭過,所以,這時候他就更不會哭了。想到終于有了一個家,他不但沒哭,反而咧嘴笑了起來。他一笑,嘴里竟然掉出一件東西來。“先生,你的孩子真古怪,一生下來不哭反笑,而且嘴里還含著一塊玉佩。可惜,黑發黑瞳...可惜了!”那男子撿起玉佩,仔細看了看,驚奇道:“還真是...上面還有字...墨...龍...辰!以后孩子就叫龍辰了,墨龍辰,這個名字真不錯!”“孩子沒事就好...”女子有氣無力地說道。“孩子,你多休息,別說話。”“先給我看看我的孩子...”此時此刻,小墨的心里被幸福填滿了。他在腦海里和花子爺爺分享自己的幸福。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