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7:08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忤逆星空
  4. 第一章 再下實驗室

第一章 再下實驗室

更新于:2018-03-16 14:03:22 字數:3045

字體: 字號:
  “在下去之前,我先給你們打一個預防針,你們并不是跟人類作戰。”第七戰術小隊隊長王海濤一邊將海豹短刀插回腿上的刀套一邊說道“如果要走的話,現在還來得及。”

  “安啦~我是下去過的人,你嚇不倒我的。”說話的是一個少女,約莫十七八歲的模樣,并沒有穿著黑色的戰術裝備,而是穿著一件剪裁得十分誘惑的紅色旗袍,凹凸有致的身材足以吸引所有X取向正常的男人目光。

  “別忘了上一次是什么情況,來自世界各地數百名精英聚集在一起,不過才推進地下兩百米處,面對幾乎殺不完的尸群不一樣被打得勢如破竹?最后上來的只有幾個人?”十二人配置的戰術小隊里面唯一一個沒有把目光放在旗袍女身上的是一個銀發少年,那張俊美的不像話的面孔板的跟石頭一樣生硬“何況上次的尸潮還沒人指揮,而根據這次得到的情報來看,那些家伙已經開始進化或者變異了。”

  “卿臣,你說得好像被打的潰不成軍的部隊里面沒有你一樣。”旗袍女氣鼓鼓的將兩把武士刀,一把MP5沖鋒槍,一把銀色的沙漠之鷹手槍以及分配的彈藥全部藏進了旗袍里面,從外面居然看不出一絲異樣,戰術小隊的男人們同時倒抽一口涼氣,恐怖的女人!

  “我先下去。”被稱作‘卿臣’的銀發少年摸了摸耳朵上的純銀耳墜,將戰術頭盔戴上,調整好隊伍頻道,然后打開了頭盔附帶的夜視儀,大步向著那個廢棄的礦坑走去,戴著黑色的手套的左手伸出用力拉住纖繩,身形慢慢向下滑落。

  “該我了。”旗袍女子將腦后的長發束起了一個馬尾辮,白皙滑嫩的玉手也拽住了纖繩,慢慢地滑入了礦井……

  ‘噗嗤’手里的銀色匕首從一只僵尸腦袋里面抽出來,卿臣慢慢的往前走,這些僵尸的確產生了異變,因為上次下來的時候這些僵尸被打腫了心臟等要害部位一樣會死去,而剛才這只僵尸被子彈打中之后居然還能愈合,不破壞它們的腦袋根本就殺不死它們。

  “喝!”卿臣低吼一聲,腳下一個錯步踏到墻邊,用力一腳蹬住墻壁借力猛然向后彈去,而他剛才所站的地方此刻正鋪著一只看起來很詭異的僵尸,這只僵尸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白色的研究員服飾,讓卿臣感到驚異的是他并不像其余的僵尸一樣身上腐爛不堪,一般的僵尸在被病毒感染以后應該會分泌出一種不知名的物質,然后迅速的強化自身,這種強化自身的代價就是腐化自己,失去思考能力和智力來換取強大的力量,這只僵尸身上居然看不到一點腐爛的痕跡,只是皮膚看起來很蒼白、很不健康。

  僵尸無聲的對卿臣勾了勾手,似乎在挑釁。

  卿臣一驚,僵尸會做這么人性化的動作!

  “K……in……g。”蒼白僵尸嘴角咧開,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居然慢慢地消失在原地!這種能力在上次進來的時候卿臣就從一種女性僵尸身上看到過,那種僵尸身材矮小,全身都遍布著致命的傷痕,很難想象她們死之前到底經受了怎樣的痛苦,這種僵尸沒有強大的力量,卻有著異常敏捷的速度,她們的特殊能力卻是恐怖極端,隱身!在沒有血清的情況下被僵尸咬上一口基本就宣布判刑了,這種僵尸隱形以后并不是無處可尋的,可是面對如海的尸潮,誰會去注意幾只悄悄隱去身形無聲無息接近自己的僵尸呢。

  “唔……咳咳。”卿臣忽然覺得自己胸口似乎被什么高速行駛的東西給撞到了,當即悶哼一聲倒飛出去,連著在地上打了兩個滾才卸去身上的勁道,而那只詭異僵尸正詭笑著站在原地,左手輕輕舉起呈拳狀,卿臣看著它的手臂慢慢回拉,身形在一次消失在視線之中無跡可尋。

  “這樣的速度,這樣的力量,還會隱形。”卿臣在地上打了個滾,躲開了詭異僵尸致命的一拳,看著那張陰森可怖的面孔,手里的銀刃刺出,沒有一絲一號的拖泥帶水,快若閃電的一道刺向詭異僵尸的腦袋,可是這一刀卻刺入了空氣之中,胸口再次挨了詭異僵尸一腳,卿臣悶哼一聲,嘴角溢出一絲絲血液,四周忽然響起了張狂的笑聲“哈哈哈!卿臣老朋友,好久不見,我這新的實驗品怎么樣?還滿你的意吧。”

  “亞瑟,你真的瘋了,這樣的東西你也敢制造,如果你對他們失去控制……”卿臣喃喃的說道,這只詭異僵尸顯然還沒用全力出手,因為亞瑟肯定交代要留他一命,然后把他帶去當成亞瑟的下一個實驗品!

  “失去控制?哈哈哈哈哈,我給他們注射了一種血清,一只僵尸的壽命只有三年,除非注射了我的特制藥劑,失去了我的控制他們最多活不過三年。”亞瑟不知道躲在哪里監視著卿臣,忽然大吼一聲“king,殺死他!”

  詭異僵尸只感覺背后一痛,呲牙咧嘴的轉過身卻看到一個穿著白色研究員衣服的女人,女人一臉冷傲之色,手持兩把閃耀著金屬光芒的MP5沖鋒槍,背后負這兩把無鞘武士刀,那兩把武士刀在這不見天日的礦坑底下居然能夠折射出道道寒芒!

  “宮琦熾舞!”卿臣跟亞瑟同時失聲道。

  “兩個月沒見,你的身手退步太多了。”宮琦熾舞對著卿臣一字一頓的說道,嘴角掛上一抹冷傲的笑容,眼中卻帶著一絲不屑與嘲諷。

  “K……in……g!”詭異僵尸對著宮琦熾舞呲了呲牙,身形慢慢地消失在原地,宮琦熾舞讓掉了手里的沖鋒槍,背后雙刀躍然于手,宛若舞蹈動作一般在原地慢慢的轉了一個圈,緊接著就是肉體與地面碰撞的聲音。

  “不要相信你所看到的。”宮琦熾舞將雙刀插回背后,一步一步再次退入黑暗,猶如幽靈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它真的沒有感染能力么。”卿臣苦笑著搖了搖頭,從穿在戰術背心里面的襯衫上撕下一條布條將胳膊上的傷口包扎起來,如果他沒有記錯,走到礦洞盡頭就會有兩個岔道口,左邊是實驗室,右邊是武器室,希望實驗室里面還有抗毒血清吧,畢竟那東西對亞瑟沒用,上帝保佑他不要砸了那些東西……

  “沒有發現敵人蹤跡,只有四具尸體,從外觀上來看起碼死了三個月了!”一名戰術小隊的隊員輕輕蹲到一具死尸面前,有些好奇“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在戰術小隊隊員驚恐的目光中,那具死尸居然緩緩睜開雙眼,一把抱住了那名措手不及的戰術小隊隊員,然后開始撕咬戰術小隊隊員身上的血肉,戰術小隊其他成員也一個個跳了下來,而一直站在一邊的旗袍女卻沒有任何出手幫助那名戰術小隊隊員的意思,等到那名隊員徹底斷氣以后才一槍打爆了那只僵尸的腦袋,然后對著身后的其他戰術小隊隊員說道:“之前有說過,這次我們的對手并不是人類,所以對任何東西都要保持足夠的警惕心,否則,他就是例子!”

  旗袍女子的槍口再一次對準了那名爬起來的戰術小隊隊員(僵尸)的腦袋,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這些東西有很強的感染性,感染特征就是……高燒不退,身體越來越虛弱,皮膚逐漸腐爛,最后變成這樣的怪物,若你被咬到,徹底被感染的時間是一個小時,若你被咬死,立刻就會變成這樣的怪物站起來,這些怪物的唯一弱點就是腦袋!”

  “嘔~”小隊里的醫務官李雅雯忍不住胃里翻騰的難受感覺,一口吐了出來,雙眼泛起一陣淚花“我,我要回去。”

  “回不去了,這樣的東西高層是不允許流傳出去的,所以你們在完成任務之后上去一定會被冠以疑似被感染的嫌疑,然后被擊斃!我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百人小隊下去,上來的不到十二個,那些高層還以各種借口想要我們的命,只有幾個機靈點的表示愿意參加這次行動才活了下來。”旗袍女子雙手端著一把USP慢慢往通道內部走去,一路都是腦袋被絞爛的尸體,顯然除了卿臣之外不會有別人做這清道夫的工作,只有他最痛恨僵尸,因為他的親妹妹卿然就是死在這些僵尸的手上“我會把你們帶到B3區完成爆破任務,之后你們愿意上去還是愿意跟著我都隨你們的意。”

  “完成任務了還不上去?”李雅雯大腦有些短路,大家都是女人,為什么這個女人對這些僵尸沒有一點恐懼心理。

  “上去了,也是死。”旗袍女一字一頓的說道“何況我跟卿臣在底下還有一些恩怨要處理。”

  ……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