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6:08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護世錄
  4. 第三章 初遇可馨

第三章 初遇可馨

更新于:2018-03-15 18:17:59 字數:3336

字體: 字號:
  戰神在神界時,就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平時吊兒郎當,不務正業,眾神也天天被他玩弄,但一旦觸及他的職責問題,戰神就會無比認真地去做這件事,這也是為什么他要拼命保護人類,他已經把這個作為了自己的職責來對待。

  比如現在......

  “你小子會不會動腦子啊,你才剛來沒幾天,一架幾十萬的直升機就沒了,你說說這該怎么辦,你...”

  云天站在靠墻處,而在喋喋不休的中年男子就是actv的張臺長。

  云天早已用神力屏蔽了耳朵,看著臺長不斷翻動的肥唇,覺得人要怎么長才能將唇變成這樣,整個臉的比例都亂了,與張臺長交流時,估計大部分人不是看著他的眼睛,而是盯著他的唇,因為實在是太搶眼了。

  “喂,跟你說話呢,你聽見沒啊。”張臺長見云天走神,大聲提醒道。

  “對,對,都是我的錯,我不好,我該死。”感覺到臺長在和自己說話,云天解除對耳朵的屏蔽,立馬就蹦出了這句話,雖然不知道之前張臺長說了什么,反正認錯準沒錯。

  “你也知道錯啦?想讓我開除你?想得美啊你!你就在這給我工作,也別當現場記者了,免得給我惹事,從現在開始你給我當資料員,在能還清飛機錢之前,你就給我在這里做牛做馬,每個月只有生活費,年底獎金全扣!”張臺長歇斯底里。

  “是,是,我不好,我該死。”云天沒誠意道。

  張臺長聽到云天的話,雖然還想說他點什么,但還是嘆了口氣,揮揮手示意云天出去,自己還要處理駕駛員和攝影師的死后對其家人的通知呢,還好有合同規定了直升機上發生的意外由駕駛員負責,這駕駛員一死,所有責任賴到他身上就死無對證了,這件事很容易就不了了之,想到這里,張臺長臉上泛起了笑容。

  云天來到自己的辦公室,發現辦公室里的電視打開著,正放著自己與蝎獅搏斗的場面。

  “這次的事件死亡五十多人,畫面中的這名神秘男子在擊殺怪物之后,被中央軍包圍,進行一番掙扎之后,逃進大樓消失了蹤影,造成了數億元的損失......”

  云天對這世道又進行了一番鄙視,本大神保住你們的命,你們不知道謝就算了,居然還統計出了損失,想他賠啊,那邊還有架直升機要賠呢,想想就覺得逗。

  “云天你來了,被臺長訓的怎么樣?”紅枝看見云天來了,急忙問道。

  “沒啥,只是獎金全扣,每個月只有生活費而已。”云天開玩笑道。

  “啊,全扣啊,每個月那點生活費怎么夠,要不你來跟姐姐住,姐姐保證不虧待你哦。”紅枝挑逗云天。

  “好啊,到時可請姐姐手下留情啊。”云天也以玩笑回應紅枝。

  紅枝感覺有點不對勁,之前的云天很少跟人說話,而且有人跟他開這種玩笑他很容易就當真,都是匆忙拒絕,估計是之前剛來不熟悉,有點放不開吧,想著紅枝就釋懷了。

  “話說回來今天真不可思議,出現了一只未知生物不說,居然還出現了一個那么大的生物匹敵的人類,真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一點安全感都沒有。”紅枝道。

  “是啊,現在政府在想辦法移走怪物的尸體,那么巨大估計只能分解運走了,真不知道是外星襲擊還是政府的秘密實驗。”一個職員插話道。

  “那個男人也是,估計怪物就是沖著他來的,還造成了那么大的破壞,最后居然還跑了!”另一個職員道,標準的沒營養的辦公室閑聊。

  作為當事人的云天在一旁聽了,有點忍不住了,死撐著一個難看的笑容道:“但是他打敗了怪物不是嗎,咱應該多謝謝他才是啊。”

  “謝什么啊,謝他砸了那么多房屋?”

  云天心里那個氣啊,自己那么費力保護的人就是這么謝他的,別神界沒派人過來,他先把人間給滅了。當然,他只是想想,這些已經壞掉的人,不能成為他濫殺無辜的理由,還是有好人存在的。

  “云天,你怎么啦,臉色這么難看?”紅枝見云天滿臉通紅,關切地問道,其實她是不知道云天在憋氣。

  云天聽到紅枝的慰問聲,頓時那個感動啊,自己面前不就有個好人嘛。

  紅枝見云天不說話,又說道:“今天你先回去休息吧,直升機上估計都嚇壞了,回去好好睡一覺。”

  云天也覺得今天沒啥必要留在這里了,穿越之門每次開啟都要三天時間準備,暫時不會有危險。

  “謝謝。”云天謝過紅枝之后,準備回家。

  外面天色已暗,云天走在街上,向著家走去,但他并不急著回家,他在觀察著這個世界:母親為孩子系緊圍巾;路人隨手撿起垃圾丟進垃圾桶;女友拉住闖紅燈的男友;扶老人過馬路的少先隊員......

  云天覺得,這一切,很美,他過去在神界就經常觀察人們的行為,雖然有惡,但也不乏這樣的美,他常常被感動,他為了守護這種美而與整個神界作對,現在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云天一路吸取著正能量,心情十分好,之前的負面情緒早已消失。

  云天側身拐進一個小黑胡同,這是回家的捷徑,過去的云天一直從這里走。云天在黑胡同之中走著,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別跑,居然吃霸王餐,都什么年代了!”男人的叫喊聲。

  “不就一碗面嘛,大哥你們至于追我幾條街嗎?”女人調皮的聲音。

  不一會兒,云天前面的拐角處出現了一個女人,女人大概二十來歲,身著紅色運動服,穿運動鞋,后面的頭發扎成一個大馬尾,前面的頭發呈劉海撇到一邊,面目清秀可愛,正喘著氣,向著云天的方向跑來。

  云天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這什么個情況?

  女子跑到云天的旁邊,拿起地上一個大籃子,自己躲進去,將籃子倒扣起來。

  “這位大哥幫幫忙,好人一世多福,謝謝啊。”

  不一會就有三個男人從拐角處出現,不見女人的蹤影,帶頭的男子向云天走來,問道:“小兄弟,有沒有看見一個穿紅色運動服的女人?”

  云天愣了一會才說道:“嗯...剛剛是有個女人跑過去,穿著紅色運動服,嗯,就是這樣。”

  女子躲在籃子里,心里那個汗流啊:大哥,你這撒謊技術太爛了吧。

  那男子聽了之后,叫上另外兩個人,向云天身后的方向跑去。

  女子躲在籃子里,心里又是那個笑啊:這也能信?智商果然是硬傷。

  云天覺得自己有點不對勁,吃飯不給錢可不是好人會干的事,自己為什么就想幫著這個女人呢?

  女子見那三個男人走了之后,從籃子里出來,對云天說:“謝謝你啊,他們追我好久了,死活甩不掉。”

  “哦。”云天準備走了,自己今天竟然幫一了個吃霸王餐的人,看來是累壞了,居然好壞不分,趕緊回家休息。

  “哎,大哥...”

  “嗯?”云天轉身。

  “我沒地方住...”女人扭扭捏捏。

  云天倒,這女人什么意思?想自己帶她回去過夜是怎么的,不過是幫個小忙難道是要以身相許嗎?

  看云天猶豫,紅衣女子接著說道:“我叫可馨,我的房子被今天的那個怪物砸壞了,當時我正在跑步,但我所有的財產都在房子里,現在都沒了...”

  可馨說著低下了頭。

  云天聽了,一股內疚的感覺由心頭涌出,畢竟是因為自己才害人家沒地方去了,只能嘆口氣,對著可馨說道:“好吧,我先收留你,直到你找到新的住處,你有工作不?”

  “我在一個影樓工作。”可馨回答。

  “那你每月交給我工資六分之一的房租,我給你一個房間使用。”云天畢竟不能沒理由就收留人家,交房租正好能緩解經濟危機。

  “好,那就這么定了!”可馨跑到云天身邊,雙手握住云天的手使勁搖。

  “哦,對了,你可不能對我有非分之想啊,我可不是那種隨便的人,我還想著嫁人呢。”可馨換了個十分欠揍的表情。

  云天心里暗道:不隨便,我咋沒看出來呢,想嫁人先改改你的性格吧,不然誰敢娶!

  “對了,大哥你叫啥,以后咱可就是室友了。”

  “我叫云天。”

  “云天?好名字,我喜歡。”

  云天嘴角一陣抽搐,一個小丫頭還對他的名字品頭論足起來了。

  云天在前面帶路,可馨在后面興奮地蹦蹦跳跳。

  云天的家在城西的一處公寓之中,房屋空間不大不小,之前的云天很愛干凈,房子相當整潔。云天進屋,指著一個房間的門說:“那就是你的房間,自己去看看吧。”

  可馨立馬去看她的新居了,推開門,發現這間房間里面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其他什么也沒有,相當干凈,可馨點點頭,也算是滿意,至少有個地方睡了。

  “明天我去配鑰匙給你,平時我要上班,不怎么在家,你可以使用除了我的房間以外的地方,其他沒有什么要求。”云天提出了室友條約。

  “放心吧云天大哥,我才不會去翻你的小黃書呢。”

  云天的臉立馬就黑了,用力關上可馨房間門就回房間睡覺去了,黃書?他戰神才沒空去理會那些東西。

  可馨看著這一幕,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害羞了還,真好玩。”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