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1:4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圣王之旅
  4. 第一章 神醫

第一章 神醫

更新于:2018-03-16 15:49:00 字數:7670

字體: 字號:
圣王之旅目錄
共113章
  冬夜,寒風怒吼,飛雪飄零,大街上幾乎看不到行人,偶爾有一輛汽車駛來也是匆匆而過。本來沒有一個人的大街上卻突然出現了大群的人,人群中間是一個擔架,上面有一個少女,容顏慘白,兩眼無神,形如槁木。但是看輪廓依然可以看出非常的清秀,應該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孩才對。

  向前不遠處一座老舊的樓前,已經有人在靜靜的等待。看到眾人到來,連忙迎上前來。一個大漢說道:“水先生在家嗎?”一個小個子男人里面說道:“在,在,小李和小高在里面侍候著呢。我們在這里等候著。小姐沒有事吧?”

  “先上去再說。”大漢不耐煩的說道。

  擔架抬到樓上,其余的大漢輕輕地圍著小樓轉了一圈,將整個小樓都包圍起來。看他們的樣子,所有人都背靠小樓,警惕的看著外面,好像是保護小樓。

  在這個繁華的城市中心的這座破舊的小樓,已經不知道在這里多少年了。沒有人可以說得清楚,就連這個城市敬老院里面那個九十七歲的張三太爺都說,自從他記事起這個小樓就已經存在了。這個城市已經改造了兩次了,唯獨這座小樓沒有動。在這些嶄新的住宅區之中顯得那么的與眾不同,從很遠的地方就可以看到。

  不是不想動,只是沒有人敢動。就因為這里住者一個醫生,一個與眾不同的醫生。他沒有行醫證,醫療部門卻要巴結他。就因為他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針灸之術和不知道什么東西煉制的藥丸。連三大軍區都來請過他,國家最高領導人想聘請他作為國家領導人的專用醫師,但是都被他拒絕了。

  但是這座小樓,卻是留下他的唯一憑證。如果沒有這座小樓,估計這個神醫已經走了,如果有點什么急病,恐怕那時根本就找不到他了。

  “水先生,”大漢焦急地說道:“我家小姐沒事吧?”

  水先生名叫海嘯天,一個非常霸氣張狂的名字,但是別人問他姓名的時候,他只是笑笑,說自己姓水。時間長了,眾人也就以為他真的姓水。而且他為人卻非常的低調,他不許別人叫他大夫,說是自己沒有行醫資格證,不是醫生。為此國家專門特準他可以不用行醫資格證,但是都被他拒絕了。聽說他當時被一個新來的衛生局局長處罰過。不但沒收了他所有的行醫設備,而且被拘留了半個月。還被封門一年。只是后來國家撤免了那個衛生局局長,但是他卻自己關門歇業,如果不是當地百姓苦苦哀求,政府的領導親自上門勸說,他早就走了。

  他現在是這個城市最亮的一張名片,就因為他的一句話,這個城市兩次改造愣是沒有動他的房子。任憑這座破舊的小樓存在在這些豪華的別墅群里面。

  海嘯天仔細的撫摸過少女的全身,連最私密的地方也沒有放過。大漢嘴唇動了動,強忍住話語靜靜的看著。海嘯天臉色越來越凝重,到最后臉色居然鐵青。他出手如電,瞬間就將少女扒個精光。兩眼死死的盯住少女雙乳之間的那個小小的紅點。大漢怒吼一聲,朝著海嘯天打出一拳,凌厲的拳風刺耳,可是海嘯天只是輕輕地一撥,大漢居然自己摔了出去。

  大漢爬起來連續的進攻著,這個混蛋,流氓,居然把小姐扒光了,這要是讓老爺知道了,還不扒了我的皮。一直摔倒第六個跟頭,大漢這樣安靜了下來。這個人太厲害了,自己居然沒有碰到他一片衣角。

  “你家小姐姓周吧?那個大軍火商,控制著長江以北的地下龍頭,這個城市的那個首富周長君的女兒吧?”海嘯天淡淡的問道。大漢怔了怔,無力的點點頭,算是回答。

  海嘯天點點頭,說道:“你家老爺惹出了大亂子,你最好回去告訴他,讓他離開,出去躲躲吧。至于這個女孩,已經被人取了紅丸,奪了真陰,今生算是毀了。縱然好了,也會是當代的林黛玉。恐怕喪失了做母親的權利了。”

  聽到這話,大漢神色復雜的看著凌傲天說道:“水先生,可還有救?”

  海嘯天慢慢地點點頭,說道:“除了你,叫別人都出去。不論發是什么,都不許進來。”

  大漢出去吩咐了幾句,回來說道:“已經好了,請水先生出手。”

  海嘯天點點頭,輕輕地取出一個小盒子。大漢聽說過這個水先生的手段,主要是一手神奇的金針。只見海嘯天雙手翻飛,那個少女渾身插滿了金針。每一根金針入體都有三寸左右,看的大漢忍不住汗流浹背。冷汗。

  海嘯天雙手在少女如玉的身體上推拿碾磨,突然,一支小針從少女雙乳之間射出,小針通體烏黑,泛著森寒的光芒。不一會,小針居然化為了一陣黑霧,消失的無影無蹤。海嘯天大喝一聲,雙手泛著紅光,不斷地拍打著少女的身體。突然將金針快速的取出,比下針是快了一倍有余。大漢還沒等看清楚,海嘯天已經收手。

  他取出三粒紅色的藥丸遞給大漢,說道:“回去給她洗個澡,然后將藥物融到水里,泡她個兩三個小時就會醒過來了。哦,記住,一顆藥丸一缸水,一個小時換一次。”大漢小心翼翼的接過藥丸,叫人將少女抬走。

  看著眾人走后,海嘯天仰頭看著天花板,怔怔的出神。好一會,他面色一整,急匆匆的來到地下室。輕輕地點了墻角一個凸點,地下室的地面徐徐的露出一個洞口,他滿面嚴肅的走了進去。洞口也慢慢地合上。

  海嘯天順著臺階慢慢地走了下去,就聽到下面有一個蒼老的聲音似的:“是小天嗎?怎么這么晚來了?”海嘯天慢慢地停下,對著對面的一個暗門躬身行禮,說道:“參見師父。”

  暗門徐徐的打開,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影露了出來,身體隱不在黑袍之中,看不出模樣,但是那蒼老的聲音可以揭示出只是一個老人,而且已經到了暮年。“說吧,什么事這你這么著急?居然心神失守,你可知道就你現在的情況,稍微不慎就會走火入魔。到時候恐怕為師也無能為力了。”

  海嘯天努力地平復了一下心情,輕輕地說道:“他出來了。”黑袍老人問道:“誰?”海嘯天依然恭敬的說道:“就是他。那個您不想提到的人。”

  “什么?”黑袍人大驚,猛地站起身來,說道:“你能確定?真的是他?”

  海嘯天點點頭說道:“縱然不是他,也是他的傳人。但是沒聽說他有傳人留下。今天有個少女來就診,我仔細的查看過,這個少女天生三陰絕脈,卻被人偷去了真陰。這種做法,應該就是您講給我的蝕骨搜魂大法。應該就是練那噬魂大法才用的。”

  黑袍人靜靜的聽著海嘯天的分析,說道:“其實,有些事你是不知道的。為師的天劫近在幾日之間,實在無法分身。也不知道為師這次天劫是否可以通過。這七大天劫,一次比一次難過,縱然這次過不去,為師也無愧于心。你好記得為師的師門嗎?”

  海嘯天里面恭敬的說道:“記得,是天道宗。”

  “不錯,”黑袍人說道:“為師是天道宗第五任掌門,你算是第六任。只是不知道天道宗是否還有傳人留下。不管如何,那都是小事,你小子的任務可重。如果真的是他重新出世,你要切記,萬萬不可與他為敵。當世之上,除了為師,還沒有一個人是他的敵手。就看我能不能度過這次的天劫吧。”

  “師傅一定可以的。”海嘯天連忙說道。

  “呵呵,不要說什么,我知道自己的情況。天劫一次比一次難過,為師雖然沒有飛升,但是卻度過了兩次天劫了。這是我第三次渡劫,而且是魔劫。依著上一次的天劫計算,恐怕這次也會比第二次加倍吧。第二次就非常的勉強,這一次恐怕成功的系數非常的低。”看到海嘯天一臉擔憂的樣子,黑袍人搖搖頭接到:“現在的世界上靈氣也越來越少,也就是我們天道宗還有這一手煉丹的絕技沒有失傳,其余的各大門派估計都沒落了吧。一百五十年前那次大戰,我們修士死了大半。雖然斬殺了幾個長著翅膀的鳥人,也殺了那個八歧大蛇,但是我們有三個宗派滅絕了。正派的有五行宗,太極神宗。邪派的是朱雀門。自從五行宗滅絕之后,聽說宗門的秘笈也被人搶了。不過,五行宗最厲害的就是隱跡潛行之術,倒也沒有什么。可是太極神宗卻是從黃帝之時傳下來的,雖然一直隱匿于市井之間,不顯神跡,但是卻是一個極其厲害的門派。”

  “還有那朱雀門,”他嘆了口氣說道:“自從朱雀門滅亡了之后,青龍門,玄武門也相繼失去了消息。現在在世上看得到只有白虎門。卻是別的門派可能也和青龍門他們一樣已經隱退了。你以后能幫就幫一下,不能讓這些門派就這么滅絕了。”海嘯天連忙答應著。

  “過幾天,師傅準備去海外渡劫,如果……”海嘯天連忙說道:“師傅,你不會有事的。”

  黑袍老人搖搖頭說道:“為師度的是魔劫,不是仙劫,所以比你修得那種要危險得多。這次我可能真的過不去了。想我青竹,修煉一生,縱橫世上近三千年,有誰是我的對手?好徒兒,為師這次如果度過了,也會飛升去魔界了。不論渡不度得過,為師都會離開你了。你修道不過才短短的十幾年,有這個成就就已經是個奇跡了。你還是要保持住現在的狀況,低調一點。如果有必要,你最好離開地球。”

  海嘯天連忙答應著,他看著師傅,欲言又止。

  青竹笑道:“有什么事就明說,不要扭扭捏捏的。”

  海嘯天恭敬地說道:“師傅,我不明白,我們修的不都是天道經嗎?為什么你會是修魔?還有,我能離開地球嗎?地球外面沒有氧氣,我不會死么?”

  青竹長嘆一聲,說道:“這個世上,道魔妖并立,不要去試圖滅掉哪一個。當年師傅不懂,以為滅了魔和妖,這個世上就會太平,人們就會有好日子過,所以,為師也就這么做了。”青竹有些悔恨的說道,“其實不然。那一年我才一千四百歲,卻已經修到了頂點。我度過了仙劫,本來是可以飛升的,但是我想在飛升前做一件大公德的事。我聯絡了各大門派,同他們一起攻打魔教總壇。”

  青竹陷入了回憶之中,凌傲天靜靜地站在一邊,不敢有絲毫異動。青竹緩緩地開口說道:“那一戰,天翻地覆,血流成河。致使許多的門派斷了香火。那一戰被稱為終極一戰。如果我們勝利了,則世上無魔,要是敗了,道家就會絕滅。最后,還是我們勝利了。”

  海嘯天小心翼翼的問道:“是不是所有的魔都死了?”

  青竹搖搖頭說道:“沒有,最后關頭,大魔神杜天居然成功地度過了魔劫。但是因為我比他早渡劫,所以以他剛剛度完劫之后的狀態他必死無疑。最后他選擇了飛升。但是他在飛升之際引魔界之魔火傷了我。他走了,魔教就更加弱勢。最后我成功的將魔教教主不死神魔鎮壓在十萬大山里面。但是我也受傷太重,重新回到了煉神期。所以我沒有飛升。”

  “可是,師傅怎么會成魔了呢?是不是那次的傷太重,以致鎮不住心魔而……”海嘯天問道,但是沒有說完,青竹就打斷了他的話:“不是這樣的,你猜錯了。”看著海嘯天疑惑的眼神,青竹接到:“那次受傷太重,我直接閉關三百年才恢復到練虛合神大圓滿,離虛空大道只差一步。只要虛神合一,我又會白日飛升。閉關三百年是一件非常苦悶的,出關后,我下了山,準備周游世界,然后渡劫飛升。我本以為,魔教已經被平定,世人一個活的非常的快樂才是。可是,事情并不是我是想象的那樣。”

  青竹停了下來,說道:“小天,你要記住,越是光明的地方你的影子也就越暗。不要跟我說什么無影燈,他只不過是將你的影子無限分化,讓你的影子淡的看不出來罷了。但是,你要知道,那時你的影子將不是一個,所以,心魔也一樣。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海嘯天連忙說道:“弟子明白,越清晰的心魔也是最好消滅的。”

  青竹點點頭說道:“不錯。你明白就好。”他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出關下山之后,卻發現這個世界已經變得我不在熟悉。正道弟子居然橫征暴斂,草菅人命,還有多人犯下采花淫行。但是官府卻對他們無可奈何,因為他們的道行不是普通人可以管的了的。百姓更是苦不堪言,而且受了屈辱還不能口出怨言。”

  “那天,我碰到了幾個人,他們**了一個女子,居然將那個漂亮女孩活活的**致死。女孩的父母也被他們用法術制住,老人眼睜睜地看著女兒被他們**。**了女孩之后,她的家人他們也沒有放過。女孩有一個嫂子,都已經懷胎七個月了,也被他們糟蹋了,一尸兩命啊。”青竹聲音低啞,有些痛苦的說道:“雖然皇帝高高在上,可是她的妃子也沒有保住一個。皇宮簡直就是一個大妓院。每一個門派都有人進過皇宮。后宮佳麗無數,皇帝卻在皇宮的大殿里面休息。就因為他的妃子,女兒,宮女都在別人的床上。”

  “你知道百姓們為了免受這樣的屈辱,他們是怎么做的嗎?”青竹抬起頭,淚水已經濕透了他的黑袍前襟:“有的人家生了女兒會活活溺死,有的人家不忍心,但是在女兒長大之前也會把女兒毀容。寧肯把女兒變成一個丑八怪也不敢讓女兒保持原貌,你知道女人的容貌對于女人來說簡直比貞操生命都重要得多。但是他們寧肯毀了,不只為自己,也為家人可以完好的活下去。”

  海嘯天眼中閃過一絲痛苦:“您出手了?”

  “是的,我出手了。我出手殺了很多的人,凡是我碰到的沒有一個人跑掉。最后引來了各大門派聯手追殺,我成了各大門派公認的大魔頭。但是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他們也無可奈何。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居然在我渡劫的時候暗算我。我度過了天劫,但是還在沉寂在渡劫之后的感悟之中的時候,被幾家掌教聯手偷襲。這一次的渡劫基本上讓我耗盡了元氣,也受了不小的內傷,最后在金陵城外的采石磯一戰,我敗了。”青竹苦笑一聲,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

  海嘯天輕嘆一聲,師傅還是太善良了,這么多年下來,他還是做不到無情。不然,當年的他也不會失敗受傷。當然,也不會有今天的自己。他默默的遞給青竹一塊紙巾,青竹擦了擦眼淚,說道:“我最后逃到了封印不死神魔的地方。但是那里已經滿是人家,當年無限大的十萬大山也縮小了五六倍之多。那里是我下的封印,所以我可以進去,但是別人卻進不去。在那里,我跟不死神魔共同參禪,這樣悟透了有光明就必定有黑暗,有道也須有妖,有魔。上天是公平的,他不會剝奪任何一種生靈活下去的權利。為了還世人一個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我學習了不死神魔的魔功。只有這樣,我才可以在短時間內達到虛空大道,才可以將那些道門敗類清除。”

  青竹陷入了回憶之中,很久之后,他才說道:“我鏟平了各大門派,只留下來有些沒有惡行的低階弟子,讓他們重新掌管各大門派。唉,神州的各大門派的絕學就此失傳,這些絕學一般都是口口相傳,不落文字的。從此世上鮮有成仙者,連半仙都不常見了。不然就憑八仙中那幾個人的修為也可以流出至今?他們那些本事本就是各大門派的入門功夫,根本就不是核心秘術。”

  青竹長嘆一聲,說道:“我沒有想到的是,一場殺孽造成了修仙者的沒落。這也是這百年來國家動蕩,受外國欺辱的根本原因。就因為各大門派的弟子修為不夠,不能將侵略者趕出去。算來還是我造的孽啊。自從我入魔之后,我所在的天道宗也跟著隱退了。這么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傳下來?還有,雖然不死神魔被我鎮壓,但是魔教依然有漏網之魚存在。你說的那個女孩,有可能就是魔教隱藏至今的人做的。”

  海嘯天心里也不是滋味,師傅居然是這樣入得魔。這到底是對還是錯呢?萬事唯心,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可以讓自己問心無愧也就是了。何必管他是不是魔?魔行善事,也并不一定比道家風評差。同樣,正義的代表道門如果行惡,也不會有人買賬。何況現在不是古代了,有這些熱武器的應用,對道門也有一定的震懾作用。更何況現在的道門也沒落了。但是,聽師傅的話語就是魔教還有傳人了,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青竹看著海嘯天說道:“小天,為師這次渡劫,如果成功,我會飛升仙界,如果失敗,我會灰飛煙滅。總之,我不會回來了。以后的事情,全要靠你自己了。我留給你一個玉匣,里面有我這么多年來參悟不死神魔的魔功的所有心得,也有不死神魔的魔功原本。如果到不得已的時候,你就修習吧。只是,我不希望出現那樣的情況。”

  海嘯天一臉疑惑的樣子,問道:“師傅,修成魔功渡劫后不是飛升魔界嗎?怎么會是仙界?”

  青竹點了點頭,說道:“剛才問道話你沒有聽明白嗎?不明白就問,我不是說了嗎?有光明也有黑暗,有道的地方就有妖,有魔。仙界就沒有妖魔了嗎?仙界只是一個代稱,他是平行于這個世界的一個空間,那里要比這里大得多,而且靈氣充足。長生不老在這個世界中是不存在的,到達一定程度都回去那個空間。你知道盤古開天吧,指的就是開辟那一方世界。那一方世界原始混沌,就因為盤古,所以后世修煉有成就到了那里。那里有仙,有妖,有魔,也有佛。佛教本來就是盤古傳下來的,只是在仙道大興之年,所有的佛陀離開了中土,那就是現在所傳的小乘佛法。大乘佛法只有如來知道,他就是傳說中的準提道人。小乘佛法是釋迦牟尼根據流傳下來的一點大乘佛法所創,他就是釋迦牟尼佛。不是如來佛。”

  海嘯天點點頭:“原來如此。我還以為釋迦牟尼就是如來佛呢。那里也有西方的天使或者天神宙斯之類的神仙嗎?”

  青竹笑道:“有,天神宙斯其實就是雷神,犯過錯太多被盤古趕了出來。天使其實是翼人族的分支,也在仙界。”海嘯天點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真是,呵呵,匪夷所思啊。小說就是小說,上面的事情果然都是假的。我就說嘛,世上哪里有這么多的界,還仙界,魔界的。”

  青竹搖搖頭說道:“據是還有一界,就是冥界,但是沒有人回來過,但是都知道這是一個獨立的空間。其實,我們也有很多的異界,真是我們沒有接觸到罷了。但是聽說盤古就打通了去異界的通道,聽說盤古去了異界之后沒有回來。所以,眾仙才推薦盤古坐下童子張友仁為玉帝,共同保護仙界。”

  海嘯天點點頭說道:“哦,原來是這樣。”

  青竹笑著搖搖頭說道:“其實也不一定是這樣,這些只是傳說,畢竟,沒有人從哪個世界回來過。我雖然渡過劫,但是畢竟沒有去過那個世界。”

  海嘯天搔搔頭,說道:“師傅,我還是有一點不明白。就是那些隱秘的門派都藏在深山老林里面,就是為了哪些地方沒有污染,靈氣充沛一些,為什么你會選擇在這里呢?”

  青竹笑笑,問道:“這是哪里?你還是不明白嗎?”

  海嘯天搖搖頭說:“我知道這是哪里,這是東營市……”

  青竹打斷他的話:“小天,你還是沒有明白啊,”他長長的嘆了口氣:“這是黃河入海的地方,黃河是什么?是華夏文明的發源地。人皇伏羲,黃帝炎帝,這些人無一不是在黃河流域生長的。知道為什么嗎?就因為黃河就是一條龍,是真正的龍脈。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哪里?這是龍頭。告訴你,沒有比這里的靈氣更充足的地方了。”

  海嘯天苦笑著說道:“我怎么沒有感覺到呢?”

  青竹搖搖頭說:“你啊,你出生在這個地方,生長在這個地方,你怎么會感覺得到呢?等你出去走一走,你就會感覺到他的不同了。”青竹看著海嘯天,有些不舍的說道:“明天你就出去走走吧,你不能不去見識見識外面的世界。你都三十五歲了,可是還沒有出去過這個城市,這樣總是不行的。你想要成長,總要多一些見識才行。現在你的功力已經是煉神三重,已經算是不錯了。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能傷害到你了。”青竹嘆了口氣,“至于離開地球,你可以用八寶紫金爐,你坐在里面,那里有陰陽二氣,你不會缺氧死的。去吧,明天就離開這里,我渡劫不管能不能成功,有心人肯定知道是我。而且我在這里的事情并不是秘密,差不多所有的修仙之人都知道。你只有離開,才是安全的。為師就要渡劫了,你也不必為了這座小樓再委屈自己了。等為師走了,他們想拆就拆吧。”

  在海嘯天走后,青竹嘆了口氣,輕聲說道:“小天,也許我們再也見不到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圣王之旅目錄
共11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