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3:49:04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火影之無言
  4. 第三章 暴光?那就回去吧!

第三章 暴光?那就回去吧!

更新于:2018-03-15 11:43:47 字數:2797

字體: 字號:
  “回去了!”千葉玲站起身來。

  “是!”知雨氣喘噓噓地從地上趴起來。地上是破了一地的皮球,難道全都是是那個小不點做的?大概……也許……不會吧……

  這時千葉玲的眉稍一抖,眼角斜向旁邊的樹從。

  “被發現了嗎,還真不簡單呢!”一個草忍隱藏在樹上,小心地觀查著千葉玲的方向。“白眼嗎,”他看到了知雨的眼睛,心里又在自說自話:“真是不得了的情報呢!如果將這件事情匯報上去,說不定……”可是就在下一瞬間,一把苦無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是誰派來的。”千葉玲的聲音是知雨所沒聽過的冷。

  “真是了不起,這種程度的瞬身術,幾乎可以跟木葉的金色閃光媲美!不過我也不是笨蛋,當然不會這樣簡單的被人抓住!”下一秒,這個草忍化做一截木頭,本體出現在千葉玲身后不遠處。

  知雨的心臟跳到了嗓子眼兒,幾乎就要大聲的喊出那個草忍的位置。但是長久以來的學習,她非常了解,這個時候大叫出來,勢必會讓千葉玲分心,到時候如果讓敵人鉆了空子,那么……

  “迷彩隱身術!”這個草忍并沒有作出任何的攻擊,反而結了個印,之后消失于無形。

  千葉玲警惕地觀察著四周,同時對知雨說:“知雨,你看好了,其實隱身并不可怕,至少是對我們來說!”

  可是就在她分神講解的時候,知雨的眼睛很清楚的看到了一個人的經絡,以及方位。此時,他正倒掛在千葉玲所在的樹枝上,手里已經拿了武器,正伺機悄然攻上。

  “腳下!”知雨突然在這個時候叫了一聲。她這次幾乎連背誦一次“忍”字的時間都沒有,或者說根本就不想再“忍”,如果不是自己的這雙眼睛,恐怕其他人根本發現不了那個隱身的家伙。

  好在千葉玲也是身經百戰,并沒有這樣就分了心。

  千葉玲低頭只覺一陣風吹在臉上,是手里劍破空而過的氣流,她拿苦無在自己胸前劃過,卻什么都沒有碰到。接著,立刻感覺到那股氣息已經瞬到了自己身后,隨即反手把苦無扎向右后方。時間一瞬間凝固,千葉玲的身軀定格在這一瞬間。

  知雨驚嘆一聲:“好厲害!”因為她完全可以看清那團查克拉經絡,并且只是一瞬間就換了好幾個方位,速度沒得說,可是千葉玲更快,并且用苦無準確的扎在了那團查克拉經絡上,且在心臟位置。

  草忍的身形清晰了,卻再次讓知雨吃了一驚,那個樣子,不就是……

  “陰陽臉,并且有這種血繼,你是絕吧!”千葉玲看樣子一點都不吃驚。

  清晰了之后的身影并不是原來那個草忍,而是那個穿著黑底紅云袍子的絕。

  知雨不知道該驚還是該喜,驚的是“曉”居然盯上了她們母子,喜的是……這是此后生活注定不安寧的節奏嗎?

  白絕咧嘴露出一排白色的牙,擺了副不怎么悅人的笑意,說道:“哈嘍~千葉玲大人,好久不見!您是不是也該去見一見老朋友了?”

  千葉玲顯得有些局促,厲聲喝道:“如果時機一到,我當然會過去!但是我有沒有說過,在我閉關期間,誰都不能來打擾?!”說著,更是把苦無往白絕的胸膛中更扎進去幾寸,卻不見任何血液流出。

  黑絕則陰森的說著:“哼!不愧是那個男人看好的人,真的很厲害,也足夠的辣手!”

  這句話說得知雨一頭霧水,不由得猜測——自家生母在很久很久很久之前,就跟曉組織有了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嗎?

  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千葉玲只是冷冷地說:“是他叫你來的,你想做什么。”

  白絕打起了哈哈:“沒什么,千葉玲大人,我只是奉命來看一下這個孩子!哦,原來如此,還真是不得了的實驗呢!”

  實驗?知雨又蒙了。

  “你想調查什么,他想怎么樣!”千葉玲的眉頭一皺,聲音尤其冷。

  “千葉玲大人。”剛才那個草忍又出現了,向千葉玲鞠了一躬,“在下是草忍村的暗部。我的來意很明白,我們的暗部已經盯上了您,并且會隨時恭侯您的佳音,或者……”說完他頗有深意地看了眼知雨,“把您是木葉忍者的事情告訴這里所有的人,包括這個孩子有一雙白眼。”

  就在下一秒,千葉玲的苦無劃了過去,血賤……而后一秒,草忍的身形出現在上方,被分尸的尸體化作截碎木頭,系數落地。

  草忍結印:“秘術·藤!”一瞬間,從地面鉆出了無數根樹藤,有生命般地扭動著,瘋一般地生長,分枝。“藤縛術!”樹藤大批地涌向千葉玲,更是順利的纏住了她的身體,旁邊則長出了一根更粗的藤,藤稍開出了一朵黑色的牽牛花,瞬間綻放,從蕊間噴吐出了黑色的毒氣,目標是千葉玲。

  命中,千葉玲的表情僵住了,卻又“嘭”地一聲化作了白煙。隨即出現在草忍的背后,雙手結好了寅之印:“火遁·豪火球之術!”張口噴出了一個超大號豪火球,觸及草忍立刻將他吞入火球之中,片刻化為飛灰。

  草忍卻幾乎在同一時間,毫發無傷的出現在了千葉玲身后,手中結印:“忍法·葉之刃!”無數個草葉,如手里箭般地射向千葉玲。

  “火遁·豪火球之術!”千葉玲再次噴火,將所有葉之刃吞入火球,可是葉之刃卻帶著火沖了過來。

  “哈哈,草之刃是不懼火的!”草忍囂張地笑。可是火球存在的意義不僅限于燃燒,更是阻擋了兩人之間的視線。接下來,這個草忍就眼睜睜的看著千葉玲雙手抓著苦無,雙眼冰冷,箭一般的從豪火球中穿過。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兩支苦無已經扎進了胸膛……

  “哼!”白絕看著死去的草忍,毫不客氣的打擊著:“他活該!竟然敢跟我們‘曉’搶奪人才!就算千葉玲大人沒有親自動手,我也會馬上了結這個搞不清狀況的家伙!”

  黑絕陰森的說著:“既然這么不爽,剛剛怎么沒見你出手?”

  “哎呀,我不是戰斗類型的呢!”白絕笑起來也挺陰森的。

  千葉玲卻露了怒意,冷冷的盯著他:“怎么?剛剛你們旁觀的目的,不就是想知道我有沒有投靠草隱村嗎?現在我親手交待了他的性命,現在你們可以相信了吧!”

  “啊哈哈~好說!好說!”白絕繼續打著哈哈。

  黑絕卻真的是來傳遞消息的:“你要記住自己的使命,如果真的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就快點把實驗成果交待過來!”

  “千葉玲大人,我們會等你的答復的!”白絕說著,已經連同黑絕一起隱入了樹中,直至氣息完全消失。

  只是這聲音卻久久留在了千葉玲的耳邊——快點把實驗成果交待過來……

  “媽媽……”知雨怯怯的聲音傳來。

  千葉玲從樹上跳下,快步走向空地上的知雨,蹲下身來摸著她的頭發。“知雨,我們不能再待在這個地方了,我們必須躲開那些家伙。現在,能罩住我們的,就只有那個地方了……至少現在他們還不敢怎么樣……”

  “木葉嗎?”知雨問,眼睛閃著亮光,很明顯還是期待著的。

  “對,只有那個地方了!不過,我仍然不能讓他們知道我的孩子有白眼!所以,在我想到讓你的眼睛變黑的方法之前,你仍然要裝成瞎子,并且還要把名字稍微改一改!你會明白的吧,媽媽是在保護你!”

  “我明白!”知雨點了點頭。

  無所謂的,反正就算蒙著也能用白眼看清東西,就是不知道那些感知類的忍者會不會發現……

  隨便了,反正對木葉那種地方滿期待的!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閱讀更多二次元的小說,請微信掃碼關注公眾號(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閱者悅心”關注),回復“1”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掃描關注

3、點擊關注,回復1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