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4: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都市傭兵之王
  4. 第三章 要給老婆打工了

第三章 要給老婆打工了

更新于:2018-03-17 19:11:47 字數:2993

字體: 字號:
都市傭兵之王目錄
共105章
  中海市知名別墅區之一的紫園閣外,林飛乘坐的出租車被門口的保安給攔了下來。

  出租司機一臉無辜的看向了副駕駛座的林飛,在林飛上車的時候,出租司機就曾告知林飛,他這車不可能進入紫園閣,而這一幕正在上演。

  “兩位,請盡快離開。我們這里是高檔住宅區,閑人免進。”

  一襲藍色制服打扮的中年保安,語氣還算是客氣的,不過,多少還是帶著幾分輕視。

  類似紫園閣這種高檔別墅區,能夠住在這里面的,非富即貴,最不濟的也有大幾千萬。進出這里面的車輛,寶馬、奔馳,都算是普通的了。

  林飛乘坐的出租車被攔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以林飛如今的生活水平來說,紫園閣這種地方顯然不是他該來的地方。說實在的,林飛對這種達官顯貴的聚集區,也沒有太大的好感。

  如果不是慕姍姍那個便宜老婆破天荒的給他電話,要他立刻回家,林飛才不稀罕來這里呢。

  出租車怎么了,打的也是要花錢的啊。如果不是昨晚從那個陌生女人那里撈了一筆,這打的費林飛還真不一定能出的起。

  說起昨晚那個陌生的女人,林飛還真有幾分意猶未盡的味道,那女人可不是一般的能折騰啊。

  也就是林飛這種變態,體力超絕、腎功能強大,換個別的男人,說不定就被女人給折騰的精盡人亡了。

  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林飛算是徹底見識了深閨怨婦的強大。

  言歸正傳,林飛拿出手機聯系了一下自家的便宜老婆,在保安詫異的目光之中,進入了紫園閣。

  慕姍姍所居住的是一棟帶著游泳池與小花園的,仿地中海風格的獨棟別墅。

  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了,但是,林飛依舊很難將這里和“家”這個字眼,產生同等的聯系。

  “姑爺回來啦,快進來,老爺和小姐都等你多時了。”給林飛開門的是一個四旬上下的中年婦人,陪伴慕姍姍多年的奶媽,蘭姨。

  林飛笑著和蘭姨打了個招呼,眉頭卻是下意識的皺起。原本林飛還在詫異慕姍姍這個便宜老婆,怎么會突然給他打電話。

  聽蘭姨一說,林飛了然,想要他回來的。多半不是慕姍姍,而是其父慕宏,也就是林飛的老丈人。

  “坐吧。”

  原本閉目養神的慕宏,聽到腳步聲,睜開眼看到是林飛之后,抬頭示意林飛落座。

  林飛敏銳的感覺到氣氛的不正常,依言坐下。眼角的余光卻是不自覺的瞥向了,慕宏一旁的角色麗人,他的便宜老婆,慕氏集團的總裁,慕姍姍。

  淺咖色的亞麻短袖休閑小上衣,襯托的那天鵝般的脖頸白皙水嫩,一條LEVIS白色修身短褲,配上那黑色皮質的菲拉格慕高跟鞋,將那修長筆直的美腿展露無遺。

  烏黑的發髻高高盤起,明眸清澈,細眉彎彎,長長的睫毛自然的高高翹起,彎出一個美麗的弧度。嬌美的容顏之上略施粉黛,肌膚瑩潤白皙,吹彈欲破。一雙白皙藕臂攤放在沙發之上,十指蔥嫩若蘭花。

  整個人就好似那幾天玄女降臨凡塵,清麗脫俗,貴不可言,令人不忍褻瀆。

  慕姍姍螓首微抬,美眸迎向了林飛的目光,冷然開口,道:“你遲到了三十五分鐘。”聲音清冷異常,恍若從月宮傳來。

  “老子是你老公,不是你下屬,遲到了又怎么樣。”林飛忍不住腹誹了一句,當然,明面上可不能這么回答,畢竟自家老丈人還在一旁呢。

  林飛在慕姍姍寒潭般眸子的注視之下,摸出了一根廉價香煙,一邊給自己點上,雙眼一邊肆無忌憚的打量著慕姍姍凹凸有致的玲瓏嬌軀。慕姍姍冷歸冷,這臉蛋和身材確實不是蓋的。即便是以林飛多年獵艷的眼光來看,也挑不出任何的瑕疵。

  “出門忘帶打火機了,我又返回去拿了一趟。”

  林飛并沒有說謊,他確實是把打火機落在酒店了。

  不過,這話聽在慕姍姍耳中就有些變味了,女人認為男人這是在故意氣她。原本就有些憤懣的情緒,更加惡劣了幾分。

  “哼!”

  冷哼一聲,慕姍姍別過頭去,不愿意在多看林飛哪怕一眼。

  雖然和林飛結婚已經半年多了,但是,直到現在,慕姍姍都不愿意相信,林飛是他老公這個既定事實。

  當初,慕宏要求她和林飛結婚的時候,慕姍姍千般不情、萬般不愿。奈何慕宏以斷絕父女關系相要挾,硬逼著慕姍姍和林飛領了結婚證。

  結婚之后,慕姍姍也不是沒有嘗試著接受林飛。慕姍姍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人,她相信她的魅力和能力,可以讓林飛成為一個合格的老公。但是,結婚半年多來,隨著對林飛認知的加深,慕姍姍徹底絕望了。

  吸煙、酗酒、好色、憊懶……等各種慕姍姍討厭的品質以及行為,林飛幾乎占全了。林飛曾經數度讓慕姍姍的三觀崩潰,對于林飛這個老公,慕姍姍是打心眼里想一腳踹死。

  慕宏好似沒有察覺到小兩口之間的不睦,交叉著雙腿,直視林飛,“聽蘭姨說這半年多你都沒有回過家,在外面都忙些什么?”

  “白天睡覺,晚上在天橋上擺地攤。”

  慕宏和林飛那早已去世的父親,曾同是某偵察連的精英。他如今既然這么問了,私下里多半已經找人調查過了,林飛自然也就沒有瞎扯的必要了。

  慕宏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似乎是比較滿意林飛實話實說的態度。當然,這不代表他慕宏就會輕易的忘卻林飛夜不歸宿的事實。

  慕姍姍卻是美目圓睜,美眸一眨不眨的盯著林飛,精致的容顏之上寫滿了驚愕,“擺地攤?!”

  林飛眨巴了兩下眼睛,換上了一副無辜的表情,“是啊,因為晚上要到很晚在收攤,所以不能趕回來愛愛,還望老婆大人恕罪啊。”

  “天啊,降個雷劈死這混蛋吧!”

  慕姍姍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在心底哀嚎了一句。如果不是女人心理素質夠強,怕是已經忍不住沖上去和林飛拼命了。

  慕姍姍冰霜般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林飛,女人很想掰開林飛的腦子看看,那里面裝的都是什么,是屎嘛?

  擺地攤也就算了,慕姍姍早就知道自家老公沒有絲毫上進心。但是,當著第三者,能夠堂而皇之的說“愛愛”,林飛成功的刷新了他在慕姍姍心中的無恥上限。

  “好歹也是結婚的人了,擺地攤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慕宏悠悠的道:“我要離開中海市一段時間,姍姍畢竟是一介女流,一個人支撐公司太為難她了。身為她的丈夫,就該為她分憂。別再擺什么地攤了,去給你老婆打工吧。”

  “岳父大人……”

  “爸……”

  慕宏幾句話說完,林飛慌了,慕姍姍急了。

  開什么玩笑,擺地攤多自由啊,朝九晚五的上班,這嚴重不符合林飛的作息規律。

  林飛不想當上班族,慕姍姍更加不希望林飛進入慕氏集團。以林飛的性子和身份,真要是進入了公司,別說給她分憂了,不給她惹麻煩就謝天謝地了。

  慕宏似乎早就料到了兩人的反應,擺了擺手,打斷了兩人的發言,“我已經決定了,姍姍你幫小飛在公司安排一個職位,明天就讓他去公司上班。”

  說完,慕宏徑直起身,“我等下還要趕飛機,就不再你們這多待了,你們小兩口好自為之。既然已經結婚了,離婚什么的就不用想了,有那時間還是多想想怎么給我生個外孫吧。”

  說完,慕宏無視林飛和慕姍姍的錯愕神情,大踏步的離開了別墅。

  慕宏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林飛去公司上班的事,不可能在改變了。就好比是林飛和慕姍姍的婚事,慕宏壓根沒有在乎過兩個當事人的感受,強逼著林飛和慕姍姍,就把這婚給結了。

  只是,林飛一想到日后要在自家冰山老婆手底下討生活,在聯想一下他和慕姍姍算不上和睦的“夫妻關系”,林飛內心一股蛋疼的感覺油然而生。

  林飛不高興,慕姍姍更加不爽,女人在管理公司方面是出了名的嚴謹。如今,卻要親自為林飛這種“不學無術”的家伙開后門,偏偏她還拒絕不得。這種無力的憋屈感,慕姍姍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感受過了。

  “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明天我會去公司報道。”

  林飛感覺到了慕姍姍情緒的不穩定,為防女人遷怒于他,明智的拍屁股離開了。

字體: 字號:
都市傭兵之王目錄
共105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