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0:06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兄長攻略指南
  4. 第二章 快滅亡的社團也要有招新啦
  八上源信,是白石高中的重要標志之一,不是因為他出眾的外形或者超強的讀書成績,是因為他是白石高中棒球隊的主力中的主力,從初中起就展現了職業棒球運動員的潛力,等他進了白石高中以后,這家在棒球上幾乎毫無色彩的高中也蟬聯了兩屆東京都高校棒球大賽的冠軍。

  其本人,在剛進高中的時候就加入了白石高中的三葉火棒球社,現在已經順利接任成為了社長,三葉火棒球社雖然很業余,但白石高中棒球隊的成員也全部是其培養起來的,所以也得到了校方的大力支持。

  不管怎么樣,雖然八上源信是一個在學校里很低調、對人也很冷淡的家伙,但是綜合上述種種原因,實質上是相當一個校園風云人物,幾乎沒有女生對他擁有抵抗力就是了。

  當然,風月菜菜子很明白,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女生也不會對這種家伙抱有好感或是不切實際的幻想,至少她擔任社長的白石話劇社團里的女士們,都基本無視了學校里存在八上源信這樣明星般的男生。

  沒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得風月菜菜子是白石話劇社團的社長。絕對不是因為她本人擁有什么出眾的成績,只是白石話劇社團里的其他人,實在太不靠譜了,所以只能她上了。

  白石話劇社團,聽起來似乎是相當官方的代表白石高中的話劇團,但實際上是個業余得不能再業余的社團,這個雖然歷史悠久但現在加上社長才只有四名成員的社團,這個幾乎總是瀕臨廢部邊緣但依舊茍延殘喘的部門。

  話劇社既不活躍,也沒有什么活動,社團開會雖然到得很齊全,但是上臺表演的話就沒有辦法了,現在基本已經淡出視線,到了鮮有人問津的地步。雖然不知道它為什么仍然沒有被廢除,但確實是個很差勁的社團。

  “喔!千頌,雪奈,船山,居然都提前到場了,真是讓人欣慰啊。”風月菜菜子這樣說著話,然后走入了社團活動教室。

  “真是的,只有社長大人才會認真的參加新生典禮直到退場吧,為了看八上君的演講也實在夠拼命的呀。”

  風月菜菜子即便不用去看,也知道說風涼話的是肉戶船山。這家伙是一個言行與外表相當不一致的人,看上去是一個高高大大的胖子,實質上還真是一個高高大大的胖子,只不過完全喪失了胖子的憨厚,經常會有嘲諷的討人厭的言談出現,偶爾也會在不知不覺之中說出相當經典的論斷。

  其實這胖子是極度二次元宅男,曾經想要加入學校里的二次元社團,但是因為實在太高太胖了,社團活動時的服裝根本沒有適合他的,因為經費原因又不可能去專門為他一個人量身訂做,所以只能回家宅著,結果被爸爸媽媽攆來,只能參加一直求賢若渴實質上根本沒有招滿人過的白石話劇團了。

  雖然是個胖子,而且是個宅胖子,但讀書成績卻是相當好,和八上源信是同一個班的同學,而且喜歡動漫的他想象力也相當豐富,是社團里的編劇擔當。

  “菜菜子,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有沒有想念我啊——”大芳雪奈趁機又撲了上來。

  “切,這種招數已經用爛了啦——”已經受過太多類似的攻擊而完全對此免疫的風月菜菜子稍稍側身便脫離的大芳雪奈的舍生一擊。

  絲毫沒有顧忌大芳雪奈回首看她的幽怨的眼神,風月菜菜子迅速走到御手千頌的面前,“千頌醬,社團招新計劃做好了嗎?”

  用毫無聚焦的焦點望著前方的御手千頌很順從地從背包里拿出了一疊海報,風月菜菜子拿起來迅速掃視。是一份畫面豐富多彩、相當有吸引力的社團招新宣傳海報,果然很棒,雖然千頌醬有時候會神游物外,但是做事還是相當值得依靠的。

  所以說,看到這里,這個人才凋零的話劇團的現有成員已經全部出場了。是不是感受到了人才凋零的緊迫感,是不是覺得奇葩太多了。沒錯,這也是為什么風月菜菜子能夠擔任社長一職的原因所在了。

  “社長大人,話劇團招新通知已經按照你的吩咐貼出去了,我們明天還要繼續嗎?”肉戶船山這樣小心翼翼地說話,他是始終堅定在幕后戰線的無名英雄,怎么可以突然跑出去向別人發傳單啦!這種事一直是前線人員的工作呀!

  風月菜菜子很不滿肉戶船山的口氣,心里覺得宅胖子真是宅到沒救了,發個傳單居然還有扭扭捏捏,對著他大吼:“當然啦!難道我們還要向以前那樣隨隨便便貼個毫無吸引力的像是詐騙公司小廣告的社團納新通知嗎?”

  風月菜菜子“噠噠噠”爬上桌子,站在桌子上揮舞著手中的海報,向她的社員們發表了極其勵志的演講,“我們必須要在放課后的校門口發傳單,那時候的人流是最多最密集的,我們要宣傳我們的話劇社團,不要總是默默無聞下去了!”

  突然,風月菜菜子低下頭這樣陰惻惻地對隊員們說道:“我們必須在其他社團尚未推出招新活動之前,給這些剛進高中什么也不太懂的學弟學妹迎頭痛擊,先把她們騙來再說。”

  “我已經分析過了,我們以前實在表現得太弱勢了,好像我們少了對方就不行了……”

  “真相不就是如此,我們這個瀕臨廢部邊緣的社團,可不就是缺了誰都運作不下去嘛~~”大芳雪奈嘀嘀咕咕地這樣說話。

  “不要打斷我,大芳同學!”風月菜菜子用外交官式的嚴正態度果斷回擊道:“總之,我們必須拿出我們是一個有前途有水準的大社團的姿態出來,必須要讓對方感覺到我們這個社團很強很強。最后,她就會覺得這么強勁的社團競爭力一定很大,如果稍有遲疑就可能會失去加入的機會,結果急不可耐地說要參加。”

  “唉,總感覺像是欺詐,這樣真的好嗎?其實發傳單也可以吸引到很多人了吧”肉戶船山雖然站在地面上,但仍然幾乎是以平視的視角看著風月菜菜子,這樣回應道。

  “船山以為我們的海報是有多強力呀!便利店大減價的海報宣傳,然后會有一大幫人群大清早擁堵在店門口等待開門搶購?太想當然了啊。”風月菜菜子又很不給面子地回駁道:“總而言之,這個決定是我以社長的身份強制推行的,你們只要服從就可以了。”

  “真是的,”大芳雪奈花癡地看著風月菜菜子不拘一格的風姿,眼中泛著點點閃閃星光這樣說道:“菜菜子真是太強勢了,我已經不由自主地沉迷了呀——”

  “去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