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9:0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我祖
  4. 0002章 倉頡造字

0002章 倉頡造字

更新于:2018-03-17 15:31:32 字數:4845

字體: 字號:
  0002章倉頡造字

  二日一早,秦釗做為新任的族長,除了留下滿族婦幼,以及兩個強壯的族人看守部族以外。帶領部族剩下的,加上他自己二十八個族人一起集結在洞口。面對滿族婦幼的擔心和期待,他們即將出發。

  “阿叔,雖然我現在已經是族長了,但是對于打獵,畢竟不如你了解的多,你可知道那個地方經常有獵物出現?而且,還不會有太大的危險?”秦釗任由他母親親自為他綁好身上的獸皮。對著扶翼問道。

  “族長,這點你可以放心,我們有經常打獵的地方,不僅有獵物,而且很少會出現猛獸。以前老族長就是帶領我們經常去這些地方打獵,不過,這些地方出現的獵物已經沒有以前那么多了,我怕再過一陣子,獵物都不會出現了,所以,我們今天不僅要打獵,還要去找新的場地。”扶翼嘴里的老組長,也就是秦昨天剛去世的父親,說到這,扶翼眼中就有些黯然。雖然,人們經常被饑餓困擾,要為生存努力。不能有太多的傷悲。可是,人畢竟是有感情的,何況,上一任的族長,還是因為扶翼而死。

  “今天就必須要找新的狩獵地方嗎?”秦釗皺著眉頭向著扶翼問道。

  “族長,必須要近盡快找狩獵的地方了。我們現在的狩獵地點,獵物已經越來越少了,除了被我們族里獵殺掉的意外,很多獵物已經逃離那個地方了。而且,狩獵的地方并不是那么好找的,要安全,還要有充足的獵物。想找到這樣的地方,需要時間,本來昨天老族長就要帶領我們去找的。可是還沒開始,竟然就遇見了昨天那頭猛獸……”扶翼還沒開口說話,倒是站在他跟前的另外一個族人開了口。聲音中蘊含悲傷。

  眼前這些漢子,就論資排輩來說,全部都是秦的叔輩。而秦,則是他這一輩年紀最大的。算上今年,他已經過了十六個飄雪的日子。

  這極北之地,很久很久才會下一場雪。而且一場雪,一下就是五六個白天黑夜。這極北之地頭頂的上太陽,好似只提供了照明,卻沒有一點溫度。這些雪,到了下次又將下雪到時候,都還要剩下三四層。更多的,慢慢的累積,越堆越高。秦釗還記得小的時候看見的一個高山,現在基本都已經埋在雪里了。

  不過還好,雖然極北之地生存惡劣。可是,秦部族所在的地方,倒是很好的地方,一來地勢較高,二來樹木不是很多,有時候雪量很多,也被擠壓的崩塌到其他地方去了。而且極北之地冰雪常年不化。堆積的倒是很厚實,不管是人,還是猛獸獵物,行走在雪面上,到不會掉進雪里。

  “拓拔阿叔不用悲傷,開辟新的狩獵地方,肯定會出現危險的。誰都不知道會出現什么樣的猛獸,和危險。為了給族人找到新的狩獵點,我阿父的犧牲是值得的。”嘴里雖然如是說著,可是那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對于父親的去世,秦怎么可能一點都不難過,昨天夜里,背著別人,他可是在自己的石屋里,默默流淚的好久。他還能想起,小時候父親對他說的話語:“上次我狩獵的時候,碰到一個其他部族的人,他告訴我,我們生存的這片土地,叫做極北之地。是最惡劣的地方,一直往前方走,哪里有一個更美麗的世界,哪里鳥語花香,樹木茂盛,獵物繁多。而且還非常的溫暖,很少會出現風雪。哪里還有大海,有像是小山一般的巨獸……而且,生活在那地方的部族的人,都很強大。一拳就能砸死一頭猛獸。”

  “海是什么?你阿父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里是一片很大很大的水。藍色的水,就像這天的顏色一樣……還有那么厲害的人?”

  “不知道,到我像父親一樣去世的時候,有沒有能力帶領著族人,生活在那樣的世界。海邊的世界!海是什么樣子?!像天一樣的顏色的一片水……難不成,就是一片撲在地上的天!?”有時候,秦釗就會像是這樣的默默想著。這些,都是他對自己父親嘴里的新世界的幻想,可是現在卻不是秦想這些的時候,他既然已經接任了父親的位置,成為了部族的新的族長,那么現在就應該為了整個部族的生存而著想!

  “整個族里,除了那些還年幼的族人。現在,全族加上我,才有三十個能夠外出打獵的族人!如果遇到厲害的猛獸,損失了族人,那我們整個部族都完了……”秦的心中默默的擔憂著。整個部族才三十個能狩獵的族人!可想而知,這個部族是多么的弱小。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個族人,都不能失去。

  “罷了,以后要盡量小心一點。能避免傷害就盡量避免吧!”心里想著,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族人,秦釗大喝一聲:“出發!”當下,背起了弓箭,拿起了放在地上的長矛!抬起包裹著獸皮的腳,直接踏進了眼前的雪地里。

  弓箭是拓拔自己做的,用的是撿來的夢艘的骨架做成的箭只,弓身是鐵樹上,最有韌性的枝丫。弓弦,挑選的是最堅韌的獵物的筋脈。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大多數族人的弓箭差不都都是一樣,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怕是就在秦昭的長矛上了,秦釗的長矛非常的鋒利和堅韌,雖然他沒親自打獵過,但是族里獵殺帶回來的各種獵物,都經不住長矛的輕輕一刺。這長矛可是秦用了好長時間,從小時候到到花費了大多數時間才慢慢磨成的。秦一直很好奇,那個讓他磨了那么多長時間,才勉強把一根長骨磨成長矛的骨頭,到底是何種生物的骨頭。雖然,他都已經忘記長矛的前身,是從哪里得來的。

  “是,族長!”除了留下的兩人,身后二十七個漢子,早已準備好了,當下聽秦一聲令下。緊隨其后走出山洞,目光炯炯的盯著前方。一個獵人的秉性,霎時間暴露無遺。當然,這不是一個,這是二十七個頂級的獵人。部族的弱小,造就了他們現在的一切。至于他們的族長拓拔,只要給他一點時間,相信他也很快就像是這些頂級的獵手一樣。一切,都只是為了生存。

  身后,站著的是滿懷希翼的族人,甚至于連年長的族老也站在洞里望著他們走遠。不同的是,族老的眼中,更多的是擔憂!因為,每一次狩獵,都是未知的。待在部族的洞穴里尚且都有危險。何況狩獵!?

  “扶翼阿叔,離我們以前狩獵的地方有多遠?”秦釗大步向前走,警惕的望向四周雪地的同時,輕聲的向著緊緊跟在他身邊的扶翼問道。

  “族長,平時我們經常狩獵的地方有三個。其中兩個,已經很少有什么獵物了,運氣好,一天時間能收獲個兩三頭雪鹿。運氣不好,可能一個都沒有!”扶翼嘴里輕聲說著,腳下卻是不慢。緊跟在秦的身邊,秦釗的父親是因為他才出了意外。此刻,扶翼卻生怕秦再有任何閃失。這才緊緊的跟在他跟前以免秦遇到危險!哪怕現在才走出部族沒多久。根本不會出現猛獸!

  至于跟在他們身邊的幾十條漢子,卻是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哪怕腳踩在雪地上,也因為也只是留下一個淺淺的腳印。而沒有任何聲音!除了這些獵手們對自己的力道控制的非常好之外,更多的是他們腳底穿著的皮毛。

  仔細觀察會發現,他們并沒有去聽扶翼和秦的談話,而是眼神不停的掃向四周。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雪堆,他們也要掃上幾眼。因為,在這被茫茫的世界。所有的能活動的動物,都隱藏的很好。狩獵的時候,如果你不去仔細的觀察四周,那么下一刻,你就有可能變為一些猛獸嘴里的獵物。它們,有時候也是狩獵者。

  相比這些獵人的老道,秦釗還是稚嫩了很多。不僅腳印略重,目光也沒有像其他族人那樣。當然,這也不是一朝一夕促成的。所有的族人,都不是教出來的。更不是與生俱來的,都是時間一點點堆積出來的。沒人知道老師是什么,可是時間就是最好的老師!沒人去教別人,時間卻教會了自己。

  之所以,你是你。不是別人,那是因為時間告訴了你……塑造了獨一無二的你。

  當然,這些,現在的秦,是根本體會不到的。

  “那好,我們今天就先去獵物最多的一個點去狩獵。族里已經沒剩下多少食物了。先把事物解決,然后我們在去找尋新的獵物點。”秦釗輕聲的說道。

  聞言身旁的扶翼點了點頭。

  一路走一路警惕,無話。直至快要到了狩獵點的時候,秦發現了扶翼有些異常。眼神總是不自覺的瞅向遠處的一片樹林!其他人也是有意無意的看過去!雖然遠,而且覆蓋著白雪,可是還是難擋樹木透露出的綠色。

  秦釗疑惑,不待他開口,倒是扶翼先說道:“昨天去狩獵的時候,族長帶領我們想穿過樹林的邊緣去尋找獵物點!就是在樹林里突然出現了一只獸爪……我們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那猛獸到底長什么樣子。”扶翼看向叢林的方向,心中充滿了仇恨。

  秦釗聞言無聲,聽完這話,突然感覺對那片林子充滿了憤恨,有心像不顧一切闖進林子尋找害死自己父親的兇手,可是又覺得。那片林子,好似有無數個張開大嘴的猛獸在等著自己。

  只能強壓下心中的念頭。

  走了很久,狩獵點終于到了。這時一片高地,相比其他一些地方,這里的雪很薄,甚至距離堅實的大地,不過只有不到一只腳的距離,有些翠綠的青草,甚至都能漫過積雪,堅強的生長!

  秦釗知道,他們的禮物基本都是吃草的。比如毛發長長好似一團會動的雪的雪羊,身子長,卻不高的雪鹿。身體強壯,體型巨大,很有危險的雪牛。畢竟,會食肉的獵物,都不是善于的……獵物吃草,秦的族人們吃獵物……

  “就在這等,這個地方,雪很少,扒開雪就能看到青草,很快就會有獵物過來的!他們也需要吃食!”

  果然,獵人的經驗都是老道的。沒過多久的時間,一群獵物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如果不是特別仔細的觀察,還以為是一團團蠕動的雪。這時一群雪羊,他們警惕的眼神望向四周的同時,扒開地面的積雪,愜意的啃食著。

  秦釗,拿起弓箭,想要招呼族人動手!雪羊體形肥碩,如果能獵下一兩只,至少不用考慮族人兩天的食物了!

  “再等等!”一邊的扶翼看見秦的動作,連忙輕聲的說道:“這一會說不定還有其他的獵物過來,現在就動手,獵到還好,獵不到,就要把這些獵物給嚇跑了。而且,附近說不定還有其他的獵手!”

  秦釗雖然不明白其他的獵手是什么意思,但是還是耐住性子于其他人一起等待起來。按照扶翼這么一說,他也忽然懂得現在不是最好的下手時機。獵物越多,成功的幾率才越大!這點是準沒錯的!

  沒等多久,果然,一群體形更大的雪牛趕了過來。這些雪牛橫沖直撞,霎那間把成群的雪羊擠得七零八散。兩個種群,混合在了一起。

  “是時候了!”秦釗心中暗想!當下,再不遲疑,拿出弓箭射向眼前的雪牛!不用呼喊,其他族人的動作,猶如排練好一樣。在秦剛剛射出箭只,他們的箭只也已經飛了出去!大多數的族人和秦的目標是同一個,就是眼前的雪牛。要知道,這只雪牛離他們那么近。而且,體形相比雪羊更加肥碩,一只就頂得上五六只雪羊了。如果能獵殺到一個,比獵殺到幾只雪羊都強!

  而且,這些雪牛雖然強橫,但是膽子其實也很小的!就比如現在,那么一大群雪牛,愣是背著突然二來的襲擊,給嚇的亂七八糟的飛奔起來!

  來不及查看那只倒地的雪牛,甚至來不及從悲傷抽出箭只。秦,抓起身邊的長矛,沖著亂哄哄的獸群就扔了出去。他沒有目標,也不需要目標。這種情況下,只要不是運氣太差,總是有一兩個倒霉的獵物的。因為他們都擠在一堆!

  這時候,秦釗的眼角突然撇到,一只奔跑的雪羊,突然一下栽倒在地上。隨后,白影一閃而過。雪羊消失的沒了蹤跡!依稀間,秦看到了一個很長的獨角……這時候秦才明白,這就是扶翼嘴里的其他狩獵者。

  族人們的狩獵,直到獸群全部散去!留在地上的,竟然有十幾只或者或者死去的雪羊,還有兩頭雪牛!活著的,大多數都是被驚慌的同伴踩傷的。至于那兩頭雪牛,身上插滿了箭只。正中雪牛眼睛的一支箭,是秦射出的!

  “哈哈,今天的獵物實在是太多了!”到了收獲的時候,不用安排,族人們一個個的抬起獵物!雪羊一個人就能搬走,雪牛。倒是要兩三個獵手!

  “快!趕緊把這些獵物送**里。小心一會引來其他猛獸!”秦看著開心的族人,趕忙的安排到。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秦卻清楚,血腥味,可能會引來一些食肉的猛獸!

  “族長說的是!趕緊收拾一下,我們要趕回部落!”

  就在眾人準備回程的時候,誰都沒有注意到頭頂上異變升起!原本蔚藍的天空,突然間換了模樣。出現了翠綠的草地,碩大的湖泊,和連綿不絕的大山!好像是誰把大地搬到了天空上一般!

  而在這些湖泊大山草地的后面,出現了驚天的巨人!在這巨人面前,群山湖泊霎那間都變得渺小了起來!

  巨人瞪著眼睛張口了:“吾乃中州軒轅一族倉頡!!!猶,深覺我人族立于大地生存不易。歷時七十六載創出,傳于異地,留于異時之物。乃名文字也……可記其言,命其名。查其數。傳其法……文字一出我人族當立世無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