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2:38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半夜鬼來電
  4. 第一章 死人來電

第一章 死人來電

更新于:2018-03-16 21:13:53 字數:3117

字體: 字號:
半夜鬼來電目錄
共2章
  李大白死了,是自殺。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這哥們在他自己開的旅店中上吊自盡。

  我跟李大白是東北同鄉,以前我還在他的旅店中干過兩個半月保安,但卻沒有什么太深的交情。

  可是,在他死后的第二天,一個自稱李二白的人突然給我打電話,說他是李大白的弟弟。并且懇求我看在同鄉的份上,幫幫忙,幫他送李大白最后一程。

  本來我是不想答應的,因為感覺幫別人辦葬禮多少有點晦氣。更何況,當初我不在他那家旅店干的時候,這孫子扣了我五百塊錢的押金。

  但是,后來李二白竟然找上門來,看在他說的情真意切和答應事后給我五千塊錢作為酬勞的份上,我也只能勉強答應了下來。

  我跟李大白雖說都是東北人,但他的老家卻是一個我沒聽說過的村子。

  李二白說,按照他們老家的習俗,人死后講究落葉歸根。但是考慮到把尸體運回去太麻煩,而且他也沒大的神通,能讓一具尸體上火車飛機走物流。

  所以只能一切從簡,打算在這邊把李大白的葬禮辦完,等日后找時間給李大白請一個牌位,或者把他的骨灰遷回去就得了。

  看在鈔票的份上,我陪著李二白忙活了幾天,也算是送李大白走完人生中的最后一程。

  李大白頭七那天,李二白對我說,他們老家那邊對頭七的說道挺多的,很重視。

  頭七就是人死后的第七天,又叫回魂夜。

  認為死者魂魄會在“頭七”那天晚上返家,家人應該在魂魄回來前,給死者魂魄預備一桌酒菜。

  然后在午夜十二點十二分的時候,在家門口燒一把紙扎梯子,讓死者“吃飽喝足”后,順著這趟“天梯”前往極樂世界。

  至于其他的一些習俗,比如燒七、出煞、守七之類就算了。畢竟出門在外,把這些做全套了不太現實。

  而且李大白是自殺,屬于橫死之人,一切能從簡就都從簡吧。

  說完,李二白就掏出一沓前來,大概五六千的樣子。讓我找家好點的飯店,訂一桌酒菜等到晚上送過來。

  然后再去鬼街的紙扎店買把紙梯子和一些冥幣黃紙回來。至于剩下的錢,就當作是我這些天的辛苦錢了。

  看著李二白一臉悲痛欲絕的樣子,我覺得這哥們比他哥李大白仁義多了。

  他勞心勞力為李大白辦了一樁像模像樣的葬禮,這些天給我的辛苦錢,也早已超過之前說好的五千塊錢,一看就是辦事敞亮的人。不像李大白,天天算計我那點工資,恨不得所有人都給他白干活。

  把李二白交待的事辦好之后,他又拉著我在旅店附近找了家小酒館,一起喝了頓酒。

  喝酒的時候,李二白再次表達了謝意,說以后有用得著他李二白的時候,一定要說話。然后說我今天晚上就不用陪他了,早點回家休息。

  頭七回魂夜,親人在前,生人回避。讓死者了去最后的一點牽掛,然后安心上路投胎。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李二白就起身告辭了,說是訂的那桌酒菜一會就要送動了,他得回去準備準備。

  他走后沒沒一會,我也起身離開了,自己喝酒也沒什么意思,就打算回家睡覺,這幾天也確實給我熬的夠嗆。

  出了飯店沒走幾步,一絲疲乏的感覺涌了上來。掂量著口袋里的鈔票,我琢磨著現在是打個車回家睡覺,還是去找點業余活動,好好放松一下。

  一根煙的功夫,正巧一輛公交車緩緩駛來,停在我旁邊。

  401路,恰好有一站是在我住的地方附近。

  我一愣,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一個公交站旁邊。按理說這時候公交車已經收線了,這時候的車,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末班車吧。

  “嗨!嗨!愣著干什么呢,坐不坐車?最后一趟了啊!”一位滿臉絡腮胡子的司機在車上沖著我嚷道。

  看著樣貌跟土匪差不多的大胡子司機,心想他這素質真差勁,沒我這些坐公交的,他不得去喝西北風?

  但我還是三步并兩步上了車,既然能趕上末班車,就直接回家睡覺,省下了打車錢。

  上車之后,公交車咣當咣當地啟動起來,晃晃蕩蕩向前駛去。

  我在公交車后邊一排找個靠窗戶的座位,閉著眼睛瞇了起來。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公交車突然猛烈地晃蕩了一下,然后停了下來。

  我揉了揉眼睛,一看是到站停車。讓我意外的是,這站上來的人還挺多。

  感情我坐的不是末班車,是夜班車。

  一幫老頭老太太不知道從來里冒了出來,一個個蔫頭耷拉腦地上了車,估計是在附近廣場上跳廣場舞的,這會跳完準備回家。

  我也沒太在意,繼續靠著椅子瞇著。

  突然,一股濃烈的香水味鉆進我的鼻子。睜開眼睛一看,只見一個看上去二十出頭的小姑娘,靜悄悄的走到我身邊,然后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

  這小姑娘穿著一件紅連衣裙,長得還挺漂亮,一頭及腰長發。

  小姑娘似乎發覺我在偷偷看她,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沖著我嫣然一笑。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她也笑了笑。

  小姑娘笑完之后,就低頭專心地玩起手機,沒再理會我。

  這會我也睡不著了,覺得這小姑娘身上的香水味有點嗆人,但也不好意思說什么,就把車窗開了個小縫,掏出手機玩起貪吃蛇來。

  公交車繼續開著,夜里的街道很安靜,只有咣當咣當的車子晃悠的聲音。

  我一邊玩著游戲,一邊琢磨著這車是不是有毛病,估計快報廢了。晃晃悠悠的感覺不像是在坐車,更像是在坐船。

  可能是車子晃蕩太厲害的原因,我總是覺得身邊的那個小姑娘,好像有意無意地向我這邊靠攏一樣,哆哆嗦嗦地,跟著破車的節奏一起在晃動。

  過了一會,突然傳來一陣茲拉茲拉的聲音。我抬頭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公交車上前排掛著的小電視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打開了,沒有圖像,只有一片茲拉作響的雪花。

  “呀……”

  坐在我身邊小姑娘,突然捂嘴叫了一聲。雖然聲音很小,很短促,但我還是聽的很清楚。

  我扭頭看了她一眼,發現這個小姑娘這會好像生病了似得,渾身發抖,臉色煞白煞白的。

  一只手卻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正在努力不讓自己叫出來一樣。

  我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東西,就輕輕在小姑娘耳邊問道:“妹子,你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小姑娘扭頭看了我一眼,臉上寫滿了恐懼。她猛地哆嗦了一下,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眼淚直在眼眶里打轉。

  我一愣,琢磨著這姑娘是怎么了,這是接到男朋友發分手短信,還是突然大姨媽來了?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小姑娘盯著我打量了一會,突然俏生生的問道:“你是人……還是鬼?”

  小姑娘的一句話給我問蒙圈了。怎么說哥們也是一米八的大個兒,不說是玉樹臨風也算是儀表堂堂,怎么還問我是人是鬼?

  但是看她一副怪可憐的樣子,我也只好無奈的說道:“我說妹子,我長得有那么嚇人嗎?看著像……鬼?”

  小姑娘立刻哆哆嗦嗦地點了點頭,但又馬上搖了搖頭,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說道:“大哥……你真是……真是人?大哥別誤會,我沒說你長的嚇人啊。”

  我自嘲的笑了笑,好奇的問道:“妹子,你怎么了?看鬼故事嚇著了吧。”

  小姑娘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看著我,渾身哆嗦地小聲說道:“大哥,咱們……咱們好像上錯車了!”

  “上錯車了?”我疑惑的說道:“妹子你坐過站了,還是坐錯車了?這是401路。”

  “我知道這是401路。大哥,我的意思是,咱們都上錯我車了!”小姑娘有些語無倫次,只能把手中的手機遞給我,說道:“大哥,你看!”

  我疑惑地接過手機,看到上面是一個城市新聞的專欄,其中一條新聞赫然寫到:20XX年X月X日,晚十八時,我市401路公交車因司機操作不當,引發嚴重交通事故,造成重大傷亡事故……

  再往下一看,我終于明白了小姑娘為什么說我們上錯車了!

  市領導高度重視……車上二十四位乘客無一生還……為強化生產安全管理意識,公交公司決定,暫時停運401路公交,展開為期一周到兩周的安全教育強化學習……

  看完新聞,我心里一驚,交通事故的時間正是前兩天。

  難道說,我真的上了一輛鬼車?

  這時,我手中的手機突然猛地震動一下,嚇的我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一條短信息毫無征兆地彈了出來:王小麥,小心有鬼。

  發信人:李大白!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半夜鬼來電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