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38:1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六界封仙
  4. 第三章 放開那個妞

第三章 放開那個妞

更新于:2018-03-16 19:00:45 字數:3326

字體: 字號:
  吃過早飯的姜小白愜意的躺在家門前的老槐樹下的搖椅上,看著忙忙碌碌的過往行人心中大為痛快,今天也不想去敲那根破鐵棍子了,心里明白即使再怎么敲打熔煉也它不會有任何改變。

  柔和的微風吹過姜小白在搖椅上伸了個懶腰自語道:“早晨的空氣真是新鮮,可惜鎮子里一點新鮮事都沒有,實在無聊。”

  “快去看看,鎮外的長青山下來了兩伙外地人人打起來了,各個都會妖法啊!”

  突然一名去鎮子外山里打獵的獵戶老李匆匆忙忙的跑了回來,一臉惶恐之色的大喊道

  “什么有人打起來了?還會妖法?在哪里?”

  “走走,這可是大事,要不要告知鎮長!”

  “不要說了,我們鎮子一向與世無爭怎么可能會有外來人在我們這里火拼?先看看去!”

  街旁路口的鎮民聞言開始紛紛議論起來,好奇心強膽子大的年輕人和一些當地的無業游民三五成群的向鎮子外匯集了過去。

  “哎呦嘿!還真出新鮮事了!嘿嘿,還是百年不遇的大事。”一向唯恐天下不亂的姜小白一把抄起那布滿銹跡的鐵棍扛在肩頭自語道:“嘿嘿,莫非是傳說中的江湖人物!小爺這就前去會會他們!”

  加進了前往的人群,一行人沸沸揚揚的穿過了鎮子門前的林間小路向著長青上山下涌去

  “老李,你說的人呢?”

  “哪里有人啊?老李你是不是被野獸嚇昏頭了。”

  “李大叔,你是不是眼睛花了?還是自己中妖法了?哈哈···”

  眾人匆匆忙忙的趕到了所說的現場,卻連一個人都沒有發現,草木植被毫無破壞根本沒有看到什么打斗后留下的痕跡。

  “奇怪了!剛才明明是在這里的,現在人怎么沒了?”獵戶老李揉了揉眼睛自語道。

  “李大叔,您老不會是騙我們吧。”一名跟來的無業青年一臉失望的抱怨道

  “老李啊,你知道我們平時都很忙的,以后沒事別開這種玩笑了。”

  “是啊,還好剛才沒有驚動鎮長,要不麻煩可就大了。”

  跟來的眾人也都不滿地紛紛出言指責

  “我沒事騙你們作甚,剛才明明就在這里,誰知道現在他們都跑哪去了。”老李心中也是異常納悶

  “算了,大家都回去吧,還一位出現啥大事了呢,結果是空來一趟!”起初出口的青年吆喝道

  “唉,走走走,家里還忙著呢!”

  “你說這個老李呀,真是沒事找事!”

  一行人陸陸續續向小鎮返回,唯有姜小白和獵戶老李沒有隨著人群離開,老李顏面無光不想與眾人一起回去,看著留下來的姜小白道:“黑子,你咋還不回去?”

  “不想回去,在這里吹吹山風,李大叔你還是早點回去吧!恐怕他們在鎮子上還不知道說您什么壞話呢!”姜小白躺在一片草地上笑道。

  “唉!這幫混蛋氣死我了,我先回去了你在這兒玩吧!”老李憤憤的回了鎮子

  待到老李走后姜小白霍然起身將破鐵棍持在手中,剛剛眾人剛剛到此的時候他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這種直覺告訴他那是一種極為危險的氣息,并且就在不遠的山中!

  警惕的憑著這種感覺尋找危險氣息的來源步步登山而上,長青山巍峨而險峻漫山生滿了古老的樹木,山中猿啼虎嘯一片原始的景象,普通當地的獵人只敢在山腳下獵捕一些小型動物,鎮子里幾乎沒有人敢進入深山。

  姜小白也是第一次進入長青山深處,以前也曾想來過但在被姜濤所阻并未真的進入山中,這一次他是鐵了心的想去見識見識所謂的江湖人士,一路上避開了大型兇獸的棲息地龍行虎躍地大步向前奔行。

  姜小白突然聽到一段嘈雜的聲音,腳步停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向前接近,只見林中有一群灰衣人將一名身著白衣素紗遮面的女子圍在當中,灰衣人與女子中間的空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幾具身著灰衣和白衣人尸體,明顯是經過了一場惡戰,最終是白衣方不低灰衣方!

  “小丫頭無路可走了吧!乖乖的把麒麟果交出來,老夫留你一具全尸!”灰衣人中一名為首的老者負手而立沉聲喝道。

  白衣女子看著地上倒下的同伴輕輕一嘆道:“前輩何人?雨煙從未聽聞玄陰洞中還有前輩這等人物。”

  灰衣老者冷聲道:“玄陰三老,玄冥。”

  聽聞此言白衣女子心頭頓時一跳,曾在師門時便聽聞過玄陰三老。

  玄陰洞有三位隱世的太上長老,100年前在修煉界興起了無數的血雨腥風在正邪兩道都是兇名赫赫修煉界稱其為玄陰三老,后遇一正道的絕世強者以一擊三,大敗而歸后便開始隱世閉關,不曾想今日卻因一枚麒麟果而破關出世,但想必這玄陰三老是壽元不多了,麒麟果最大的功效便是為壽元將盡之人續命百年。

  白衣女子雖然心中震驚但面色不變道:“早聞前輩英雄了得,為何對這一枚麒麟果這般為難小女?”

  “天才地寶千年不遇,莫要拖延時間,速速拿下!”玄冥冷聲下令道

  玄冥左右的眾人人緩緩向前逼近,頓時陰風大作,泛起蒙蒙灰霧,籠罩四野,所到之處,草木盡數枯朽,白衣女子冷眼面對逼近眾人青光綻放,腳下一絲絲碧波擴散將逼來的腐霧化解。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碧綠柔和的光雨,將灰衣人所散發出的蒙蒙灰霧徹底瓦解,腳下起碧波步步生蓮花,如同雨中仙子一般飄忽不定地游走在眾人之間,外人看來這根本不像是在生死之戰反而倒像是一位仙子在雨中翩翩起舞。

  短劍輕輕顫動緩緩劃出道道碧芒,碧芒與碧雨交織將周圍映成一片碧綠的空間將來襲的眾人籠罩,碧雨中不時的綻放起朵朵鮮紅的血花。

  “小丫頭,你若把麒麟果交出改投老夫門下,老夫不會為難你!”玄冥面色看著下屬的倒下,事不關己一般冷漠地對白衣女子道

  白衣女子淺淺一笑施禮道:“承蒙前輩厚愛,只是晚輩已入師門不敢有負師門之恩。”

  “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老夫便成全你!”

  幽冥一步邁出瞬息間出現在白衣女子身前,平淡的一掌拍出并未有絲毫陰風煞氣出現,掌風卻重如山岳令人窒息,周圍山石草木皆成飛灰。

  白衣女子來不及躲避只好舉劍相迎,外放的霞光瞬間向手中短劍匯聚而去,婀娜的嬌軀立身在一朵光質的白蓮之上,手中一尺多長的短劍化作成一丈有余的碧光巨劍迎向襲來的幽冥。

  藏匿在遠處一塊山石后觀看的姜小白看的心中大為震撼,心道原來傳說中的江湖人是如此的厲害自己是多么的弱小與無知,同時也暗自慶幸自己躲的足夠遠。

  “轟!”

  一聲巨響震得遠方山石顫落,短劍碎裂碧光向四方疾射將附近巨木排排穿透,一道白色的身影應聲而飛,接連撞斷兩棵古樹后才停下來,正巧倒在姜小白躲藏之處附近。

  “我勒個去,你往哪飛不好,偏往老子這飛!”巨石后的姜小白魂差點被嚇到九天之外去,心中罵道。

  白衣女子鮮紅的血跡染紅了身上的白衣,面帶的素紗也隨風破碎,露出一張絕美容顏,鮮血不斷地從嘴角緩緩溢出,那微微顫抖的嬌軀如同一朵即將凋零的蓮花一般令人憐惜。

  “美美美···美女···女啊,怎么不再落得近一點呢。”姜小白當場眼珠子差點飛出去,暗罵自己剛才有眼不識美女。

  綠光消散幽冥絲毫未損的立身于原地,將白衣女子掉落的麒麟果拾起后向前走來道:“小小年紀竟有如此修為,假以時日修為必將超越老夫,老夫不想扼殺天才現給你兩條路:一則改投老夫門下,二則老夫送你去地下。”

  “承蒙前輩看重,師門有恩與晚輩,晚輩無論如何也不會有負師門。”白衣女子倔強地用斷裂的短劍將自己的身軀支撐起來,不卑不亢的回應道

  “既然你如此執意,那就別怪老夫扼殺天才了。”幽冥右手顯化一只漆黑如墨的鬼爪向白衣女子抓去。

  “老賊!放開那個妞!”巨石后的姜小白見此頓時大怒一躍而起大喝道

  白衣女子聽聞此言頓時口中又噴出了一口鮮血,不知道是氣得還是被雷得···

  聽在他人耳中可能感覺不到什么,但聽在幽冥耳中卻如同驚天炸雷急忙轉身看來,映入眼前的是一只大腳。

  “砰!”

  一腳封臉當場便被踹了個跟斗

  早在剛剛靠近這里的時候幽冥便已感覺此處的不同,仿佛沉睡著極為恐怖的絕世兇獸,此時又見一人無聲無息的靠近自己自己卻一點察覺都沒有,又想到自己被人用腳踹臉頓時大怒雙手化為鬼爪直接抓向姜小白的胸口。

  鬼爪直接閃現在姜小白的面前,此時遠處小鎮中正躺在院子中休息的姜濤豁然睜開雙眼眼中精光湛湛,端起茶幾上沏好的極品神農茶飲上一口自語道:“這玄陰洞的小崽子竟敢傷我兒子,活膩歪了吧。”

  姜小白心中大驚,還未來得及嘆聲吾命休矣。

  “咔”

  胸前傳來一聲輕響,探來的鬼爪卻在靠近胸口一尺前寸寸炸碎化作煞氣飄散在空中。

  幽冥在即將接觸到姜小白的瞬間,身體被一股極為霸道的氣息鎖定,有如千鈞壓頂,整個身軀險些被其碾碎,鮮紅的血液沿著布滿裂痕的雙臂緩緩滴落。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