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7:5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驚佛
  4. 第一章 停一抹懷念

第一章 停一抹懷念

更新于:2018-03-17 15:17:23 字數:2103

字體: 字號:
  清晨,薄紗的霧氣透過暈紅的陽光輕輕踏過郁郁蔥蔥的樹葉,灑下點點星星的微光,但剎那間陽光如噴涌的瀑布般沖進這一片森林,灑下一片神輝,駱駝伸了伸懶腰,一晚上的休息青澀的臉上還是顯得疲憊。十二天不知疲倦的“逃亡”,連自己都覺得無可奈何。

  六歲時阿媽對他說過:“生活就像大漠里的綠洲,黃白之間透著綠,心酸之間透著甜,苦澀之間透著樂。”他牢牢的記住阿媽的話,就像記住生他養他的這一片大漠,每一片綠地。他像絕大多數綠地少年一樣過著平凡快樂的牧羊生活。直到七歲生日的那一刻,每一個大漠少年在這一刻,都要到大佛寺開光·祁愿,受到佛禮的洗滌,完成人生中的成人禮。

  那一天,當大佛寺的喇嘛用柳葉在額頭輕輕蕩下凈水后,他充滿驚奇的目光,好奇的心態,跑向大佛寺的內殿。沿著大佛寺青石鋪滿的路徑,歡快的腳步不停地向前方跑去,沿途不斷的遇到到大佛寺祁愿的牧民和各種奇服異裝的人,看到各種神情不一的佛像,不知不覺中竟然走到大佛寺的后院,諾大的院子出現一扇古樸的大門,上面掛著一把斑斕銅銹的大鎖,看起來這一扇大門很久時間都沒有人打開過,駱駝沿著后門高聳的圍墻,扶著古磚,向深處走去,不知名的青草越來越多,郁郁而生。暮然前面的青澀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枯草,他下意識的不敢向前去。這里喇嘛的誦經聲和木魚聲已經聽不到了,除了青翠和枯黃以外,一片寂靜。但少年好奇的心態戰勝了一切懦弱,舉步想那一片枯黃走過去,穿過枯黃的盡頭,在靠近前方的古磚墻下,顯現出這一片枯黃,約莫半圓形大概占這一片青翠的四分之一大小。吹來一股褶皺,打散了少年額頭的幾縷黑發,他低下頭看到墻根下約莫半米大小的洞口,穿過洞口向里望去,一片極致的黑,極致的死寂,大漠的陽光和里面死寂的世界格格不入,炙烈的陽光根本踏不進這一片漆黑色的塔林,他俯下身子從墻洞內鉆入。

  他抬頭望向天空,一片灰色,“陽光上哪兒去了”,自言自語到。舉目平望這一片塔林,這是他一生無法忘懷而又詭異的地方,充滿祥和莊穆的塔林內,如果修行的人到了這里他們會感覺到這里沒有天地靈氣,沒有天地之力,仿佛靈氣和天地之力被這一片黑色的塔林所吞噬。

  思緒被腳下繁厚的枯葉隨著腳步的移動而發出吱呀聲所驚醒,想起每一天應該完成的修行還沒有做,一下子回到了現實,他拍了拍身上的青袍,臉龐變得虔誠莊重,目光變得深邃,雙腳屈膝盤旋而坐,左手平托,右手拈花,迎著晨光鼻觀心,心觀丹田,靜心而修。

  這一刻,突然發現晨光顯得熱烈而歡快,駱駝十丈之內的晨露猶如情人激動的淚水從嫩綠的枝葉上悄悄滑落,,滴落在空中,在落地的一瞬間逐漸氣化。

  時間在這一刻固然停住,晨光和空氣中的水元素形成了一片七彩的光暈,這一片光暈的盡頭牢牢地流落在駱駝的百會穴中,七彩的光幕在方圓十丈映出一片彩色的地毯,隨著他的呼吸而動,青澀而堅毅的面龐漸漸顯出神圣的佛光,從他的前面望去,背后漸漸現出一個霧影,這一片霧影慢慢凝結,顯現出一座佛陀虛影。嘴里呢喃誦經,隨著誦經聲越來越大,這一片暈紅的彩光越凝越實,逐漸變成了金色。這時候如果有人只會發現光暈竟然不隨枝葉的搖動而動,天上的陽光隨著這一片光暈折射而入,漸漸地這丈許金色光暈,逐次變小慢慢縮向他的軀體,停留在身體一米之內,這一刻的他如明燈·烈焰,烈陽一般璀璨。

  一炷香以后,金色的光芒,像活了一般緩緩向他的百會穴涌入,背后的佛陀誦經聲停止,徐徐落下。沉落在腳下的金色光芒托身而起,余下的金光從腳下涌泉穴鉆入,體內的經脈淡淡發出一點金色。少年內視體內,頭顱內和雙腳的骨骼金色已經凝實,全身的血肉發出淡淡的熒光。片刻,他睜開雙眼,體外光暈消失,膚色如常,臉上熒光依在。

  自言自語到:"《般諾神功》已經打到第四層了,真是喜人,這下子大佛寺的僧兵再也追不到我了吧!唉,還要逃到甚么時候才是盡頭啊,該往哪去兒呢?不管了,先走出這片林子再說,走一步算一步”。說完后,向這一片密林深處走去,大約走了兩里開外,駱駝突然停了下來,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目光向四周掃去。鳥蟲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寂靜的可怕,四周變得沒有一絲生氣,連微風也在這一刻變得一動不動。

  駱駝靜靜的站在原地,雙手交叉捧胸向前喊道:"大家都出來吧,想不到你們這次為了抓我,難道是舉寺而出,真是不遺余力。”只見前方東南兩面現出了兩批人,這兩批人各有九人,身穿灰色僧袍,各個蒙面,駱駝輕蔑的望向前方這十八個人。說道:"一起出來吧,不要再藏匿了。”轉身向后望去,靜靜的等著,只見西方走出一隊人,也是九人,手提戒刀,緊跟著從南面又走出九人,手握戒棍,緩緩走來,雙手合十,起宣佛號:"阿彌陀佛。”

  駱駝抬起頭,向上空喊道;"普渡大師,你也下來吧,我想戒律院眾僧到了,你不會不來吧,”

  “阿彌陀佛”,駱小施主的精神力想不到月余不到,越來越精湛了。”一身青色的僧袍長空而下,猛然落在駱駝的眼前,空氣在這一刻凝固。駱駝微微一笑道:“自那件事后,大佛寺把我囚了整整七年,研究了整整七年,難道你們還沒有研究透,這七年里我沒有見過阿媽,阿爸。該說的我已經全盤托出,你們還要怎么樣。謝謝你們七年教我識字,陪我修行,我已經逃出來了就不會再回去,我也不想傷人,你們走吧。”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