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6:5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靈將至尊
  4. 第二章 初遇高震

第二章 初遇高震

更新于:2018-03-16 14:07:32 字數:3416

字體: 字號:
  天空中的烈日正無情的釋放著熱量,火辣辣的陽光炙烤著大地。官道上,滿頭黃發的吳天正趴在那早已四肢無力不敢大口呼氣的生怕浪費力氣的瘦馬上。

  “真是熱啊。怎么還沒看到小鎮,昨夜那大叔不是說騎上好馬半天的就能趕到嗎?我怎么都走了快一天了連一個村莊的影子也沒看到。”

  吳天抬起頭看了看天空中的驕陽,隨即頭又埋在馬背上。

  一人一馬就在那一眼看不見頭的官道上緩緩的前行著。

  ………………………………………..

  鳳尾鎮,在世界的南部,這里是一個盛產玄鐵礦石的重鎮,因為產量的極其豐富,這里的主城也因此得名-----玄鐵城。雖然其余的九城都垂涎這鳳尾鎮的玄鐵礦,不過也只能想想而已,不敢將想法付諸于行動。因為這里存在著一股強勁的勢力------霹靂堂。

  繁華的街道上,隨處可見的商販正扯開嗓門推銷。雖然那烈日還在高空,可這里卻沒有受到一絲的影響。

  臨著青湖而建的三層酒樓,在楊柳的簇擁下顯得的那么亮眼。在其之上掛著一面金邊黑底的巨大牌匾,匾額上龍飛鳳舞的寫著‘映月’。酒樓前,兩名門童正用那兩雙帶著高傲的目光掃視著路上的行人。

  在他們看來能在這里站著那是無比的榮耀,臉上布滿了得意之色。

  寬闊的街道上,緩緩走來兩人。一襲白袍的男子旁邊跟著一名滿臉稚氣的少年,并肩走了過來。

  兩人走到映月酒樓前停了下來,當看到兩人的面貌時門童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如果是平時門童早就呵斥是哪個不長眼的人敢站在這里,可此時他們卻一言不發。

  白袍男子踏步向酒樓走去,少年靜靜的看著那兩門童。稍高一點的門童不由的一個顫栗,他再也忘不了前幾天小看這還帶有稚氣少年的情形。當時,少年也是這樣的看著自己。在他與少年眼神的對視中,那一刻他仿佛看到魔神。一股從心底的害怕,讓他難以忘卻。他怎么也想不到,人的眼神怎么會那么可怕。

  看著白袍男子的走來,二人連忙打開酒樓大廳的門。白袍男子看也沒看二人,大步的跨了進去。

  少年看著二人的樣子,不由的露出笑容隨即跟了進去。

  隨著門開啟的聲音,酒樓一層里的客人皆轉過頭來看向白袍男子二人。畢竟來這里的人非富即貴,如果能多交一些有勢力的人是不會有壞處的。

  “那兩人是誰啊,那穿白袍的男子可真是帥呀。沒想到在這里還真能見到有錢又帥的男人。”

  “小惠,可不要胡思亂想哦。帥哥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我的姐啊,你可別打擊我嘛。你看那穿著白袍的絕對是我見過的男人中排前三的。那身材、那氣質……..真是讓人沉醉啊。”

  “小惠,我告訴你。那位帥哥叫‘高震’。可是我們這里的大人物,背景深的很。前兩天我們看見騎追風馬的人,就是他家的護衛。單單那玄鐵礦他的開采權就有整整一成,而且在這里的產業還只是他的一部分。”

  “這么厲害?”那叫‘小惠’的少女,不由睜目結舌。

  追風馬雖不是一等一的好馬,但在普通人眼里那絕對稱得上時俊馬。一名小小的護衛配的都是追風馬,須知那要何等的財力才能做到。

  “高先生,你要的位置早就留好了,請隨我來。”酒樓的小二,立即迎了上去。

  二人在小二的帶領下,在一樓所有人的目送下朝二樓走了上去,而后消失在一樓所有人的視線中。

  *****************

  二樓上

  看到高震二人,二樓的人投來羨慕的目光。畢竟眼前這人的勢力太大,多留點好印象以后也有好處。

  二人在靠窗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隨意的點些酒菜,便讓小二退下了。

  “主子,通過這幾天我們觀察,李府的情況我們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你看是不是………..。”少年笑著看向窗外,窗外有一座霸氣十足的府邸‘李府’。

  高震拿起酒杯輕喝了一口,“是啊,看來是時候行動了。小龍,今晚上演的一出好戲,不知霹靂劍南知道后,會是怎樣表情真是讓人期待呀,”說著又泯了一口。

  一旁的人只是看到高震二人在張嘴,卻聽不見一絲聲音。須知,高震早已使自己為中心一丈的范圍內形成了結界,其余人能聽到才怪。

  小龍聽著一陣激動,死死的看向那李府。

  毒辣的陽光,依舊從空中透射下來。

  那匹瘦馬還馱著吳天,看來是因為很久沒喝水了,快堅持不住了。‘恩’,吳天耳朵一動,雖然那突然傳來的叫賣聲是那么微弱,可到了吳天耳朵里是那么的清晰。他知道,前面不遠處,有吃的、有水喝了。

  仿佛是寒冬一下轉為了陽春,這一人一馬是哪里來的力氣,瞬間提高速度朝前方奔去。所過之處沙塵飛濺。片刻,就只看見一個在迅速移動著的沙塵團了。

  這個沙塵團以驚人的速度接近著鳳尾鎮,讓看見他的人都驚訝無比。不消片刻,就到了映月酒樓下面。坐在二樓的高震看到那沙塵團也是一驚,隨即饒有興趣的看著。

  緩緩的吳天四周的沙塵消失了,一人一馬出現在那些好奇人的視線中。

  吳天毫不猶豫的朝映月酒樓走去。雖然那兩門童想攔住眼前衣服又臟又破的男子,可剛剛他們看到得那驚人是速度,再加上平時他們欺軟怕硬傲氣被小龍滅了以后,二人再以不敢狗眼看人低了。當即打開了門。

  “老板,老板。快給我安排一下座位,我可餓極了。”吳天望了望四周,在尋找著座位。

  “客官,真是對不起了,我們……..”小二拱手正說著。

  吳天已跑向了二樓,小二連忙跟了上去。他可不敢得罪二樓上的任何一人,那里的人可是非富即貴啊。

  樓梯傳來一陣腳步聲,令二樓的所有人懷著好奇的看向了樓梯口。高震也是微微一回頭。

  二樓扶手處,一身破爛的吳天。扶著樓梯大口的喘著粗氣,顯然剛才是用盡了全力,加上好久沒吃飯了,此刻他可累的不輕。

  酒樓老板正用力的拉著黃發男子,一邊還不忘向四周賠笑著。可吳天死活都沒不松手,一個使勁拽一個就是不松手。這一幕倒把四周的人給逗笑了。

  ‘恩,真是有意思。’高震嘴角也微微翹起。“王老板,這位兄弟是我朋友,他在這里的吃住我包了,你就讓他過來吧。”

  小龍挪到高震旁邊正要說話,高震微微的揚起了右手。小龍便立即坐了回去。

  此話不光把那王老板給嚇了一跳,周圍的人也是吃驚不已。眼前這穿著破爛的黃發男子竟是高震的朋友。聽到此話王老板便放開了手,饒有歉意的對黃發男子道“原來是高先生的朋友,剛剛是我的不對,還望見諒。”

  這話可把吳天弄的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不管怎樣有人請自己那就不用客氣了。

  “沒事,那我就過去了。對了,多拿些好吃的東西過來,我可餓了的哦。”

  說著便在眾人羨慕的眼神中朝高震的條桌走了過去,隨即還不客氣的坐下來,一副老朋友的樣子。

  “多謝了,下次會換你錢的。記住我叫吳天,可不要忘了到時找不到我,就還不了你錢了哦。”吳天嬉笑道。

  這倒讓高震好笑,一個擁有玄鐵礦開采權的人會缺錢嗎?這可能是高震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其他的人也是捧腹大笑。吳天不由疑惑‘難道還別人的錢好笑嗎。真是一群奇怪的人。難怪爺爺說不要輕易相信人的。’

  不消片刻,吳天要的飯菜端了上來。“那我可不客氣了哦。”,說著拿起一只雞腿可不管高震和小龍,狂啃了起來。

  看著那吳天的吃相,眾人那可是知道了什么叫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深夜的鳳尾鎮是那么的寧靜,如霜般的月光布滿了整個小鎮。許多人家早已熄燈睡覺,可李府卻是燈火通明。自從五天前,李同海收到一封信后接連五天就一直這樣了。

  李府寬大的院內,房間里一獨眼壯漢正盤膝而坐。身體四周若隱若現的閃動著灰色光暈,一條用肉眼能看到如蛇一般的灰氣盤繞在身上。煞是奇異…………….

  一旁站著的精瘦男子手拿著披風,靜靜的看著那灰氣的變化。他知道要吹動身體的氣息圍繞自己運轉時多么的困難。

  片刻,獨眼壯漢四周的灰色氣息朝他頭頂聚集并緩緩的鉆了進去。當灰氣完全消失在那獨眼壯漢頭頂時,一直沒敢說話的精瘦男子笑著走了過來。

  “恭喜老大,賀喜老大。你的法力又突破了,看剛剛身邊的氣息為灰色,恐怕都到魔武虛丹了吧。”

  一般來說,開始以修煉魔法的實力排名為魔之虛、實、金丹。以武為修煉依次為武之虛、實、金丹。兩者最初都是要么以魔法遠程攻擊、要么以武器近身攻擊,可當實力突破到魔武時便可以用武器來施放魔法,至此便沒有法師和武士之分了。魔武金丹者那可是無敵的存在。

  “呵呵,達到魔武者的感覺就是不錯呀。”獨眼壯漢活動了幾下身體,隨即穿上了精瘦男子遞過來的黑披風。

  揮了揮手,示意精瘦男子退下。

  就在這時,剛轉身過去的獨眼壯漢,猛的一回頭。倒把那精瘦男子嚇了一跳。

  “恩。”

  兩道破空聲傳來,獨眼壯漢不由眉頭緊皺。片刻兩道身影落在獨眼壯漢前的屋頂上,一黑一白的兩個身影在皎潔的月光下是那么的顯眼。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