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1:2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臨溪
  4. 二 天機,不可泄露

二 天機,不可泄露

更新于:2018-03-17 21:53:57 字數:3143

字體: 字號:
  打開門,看清了門外的人,楚溪又是一陣泄氣,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臉蛋,這很明顯就是個大大的美女么,長的真不錯,只可惜他楚某人還不想考四級,他暗暗叫苦,心說這推銷四六級書刊的還真多,而且還都喜歡用美女推銷,真有美女效應這么一說么?楚溪打算再也不理門外的人,直接關上了門,愛是誰就是誰吧!

  “喂,怎么把門關上了?”門外傳來呼聲,聽得并不清楚。

  楊抑問:“誰?怎么不開門?”

  “搞推銷的。”

  楚溪又爬到了床上,門外的人又敲了兩下門,沒人去開,他們都受夠了搞推銷的。不過一會,開鎖聲突然響起,門被打開了,這位美女竟然有宿舍的鑰匙,三個人都意外得不得了。

  “嘿,大家好!我叫蕭遙,蕭瑟的蕭,遙遠的遙。性別男,以后也住在601。”

  性別男……原來真的有人會在介紹自己的時候加上這么一句廢話,楚溪又看了看站在門口的人,腦袋有些短路,這是男的?簡直比他過去處過的女朋友還漂亮,楚溪無奈了,一個男人怎么能帥到這份上?是不是帥的有點無恥了?女人都沒他好看!楚溪不僅無奈,而且無語,又有點痛不欲生,怎么就都這么帥呢?不正常啊,一個寢室四個人,好歹也得有一個是磕磣的吧?好吧……楚溪承認了,自己就是那個好歹也該有的唯一的磕磣的,看來他楚某人真的一輩子都是當綠葉的命。

  蘇晨雨還在笑,他確實是個很開朗的人,他喜歡笑,他說:“我叫蘇晨雨,難道你就是當下十分流行的‘偽娘’么?這姿色……幸好你提醒我,不然我都準備好犯錯誤了,哈哈!”

  蕭遙尷尬的笑了笑,其實他早就習慣了別人的誤認,這樣的事已經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了,但能說出蘇晨雨這樣的話的人他倒沒遇見過,犯錯誤,這……太邪惡了!

  楚溪又看了看蘇晨雨,胃里一陣翻滾,心說你小子可真行,這話都說得出口,惡心死我得了,兩個男的……雖然剛才不知道。

  “我叫楊抑。”出于禮貌,楊抑也自報姓名。

  蕭遙又把目光轉向楚溪。

  “我叫楚溪,不好意思啊,剛剛以為你是搞推銷的……”想到自己剛剛把蕭遙拒之門外的事,楚溪真有點不好意思。

  “呵,沒事,對了!咱們剛開學是軍訓是吧?”

  “是,晚上六點集合,發軍裝,明天開始軍訓。”

  楊抑說:“現在是四點,時間還早,咱們初次見面,不如一起出去吃個飯吧!”

  蘇晨雨顯得有些為難,說:“那個……不好意思啊,一會有約……說好了一會見面。”

  楊抑說:“你打算出學校么?咱這是郊區啊,出去了六點之前未必回得來。”

  蘇晨雨說:“不出去,就在咱學校。”

  楊抑說:“你在這有朋友?”

  “嗯,女朋友。”

  “是么,那還真巧,一對戀人考進了同一所大學。”

  “更巧的是她也住在601的,只不過是四單元601,哈哈。”

  聽了蘇晨雨的話,蕭遙有些神色緊張,說:“四單元601?”

  “嗯。”

  “叫什么?”

  蘇晨雨很納悶,不知道逍遙為什么會有這種反應,他只是順嘴一提,并不想和這幾個室友細說,畢竟他們還不是太熟悉,可既然蕭遙問了,他不告訴反倒不太好了,還是如實回答算了:“叫林澈,怎么了?”

  “哦,沒事。”逍遙似乎松了一口氣,又接道:“不好意思啊,我一會也得出去一下,不能一起吃飯了。”

  楚溪莫名其妙的看著蕭遙,他深度懷疑蕭遙和蘇晨雨是不是看上同一個宿舍里的小姑娘了,難道他們倆撞車了,追到了同一個人?如果是這樣就有戲看了,最好是情敵見面,分外眼紅,然后兩人大打出手,兩敗俱傷,這樣一來世上就少了兩個帥哥,自己的帥哥地位也將得到提升,比他帥的都死絕了,他自然就變成最帥的了。與此同時,601也會省下兩個床位,可以用來當“儲存室”,實在是個不錯的想法,當然,幻想罷了,楚溪對自己的帥哥室友還沒到那種深痛惡絕的地步。而且從蕭遙的反應上看得出,他關心的人,并不是蘇晨雨關心的人。

  蘇晨雨和蕭遙都出去約會了,現在只剩下楊抑和楚溪,兩人打算到食堂去品嘗一番,都說大學食堂的飯菜難吃,他們還沒體驗過,既然現在已經是大學生,他們總該體驗一下,大學食堂的飯菜到底多難吃。

  結果有點讓楚溪失望,因為這的飯菜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難吃,吃第一口的時候,他還以為他自己會吐出來,結果他不但沒吐出來,反而覺得很好吃……正因為他覺得好吃,所以他有點失望,他本來是希望飯菜能像他想象的一樣難吃的要死才行的。這么一想,他又忽然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毛病了,飯菜好吃反倒讓他不滿意了?這不是賤的么?

  楚溪問楊抑:“你為啥要報這所學校呢?”

  他很好奇,帥哥為什么都跑這學校來了,都是出于一種什么心態?

  “嘴賤的,我爸媽問我想報什么類型的學校,我說想報建筑類的,結果就到了這……你呢,為啥報這?”

  “因為考不上別的。”

  “呃……聽說建筑系比較難學。”

  “建筑系?你是建筑系的?”

  “對啊,你不是?”

  “不是,我環工系的,我還以為咱們是按系別分的寢室呢,原來不是啊。”

  “呵。軍訓的連隊也是按系別分的吧?看來咱倆不是一個連隊的。”

  “呃……也許。”

  六點集合,學校規定連隊按系別劃分,楚溪,蘇晨雨,蕭遙又很湊巧的分到了一個連隊里,因為他們都很湊巧的是同一個系別的學生,601的四個人只有楊抑是別的系的,所以也只有他被分到了別的連隊。

  領了軍訓服,四個人都回到了宿舍,楊抑很納悶:“怎么就這么巧呢?你們三個都是環工系的,只有我不是。”

  蘇晨雨說:“你不是走錯宿舍了吧?”

  楊抑說:“我有那么二么?這難道不是七棟601?”

  這確實是七棟601。

  “這就證明我沒走錯,對吧?”

  蘇晨雨說:“也是,想也知道沒錯,楊抑如果是走錯的,那咱們寢室不就少了一個人?”

  楚溪說:“不是沒可能吧?聽說有不少學生軍訓期間請假不來,也許……楊抑真的走錯了,而咱屋的第四個人又正巧請假沒來……”

  蕭遙說:“不能吧?哪有那么巧。”

  楚溪撇撇嘴,心想:“怎么就不能這么巧了?這么多帥哥都能被分在一個寢室住,你說巧不巧?”對楚溪來說,楊抑走錯了才叫合理,畢竟一個屋子里全是帥哥有點不太現實,他希望楊抑是走錯的,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室友,這樣就對了。

  楊抑說:“軍訓期間請假的是不少,我們系也有,聽說很多宿舍的床位都是空著的,現在有錢有勢的人家太多,跟學校說說情,就可以請個假不用軍訓了,少挨不少累。”

  蕭遙笑了笑,說:“軍訓也沒什么不好,我正嫌自己鍛煉的不夠呢。”

  楚溪又看了看蕭遙的身板,除了該凸的地方沒凸之外,沒看出和女人有多大差別,想也知道這小子肯定缺乏鍛煉,要不怎么就長的這么秀氣呢?帥到變態,真不知是該為他感到高興還是為他悲哀。

  蘇晨雨說:“還是先試試軍訓服吧,看看合不合身,明天要上報給導員,不合身的要拿去換。”

  他被導員選為臨時班長,負責幫導員管理一些瑣事,楚溪好奇導員看上他哪了,難道是色相么?四個人開始換衣服。換衣服的時候楚溪把目光落在了蕭遙的上半身上,盯了蕭遙好一會兒,楚溪才嘆出口氣,看來腹肌確實是八塊……沒想到蕭遙這小子看起來文弱秀氣,白白凈凈的,竟然也是個身體倍棒的好小子,再看向蕭遙的臉,楚溪又嘆了口氣,蕭遙給他的第一印象是“漂亮”,現在卻不,蕭遙是帥,他的臉有清晰的輪廓,他……確實帥的讓楚某人自嘆不如。

  蘇晨雨也突然嘆了一口氣,對蕭遙說:“這回我是死心了,直到剛才我還在想你會不會是混進男生宿舍的美女。”

  蕭遙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說:“你小子思想太齷齪了,不是已經和那個叫林澈的見過面了么?私定終生了吧,要不怎么會抱在一起?”

  蘇晨雨有些詫異,說:“你怎么知道我抱她的?”

  蕭遙說:“我就是知道,所以我說你小子太齷齪,已經有女孩對你**了,你竟然還幻想會不會有美女闖進你宿舍。”

  蘇晨雨說:“我就是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難道你也去過女寢那邊了?”

  蕭遙笑笑說:“天機,不可泄露。”

  “切……不說拉倒。”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