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0:5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保衛地球
  4. 第二章 陷害

第二章 陷害

更新于:2018-03-17 08:38:40 字數:3061

字體: 字號:
  “來船報上你的信息,”喊話器里傳來機械的呼叫聲。這是方舟的信息確認系統。如果來方報上的信息與方舟信息庫里記錄的信息不相符的話,那方舟就會啟動自動防御系統,直至將你的艦船摧毀。“這該死的機器,沒一點兒人情味。”王猛不禁低聲咒罵到,可手底下的動作卻一點也不慢,他了不想被轟成渣。王猛按下信息交互裝置,自己駕駛的巡檢艦就會自動和塔樓進行信息交換和核實。

  艦船自動停靠進如蜂巢一般的船庫,王猛從打開艙門,下來之前還特意弄了弄頭發,他覺得自己發現了幾代人都沒有找到的衛星人,高層長官們怎么也會給他個小隊長什么的當當吧。再說這么重要的發現,領導們怎么也要問問具體情況,不把自己拾掇的干凈利索點,怎么給領導留下好印象啊。

  事實證明王猛真的是多慮了,雖然王猛一下巡檢艦就已經有人在那里等候他了,課也未見得是好事。

  在一個連隊的帶領下王猛來到了整個方舟武裝力量的核心區域——最高戰事指揮中心。在這個幾百平米的大房間里布滿了各式各樣的機器,還有幾面大的如同整面墻一樣大屏幕,上面顯示的正是整個方舟數萬平方公里區域內的情況,王猛被帶到一個中年男人的面前,這個男人雖然并不高大,卻給王猛一種山一般的感覺令人無法超越無法直視。

  “小伙子,不用緊張,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方舟最高軍事指揮長官希拉爾。”希拉爾面帶微笑的同王猛說道。“呵呵……指揮官那什么,接下來需要我做什么,”

  雖然王猛很想通過這次的事情改變自己的命運,但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如果越是著急,越達不到效果。

  像希拉爾這種老江湖怎么會看不明白王猛是什么意思呢,“年輕人,有些時候退一步比向前邁一步重要得多。”希拉爾并沒有說出王猛想要聽的話。“好了,小伙子我也不和你在這里打啞謎了,去指揮室領一下你的新作戰任務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我的警衛會領你去的。”說完希拉爾起身走出來了會議室,就在開門要出去的時候王猛才反應過來是怎么一回事,急忙說道:“額……謝謝長官,”“不用謝我,這是你應得的。”希拉爾邁步剛要走,好像又想起什么是一樣對王猛說道:“小伙子,看你人也不錯,給你個忠告,抓緊你的降落傘。”

  王猛突然一愣,不知道希拉爾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是什么意思,不過還沒等他想明白,希拉爾的警衛走了進來,面無表情的說道:“跟我走吧。”王猛這才放下那句話跟在警衛的后面。

  王猛并不是一個貪圖權利富貴的人,自小孤兒的他覺得能夠有一個家能吃上一口熱飯,不用再受別的白眼和笑罵就已經很知足了。如果僅僅是為了這些那他現在的工作也就能夠滿足他的要求了,不過在他的心底他還一直有個秘密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那就是為了他那些在孤兒院一起長大的兄弟姐妹們。當然,還有她。

  在外面又冷又餓的游蕩了四五天后,身材瘦小的他被政府收容進孤兒院。中午開飯的時候,坐在他對面的一個身材健壯的小男孩(雖然都是小孩子,但對于好幾天沒有吃頓像樣的飯的主人公來說,對面的小孩已經可以稱為壯漢了)拿起盤子里硬硬的雜面面包。捏了捏,不屑的又扔回了盤子里。“這是什么東西啊,這叫我們怎么吃啊?”坐在他身邊的一個瘦瘦的小男孩隨聲附和道“是啊,是啊,這種東西怎么能讓我們老大你吃呢。這簡直就是喂豬的嘛”

  王猛可沒有那么挑食,對于餓了好幾天的他來說這就已經是人間美味了,他二話沒說拿起那個老大扔回盤子里的硬面包,就要咬上一口。可他剛要咬的時候那個坐在老大身邊的瘦瘦的孩子一把抓住了王猛手里的面包說道:“小子,新來的?不知道開飯的時候什么東西都要讓我們老大先吃嗎?”王猛看看,把面包往外一推說:“奧,對啊。剛才你都說這簡直就是豬食了嘛,那就讓你們老大先吃吧。”“這還差不多。嗯?小子你找死?敢說我們大哥是豬。”“我可沒有說這是你自己說的。”那個瘦還是被嗆的也不知道再說什么了,上來就要動手打王猛。

  “瘦猴,等等”這時一直坐在邊上沒有說話的老大突然說話了“好久沒有活動活動筋骨了,既然有人這么不開眼,那我們就教教他什么叫規矩。”說著那個老大起身繞過桌子來到王猛身邊,“小子好久沒有人敢我雷虎這么跟我說話了,不過有些話說出來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王猛猛地拿起桌子上切面包的面包刀,一下頂在了雷虎的脖子上,周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雷虎旁邊的小跟班們一下都不敢動了,他們再怎么厲害畢竟也只是小孩子,那里跟人真刀真槍的干過。不過雷虎也不虧為老大,對王猛說道:“兄弟有什么事咱們可以商量,如果你真的傷了我那今天你也得躺著出去。”“那就不用老大你說了。”王猛自小就是孤兒,獨身一人在社會上游蕩了十幾年,雖然本性善良不愛惹是生非,但如果別人因此認為王猛就可以隨便欺負那就大錯特錯了。

  就在這邊僵持不下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突然從人群里走出一個女孩,來到王猛和雷虎的跟前。王猛看著這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女孩說道:“這位小姐要想看熱鬧的話還是往后站站吧。”聽到這話周圍的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竊竊私語到:“這小子是誰啊?這么不開眼。”王猛看到周圍人奇怪的表情不知發生了什么。自己還在想難道自己說錯什么了嗎?

  正當王猛低著頭想的時候突然一道黑影閃到眼前,原來是哪個給人感覺人畜無害的女孩,那女孩一個弓步猛地抓住王猛的手腕卡住王猛的命門讓他的整個胳膊使不上力氣,抓著他的手往自己的膝蓋上一磕。當啷一聲,王猛手里的刀應聲落地。

  “蘭姐!別放過這小子,他”

  “閉嘴!”雷虎剛要說什么就被那名叫蘭姐的女孩喝住了。蘭姐轉過頭對王猛說道:“新來的?不錯,以后跟著我混,我罩著你,在這里面還沒有人敢把我怎么樣。”

  聽到蘭姐這話周圍的人目瞪口呆,當然這其中羨慕的占了大多數,雷虎更是呆在了那里,就像看見外星人一樣,“蘭姐,他……你怎么能讓他加入我們呢?”

  “怎么?我說的你沒聽清嗎?”聽到這里雷虎也算明白了,這個新來的蘭姐是一定要罩著了,頓時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了。“別在這里給我丟人來了,跟我回去。”雷虎還有他那群跟班只能跟在蘭姐的后面往外面走著。

  王猛看著這個莫名其妙的蘭姐,揉了揉還在疼著的手腕坐到了椅子上,跟沒事人一樣拿起面包狼吞虎咽了起來。正當他大快朵頤的時候一個瘦小的男孩做到了他身邊,

  “嗨,我叫傅里,你可真走運。”王猛轉過頭看了看這個又瘦又小的男孩“我叫王猛,什么叫我真走運啊?”

  “你是新來的吧?那你可能還不知道,剛才那個叫蘭姐的是咱們孤兒院的老大,在咱們孤兒院沒人敢惹她,那個雷虎就是他的手下。”

  “奧,看她年紀跟咱們差不多她怎么有那么好的身手啊?”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蘭姐他爸爸是部隊的軍官,跟著部隊去前線死在了戰場上。他生前教了蘭姐很多擒拿格斗什么的,所以蘭姐的身手才會那么厲害,你沒看到像雷虎那么人高馬大的不也是給他當手下嗎”。

  “當當當”警衛的敲門聲拉回了王猛的思緒。警衛拉開門,王猛自己走進了指揮室,對著坐在辦公桌后的將軍說道:“報告將軍,我是王猛,來領新的作戰任務。”

  將軍沒有抬頭伸手遞給王猛一個文件袋,“去船塢領你的新艦船,這里面是你的作戰任務。”

  “是!將軍。”王猛高興的走出指揮室,他知道自己離與兄弟們見面的時間又進了一步。

  就在王猛走出指揮室的時候,那將軍的身后突然多了一個人出來,如果王猛在場的話他一定會認識,這人正是希拉爾。

  “查爾將軍一定要這樣嗎?看這個小伙子的檔案,他應該沒什么問題。”

  “指揮長,你應該明白,有些事不是你我能夠決定的,咱們還是干好咱們自己的活吧,再說你不是給他提示了嗎,如果這樣他都還不能明白。那也就不怪你我了。”

  “希望他能沒事吧。”說完希拉爾指揮長走出了指揮室。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