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09:2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血雨千夜
  4.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于:2018-03-15 18:38:27 字數:3855

字體: 字號:
  第三章白云城

  在段家村南方的一條大路上,行走著一個隊伍,有二十人左右,還趕著兩輛馬車,其中都是三四十歲的大漢但也摻雜著幾個年齡稍微大一些的老年人和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

  一個滿臉大胡子,穿著棕色上衣的漢子爽朗的大聲說道:“正祥哥一家真的是有福氣啊,生了這么一個好兒子。”

  “是啊是啊,我要是有這么一個兒子,那該多好啊!”身邊的人都贊同的說道。

  “正東叔你們就不要再拿我說笑了,我爹只是還得去割麥子,所以才讓我來的。”被別人夸贊了一路,段以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以明啊,今天進城都準備買些什么東西啊?”見自己的侄兒受窘,段正宏連忙出面扯開話題。段正宏就是段正祥的本家二弟,也就是段以明的二叔,段恩德生的幾個兒子都是相當魁梧健壯的大漢,著同樣也是他一直也來的驕傲。

  “二叔,我家要買的大件東西我爹都跟你說了,我進城能買的無非就是一些玩的吃的,我妹妹來之前好特別要求我給她買些芊兒餅回去。這都是一些小玩意,二叔你不要上心,我自己能買得來的。”段以明很老氣的說道,這種與他年齡不相符的語氣又引來了身邊一些人的唏噓。當然不免的又有些善意的笑聲。

  一隊人就這樣有說有笑的向城里趕著,并沒有表現的很著急,畢竟村里的莊稼大部分已經收割完畢,土地等晾上幾天就能夠播種了,他們可以暫時享受收割完莊稼之后的清閑,等買完東西之后回到村里就又開始勞累。

  段家村在一片比較偏遠的山窩子里,距離最近的就是白云城,白云城也算是一座中等規模的城市,居住人口接近百萬,在這天羽大陸上,居住人口在五十萬以下的可以稱為小型城市,人口在五十萬到二百萬的就稱為中等城市,二百萬到五百萬的那就是大型城市了,當然,一些帝國的帝都或者是經濟極其發達的城市,居住人口有可能是八百萬以上的,那就是超級城市了。

  這樣的城市寥寥無幾,天羽大陸上的四大帝國中只有六座這樣的城市,段以明所在的帝國是在最北面天池帝國,占據著一片群山廣布的土地,其帝都金鱗城就是一座超級城市;天池帝國西方的鎮北帝國同樣是一個多山的國家,它也只有一座超級城市,叫做湯陽城,雖說鎮北帝國的農業與經濟都不是很發達,但它確實整個天羽大陸的支柱。任何一個人提到鎮北帝國都會肅然起敬,因為鎮北帝國擁有整個大陸六成以上的修真者,各大修真門派都紛紛落戶鎮北帝國,帝國北面和西面分別是建金山脈和青風山脈,大山中存在著許多的妖獸,自各大帝國存在以來,鎮北帝國一直就擔任著阻擋山內妖獸進攻人類的任務。

  所以,與其他三大帝國不同,鎮北帝國的小型城市是四大帝國中最多的,只有一座湯陽城是超級城市,這也是修真者們頻繁交易的結果。

  千軍帝國是四大帝國中占據平原最廣闊的帝國,所以,其農業也是最發達的,除了其帝都雄獅城以外,玉獅城是另一座純經濟的超級城市。最南面的強森帝國也是一個擁有兩個超級城市的帝國,分別是其帝都霸天城和一個坐落在海邊的落港城。

  天羽大陸上的四大帝國總共雖然只有六座超級城市,但是,中小型的城市占了大部分,人口總和還是很龐大的一個數字。

  段家村距離白云城也就不足百里的路程,雖然是中午才出發,但在太陽落山的時候,段以明他們一群人還是進了城。

  對于段以明這樣年齡的孩子來說,長了這么大,很少有機會進城的,所以,已進入白云城,段以明難免會東張西望,問這問那,段正東等以作為長輩的都會笑呵呵的回答段以明提出的所以的問題,絕不會厭煩的,畢竟,好奇是小孩子的天性。段以明也樂此不疲。

  段正東領著一群人在一家打著祥云客棧的牌匾的客棧前停了下來,這座店面這能算是小店,當然,這么一群鄉下來的漢子也舍不得花高昂的金錢去住高檔的客棧。

  “咦,正東叔,我們增么不走啦?”段以明很疑惑地問道。

  “呵呵,你個小鬼,你以為別人都和你一樣啊,你不累,我們還累呢!”段正東笑著說道。

  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很傻,段以明也不禁嗤嗤的憨笑了幾聲。

  “我們今天就在這里住下,大伙也都累了,好好歇歇,明天一早我們再去買東西。”段正東高聲的沖著大伙說道。

  “呦,諸位客官里面請!“只見從客棧走出一個滿臉笑容的小二,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圓滑世故的小人物。

  段正東一群人被這位小二招呼著進入了客棧,就近在門邊的幾張桌子旁坐了下來,因為人多,光段正東這一群人就占了四張桌子,小二也樂得來了這么多生意,頓時上前去獻殷勤。“不知幾位客官是吃飯呢還是住店呢?”小二便向每個人的碗里倒茶邊向段正東問道。由于剛才段正東在門前的吆喝,小二也看出來段正東實際上就是這一群人的領頭者。

  “住店!”段正東干脆的答道,“門口我們的馬車你可得看好嘍。”

  “得嘞爺,你放心,我保證會把它完好無缺的給你!”小二一臉都是阿諛奉承的笑,看了就讓人惡心。

  一頓飽餐之后,段以明他們就被分到三間房間里睡覺去了。對于段正東這樣年長的漢子來說,進入房間無非就是睡覺,然而對于段以明來說,卻不是這么簡單,好奇心驅使下,段以明趴在自己的房間的窗戶旁興奮地看著外邊車水馬龍的大街,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的新鮮。不知到了何時,有可能是困了,也有可能是和他睡同一間屋子的長輩們的勸說起了作用,段以明終于戀戀不舍得爬上了自己的床,沉沉的睡去,夢里,段以明成為了這繁華的城市中的一員。

  .......

  第二天一大早,段以明就被段正東給叫了起來,雖說昨夜睡得很晚,可是當一聽見叫聲,段以明還是一骨碌的爬了起來,因為今天他才正式的參觀這座城。

  簡簡單單的填飽了肚子,付了房錢,段正東便領著這一群人出了客棧,開始了一天的購物。

  段以明跟著他的叔叔伯伯們一路的走,一路的看,心思完全不在買東西上,還幾次差點跟丟了,這也招來了段正東的喝罵,但不一會段以明又恢復常態,段正東也很無奈,不得不上心的多瞅兩眼。

  高大的房子,寬敞的馬路,喧囂的叫喝,各色的店鋪,等等等等,在段以明的眼里,無不是新奇的東西,小小的心靈收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忽然,一串飄蕩的字符引起了段以明的注意:芊兒餅。對,就是來之前段以君要買的點心!

  段以明也忘記了跟段正東打個招呼,就獨自一個人跑進了芊兒餅的店門,頓時一股濃香的點心味撲鼻而來,段以明的食欲一下子就被勾了出來,不得不承認,芊兒餅的招牌絕非浪得虛名。放眼望去能在白云城有一個專門的賣餅的店門,也僅此一家,大多數賣餅的都是在家做好之后提到街上賣的,這樣的方法必然會是的餅的新鮮味難保。芊兒餅的做法就能夠保證現做現賣,不論何時買到的餅都是新鮮的,當然這只是他成功的一小點原因而已。

  “這位小哥,你要買餅啊?”一聲叫喚把段以明從陶醉之中拉了回來。

  抬眼望去,是一位清秀的小二,這絕對不是一般的酒樓里的小二給人的那種感覺,這是一種很平易近人,讓人在無形之中就接受他的服務。可見,這家店門著實不一般那。

  “啊,對!”段以明愣愣的答道,好像還是沒能從剛才的陶醉中反省過來。

  “呵呵”小二輕笑道,“小哥這邊請。”說著便轉身做了請的動作。

  狠狠的吸了一下滿屋子的香氣,段以明便朝著那邊正聚有一群人的方向走去,走近才發現這一群人在排隊,段以明也就順理成章的排在了后面,小二也不知什么時候去招呼別人去了。

  正在這個時候,從外面闖進來一個人,還高呼著“以明”,不是別人,正是發現段以明不見了,一路找回來的段正東。

  “正東叔,我在這!”知道自己又錯了,段以明叫的也沒了信心。

  “你個臭小子,”段正東滿臉的怒氣的吼道,“虧我之前還提醒你好多遍,到頭來還是跑了。要不是我知道你得買芊兒餅,我還不得找遍整個白云城!”

  段正東看似很兇狠的話語卻是讓段以明心中一暖。“叔,我錯了。”段以明低著頭說道,他也知道,這一次進城,自己確實給段正東到來了不少的麻煩。

  見到自己的侄兒這么懂事的承認錯誤,段正東的怒氣頓時消了。

  一旁的小二也馬上過來說道:“小孩子貪嘴是難免的,這位客官您也別生氣,您要是有急事,我給您先買,您看這樣行不?”

  段正東也很識趣的說道:“那就麻煩您了。”

  “呵呵,沒什么。”小二轉身向段以明問道,“小客官,你要買多少啊?”

  “我要買四塊。”段以明開心的答道。

  “好嘞,客官您稍等,馬上就好。”說完,小二就轉身進去拿餅了。

  “下次再不吭聲的跑了,看我以后還帶不帶你進城!”段正東威脅的喝道。

  不一會,小二就提著一紙包的芊兒餅出來,“客官,您的四塊芊兒餅。”

  段正東付了錢,便把餅都塞給了段以明,“吃吧!”

  “不,我要帶回家給和爹娘,還有妹妹一起吃。”段以明堅決的說道。

  “嘿,你個小滑頭,這餅涼了后再吃可就不新鮮了。”段正東說道。

  “就不,我就得和妹妹一起吃!”段以明的語氣,似乎誰也改變不了他的決心。

  “呵呵呵,隨你吧。”

  .......

  在買東西的過程中,一群人都聽到了一個行走江湖的漢子說他在前幾天看到了城東幾個村子遭到了山匪的洗劫,還是屠村這種最慘無人寰的方式。一群人都很憂慮,不管這個大漢說的是真是假,但是在之前的幾年里,山匪在農民們收完莊稼之后就下山搶劫也有發生過。段正東一群人不自覺的就加快了購物的進度。

  忙活到太陽西斜,段正東一群人終于把一切要買的東西買齊,足足裝滿了兩架馬車,看樣子回家的路不是很好走啊。

  “好了,兄弟們,我們可以回家啦!”綁好馬車上的最后一根繩子,段正東向一群漢子發出回歸令。

  “噢,走啦,回家和媳婦睡去,幾個大老爺么睡一間房,別提有多不爽。”不知誰的一嗓子惹來了一群人的大笑,大伙都滿臉喜氣的踏上了回家的路。段以明也夾緊了懷中的芊兒餅,跟著人群有說有笑的走著。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