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29:1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柒曜傳說
  4. 第一章王城危機

第一章王城危機

更新于:2018-03-17 11:50:39 字數:3250

字體: 字號:
  一千年前,本來已經沖出生死冥界的三大高手遭到冥王的詛咒——永久沉淪,被永遠禁錮在第一界,沒多久,原本平凡的第一界在三道綠色閃電降臨后開始打破了往西的平靜。三個被命運之神擺布的三界高手竟鬼使神差的落難到了第一界層,所屬的本源力量只剩下了不到三成。

  八百年后,在第一界層中三個大國已悄無聲息地形成了500年,其中以葉浮皇族勢力最為強大,米斯王朝與伊瀶國居其次。

  兩百年后的一天夜里,這天月光傾灑在大地上,整個王宮一片銀白,王宮中來來往往的人滿臉的喜悅,就連那些不會動的建筑都掛滿了喜慶的紅色,倘若有人能鳥瞰整個王宮會發現有許多的人流都一窩蜂地往**大殿涌去,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時不時的還會傳出幾句這樣的話,真希望王子真的如魯斯祭者所說在今天夜里出生,那樣我們就不用再擔心王族后繼無人了!這句話剛說完,突然一道紫色閃電從天而降,直接劈向**大殿,這道突如其來的閃電引來了無數人的注意,同時也讓無數王族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個個表情十分難看恨不得一掌把那道該死的閃電拍個稀巴爛,就在眾人眼睜睜看著紫色閃電進入**大殿后,整個銀色的王宮頓時變得鴉雀無聲,直到一聲嬰兒的哭啼聲在整個王宮響起.與此同時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卻是緩慢地自大殿內鉆出,這時突然又傳出了一聲嬰兒的哭啼聲,以及一個強而有力的聲音,哼!隨即一道黑色的閃電猛然沖上了云霄,這條黑漆漆的閃電攜帶著一股毀滅的力量直接向天空中皎潔的月亮無聲無息地撞了上去,眾人不知為何仿佛像是聽到了一個人撕心裂肺的怒吼,所有人壓制住心中的疑惑快步走向了大殿,想看看究竟發生了些什么,為何會出現這些詭異的事。

  王族們議論紛紛。“據說凡有異相發生,必然就會有大事發生,不知道這回會發生什么事?”

  “是啊!我也聽魯斯說過”

  “該不會是天降大禍的前兆吧。”

  “給我閉上你的臭嘴,你就不能說一點好聽的?”

  “我當然也希望老天賞給我們一個九五至尊,然后稱霸天下,你說是吧。”

  “唉,是福還是禍是禍躲不過啊!”

  “前些天我曾讓魯斯替王后測過王子未來的命運,他告訴我說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除非讓他以弒血之術否則他根本看不出來。”

  “我們要的只是一個接班人而以,管那么多干什么?”

  “糟了啊,連魯斯都無法預測這次看來不是大兇都不行了!真倒霉。”

  “笨蛋!說不定正好相反是大吉呢?搞不好還真是能稱霸天下的一號人物。”

  “咦,怎么這么安靜吶?”

  “還不快進去看看到底這么了。~~~”

  五年后,王宮里的一處樓閣上。一個衣著華麗渾身上下透露著一股高貴氣質的男人正眺望著遠方,在他身旁還站立著一個頗顯調皮的小男孩,男孩總是時不時的靠在樓閣的護欄上天真的望著那個男人,終于男孩開口了,道:“父王,你在看什么啊~~”

  男人轉過頭道:“遙遠的故土~~~”

  男孩不解:“我們不是有自己土地么,為什么還要看姑姑的土地啊?”

  男人淡然一笑道:“以后等塵兒長大了就知道了!”

  說完男人領著男孩一老一少走下了樓閣。男孩跟著男人走到了凈空大道朝著夕塵殿走去,作為王宮里獨一無二的皇子夕塵比任何人更清楚五歲意味著什么,于是夕塵拽住了父王的衣袖道:“父王,過了今天我就五歲了,按照祖訓從今天開始我就要接受王室的成人禮了。”

  男人雙眼凝視著小男孩,伸出手拍了拍男孩矮小的肩膀道:“不錯,不愧是我葉浮王室嫡系子孫,跟我來吧。”

  男孩跟著男人不停地走,不知走了多遠忽然男人挺住了腳步,男孩沒反應過來一下子撞到了男人身上,“阿!~~”男人一把拉住了男孩,雙手稍微使勁使男孩站穩了腳步,男人忍不住仰天長嘯:老天還是不眷顧我邱烈啊!”巨大的聲音產生的波動使得身旁湖中的水泛起了漣漪。同時也讓夕塵感到了一種強烈的慚愧,羞愧的垂下了小腦袋。說完邱烈轉過頭再次凝視起夕塵來,此時的邱烈心中充滿了疑問,滿腦海都是三個字“為什么???”過了一會兒,邱烈漸漸撫平了心中的浮躁,道:“王宮傳承圣殿就在這兒,待會我將它召喚出來后,就跟著我一起進去,傳承力量接受圣殿成人禮。”邱烈口中默念咒語。沒多久一棟宏偉的建筑自水中緩緩升起,與周圍的建筑相比,它顯得格外寒酸,可能是因為在水中泡久了,這棟建筑只有一種單一的色彩——灰色,夕塵看著這個從水里跑出來的大家伙眼中充滿了驚訝,道:“這兒就是傳承圣殿!”邱烈點了點頭又些驕傲的道:“這是我葉浮王族的圣殿,你以后也可以成為它的主人。”說完邱烈帶著夕塵走入了大殿,在夕塵最后一只腳邁入圣殿后它有立馬消失在了原地。

  圣殿之中,樹立著數十根如百年古樹般粗壯的黃金柱子,上面有無數條小龍蜿蜒的盤在上面,時不時地發出幾聲龍吟,夕塵一邊跟著邱烈在復雜多變的圣殿小道里穿行,一邊好奇的看著身旁的這些未曾見過的一切,夕塵一路跟著邱烈不斷地走著,終于邱烈停下了腳步,夕塵也順勢抬頭向前望去,出現在夕塵眼前的是一尊巨大的發著微光的石像,石像是半透明的,里面仿佛禁錮著一個人,隱約間夕塵感覺到石像好像在呼喚著自己,并且連夕塵自己的身體仿佛都有要移動的跡象,察覺到這一變化的邱烈眼中逐漸升起的希望的光茫,他的一雙金色的大手伸到了夕塵面前,阻斷了那股力量對夕塵的影響。

  夕塵自己也感覺到了那股力量的消失,剛欲開口道謝,突然雙眼一黑睡了過去,五天之后,夕塵醒了過來,他透過瞇縫著的眼睛朦朦朧朧的看見了他的父王正滿眼慈愛并且有些虛弱地看著自己,問道:“父王,我怎么睡著了?”邱烈解釋道:“傳承力量需要忍受極大地痛苦,于是父王讓你在昏睡中得到了力量,不過也受到了一些小傷害。”夕塵看到父王如此照顧自己雙眼不禁地浸出淚水來。邱烈替夕塵抹去了眼角的淚水,道:“既然成人禮已結束,就快點走吧。”

  剛踏出圣殿邱烈立馬感到氣氛有些不對勁,換做平時湖心小橋上早該有很多人一起嬉戲打鬧了,可今天卻~~。邱烈道:“塵兒,我現在傳授你‘次元訣’,待我走后你馬上開啟你左臂上的‘次元圖’去第三界,記住一定要等成為了三界王者后才能再次開啟‘次元圖’回到這里.”說完邱烈便口中默念口訣,一直傳入到夕塵的腦海。邱烈道:“記住了么?”夕塵點了點頭道:“父王我記住了。”“孩子,你左臂上的‘次元圖’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這里面可有著大學問,別人知道了難免容易眼紅,懂嗎?”“知道了,可是它究竟有什么學問呢?”夕塵不解的問道。“以后你自會知道的,塵兒今后的路要靠你一人走了,他或許是你的一個幫手”邱烈說完雙腿輕輕一蹬利用風元素的掌控凌空而立,看別了夕塵最后一眼便頭也不回地朝鳳欒殿疾馳而去。

  對于同為父親的父王的突如其來的交代,夕塵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望著父王漸漸遠去的背影,夕塵的心里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在涌動,在父王身影徹底消逝的一瞬間,夕塵雙眼的淚水如破堤的洪水般爆涌而出,小小年紀的夕塵感覺自己仿佛被父王拋棄了的一個孤兒,夕塵滿肚子的委屈在一剎那化作了無盡的動力,在一條渺無盡頭的白色大道上一個幼稚的孩童駕馭者稀薄的風元素盡力狂奔著,夕塵一雙小手擦拭著雙眼的淚水一邊向著鳳欒殿沖了過去,一條空曠的路上一個小男孩痛徹心扉的呼喊在空蕩的路上不斷傳出——父王!

  夕塵抽泣著沖到了鳳欒殿,猛然一股雄渾冰冷的力量毫不留情地朝他擊去,突然夕塵地雙眼變得模糊起來,一道光壁將夕塵全身上下包裹了起來,他的身體開始慢慢地消逝,朦朦朧朧中她看見一個熟悉的女婦人正被一個一頭齊肩藍發的男子用手中跳動的淡藍色火焰一點點吞噬,藍發男子兇相畢露地威脅著衣著華麗的女婦人,仿佛在逼迫她交代什么。半空中邱烈正與一個手握一把黑色長槍,身穿一身黑袍的年輕男子戰得難解難分,不時地天空中還會傳出一聲聲巨響,就在夕塵的上身快被吞噬道殆盡的時候,他發出了最后的呼喊:母親!而身處戰場中心的邱烈根本無暇顧及這邊發生的狀況,他壓根不知道此時他王室的族員正遭到慘絕人寰的屠殺,就在眾人毫不察覺的情況下,兩股力量正迅速朝這邊靠近。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