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21:04:3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神跡的紛爭
  4. 第4章·黑啤酒與怪人

第4章·黑啤酒與怪人

更新于:2018-03-14 13:26:05 字數:4743

字體: 字號:
  “布萊德,拿下刀架上的去皮器給我。”

  裘兒切好了雞肉,拿著菜刀點了點一旁的刀架。

  “是這個嗎?”

  布萊德舉起手上的去皮器。

  “是啦,拿給我吧······要不這土豆的皮你來去吧。”

  裘兒將裝有土豆的籃子遞給布萊德

  “嗯······也行吧,別怪我削得難看就好。”

  布萊德接過籃子,盯著籃子內樣子各不相同的土豆,撿起一個,比劃著如何下刀。

  “給我啦,我先削一個給你看。”

  霍斯曼家的兩兄妹正準備著晚上的晚餐,裘兒站在小凳上翻卷著手中的土豆,去皮器吐出的土豆皮順著裘兒的右手漸漸變長。布萊德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聚精會神的看著裘兒小巧靈活的雙手,跟著來回在空中比劃。一起如同史密斯還在家中一樣,溫馨和諧。

  上個星期,史密斯留下一封用黃皮紙書寫的信件后離去了,陪同他的僅有那柄怪異的長槍。他沒有說他要去哪里,也沒有說去做什么,何時回來。所交代的只是要求布萊德照顧好裘兒,若有心則經營好鐵匠鋪,若無心則大可帶著裘兒周游列國。除此之外,身為父親的史密斯還留下了一袋金幣,數量之多超出布萊德的想象。至少足夠兩人無憂無慮的過幾年日子。

  布萊德生氣過,他氣的不是父親的不辭而別,而是父親毫無緣由的離去。也一度被這種抓不住的莫名感逼得有些煩躁,狠狠的錘了下墻。布萊德承認,自己早有計劃準備和父親好好談談自己的未來,也有著計劃離家遠行。但萬萬沒想到的是第一個身體力行者不是自己而是父親。但是布萊德很快就想通了,這一切真的毫無征兆么?以父親史密斯萬物皆空的生活方式,留在都城的唯一原因恐怕就是為了養大自己以及裘兒,現在自己即將年滿十五,裘兒也已及豆蔻年華。加之,自己的所作所為父親一直看在眼里,那個中年大叔怕是早已看穿自己無心鐵匠,一心懷著的只有對騎士榮譽的憧憬。父親的離去或許是為給自己一個理由,一個機會,前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布萊德,削好了沒有?”

  裘兒穿著稍微偏大的圍裙,切著砧板上的洋蔥,眼角掛著淚珠。

  “啊,削好了。”

  “給我吧,我還給土豆先生要切塊呢。”裘兒哼著童謠,慢條斯理的切著手畔的土豆,突然醒悟了什么回頭和一旁傻站著的布萊德說:“去去,布萊德去坐著吧,已經沒有什么好幫忙的了,待會等著吃就好了。”

  裘兒是怎么想的?布萊德也有思考過。裘兒在發現父親史密斯離去時也曾驚慌過,但看著淡定自若的自己,也迅速冷靜了下來。自己的夢想裘兒一直是知道的,父親的離去在其中究竟有著什么關系,以裘兒的聰明伶俐很快便能理解。

  “布萊德既然想成為騎士大人,那裘兒就勉為其難的以騎士侍從為目標努力吧。”

  裘兒雖然用了“勉為其難”這樣的字眼,但從她那天真浪漫的面容中卻絲毫看不出一星半點的難為。布萊德有著自信,自己即使是淪為奴隸,裘兒也會半步不離的跟著自己。

  還有兩天就是萊特公國的武斗祭,這場武斗祭一來是為了聚集全國勇士一展萊特雄風,在萊恩·萊特大公的腳下演武以慶祝公國建國20周年。二來布萊德估計也是為了征兆選拔勇士參加十月份在桑德斯公國召開的第四屆六國武斗祭,那里才是勇者與騎士的真正舞臺!自新歷122年羅斯帝國從亞里亞帝國撤軍以來,大陸已經度過13個安靜和平的年頭。至今每三年一度的六國武斗祭以舉辦至第四屆,它已代替戰爭成為一國最高武力的象征。武斗的并不止于騎士的個人榮譽,更是一國榮譽的一場紛爭。

  布萊德認為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舞臺,是騎士榮譽的巔峰。而后天的萊特武斗祭就是自己接近夢想的第一步。以自己的武力劍術,在預選賽內除了杜克那樣的世家子弟一般很難有人能擊倒自己。只要進入御前武斗,那自己獲得三甲的機會還是有的,為了自己的騎士榮譽,一切值得一拼。“布萊德?發什么呆呢?”

  裘兒拿著鐵勺在布萊德出竅的腦袋上輕輕一敲。

  “啊,痛痛痛,別敲了。”

  布萊德回過神來發現裘兒端著盤子站在自己的身邊,咖喱的香氣侵蝕著自己的思考。

  “鏘鏘鏘鏘,裘兒特制土豆咖喱雞蓋飯登場!”

  裘兒將乘有美食的碟盤放在了布萊德的面前,然后將勺子遞給布萊德,然后看著布萊德略顯呆滯的面龐,鼓起了腮幫,說到:

  “喂喂,騎士大人難道就沒什么表示么?這是時隔多日,裘兒做了頓大餐誒~”

  “喔喔喔!如此誘人的香氣侵襲著我的思考,已經顧不上說話了啦。”布萊德拿起勺子,抄起一口就往嘴里塞,邊吃邊說:“裘兒做的能不好吃么!帝國的王族能品嘗的美食也不過如此,不不,也比上裘兒的特制!”

  “哈哈哈,別這么說,拍馬屁拍得太明顯了啦,好好吃飯吧。”

  “嗯嗯!”布萊德將添得亮晶晶的勺子指向裘兒,問道:“裘兒,待會吃完飯想出去走走么?”

  “停停,別這么說話,學院教授的基本禮數我是指導過你的了!還有!吃完再給我說話!”

  布萊德趕緊將指著裘兒的勺子塞進了自己嘴里,半晌再繼續問道:

  “哦好,那去不去,裘兒?”

  “這么晚出去干嘛啦,還有兩天武斗祭才開始,篝火晚會,煙花表演什么的現在都還開始,想不到布萊德比我還要心急,哈哈。”

  布萊德壞笑著回答到:

  “但是各地運來的黑啤酒現在已經開始供應了哦,裘兒不想先嘗嘗么?”

  裘兒的眼眉迅速飛舞起來,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想!”

  飯后,裘兒動作十分迅速的收拾起了碗盤。以布萊德只會幫倒忙為由,拒絕了他想要幫忙收拾的好意。這讓布萊德只好尷尬的站在一旁,吹弄著自己的頭發。不過,裘兒的家務能力兼職爆棚。若是周年慶典上有什么家務能力大賽,布萊德覺得裘兒斬獲冠軍不在話下。這么想著,腦海里不知不覺的構筑出了一幅裘兒穿著圍裙在領獎臺上朝著自己揮舞雙手的畫面。一定很有趣,這是布萊德下的結論,不禁笑出了聲。

  “走吧,收拾好了~”

  裘兒擦干凈雙手,下意識的擺弄一下自己雪色的麻花辮,突然想起了什么。

  “等等哈,布萊德,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啊······”

  沒等布萊德的話說完,裘兒已經提著裙角,蹦蹦跳跳的跑上樓去了。布萊德不清楚裘兒想起了什么,猜測裘兒她可能是為了上樓拿上一個大桶,好在待會到了酒館的時候直接拿著桶喝。雖然背著裘兒這么想有些失禮,但是布萊德覺得喝醉后的裘兒說不定真能做出這檔子事,所以今晚一定不能讓她多喝。

  沒過多久,踢踢踏踏的腳步聲從樓上傳來,逐漸清晰。裘兒從樓上一路小跑了下來,布萊德沒發現她拿上了什么,剛想發問,卻驚訝的張著嘴發不出聲。

  “好看么?”

  “······”

  “這個皮筋是維克托子爵家的小姐送給我的,學校里的小姐們沒有人像我扎著麻花辮,所以我也想試著改變一下。”

  “······”

  布萊德今年十五歲,裘兒今年十三歲,布萊德認識裘兒幾近十年。在裘兒父母過世后,除了麻花辮,布萊德從沒見過裘兒將雪色的頭發擺弄成其他形狀。說是反差萌也好,裘兒天生麗質也罷。總而言之,布萊德被眼前的雙馬尾震驚住了。

  “給點反應啦!不好看的話······我就馬上重新編······”

  “好看!”

  布萊德一嗓子反過來把裘兒吼懵了,巴扎著眼睛看著有些僵硬的布萊德。

  “好看?”

  “好看!”

  “那就這樣出門吧?”

  “啊······哦······嗯······好!”

  布萊德一驚一乍的把裘兒逗樂了,呵呵的笑半晌硬是停不下來。布萊德回過神來的時候,裘兒已經鎖好了門,大跨步的走在前面,時不時的回頭做個鬼臉。好不容易把魂找回來的布萊德趕緊追了上去,和裘兒并肩向著酒館走去。

  北商業街是全都城最為樸素的商業街,這會也都掛起了各式燭燈,照亮了整個夜空。說北商業街樸素,是因為這條街設專門為外來一般游客設立的。這里有著眾多酒管和旅館,工藝品和武器防具也在這里大量出售。來北商業街消費的大多為外來傭兵和換班衛兵,所以這條街不及南商業街花哨,不及中央商業街繁華。這里是劍與啤酒的世界,是裘兒與布萊德長大的地方。

  “野獸酒館······看到了。”

  布萊德指著不遠處的刻畫著狗熊木質招牌,回頭看著裘兒笑了笑。

  “又去那家?看來布萊德和庫克店長倒是挺熟的嘛。”

  “噢,那因為他們家給的分量比較足嘛,裘兒不喜歡?”

  “倒也不是,只是那位叫做庫克的店長先生虎背熊腰的,讓人有些害怕。”

  “哈哈,庫克店長聽了可會傷心的。”

  布萊德拽著裘兒的手,準備走進酒館,卻和一旁同樣準備進去的人撞在了一起。布萊德明白是自己沒太看路,立即道歉:

  “不好意思,和妹妹說了幾句話,沒注意看路,給您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在此道歉了。”

  布萊德微微低頭致歉,卻沒能得到對方的答復。布萊德抬頭一看,身前的男子正神情冷峻的看著自己,布萊德立刻再鞠了一躬。對方依舊沒有回答,只是帶起的一陣風讓不來的察覺到對方已然離開。

  “是個怪人呢。”

  “嗯呃,是有點奇怪。”

  裘兒跟著布萊德走進店內,選了兩個相鄰的吧臺位坐下,余光發現剛才的男子坐在了角落的卡座上。裘兒好奇的轉頭看了一眼,發現那男子同樣在凝視著自己,但也沒有完全對上,裘兒醒悟到他是在盯著布萊德。

  “布萊德,剛才你撞的人坐在01號卡座上,這會還在盯著你。”

  布萊德訕訕一笑,朝卡座看了一眼,但那男子正和服務生交談中,估計正下著單。布萊德回頭對裘兒說:

  “多心了啦。”

  “這不是布萊德嘛。”吧臺另一側庫克渾厚的聲音響起,“喲,這是裘兒吧,扎兩個小辮子,大叔我一下還真么認出來。”

  “喲庫克店長~”

  “庫克先生,您好。”

  “怎么?兩位是打算鼓足勇氣一舉變成大人,先來我這喝點酒壯壯膽?”

  庫克略帶調戲意味的話一下就把裘兒的臉吹紅了,布萊德苦笑著撓了撓頭,沒好氣的回答到:

  “店長就別開玩笑了,裘兒臉皮薄,我們今天是特意來品嘗一下黑啤酒而已。”

  庫克看著深深低下頭去的裘兒,笑得滿口黃牙一覽無余,喘著氣對著店員吩咐著拿兩杯黑啤酒來。

  “那我就不打擾二位了,有什么需要再叫我就好。”

  布萊德看著眼前明顯加大過的啤酒杯,對庫克道了聲謝。卻不明所以的被庫克使了個眼神,讓布萊德好生尷尬了一會。

  “我不客氣了!”

  布萊德正煩惱著怎么打開尷尬的局面,一旁的裘兒捧起酒杯咕嚕咕嚕的就開始灌了下去。整個小臉都埋在了酒杯當中,只瞧見裘兒雪白脖頸上下律動。

  “醉了我可管不著。”

  “酷~~”裘兒并沒有回答布萊德的話,只是感覺的全身自下而上的舒爽,黑啤的焦香在腦海里來回旋轉。吐了吐舌頭才對布萊德說到:“沒事,裘兒能自己走回去~”

  “你這句話,我可不敢恭維。”

  布萊德撐著腦袋,看著身旁熟悉的女孩在四周的驚詫聲中一口一口的灌著濃色酒液。酒館里的傭兵為托著加大酒杯的裘兒搖旗吶喊,吧臺另一側的庫克先生抱著自己高高隆起的啤酒肚笑的前仰后翻。在一片嘈雜之中,裘兒的酒杯指向了天空,然后將布萊德的酒杯一把奪去·······

  沒過多久,裘兒醉了。可這次喝的略有點多,布萊德還沒瞧見裘兒發起酒瘋,裘兒就已經倒下睡著了。布萊德看了看裘兒微醺的側臉,將她背在身后,轉身對庫克說道:

  “庫克店長,這是酒錢,謝謝招待了。”

  布萊德將裝有二十個銅幣的錢袋拋向了庫克,庫克隨手一接,掂量了一下,開口問了句:

  “準備走了嗎,你這來一趟就帶著裘兒喝了點啤酒啊。”

  “······”布萊德低頭思考了一陣子,然后說:“近期我打算關了霍斯曼鐵匠鋪,和裘兒開始旅行。所以這趟來就是為了滿足裘兒想要和黑啤的這么個小愿望”

  “這樣啊······”庫克有些意外,思忖過后一拍手又同意了布萊德的想法:“也對,年紀輕輕就守著鐵匠鋪寸步不離也不太好,趁著年輕就應該到處多闖蕩一下,那叔叔我就先祝你們旅途愉快了。”

  布萊德背著裘兒向庫克店長道別后,離開了野獸酒館,在月色下向著自家進發,絲毫沒有注意到穿著長袍的“怪人”正跟在自己身后。八月的月亮格外的圓澄,月色伴著燭燈,在黑啤酒的焦香環繞下讓整個北商業街的夜晚不太寧靜。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