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2: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無賴成神
  4. 第一章 撿到一個人

第一章 撿到一個人

更新于:2018-03-15 21:15:32 字數:2276

  清風鎮,玄武帝國最偏遠的一個小城鎮。清風鎮人心淳樸,鎮上的人大多是靠著耕種打獵為生。但是這個淳樸的鎮上,卻是有著一個混世小霸王在,這個小霸王三歲偷人地里的地瓜,八歲躲河邊看女孩子洗澡,如今已經十二歲的他,更是在鎮上’橫行霸道‘,糾結了一幫同樣皮的不行的孩子,成立了一個幫派,到處調皮搗蛋。鎮上的人們想了各種招,但是都是對付不了這一群’野猴子‘。最后,鎮上的人無可奈何,只好任他們皮去了。

  透過千穿百孔的瓦屋頂,看著小鎮上萬里無云的藍天,陳清風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了口哈欠。接著便是從干草床上一躍而起,慢悠悠的從破落的小屋中走了出來。十二歲的他,身材瘦小,長長的頭發枯黃蓬亂,大大的眼睛,濃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至少從模樣上來說,很是清秀可愛。但是從小就是孤兒的他,靠著鎮子里的人們,有一頓沒一頓的接濟著,所以個子比同齡人來得瘦小許多。

  或許是沒有人照顧,小小年紀的他,已經會自己打獵,甚至還會自己簡單的用獸皮做些衣服。無人管教的他,平常也最是喜歡叫幾個最好的朋友,在鎮上到處惡作劇。可是最近,陳清風的那些兄弟一個個都被家人鎖在屋子里,也是讓陳清風顯得有點形單影只起來。看著冷清的破屋,陳清風有點賭氣的自言自語道:“哼,你們都不能出來,我就自己一個人去玩,以后有好玩的,我也不會帶你們去了。”

  穿上用野狼毛皮做成的衣服,腳上踏著小草鞋,陳清風就高高興興的跑出院子外了。嘴里哼著不知道名字的歌曲,陳清風一蹦一跳的往著鎮上的矮山走去。

  鎮上的矮山是鎮上的獵人打獵的地方,山雖然不大,但是里面的野物卻是特別的多,山里面還有一處小池塘,那是陳清風最喜歡去的地方。

  剛剛走到池塘的陳清風,就見池塘邊昏迷著一個人。陳清風走近了看,只見這個人也是十一二歲的模樣,穿著白色的衣衫,衣衫已經破破爛爛,整個人看起來還有點焦黑的感覺。陳清風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小手伸到了這個人的鼻子前,感受到了這個人似乎還有著若有若無的氣息,頓時整個人坐在了地上,小手不停的拍著自己的胸脯,道:“還好沒死,還好沒死。聽小黑說,死人什么的最晦氣了。”

  或許是感覺到了有人,林天用盡了自己的氣力,從干啞的喉嚨里發出了聲“水”便又昏了過去。

  坐在地上的陳清風,聽到倒在地上的人喊了聲“水”,頓時跳了起來,有點不知所措的走了幾步,頓時定了定心神,快速的走到池塘邊,用自己的小手捧了一點水,順著那個人嘴,慢慢的倒了進去。這么重復了三四次,陳清風像是做了重大的決定一般,猛地把地上的人背起來,朝著鎮上的小鎮,一步步艱難的走去。

  林天迷迷糊糊的睜開自己的雙眼,發現自己在一家破爛的瓦屋內,不遠處有一個小火堆,火上放在一個沒有蓋的瓦罐,一個瘦的跟猴子似得少年,在火堆前認真的照看著瓦罐,那瓦罐里飄出的刺鼻的藥味,卻是有點模糊了林天的雙眼。在修仙世家長大的林天,很少感受到別人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林天看著那個瘦小的身影,有點沙啞的開口道:“是你救了我嗎?我叫林天,你叫什么名字?“

  陳清風看著已經清醒過來的林天,高興的跳了起來,說道:“王爺爺都說你可能活不過來了,我不相信,真是太好了,你真的可以活過來。我叫陳清風,對了這個藥是我從王爺爺那里拿過來的,你喝了身體就會慢慢好起來的。”說完陳清風把已經熬好的藥倒入一個缺了角的小破碗里,小心翼翼的拿到了林天的面前。

  林天看了一眼碗里有些泛黑的藥湯,左手捏了捏鼻子,右手擺了擺說道:“我不用喝這個藥的,我自己有藥,那個藥比這個藥好。”說完,右手往自己腰間帶著的袋子一抹,變戲法似的出現了一個小瓷瓶在手中,然后倒出了一顆渾圓透綠散發出一股清香的藥丸,一張嘴就吞了進去。

  而隨著林天吞下藥丸,陳清風驚訝的發現,林天身上的傷開始快速的愈合,結疤,然后死皮脫落,然后有點粉嫩的新皮膚。林天感受著身體的好轉,又是從乾坤袋中拿了件衣服,換下了身上早已破爛不堪的衣服。

  陳清風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驚慌的后退了好幾步,不小心跌坐在了地上,眼神帶著敬畏的看著林天說道:“你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神仙?”

  林天看著陳清風這幅模樣,不禁覺得好笑,用手掩著肚子笑了起來,笑了好半天,才喘了好幾口粗氣,說道:“我不是神仙,不過我是修仙者。”

  陳清風有點茫然的看著林天,歪了歪似乎是在思考林天的話,然后問道:“什么是修仙者?”

  林天楞了一會,似乎是整理自己的言語,好讓陳清風比較容易理解,然后說道:“修仙者,就是凡人為了追求永生,追求成神,進行修煉。”

  陳清風雖然對于林天所謂的修仙者還是很模糊,但是并不妨礙陳清風對于修仙的憧憬。林天和陳清風就這樣一直聊著,直到兩個人都累了,躺在干草堆上睡了起來。

  天蒙蒙亮,林天和陳清風都早早的起來了。林天走出去了破屋,站在院落里,開始擺起架勢,練起了鍛體十二式。陳清風看著林天做出的略顯有些怪異的動作,閑著無聊也是跟著模仿起來。直到大中午,林天才把鍛體十二式練完,而一直堅持模仿的陳清風也在做完的一瞬間,就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林天看著躺在地上的陳清風,不知為何,覺得自己和他很是投緣,心中莫名的蹦出一個念頭,便是對著陳清風說道:“清風,我覺得我和你很是投緣,不如我們就在這里結拜做兄弟如何?”

  陳清風似乎也是有這樣的感覺,身上的酸痛頓時消失一半,從地上猛地坐了起來說道:“好啊,我們就結拜做兄弟吧。”

  院落的磨盤上,擺著一只燒雞,一個香壇,兩碗米酒。陳清風和林天跪在磨盤前,林天拜了一下說道:”諸天神魔在上,我林天愿與陳清風結為異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陳清風隨后也是按照林天的做了一遍。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