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41:0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御風歌
  4. 第二章 一入道門不回頭

第二章 一入道門不回頭

更新于:2018-03-18 19:43:03 字數:3211

字體: 字號:
  和尚法號妙深,是天寧寺七大護持僧之一,經過兩百年修行,已度過練氣、筑基、丹成期,只差一步就可金丹大成,練就元嬰,成為長生不死之身。卻不料今日被強敵所趁,百年真元幾乎消失殆盡,金丹也搖搖欲墜,也許下一刻就會碎裂。練氣、筑基期的修真者如果肉身受損,還能再入輪回,而丹成期的修真者一旦丹碎,就會身死魂滅,欲入輪回重新來過,也成了癡心妄想。想他妙深在修真界也算一等一的人物,此次身受重傷,竟然只能眼睜睜的等待魂飛魄散,連通知同門也做不到。

  不能不說,修真路上,有大恐怖!

  徐諒的出現,卻給妙深帶來一線生機,早年在追殺一個佛門叛逆時拷問出了一套功法,那叛逆將《一字佛輪灌頂經》融合旁門的奇異功法,創出了《一字佛輪灌頂奪舍大法》,可以使沒到丹成期的修真者也可拋卻肉身,奪他人廬舍重生。奪舍后以前的修為全部喪失,但可保留記憶。要知道,修真一道,無有窮盡,千萬年來修真者無數,可能練就元嬰,踏上長生之途的萬里無一。一旦不能在壽元到限之時金丹大成,修真者一樣要身死魂滅,再入輪回,下一世有沒有機緣再結仙緣,那就要擲骰子、拼人品了。

  所以,雖然此功法只能對心智不堅的凡人使用,并且會修為盡喪,但只要保留前世的記憶,重新修真也能事半功倍,比之進入六道輪回,好了何止百倍?

  因此,妙深剛得到這門功法時欣喜若狂,問清那叛逆再無他人知道后,將其魂魄煉化,從此九霄幽冥,就只有和尚一人練有此法。他本待大限將至時,如果還不能練成元嬰,再找個根骨俱佳的凡人奪舍重生,不想今日就要如此作為……

  徐諒一刀捅入的剎那,一團肉眼不可見的紫色光球從和尚眉間的裂縫逸出,那句“三生七世,于晨朝時,如是長夜,轉輪初生“的偈語在兩人的靈識間來回激蕩,如同指路明燈般拖著紫色光球極其緩慢的飄向徐諒眉間。

  而徐諒,早在那個“奪”字出口時,已經暈了過去。

  紫光沿著和尚的食指印在徐諒的額頭,剛一接觸,便發出雷鳴一般的轟隆聲,有一道光圈蕩起無盡的波紋,將紫光阻擋在外。

  這是人身的本命之源,可抵擋外來邪物。

  紫光毫不氣餒,一下一下的撞擊在光圈上,雷聲陣陣,好像頃刻間在耳邊炸起億萬聲巨雷,光圈終于抵擋不住這樣的沖擊,砰然一下四碎,消逝不見。

  在紫光奪取廬舍的同時,從和尚的肉身中,順著插入心口的刀柄不停的流下鮮血,正好滴在那件佛門圣物——青銅小鼎之上。鮮血沿著奇怪的符文蜿蜒而下,很快將整個鼎身染成紅色,當鮮血流到兩處符文交界處時,血光突然大盛。

  無數符文如同有了生命般脫離鼎身,然后成螺旋狀飛到半空,排列成一列列文字,若是和尚和徐諒清醒,定能認識那開篇的四個篆字:

  禹步罡斗!

  修真界強者為尊,怎么成為強者?天賦、根骨、機遇和道法缺一不可,天賦可以勤補之,根骨可用丹強之,機遇可孜孜求之,而道法,卻非有大機緣、大神通不能得。修真界千門萬派,道法更是良莠不齊,同樣資質根骨的人,修行一流道法跟修行末流道法,最后所得的成就截然不同。但千年以來,各宗門自成體系,真正一流的道法都被名門大派所獨有,非其門核心弟子,想修習那是千難萬難。

  上古以來,流傳最廣的說法是,佛門有三大圣經:《眾許摩訶帝經》《諸佛大乘經》《大方廣如來不思議境界經》;道門有三大神通:《太上三洞神咒》《無上玄元三清玉堂大法》以及《禹步罡斗術》。

  這六種法門,從不曾顯于塵世,也不曾聽聞有誰修習。

  而眼前這漫天符文,竟然就是道門三大神通之一:禹步罡斗術!

  且說紫光終于突破阻擋,進入徐諒的識海之內,和尚輕易就找到徐諒的靈識,如同他所料一般,那是一團小的可憐的紫色光球,跟和尚的一比,如同一粒塵埃跟巍峨高山的區別,想要煉化,真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容易。雖然奪舍后,肉身再無半點修為,但此刻在識海內,和尚的道法還在。當下再不遲疑,紫色光球幻化成和尚的模樣,手捏不死不滅轉輪印,輕叱道:“化!”

  徐諒的光球應聲而震,然后像下流星雨般,有無數光點落下,變暗,直到消失,幾乎頃刻間光球就被煉化。和尚哈哈大笑,靈識分散成無數條光線向廣袤無邊的識海深處探去,只要片刻他就能占據整個識海,完成這次奪舍。

  異變突生!

  一股強大的吸力從識海深處出現,將和尚發散出去的靈識全部吸收了過去,如同剛才情況的重演,一瞬間和尚失去了大量的靈識,那顆碩大的光球也變得萎靡不振。

  和尚大驚,這不可能?難道在識海內還寄宿著另一個強大的靈魂?兩個靈魂同居一個廬舍,別說凡人,就算大乘飛升的仙人也做不到!時下沒機會思考,他強忍靈魂撕裂的痛苦,手捏不動明王印,大喝一聲:唵!

  被吸取的靈識頓了一頓,又立刻被強大的吸力引去,無數光線從紫色光球上剝離,眨眼間和尚的靈識就要消耗殆盡,那種被生生撕裂靈魂的痛苦,就是修仙人也不能忍受。識海內響起慘絕人寰的悲鳴,對修真者來說,靈魂被煉化本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之一,而此刻和尚所經歷的,是靈識被一絲絲的剝離,然后吸收,比起煉化更加的殘忍百倍,那種痛楚可想而知。

  和尚終究是丹成期的高手,眼見就要完全消散,運起最后的真元,將一絲靈識脫離強大的吸力,逃出了徐諒識海。他自然明白,沒有寄居的廬舍,飄散在外的靈識很快就會消散,但他寧可消散在天地間,也不愿再在徐諒體內忍受那種千刀萬剮的酷刑。

  一絲黯淡的光點從徐諒眉間飄出,惶惶如喪家之犬,比起方才入侵時的聲威不知弱小了多少倍。光點剛飄在空中,突然被漫天閃爍的符文一照,化成一團紫霧沒入了青銅小鼎。

  天空中閃爍的符文也隨之飛舞,成螺旋狀重新回到鼎身之上,一切歸于靜寂,好像方才那些異狀從未有過。

  又過了半響,徐諒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倒地的和尚尸體和青銅小鼎,突然一笑。方才發生的一切雖然在識海內,但既然已經吸收了和尚的靈識,那他所擁有的一切對徐諒來說都不是秘密,包括和尚的來歷,出身,修習的功法,修真界的情況,還有這件青銅小鼎的幕后,如同放電影般在徐諒的腦海里一閃而過。

  雖然不知道究竟為什么和尚沒有煉化掉自己的靈識,反而被自己全部吸收,但結果才是最重要的。徐諒彎腰在和尚身上一陣亂摸,除了剛才誘惑他的《四品三昧大寶王經》,以及掛在腰下刻著“靈威”的銀符信物,就只有一只造型古樸的手鐲。

  有了和尚的記憶,徐諒知道這本經書確實是天寧寺入門法決,雖然只是入門,但在修真界也算一流的法門。而這手鐲就是傳說中的儲物手鐲,內里別有洞天,空間有大有小,品質有高有低,可儲一切非活物的東西。和尚貴為天寧寺七大護持僧之一,這手鐲自然是上品,足有十立方米之大,和尚的許多寶貝都在里面。可惜的是,徐諒沒有真元力,無法觸動結界,打開禁制。

  青銅小鼎原來名叫禹王鼎,傳說是上古禹王煉制法寶的爐鼎,暗藏許多秘密,甚至還有飛升大道的法門。和尚探知禹王鼎在明珈國出土后,被丹霞宗宗主翩亦然所得,便在翩亦然得寶返回丹霞宗的途中,出手偷襲搶奪。可笑和尚還騙徐諒說是什么佛門圣物,大有干系云云,原來真正的賊子奸人卻是他自己。

  真是好一個得道高僧,天寧護持!

  徐諒嘴角浮上一絲冷笑,自此對天寧寺的觀感大惡,能教出這樣的僧人,本門能好到哪里去?

  和尚在登州西截住了翩亦然一行,先是偷襲殺了翩亦然,卻也被翩亦然臨死前一擊傷了根本。他奪鼎而逃,翩亦然的妻子越云綺和其女兒千里追殺,直到來到此地,和尚傷的太重,逃無可逃,跟越云綺一陣交鋒,兩敗俱傷。和尚的金丹幾乎被擊碎,一身修為散去,越云綺怕也輕不了多少。

  徐諒了解了前因后果,自然順手將禹王鼎納入懷中,將和尚的尸體隨地掩埋,此地人跡罕至,倒也不虞有人發現。做好這些,徐諒看看天色尚早,思慮片刻,便按照和尚的記憶,朝越云綺墜落的地方尋去。

  富貴險中求,也許,還有些好處也說不定……

  徐諒無知者無畏,不知方才奪舍之時是如何兇險,要不是種種機緣湊巧,他早就魂飛魄散。徐諒只覺輕易的就把和尚的靈識收為己用,心中對修真者也少了幾分畏懼,何況從和尚的情況來看,落地的鳳凰不如雞,受傷的神仙狗不如啊!

  度娘說:何懼之有?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