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7:3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會亡靈法術的醫生
  4. 第二章 被詛咒的毒尸

第二章 被詛咒的毒尸

更新于:2018-03-17 18:55:15 字數:2926

  “哎,真是不知道死活的家伙,果然是失敗品中的失敗品,明明知道來到這里是死路一條,居然每天都來騷擾我。”

  “吱吱!”解剖室門旁正匍匐著兩具血肉模糊的半截尸體,它們的肉體大部分都已經潰爛不堪,露出里面紫黑色的白骨,由于骨頭與腐臭之間有著空隙,所以只要稍微移動一下,立刻就會知道它們的位置所在。

  眼鏡男之前絕對沒想過要弄出這些怪物來,他起初到瑪利亞醫院被拒之后,要求到停尸房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多多地收集一些質量好的靈魂。

  不過,事情往往都不能順人心意,盡管瑪利亞每日新增的尸體數量龐大,可沒有一具尸體稱得上完好無損的,靈魂更是雜七雜八,男人多半貪婪成性,女人多半縱欲放蕩。

  好不容易到了所有亡靈術士都夢寐以求之地,總不能兩手空空地等著,所以最后決定改造靈魂。改造靈魂對于亡靈法術來講,屬于非常高階的法術,只有那些有著深厚法力和經驗的巫妖才可以辦到。

  眼鏡男自不量力進行了改造靈魂,照著書本上的方法依葫蘆畫瓢,幸虧是他還處在修習亡靈法術的初級階段,法力也還不夠強大,失敗之后并沒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可那些個別剛剛死去病人的尸體,卻吸收了那些失敗的改造靈魂,成為了沒有任何思維的行尸走肉。可喜的是這些怪物也沒具有多大的傷害力,行動能力也很差,只能夠靠爬行移動,唯一對人類能夠產生威脅的,也就是他們嘴里長出來的獠牙,和尸體肉汁中分泌出來的那些綠色黏稠物,那些東西都有劇毒,普通人只要沾上一點就會立刻斃命。

  眼鏡男給這種不應該屬于這個世界的生物,起了一個非常恰到好處的名字“毒尸”。

  眼鏡男放下手中的手術刀,慢條斯理地觀察著這兩具毒尸,他原本以為這些怪物能夠自生自滅,所以在他發現怪物們行蹤的時候并沒有馬上將它們消滅,可是現在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出現了,這些怪物們非但沒有被消失,反倒是活得逍遙自在。

  他昨天在清點尸體的時候才發現,最近幾天的尸體數量在逐漸的減少,現在看看這兩具毒尸獠牙上還粘著的碎肉,可想而知那些尸體百分之百一定是被這些家伙給消化掉了。再有上次與這些毒尸交手的時候,它們身上的毒液還并沒有這么多,現在居然到處都是了,可能那些這種怪物能夠將尸體轉化成為自己的能量,如果再等下去的話,不僅以后難以收拾,恐怕停尸房的尸體也會被吃光。

  兩具毒尸晃著唯有一根腔骨支撐著的腐爛腦殼,從滿是血污的口中吐出一灘青綠色的毒物,憑借著那改造過的強而有力的雙臂向前緩慢地爬行著。

  “得寸進尺!”眼鏡男熟練地翻轉著手臂,口中默念著源自于黑暗力量的亡靈咒語,當最后一個生澀的字符音落下時,只見放著油光的地面被高高拱起,一種帶有劇毒尖刺的血紅色蔓藤類植物以極快地速度將兩具毒尸纏繞在一起。

  這種血紅色的蔓藤植物據說最初要追溯到基督教的圣經,在圣經中它是用來懲罰亞當和夏娃這兩個人類祖先的怪異植物,當樂園一夜之間變為廢墟之后,到處都生長著這種植物。而亡靈術士們則叫它們為“靈魂束縛”,能夠讓目標物行動遲緩,并且尖刺上的劇毒起到一定的麻痹效果。不過,對于本身屬于毒性生物的毒尸來講,就沒有麻痹的附加效果了。

  兩具毒尸痛苦地嚎叫著,多虧這地方除了自己沒有人愿意多待上一分鐘,瑪利亞花費重金修建的房間隔音設備,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所以他此刻可以專心致志地開始吟唱,不用擔心突然有人闖進來。

  隨著吟唱的加快,毒尸就更加地現出瘋狂,用力地掙扎著,任由那些帶有劇毒的尖刺插入到潰爛不堪的腐肉內,它們似乎意識到毀滅即將降臨,碎裂的瞳孔中露出驚恐。

  “真是卑微的生物,這就是你們最終的歸宿,是我將你們帶來這個世界,那么這個罪孽就由我來親自了解。”

  兩柄普通的手術刀透過黑暗從眼鏡男的袖筒內一閃而出,那兩柄手術刀幾乎承載著所有的噩夢,深深地刺入了兩具毒尸的體內。

  那些纏繞著毒尸的植物不知為何突然間將蔓藤紛紛都收縮了回去,重新縮回了地表的下面,似乎有什么可怕的東西即將要來臨。

  方才的攻擊似乎已經激怒了這些家伙,它們顯現出狂暴化的跡象,周身被油綠色的濃霧包裹著,就連爬行的速度也比以前加快了幾倍,它們朝著眼鏡男亮出了獠牙,準備撲上去將其撕成碎片。

  可它們才向前爬了幾下,就猛然間停了下來,整具尸體開始抽搐起來,更可怕的是從那柄手術刀沒入的地方開始急速地潰爛,直至成為黑色的粉末。

  “亡靈法術中的‘腐蝕’詛咒的確厲害,看來以后要在這個方面勤加苦練了,那些理論的東西還是先放一放的好。”眼鏡男上前俯身將兩柄手術刀拾了起來,用袖口蹭了蹭上面的黑色粉末,又藏在了袖筒內。

  他轉身剛抄起掃帚,準備將這些散發著臭氣的殘留物處理掉,入口處的門鈴就響了。

  “哪位?這里不歡迎活人,如果要定床位的話,先去找你的醫生開個診斷證明。”

  “林冷,你小子少跟我嬉皮笑臉的,整個瑪利亞里面就你的廢話最多,我是急救部的慕辰,院長叫你到急救部去幫幫忙。別忘了先將你那些心肝寶貝兒放一放,洗一洗你的臟手噴點香水,然后帶戴上你的行醫執照跟我走。”可視電話中的慕辰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沖著對講機嚷道。

  哼,看來懲惡揚善的日子又到了,又要收獲一個悲哀的靈魂。以前派給自己的那些病人不是貪污犯,就是一些大奸商,雖然現在修習的是亡靈法術,但人卻是善良的,所以每次輪到做手術的時候,他都要想法設法地,不然任何人察覺地將各種詛咒施展在病人的身上折磨他們,直到他們咽下最后一口氣才肯罷休。

  “原來是慕大醫生,你稍等!讓我將這身破衣爛衫換一換。”說著林冷轉身攬去身上沾滿血污的外衣,穿上了嶄新的白大褂,推了推足有上千度的近視鏡,大搖大擺地來到了停尸房的大門前。

  林冷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跟銀行卡差不多的磁卡,插入到門前的掃描器上,在掃描器旁的熒光屏上立刻出現了一串數字,隨之門頂上的擴音器發出了一個女子的電子合成音。

  “林醫生,您即將離開房間,請選擇候補錯失,以保證整個系統的正常運行。”林冷撓了撓蓬松的頭發,在一堆按鈕中按下了標有“冰”字符的按鈕。

  “冷凍命令進行中……,嘟!林醫生,請盡快回來,以確保系統的能夠及時更新命令。再見!”

  鐵門徐徐拉開,門前背著手徘徊著的慕辰,極其不友好地瞪了林冷一眼。

  “怎么這么久?”

  “林大醫生,如果你能夠叫院長將那該死的系統取消的話,我相信我的速度會是整個瑪利亞最快的。”

  “取消?那是不可能的,裝這個系統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像你這種人,在停放尸體的地方猥褻女性,你知道已經有多家醫院收到了病人家屬的律師函,我們瑪利亞可不想重蹈他們的覆轍。”

  “那些干冷的尸體,就算她們長得再美,再嫩,我也不會有什么感覺。”

  “咳!咳!”一直在旁被忽視的梁玉婷輕咳了兩聲,警告著他們兩個在他們的身旁還有一個女性的存在。

  慕辰自知有些語失,不敢再說下去。

  “呦!慕大醫生,今天又在哪兒泡來的妞兒啊?這么正點!你可是不地道啊,每次有人急著治病你就找機會揩油。”林冷終于發現在面前還站著個身材一等棒的美女。

  “慕辰,怎么瑪利亞的醫生都是像他這種色鬼嗎?”梁玉婷臉色發紫,橫了一眼渾身打顫兒的慕辰。

  見慕辰不敢說話,梁玉婷又瞪了一眼林冷。

  “我是即將接管整個瑪利亞的人,也是你們現在院長的獨生女,如果你們想在這里繼續工作的話,就要先學會怎樣尊重女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