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3:03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邊城烽火
  4. 第二章 大年夜驚聞巨變

第二章 大年夜驚聞巨變

更新于:2018-03-18 21:26:52 字數:1861

  話說吳家哥倆來到山口碰到了老三吳奇,但見吳奇身上背著一個人。

  “老三,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啊,我們都快急死了,快跟我們回去,這是誰啊,我來背一段吧”吳老大不由分說要把吳奇背后的人放到自己背上。

  “大哥,不用,我能行,哎喲”吳奇說著,但吳老大不小心碰到了吳奇右邊臂膀上的傷。

  “這怎么回事啊,老三”吳明上前扶住吳奇,幫助吳老大把人弄在了他背上。

  “我們回去說吧,這里說話不方便”吳奇說道,吳老大看了吳明一眼,吳明于是說道“也好,我們先回去吧!”

  于是吳老大背著一個人,吳明扶著吳奇慢慢的從山路往回趕,因為這時節大家都在家里吃年夜飯,加上外面很冷,所以吳奇帶一個外人回村也就沒引起注意

  ……

  “嫂子,麻煩你們幫我去準備床被子,弄碗姜湯來。”剛踏進門吳奇就對著倆位嫂子說道。

  “快去!”吳老大對自家媳婦說道。

  “好,弟妹,我們一起去吧,我去拿幾顆姜過來,你去幫他們吧床鋪一下吧”吳老大媳婦說道。

  “好嘞”吳明媳婦麻利的去拿被子把床給鋪上;吳明幫著吳老大把人放在了床上,并捂上被子;

  收拾停當后大家在一起吃起年夜飯來,吃完后大家一起去看那人,吳明媳婦去盛了一碗姜湯準備給那人喝。

  “這里沒事了,你先去幫大嫂吧”吳明接過姜湯后交給吳奇,對自家媳婦說道;等自家媳婦出門以后,吳明低聲問道“老三,這是誰啊?”

  “是啊,你怎么背一個人回來,還受傷了?”吳老大問道;

  “這是說來話長啊,如今外面已經鬧翻了天,你們在這深山之中還不知道外面的事,半年前中原皇帝發了一道改土歸流的圣旨,要天下所有的土地重新按照新的規矩安排,這省、道一級級傳下來也都很順利,中原本已就是這個樣子了,但是我們這西南地界因為路途遙遠,山路難行,所以行文遲遲沒有下達”吳奇端起姜湯試了一下溫度后給那人喂了一口,繼續說道“上個月行文到了縣里,那時候我剛從中原回來,在一位朋友那里投宿,縣里面正為這行文發愁?”

  “為啥子呢?”吳老大追問了一句。

  “我們這平陽縣的縣令姓楊,是世代相傳的土司,他家在這平陽縣上已經當了好幾代的縣令了,家有良田萬頃,很是富有,如今在這平陽縣已是說一不二,就是這里的土皇帝了,但是這次下的圣旨卻是要這里的土地重新劃分,并且登記在冊,這就損害了他陽家的利益,他陽家的族長不怎么支持這道圣旨,但是卻不敢明目張膽的抗旨不遵,所以想讓如今當政的縣太爺想想辦法,這縣太爺在族中沒什么地位,要不是因為是頭上那頂烏紗,他在陽家什么都不算,所以縣太爺很是為難,就把我的那位朋友的主人請去縣衙商議,他家主人就帶上了我那位朋友,剛開始也沒什么事,只是后來發生了許多莫名其妙的事情讓事情變得復雜起來,我朋友的主人被弄得家破人亡,如今只剩下一個在外學藝的小公子幸免于難,我和我朋友拼死逃出,在逃亡的途中被他們追上,我朋友為救我被打成重傷,我拼掉他們三人后背著我的朋友逃生,途中為了甩開追兵從鄰縣轉了一圈才回來,我現在也無路可去了,只能把我這位朋友背回來了。”說完吳奇喘了口氣,坐在了板凳上,望著大哥、二哥。

  “老二,你怎么看這事?”老大沉默了一會問道。

  “這事可能有點復雜,一不小心可能我們會弄得家破人亡。”

  “這事我們先保密,不能讓人知道我們這里來了外人!”老大說道。

  “好,大哥,大侄子媳婦已經懷有身孕了,為了保險起見你還是讓我這侄媳婦回娘家住一段時間吧”

  “好,過倆天就該去親家那邊拜年了,我安排吳令他們一起過去”

  “嗯,還是給小令說一下目前的狀況吧,如果有個萬一,我們家的香火就靠他來延續了,老三,你先看著你朋友,等會我叫你嫂子把姜湯端來你給他喝下去,我要去一個朋友家一趟,我們這次可能會禍事上門了”

  “二哥,都是我不好,是我連累了大家”

  “別這么說,都是自家兄弟,兄弟之間不用說這些,再說這次改土歸流來勢洶洶,我們這安穩日子恐怕是過到頭了,我去準備一下”

  ……

  吳明穿上一身蓑衣,帶上斗篷,囑咐完自家娘子后匆匆往鄰村趕去

  一會吳老大回家去把自家留下來的金瘡藥拿了出來給吳奇,道“這是我們上次進山打獵時準備的,就只剩下這一小瓶了,你將就著用吧,吳奇接過來迅速把藥灑在右肩上的傷口上,然后在吳老大的幫助下用布條包扎起來

  “這些年你在外面闖蕩,卻帶來一個人,你知不知道是誰害得你朋友主人一家?”

  “不知道,這是從頭到尾沒有留下一點線索,我也不知道。”

  “那就等你二哥回來了在商量吧,今晚也不早,你早點休息吧”

  “嗯,那我送送你吧”吳奇送走吳老大后躺在床上始終睡不著,想起這些年來過的日子,一遍遍在腦海中回放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