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4:14:4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救贖錄
  4. 第二章 釋疑

第二章 釋疑

更新于:2018-03-15 08:36:10 字數:3147

字體: 字號:
  伯爵府占地很廣,大約有六百畝。外墻都是用灰色大理石壘砌而成,堅固而又顯得大氣。大門是墨色的,大概有三個人那么高,門上掛著班塞德家族的標志,看起來十分的恢宏。伯爵的祖上是武將出身,因此家里有完善的跑馬場和練武場。大門前有很多臺階,這是有身份的府邸經常干的事。走進大門,是一個很寬廣的草坪,草坪中間有一個雕像水池,一個神情威武的將軍,他雙手拄劍在地上,雙目遙望這遠方,似乎也在歡迎我們的英雄回來。再往后去,是幾個頭頂尖尖的建筑,墻外面刻有精美的浮雕,那是主人的居所,是主人會見客人和休息及辦公的場所。

  只見大門口,已經有很多人圍在了那里,最中間的便是美麗仁慈而又高貴的伯爵夫人,她用她那明亮的眼眸溫柔著望著愛子凱旋歸來,雖然心情很是激動,但是良好的禮儀使她克制著自己,靜靜的等著愛子過來問候!

  克洛維公子迅速的越過那些很長的臺階,來到自己的母親面前,他單腿跪下,向自己的母親行過禮后,對母親說道:“尊敬的母親大人,我已照您的吩咐,用我等手中利劍,掃清了庫得里馬賊,希爾那瓦城從此在不受那些土匪的困擾!”

  “做的好,我英勇的兒子,我勇敢的騎士。你對敵時候的勇猛即使我在家也能感覺的到。愿神保佑你們,我最尊貴的勇士們,歡迎你們回來。”伯爵夫人剛開始是看著兒子說,但后來卻是對著全部的侍衛說。

  “誓死效忠班塞德家族!”全體侍衛同時向伯爵夫人和克洛維公子行禮,高聲宣誓。

  克洛維公子和伯爵夫人都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些侍衛的忠誠和武技都是最好的,所以才來保衛伯爵府。伯爵夫人拉著愛子的手,對旁邊的一個威猛大漢說道:“范達斯總管,你帶著這些侍衛到后面休息吧,都辛苦了。”

  范達斯是伯爵府上的武術總管,也是整個私衛軍的總教練。克洛維公子的武技也經過他的指導,因為要留下來保護伯爵府,所以剿匪時范斯達并沒有跟著去。現在看見克洛維公子平安回來,范斯達也十分的高興,他對夫人尊敬的醒了個禮:“謹遵夫人吩咐!”,說罷,帶著眾侍衛去后院了。

  伯爵夫人向旁邊的莫里哀總管點了點頭,對克洛維公子身后的莫西說道:“莫西,你也跟著過來,我有事和你商量。”莫西點了點頭,跟在了伯爵夫人后面。

  到了伯爵府的書房,伯爵夫人緩緩做了下來,拉著克洛維公子做到了自己旁邊,看著自己的愛子,愛憐之情溢于言表,說:“克洛維,你感覺怎么樣?”

  克洛維仰起英俊的臉龐:“只是感覺有點不舒服,母親。恩。殺人的感覺不是太好,很糟糕!我不是太喜歡這樣。但我知道,這是我應該做的事。身為一個騎士,或者未來的伯爵,我不會逃避我的責任!”

  伯爵夫人摸了摸克洛維公子的臉,輕聲到:“我的孩子,你將是一個仁慈的城主。神在天上注視著我們,神在,我們在。不要放棄武力,這是你的根本。但更不能依賴暴力,它會讓人變成野獸,掩蓋人們的良知。”

  克洛維公子點了點頭:“我明白,我親愛的母親。”

  “你真的明白了么?”伯爵夫人眼中充滿了笑意,“你真的理解我所想要讓你明白的事情?”

  “呃…母親大人是指…”克洛維公子有點迷惑。

  “這么來說,你還是沒明白過來。那么,孩子,我來問問你,你能告訴我為什么我們會擊敗馬賊,獲得勝利?”

  “因為我們是站在正義的一面,正義終究會戰勝邪惡的!我們的戰士都充滿了對馬賊的仇恨,我們的戰士都很勇猛……”克洛維公子慷慨激昂。旁邊的莫西吧癟了一下嘴,顯得很不以為然,正想說話,猛然看到旁邊正嚴厲瞪著他的莫里哀總管,頓時下的一動也不敢動。

  “停…停…停…”伯爵夫人擺了擺手,身子動了動,“不要說那些套話,孩子,媽媽想聽聽你真實的想法。”

  克洛維也沒指望那些鬼話能讓一向睿智的母親相信,只不過是剛回來,想和母親開一個無傷大雅的笑話,使母親心情愉悅一些。

  “恩。我們的指揮官名義上是我,但我是第一次上陣,很是慌亂,實際上指揮軍隊的人根本不是我,是副官漢斯。我當時看到這么多人歸我指揮,我腦子很亂,基本上全是聽從漢斯副官的建議,他的建議很及時,也很果斷……

  “哦,那我親愛的孩子,你可明白了什么?”伯爵夫人笑問。

  克洛維公子用他明亮的目光看了看母親:“從整個事件看,我發現了三個疑點,不是很明白。請母親大人指點一下孩兒?”

  伯爵夫人伸了一下白皙的手,對克洛維道:“你說說看。”

  “首先是我的副官漢斯,據我所知,他畢業于王都的皇家軍事學院,而且是以很優異的成績出來,無論是戰術考核還是沙盤模擬作戰,他都頭腦清晰,各種事情有條不紊。不管是訓練軍隊還是指揮戰役,他都是很有一套的。我相信,無論是皇家的特別行動隊,還是教廷的三大騎士團,或者是一些大型傭兵團,都不會放過這么優秀的人才的。奇怪的是,漢斯卻拒絕了這些讓人眼紅的邀請,放棄了似錦的前程,來到了我們這里,做起了我們的私軍頭,當真是龍戲淺譚,不得不讓人感覺到奇怪啊。”

  “第二個疑點,我們出發有三個騎兵小隊和十個步兵小隊,大概有兩千多人,如此浩蕩的部隊,根本瞞不過那些有心人。可當我們殺到馬賊基地的時候,他們很慌亂,好像根本沒想到我們會來。這很不正常,馬賊一向在城里安排奸細,對于我們這么大的動作,竟然一無所知?更奇怪的是,當我們率領著騎兵趁夜偷襲馬賊基地的時候,路上竟然沒遭遇到敵人的崗哨,這本身就很不尋常,一個近八百人的基地,竟然在四周沒有一個崗哨?后來我發現,他們的崗哨好像是被清除了。”說罷,克洛維公子露出嘆服的表情,“絕對是高手,一擊致命,而且沒留下任何痕跡。要不是漢斯一直在催促我進軍,我還以為這是一個陷阱呢?”

  “第三個疑點。當我們殺到了馬賊基地,一向兇悍的馬賊似乎戰斗力很不濟,只有幾個沖鋒我們就沖垮了他們的隊形,他們的馬似乎也跑不快,搖搖晃晃。后來我才知道,他們不管是人還是馬,都被下了藥。還不是那種普通的瀉藥,而是一些發作性很厲害的藥,我雖然不知道是什么藥,但對它的威力可不敢小瞧。”

  說完,克洛維公子聳了聳肩膀,兩手一伸,“瞧,多么簡單的事情啊,再在馬賊的逃跑的路上用兩千步兵設下埋伏,后面還有騎兵追趕,這馬賊啊!想不死都難。”

  “哦?”伯爵夫人饒有意味的看著克洛維公子,“自古看破一個局容易,布下一個局難,你倒是說說,這個局是怎么布的?”

  “恩,首先。母親大人肯定在馬賊里安插了奸細,而且這個奸細地位還不是太低,否則我們也不會有那么詳細的馬賊資料,更不會能料到馬賊的逃跑路線,而下藥什么的更是癡人說夢。”

  “不錯,很好”伯爵夫人向克洛維點了點頭,接著向莫里哀管家示意了一下,莫里哀管家轉身從一個書柜里拿出一個卷軸,大聲念到;

  “我等共在馬賊中安排奸細二十三名,其中負責消息傳送十一名,斯暗殺三名,負責食物投毒四名,其中還有三人無具體任務,身份較高,負責大體框略,還有兩名負責監察,防止泄露消息。其中身份最高者為馬賊的第三把手可庫里能………”

  看到克洛維和莫西吃驚的眼神,伯爵夫人笑了笑:“你們還小,這些事不懂,可以歷練,”轉身朝克洛維道,“那么,你還有什么發現沒有?”

  克洛維明白母親在考察自己,說:“還有,我猜測母親手里還有一股力量。恩,他們人數不會很多,但個個應該是高手,武技很好。因為就算我們在怎么滲透馬賊,也不可能完全的掌控住馬賊的奸細,更不用說讓他們的崗哨無聲無息的消失了。所以,我猜想,不管是那些奸細,還是那些崗哨,都被母親的那些人提前清除了,這樣,我們才能順利的攻破馬賊的營地。”

  “那克洛維,我想知道的是…”伯爵夫人停了停,道,“你是什么時候猜到了這件事?戰斗前,還是戰斗后呢?”

  “回母親,是戰斗后,孩兒越想越疑惑,停了很久才有所通”克洛維公子笑道。

  “呵呵”伯爵夫人輕笑了兩聲,“你可知道,有個人在你剛出發前就大概猜到了這次戰斗是怎么一回事——事先并沒有一個人告訴他?”

  “誰?”

  “莫西!!!”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