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7:4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修仙之尊
  4. 第一章:江風

第一章:江風

更新于:2018-03-17 21:37:25 字數:2299

  第一章:江風

  秦末年代,人間戰爭不斷。百姓苦不堪言,世上少有平靜的地方。秦國在一個名叫:紫玉星的一個百姓國家。秦國在這大陸上有著悠長的歷史,因當代君主昏庸無用,每天沉迷與酒色之間。國家朝政很難看到上朝。國土內反賊不斷。百姓苦不聊生。秦國地理獨特,南以大江而分,東以海域為避,北以寒冰為鄰,西以草原為生,在南反賊不斷,常年戰爭,東以海洋為主。海洋是妖獸的地盤。北卻常年積雪,人煙稀少。北一望無盡的草原。野獸無數,而在邊緣的人名卻打獵為主,所以在秦國的北邊還算不錯。在秦國西南方向一個小鎮上卻有著這片大陸沒有的寧靜,江家,是這個小鎮及方圓幾百里的略有名氣,而江家的名氣來源于打鐵。江家打鐵以傳承了幾百年。天上太陽高高掛起,江家后山,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正在練武場上扎著馬步,頭上汗水滴滴掉下,口里還喃喃道:我一定不會讓大伯失望的,加油。我一定可以做到。就繼續著鍛煉。小男孩名叫:江風,江風是現在江家主脈的一員,江風父親在一次任務中不幸死亡,而江風的母親在得知江風父親死后大病一場隨后也跟著離開了人世。只留下江風跟著他的大伯生活。楠木城是秦國西南的幾個最大主城之一。離當今的秦國首都:秦都。有著好幾千里的路程,騎馬日夜不停也的走上兩個月。而在秦國西南方最北是一座名叫:臨城。而在臨城南放有著一個高達上千的山峰。名叫:臨山。而上面有著一個秦國數的上號的武林宗派叫:臨雨宗。江風的的伯父江成從小對江風灌輸著:風兒啊,你一定要進入臨雨總,那樣才能光宗耀祖,為你父親爭氣,為大伯掙臉面啊。所以江風每天都苦練身體,所以每天都在后山緊緊堅持練體。太陽毒辣曬的江風滿頭大汗。正蹲著馬步。就穿來了一陣呼喊聲。小風,小風。吃飯了。當即江風收勢停下姿勢。后頭看去,看到來人,回道:江文表哥,怎么?你回來了?江文道:嗯。這不回來看看你啊。呵呵。江風不以為意的笑笑。江文立即道:走吧,下去吃飯了。隨后又道:聽說今天家里來了非常珍惜的客人。嗯,你知道是誰嗎?江風道。江文又道:不知道啊,等下回去就知道了。就這樣兩人漸漸的消失在后山。不知道過了多久,江文,江風兩個人來到了一座府邸前面,兩人站在門前看了會。府邸門口掛著一塊門匾:江府。門口還站著兩個守衛。江風道:江文表哥,你大概兩年沒回來了吧。江文回應道:嗯。兩年零四個月。江文因為江風的伯父江成要求他從小習文,所以今年十八歲的江文一直在楠木城讀書。一年很難會一次,這次是因為家里人給他做媒。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今年十八歲的江文就是為了這事被父親叫回來的。而江風卻不知道,今天來的貴客卻是一個改變了他一生的人。江家府邸位于楠木城以西的一千多里名叫:南江鎮,因為楠江鎮是秦國那條分隔大江河源頭。名叫楠江一條很大的江河,養育了秦國半個國人。每年夏天這里是秦國高官,富豪,帝皇。員外的消費地點。這里夏天夜間乃是不夜城。一到晚上成群結隊的人都會來到江邊。所以不管如今秦國戰爭無數卻波及不到這里的繁華,江文,看了會就對江風說進去吧。別讓父親等的太久了。嗯。江風道。江風兩人隨后進入江府,邊聊邊走著,就在這時看到前面正急匆匆走了一個人。來人是江家的管家,江理。江理已來到江家四十年也是一個在方圓幾百里有點名氣是從小看著江文,江風兩人長大的。今年六十有余江理卻絲毫不見老而且身體沒有絲毫的遲鈍,以前江成不要管府邸的這些雜事,讓別人去管,可江理卻說:家主,是不是嫌棄老奴老了不中用了。聽到這話江成也是滿頭黑線的解釋:不是啊。江老哥,你為江家勞累了一輩子該享享福了。老爺假如你不嫌棄我就讓我繼續擔任這管家的職務。江理道。所以江家所有人都知道江理這個管家在江府地位僅此于江家現任家主江成。江風江文兩人看到來是江理當即禮貌道:江伯,怎么了。看你這急匆匆的樣。江理隨后道:江文少爺,江風少爺,老爺正讓我找你呢,家里來了貴客讓你去見老爺。江文,江文兩人相視一眼,江文疑惑道:江伯,你知道今天家里來人是誰么?聽說好像是臨雨宗一個核心弟子吧。江理隨聲道。江文又聞聲道:江伯,你可知道來人是過來做什么的嗎?江理眉頭一鄒道:不知道,等下你見到你父親就知道了。額。江文略微失望道。一會過去來到了一間客廳,看著坐在主位上的一位中年人,江理躬身道:老奴見過家主,江文,江風兩人也躬身道:文兒,風兒而見過父親,伯父。主位上的正是江家當代家主江成。江成笑呵呵的看著江文,江風兩人道:文兒,風兒,來見過你吳迪伯父跟這位臨雨宗秦青師父。江文,江風聽到江成這話當即像吳迪看去,此人年齡四十來歲左右滿身肥肉,讓人一看就是暴發戶。隨后又打量起臨雨宗的秦青,此人表面看上去三十來歲私塾文雅。笑起來讓人感覺很親近。兩人看過去卻看到吳迪笑瞇瞇看像他看過來。江文,江風躬身道:見過吳伯父,秦師傅。秦青卻對他們微微一笑。而吳迪笑著說道:文世侄,風世侄。不必多禮,不必多禮。隨后江文江風兩人站到了江成身邊。當即秦青問道:江家主,我們宗內的那批武器什么時候可以拿了?江成對著吳迪秦青二人道:秦師傅不必著急我已命屬下加緊工程大概晚上可以拿,今天中午吳兄,親師傅兩位在鄙府用餐等晚上兵器以成就可以拿了。聽到這里秦青眉頭一鄒看向吳迪,而吳迪正向他看來給他使了個顏色。當即秦青道:那麻煩秦家主了。當即三人又隨便談論了一會天下事。時過不久顛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眾人看去,一名侍女正向大廳走過來。侍女隨機躬身道:老爺,宴席已準備好了,請老爺用餐。嗯,退下吧。江成道。后又對侍女說:前面帶路,又對吳迪,秦青到:兩位請跟我這邊來。就這樣幾人走出了客廳。而江風卻不知道,今天來的兩位卻改變了他的一生,甚至成就了他的無上仙界之尊中的一位。讓他以后感謝不已。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