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40:2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我道至尊
  4. 第一話

第一話

更新于:2018-03-15 19:10:52 字數:3907

字體: 字號:
  烏云遮蔽了最后一縷慘淡的月光,整座云間城瞬間便籠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已經宵禁的長街之上,本應空無一人。可此時,卻有一名白衣男子捂著胸口腳步踉蹌的走著。

  從他衣服上的斑斑血跡及數處還在流血的傷口可以看出,他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之戰。每走幾步他便要停下來喘息一番,而后又加快腳步繼續走著,似乎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一陣寒風吹過,月亮從云層的縫隙中射出一縷光亮。不知何時,一名全身都籠罩在黑斗篷里的怪人站在了白衣人的身后。他雙手環抱在胸前,風帽下兩只發著紅光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白衣人的背影。

  “看來,白某最終還是沒能逃過你們的追殺。”白衣人停下了腳步,低頭看著地面上多出來的一條人影。已經沒有逃的必要了,以自己目前的狀況,想走快一點都很困難。

  黑袍人開口說話了,聲音有一些沙啞:“我也是奉命行事。要怪也只能怪您自己,何苦要與我們作對呢?以您的身份和能力,如果能與我們合作,何至于落到如此凄慘的地步?”

  白衣人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望著半空中那一輪殘月,一字一句的說道:“我白敬升就是再不濟,也絕不會與你們這些沒人性的畜生同流合污的。道不同不相為謀,你不必多說了。”

  黑袍人點了點頭:“我知道您的脾氣,是不可能被勸降的。但念你我往日的情份上,明知不可為也要試一試。既然您意不肯,那我也只好尊主上之令,在此了結您的性命了。”

  “呵呵,哈哈哈哈哈!”白敬升忽然仰面大笑道:“那個敗類也未免太高看你了,白某堂堂新月門十大執事長老之一,就憑你有本事留下我嗎!”

  黑袍人緩緩伸出右手,一柄淡綠色的小劍自他的掌心飛出,憑空一晃化成一柄三尺長劍,虛空懸浮在黑袍人的身側。

  “我究竟有沒有這個能力,白長老試試便知。不過在此之前,我還要最后問一次,您真的不愿意與我們合作嗎?要知道,您現在沒有得窺大道,一旦身死萬事皆休。”黑袍人在做最后的勸說,他似乎總是很有耐心。

  白敬升冷哼一聲,嘆道:“白某一生光明磊落頂天立地,豈肯為了茍活于世向畜生低頭。死則死矣,何懼之有?倒是你們,無惡不作倒行逆施。若是有朝一日天罰降臨,你們有何顏面去見被你們害死的人!”

  話音未落,一柄血紅色的長劍突然從背后刺入了白敬升的胸膛。劍體貫穿了他的身體,滴著血的劍尖從他的前胸透出。而握著這柄劍的并不是黑袍人,而是不知何時站在白敬升身后的,一名花白胡須的紅衣男人。

  噗地一聲,紅衣男人將劍抽了回來,抬腳將白敬升的尸體踹倒在地。轉過身對著黑袍人吼道:“對于這種食古不化的家伙,還跟他廢什么話?你如果再心慈手軟,本座定會對你嚴懲不赦,聽明白了嗎!”

  黑袍人連忙低下頭,答道:“是,屬下謹遵主上教誨。”

  紅衣男人忽然將目光掃向西南方向,哼了一聲道:“看來有幾只雜魚過來了,我們走吧。如果驚動了這里的勢力,對我們來說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善后事宜就交給后面的人處理好了,我想他出面比我們管用。”

  黑袍人點了點頭,紅衣男人將左手搭在黑袍人肩上,右手掐訣口中默念真言。一陣靈力波動后,兩人憑空消失在原地。

  片刻之后,五名身穿軟甲的男子趕到。其中一人蹲下身檢查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白敬升,回頭對其他人道:“發現了一具不明死尸,看樣子應該是一位修士。留下兩人看守尸體,其他人隨我去稟報城主。”

  ……

  云間城地處東域,城池建在齊云山主峰之上。齊云山脈連綿八百余里,東臨昌樂西連碧府,南通云海北達商宜。山中靈氣濃郁,乃是一處福地洞天。

  云間城設有城主府一處,是云間城的統治中樞,設城主一名為一城最高統治者。府下分為三衙六司,輔助城主掌管一城的人事物。

  除城主府之外,云間城還有另外兩大家族。南宮一族世居南城,齊云山脈靈石礦產盡是南宮世家的產業。司馬一族世居西城,以經營靈果丹藥為生,是東域兩大藥商之一。

  這三方勢力,在云間城鼎足而立。表面上兩大家族服從城主府的領導,暗地里卻各自發展自己的勢力。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是要你足夠強大,稱霸一方絕不是什么難事。

  城主府建在城北,一重外府一重內府。外府有甕城環繞,由衛府衙麾下兩千名親衛軍把守。內府才是城主的居所,亭臺樓閣雕梁畫棟無不巧奪天工。

  云間城現任城主姓邱名子平,此人城府極深善于謀略,且一身修為深不可測。執掌云間城以來,力克兩大世家,令其不敢越雷池半步。令云間城成為東域為數不多的沒有被世家吞并的城池。

  巡城的府兵前來報告時,邱子平已經從入定中醒來了。確切的說,自從紅衣人出現在云間城的同時,他便醒了過來。強大的靈力波動,卻不是兩大世家的流派。

  “死了一名修士?”聽了府兵的稟報,邱子平略一沉吟:“能確定不是兩大世家的人嗎?”

  府兵:“回稟城主,從此人的衣著判斷,應該不是兩大世家的人。而且此人在宵禁之時死于長街之上,又是一名身份不明的修士。樹下覺得此事十分的蹊蹺,因此特來稟報。”

  邱子平點了點頭,吩咐道:“來人,傳令族領衙門,令他們速速加派人手嚴密監視兩大世家的動向,一有異樣即刻向我回報!”又對那府兵道:“你前頭帶路,立刻前往現場查看!”

  ……

  邱子平帶領著數十名親衛軍趕到現場時,那里除了巡城府兵外又多了一老一少兩人。老者一身紫袍身材瘦小,臉上皺紋堆壘一縷花白山羊胡,一雙眼睛總是笑瞇瞇的。另一位少年一身白衣,左胸口用金線繡著龍形圖騰。臉上冷若冰霜沒有一絲笑容,雖然面容俊美,卻給人一種傲氣不可一世的感覺。

  邱子平心中暗自哼了一聲,表面上卻連忙笑著拱手道:“這點小事,沒想到還驚動了司馬老兄及南宮老弟。”

  兩人皆是對著邱子平拱手還禮,年長的司馬風哈哈笑道:“城主大人有禮了,老朽只是感覺到有一位高手潛入了云間城,怕他圖謀不軌。這才前來查看,望能助大人一臂之力。”

  白衣少年南宮默是南宮世家這一代家主,年少有為繼承祖業。他沒有那么多客套話,直接了當的說道:“死者應該是新月門十大執事長老之一,白敬升。新月門是天居城最大的門派,實力在整個東域都是屈指可數的。”

  司馬風接口道:“南宮老弟說的沒錯,這新月門可不是好惹的。如今他們的長老死在了云間城,這事要是傳到新月門的耳朵里,恐怕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邱子平背著手走尸身傍邊,果然他二人說的沒錯,死者正是白敬升。邱子平表面上波瀾不驚,而暗地里頭腦卻在飛速的轉動著。究竟剛剛那個一閃即逝的高手是誰?白敬升之死與他有沒有關系?南宮及司馬二人又是否與此事有關?

  一時間,在場的人都安靜了下來。邱子平來回踱步,眉頭緊鎖苦思冥想。司馬風則來到尸身旁,蹲下身仔細的查看著。而南宮默卻抱著肩膀站在一旁,冷眼旁觀著他二人。

  “城主大人,這白敬升雖然是被靈劍殺死的。但他在死之前,似乎還中了一種不知名的奇毒。而這種毒讓他的功力損減極大,至被殺之時幾乎與一個凡人無異。”司馬風有了發現,立刻向邱子平稟報。

  “哦?看來事情遠沒有我們看到的這么簡單。”邱子平對于司馬風的能力還是十分肯定的。若論功力修為,幾人可以說不相伯仲。但論起醫道用毒,司馬風確實是此中大家,在場的人無一可望其項背。

  南宮默咳了一聲,對著邱子平拱手道:“既然沒有發現外敵,對于查案在下也一竅不通,就不在這里妨礙城主大人公干了。城主、司馬家主,在下先行告退了。”

  邱子平點頭拱手道:“既如此,南宮老弟就請自便吧。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南宮老弟幫忙,我定會派人知會老弟的。”

  司馬風也與南宮默拱手道別,但心中卻暗自笑道:哼,后生小輩。雖然在修行上是個難得的材料,但畢竟年少浮躁難成大事。也不知道南宮羽那個老家伙怎么想的,竟然傳位給這么個毛頭小子。

  ……

  南宮默離開了案發現場獨自回到了府中,卻發現議事大廳上燈火通明。微微皺了下眉頭,便快步走入了議事廳。

  廳內坐著三個人,兩男一女。南宮默掃視了三人一眼,徑直走到主位上坐了下來。而這三人卻似乎視而不見,并沒有向身為家主的南宮默行禮。

  “這么晚了,幾位長輩還沒休息,聚在這里所為何事?”南宮默垂著眼睛,似乎是隨口一問。

  三人中年紀最大的男子扭過頭看著南宮默,首先開口道:“城內發生了什么事情,勞動家主親自前去查看,身邊連個隨從也不帶?”

  “哦,沒什么要緊事,只不過死了一個修士。邱城主已經在那里處理了,我看沒什么特別,可能只是尋仇殺人,因此就先回來了。”南宮默答道。

  坐在下手的中年女子拍案而起,對著南宮默道:“胡說八道!若只是一般的尋仇殺人,會勞動城主大人親臨?剛才那個一閃即逝的驚人靈力波動,恐怕整座云間城里的修士都感覺到了,你又何必瞞著我們!”

  “姑姑不必激動,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那個驚人的靈力波動與此事是否有關還很難說。而且我已經勘察過現場了,并沒有發現什么特別的地方。死的人也完全與我們無關,我覺得沒必要太過于關注。”南宮默道:“時候也不早了,如果沒什么事,各位就散了吧,我也想早些休息了。”

  “你!”中年女子指著南宮默,氣的滿面通紅。卻被一直沒有開口的另一位中年男人攔下道:“三妹,南宮默雖然是我等的晚輩,但卻是家族的現任族長。對族長不敬,便是違反家規。既然族長要休息了,那我等也就散去吧。”

  看著南宮默起身離去的背影,中年女子憤憤不平的埋怨道:“二哥,你身為家族的執法長老,怎么能如此縱容這個家伙?即便他是現任的族長,也不能凌駕于族規之上吧?”

  年紀最長的男子從旁插嘴道:“三妹,二弟說得對,我們要尊敬族長。雖然南宮默并不是父親嫡出,論輩分也小我們一輩。但他畢竟是家族目前修為最高強的一個,這一點毋庸置疑。如果家族想要在下一屆族比嶄露頭角,必須要借助他的力量。”

  “三妹,記住,要隱忍,凡事以大局為重。”南宮一族執法長老南宮輝背著手,望著門外南宮默遠去的背影,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