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6:29:5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佛家有妖初養成
  4. 第一章 序

第一章 序

更新于:2018-03-15 13:19:33 字數:2981

字體: 字號:
  天空一陣灰暗,雷聲陣陣霧靄沉沉,來一陣狂風,吹散了幾分愜意,帶來了幾分凄涼;劃一道閃電,照亮了幾分過往,訴說了幾段紅塵。冰冷,還是降臨在這個世界,無情的雨滴伴隨著風,肆虐在少年身上,濡濕了他的外衣,同樣涼了他的心。

  遙遠處,風鈴聲響,像是唱起了一段歌謠:“前塵夢斷,留青山,定乾坤,逆蒼穹,上九天,下九幽,反生死,勾陰陽,踏輪回,駐紅塵,可曾回首,細雨輕風,泥濘小路,木屋獨立……”

  跪伏在這世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凌云山后山山崖處,哪有幾分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絕世豪情,任那風雨加身,不為所動,意識早已沉到那萬展深淵。

  “命矣……”嘶啞的嗓音顫顫地傳出,像是要嘶吼出來,少年抬起了那蒼白如紙的臉,憔悴損,哪還有一點血色,苦笑一聲,抬頭看向那蒼天,嘴角有著幾分自嘲,有著幾分不甘,但更多的是,絕望。

  猶記得昔日榮光萬丈,屹立在這片山頭,曾俯瞰同輩,眾人言語間莫不是羨慕尊崇,伸手間日月可摘天地可奪。

  只是天妒英才,降下三十三尊神雷,六十六道圣光,九十九重天災,將他不容于世,十數載修道,十數載勞累,一朝間付諸東流,從天堂直給擊入地獄,萬劫不復,永無翻身之日!從此,昔日無上神苗墮落凡塵,筋脈盡損,一輩子無法修道,眾叛親離,只留下如今這頹然的背影,跪伏在這后山山頭前。

  就連自己最愛的那個女子,昨日還是片刻不離身,如今卻已是擺手離去,一去不回頭,擁入他人懷抱。而那人,如今正是如日中天,強勢崛起,一舉取代了他昔日之位,那永遠都被他壓了一頭但卻于他親如兄弟的大師兄奪去了他的所有,名譽地位女人,一個不留!

  那些師長,甚至是身為宗主的自己的父親,對他都沒有了往日的關切,更多的是不屑,更多的是鄙夷,更多的是譏諷。還能有誰在乎自己?只有自己的母親了吧,可是縱有她一人關愛至極,面對這萬人排擠,那眾多擠兌的眼光之下又叫他如何生存!

  離開了自己居住了十數載的小屋,穿過一條條小徑,來到這后山,在這山頭,有著列祖列宗的墳位,跪伏在這里磕上幾個響頭,也算是報答了這凌云山養育之恩了吧。縱是他來到此,那些守山的弟子也沒有一人攔他,因為這等廢物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脅存在,就連這天也不愿讓他跪在這里,狂風四作,就像是在譏笑,譏笑他這已經墮落的孩兒。

  有誰知曉他在此處呢?又有誰管他在哪處呢?自己死后化為一培黃土,化入這山頭,作為養料滋潤著山間靈氣,也是一種另類的回報了吧!到最后,或許沒人會為他辦葬禮,縱到最后,他那母親或許會為他立上一碑,然后獨自悲鳴,只有他母親一人,年年記得給他上一炷香,送一點香火。

  只是不知那女子,自己那萬人仰慕的小師妹,可曾記得,自己相伴了數載曾經囂張不可一世的師兄于這里為他人生畫上了最后蒼涼的一筆呢?

  或許早已是忘了吧!在她身畔,已經有著新一代的天才了,在四年后的宗內選拔的宗會,他那只是略遜于他當年的大師兄一定會脫穎而出,一舉奪得宗內年輕一輩最強者稱號,然后一如他當年榮光萬丈,獲得宗主候選人之位,然后一路高歌,最后成為一代梟雄!

  而她,便是最耀眼的成為了那人的新娘,所有人都會為她祝福,為她找到了一個好郎君而高興,而她也是慶幸,終于得到了幸福。而他呢?也是為她高興,幸好沒跟著自己,只是誰也不會在意他的心情了,因為他這個人得不到任何的關注。

  “咚、咚!”

  狠狠對著地上磕了幾個響頭,直到天靈蓋處泛紅,他猛地站起身來,臉上依舊蒼白,卻沒有流下一滴淚水,只是任由那大雨狂風將他的黑色長發濕潤吹散,而他那滄桑雙眸之中,涌上了一股決絕。回頭,再次看了一眼這他生活了十數載的地方,霧靄間隱約可見那雄渾巍峨的建筑輪廓,心中涌上一股酸意,有不舍,有留戀,不舍這景,留戀那人。

  在這一刻,他仿佛有再次回到了那榮光無限時的身影,一反剛才跪在地上嘶啞叫喊著的神態,不再猶豫,轉身邁步而去,向著那后山山邊去行去。

  凌云山高達萬丈,后山終年云霧繚繞,看不清那深淵下方有著什么。傳聞,在這無人去過的凌云山后山之下,有著一條河流,喚為輪回河,一條長河不知有多長,通到那無邊無盡的大海深處,穿過山川,流過森林,跨過蠻荒,象征著人生一世坎坷而漫長,然后到達終點那大海浩瀚無邊源遠流長便象征著往生,象征著輪回。

  不知傳聞是否為真,縱身躍入這山下,或許也能踏入輪回,進入往生吧。下一世,會是如何呢?是投身于凡間,無所作為,平平淡淡庸庸碌碌度過一生,還是又入仙家道門,苦心修煉?或是淪為山間野獸,行走于蠻荒之間?只是若真有再修道之日,不愿做那天空翱翔九天的凰鳥,只愿做只山雞,依舊平淡便可,而遇見的女子,也不愿再如今了。忽又想起那宗會,當日的目標,當日那勢在必得的榮耀啊,最終只得黯然退卻,離開這凌云宗,一人獨去。

  心中涌起一陣無名火,上天廢我,世人負我,我又有何錯!只嘆這凌云宗枉為這帝國第一大宗卻是如此對我,但這世間又有何處不是如此?這般事也不知道上演過多少次,隕落了多少人杰!若有機會,便是踏平這凌云宗,證明我的存在!他們負我在先,我則強勢回歸,一腳踏破他們千年所信,讓那女子也為之側目,然后悔今日之負!

  隨后又是一嘆,苦笑不已。一腳踏破?談何容易?自己昔日那般也不敢如此說,現在這一身廢氣,將死之人了,還談什么豪情。

  張開雙臂,大喝一聲,隨后身軀往前一躍,沒入這霧氣之間,向下墜去。

  風聲蕭蕭,雷聲依舊,暴雨不停,這山巔之上,那房屋之間,幾道房屋卻是燈光閃爍,明滅不定。

  “嚓!”細針入膚,刺穿了手指,一滴鮮明的血液流出。一個婦人,坐在窗邊床頭,兀自繡著花邊,卻是突然一陣心神不寧。

  “昊,你這樣對月兒真的是正確的么?他如今已經這樣了,更需要的是我們的關愛啊!”夫人輕嘆一聲,似是自語,不知為何,心中涌上一絲不安,但終究是沒來頭,吸掉那點血漬,繼續繡花邊。

  又是一屋,相對來說大了不少,里面有著一男一女在纏綿,男的在賣力辦事,而身下的女子卻是突然一陣出神。

  “哈……怎么了?靈兒。”男子喘息著問道。

  “沒、只是……突然感覺失去了什么,有些出神,或許是錯覺吧。”女子生的一張俏臉,此時那白皙紅潤的小臉卻是透出一點憂愁,不知為何。

  “嘿,靈兒,我一直會對你好的,絕對比那廢物好多了,他給不了你的我全能給你,還有何空虛可言?”男子輕笑一聲,然后俯下身子在那吹彈可破的俏臉上吻了一口。

  “嗯……”女子輕聲應著,也不再多想。

  位于正中的那座大殿,此時首座上正坐著一個中年男子,濃眉圓目,全身上下都有一種久居上位的不怒自威之感。

  “宗主,小少爺前去后山已經半個時辰未回了,真的沒事么?”

  中年男子擺了擺手,隨意道:“他想如何便任他去吧,如今雖然已過數月,但想要從天才一朝變為廢體的陰影中走出,也不是這么容易的。現在月兒這般,讓他回來之后去學習一些經商之道吧,然后下山,一生做個凡人便好,這也比在這山上整日無所事事受盡譏諷要來的好。”

  “是。”下方人恭敬答道,旋即退去。

  中年男子抬起頭來,看著這片殿宇,愣愣出神,也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雨,依舊,而后山之處,墳地之前,少年跪下去的地方突然騰起一道黑霧,黑霧繚繞,化為一個人形,看著少年跳下去的地方,人形中突然傳來“嘁嘁“的詭異笑聲,似是嘲笑什么,

  “計劃一切正常進行,唯一可以威脅到我們的東西已經不存在了……”像是來自于九幽地獄之下的聲音,飄忽不定,回蕩在這個后山之間……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