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4:5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不墜輪回
  4.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于:2018-03-16 16:04:05 字數:3340

字體: 字號:
不墜輪回目錄
共3章
  城內的街道沒有了以往的喧嘩,酒館卻是火爆異常,三教九流紛紛前往酒館打聽風聞趣事,一股風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息充斥在小城上空。塵野沒有落下打鐵的功課,在酒樓后面空出一塊地造了個打鐵臺,小胳膊倒也揮得像模像樣,但是錘子下面的生鐵,則是讓人不忍直視。

  “聽說,隔壁城要舉辦大型的拍賣會”

  “肯定不是,我感覺是城里誰家出了多少年難得一遇的天才”。

  酒館內眾人五花八舌,議論紛紛,哪怕性格孤僻的獨行俠客,桌子上也坐滿了一圈江湖人士,放眼望去,不要說空著的桌子,哪怕多余的注腳之處都沒有空到,酒館內氤氳著各種酒味和已段段茶前飯后的談資,好不熱鬧。

  多日后

  隨著城主府征兵令的下達,城內才流傳出真正的“謠言”----要起戰端了啊,這是,修士們紛紛離開,大街小巷慌忙逃竄的商賈有之,更多的平民百姓則是涌向卦塔門前,尋求保佑。

  戰斗的前奏是漫長的,戰斗則是突如其來。

  新兵們臉色有些發白,稍顯慌亂,老兵們神情嚴肅,冷漠的呵斥,希望能讓新兵鎮靜下來。

  老兵的呵斥起了一些效果,但還是有些新兵神情慌亂,更甚者顫栗不止,連刀都拿不穩。

  馬蹄聲越來越響,地面顫動,猶如一只上古巨獸緩緩走來。老兵們神情冷漠,腰間的長刀出鞘,帶起一片冰冷的光。

  “來了!”一個老兵目光如鷹一般盯著遠方。

  新兵們心中一緊,順著老兵的目光看去,心跳頓時漏了一拍,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只見前方黃沙滾滾,一朵漆黑如墨的烏云如同天幕一般緩緩壓過來,伴隨著陣陣悶雷,散發出兇獸般的威壓。

  邱國部署的七十萬兵力遠遠望不到邊際,援助的關國軍士也站滿整個關西城。

  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嚇得太陽躲在云層里也只乏著微光。攻城器具和云梯運至,一場激戰,在所難免。

  邱國元帥朝空中一拳轟出,天空瞬間形成一道巨大的拳影,將城墻的兵士欲要掀翻。

  “來戰者何人”,關西城內也躍出一將。

  “區區氣師,也配知我名諱”。城外邱國軍士沒有騰出地界,關西城將便被邱國元帥三兩拳下去,轟得渣都不剩。

  “城主,情況不妙”旁邊一個手握羽扇的長袍男人看到對面主將如此生猛,心里有了退意,還是先問城主意見。

  城主雙眼瞇了瞇,手搓了搓,“不急不急,我先會會那廝”,說完也躍出城墻,朝邱國大軍便是一鞭。

  邱國元帥擋住鞭影,看向城主。

  “不錯不錯,有幾分能耐”,吳豈,你且上去會會他。

  城主哪料對方只是讓一個將領出面,便一口郁氣上胸,一邊提防對面元帥的偷襲,一邊吃力的和將領交手。

  久攻之下,沒有擊殺掉對面將領,便閃回身子遁回城墻。

  城墻定住身子的城主,精神一陣恍惚,只能硬挺了。

  沖啊!號角聲被沖鋒聲蓋過,一波一波的聲浪欲要震破城門。城墻也拋下無數滾石和火箭,關西城后勤軍不斷支援戰略物資。

  卦塔外的難民如同盛夏的麥子,一茬一茬,有密集癥的人此時定會癲狂尖叫。

  一時間,城內外鐵騎的碰撞聲、人體被刺穿的悶響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連成一片,密集、龐大又兇狠無比的城墻箭陣如同死神張開的鐮刀,肆無忌憚地收割著所覆蓋的一切生命。

  弓箭如雨,火焰如云,充斥著這座城池的半空。

  定是預示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箴言,邱國有備而來,有充足的戰糧儲備,依舊是首戰暫退。

  沖鋒的號角吹響一遍又一遍,此時城墻內外,目光所及之處,到處都是燒焦、扭曲、洞穿的尸體,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焦臭氣味,令人作嘔。

  終究是支援不足,城主和軍士也不知去向。關國的城門被攻破,邱國的大軍一鼓作氣,收割殘余傷殘關軍和百姓的生命。

  “元帥,恭祝旗開得勝,不知道這些難民殘兵如何處置”。邱國將領征求元帥的意見。

  “不受降,殺”,元帥瞪了軍官一眼,振臂斥道。

  “躲起來,快躲起來,不要探頭張望”,塵振方一次又一次壓住塵野的頭顱,按在水缸里。

  塵野面色顯得不舍,探出頭焦急道:“爺爺,那你躲到哪里”。

  “我去卦塔”,說完推一把草垛,朝水缸撒去。

  街道上到處都是巡邏的軍士,塵振方探出頭,便看到經過的一隊人馬,閃到另外一邊,躲過搜捕。

  水缸上方有個小窟窿,塵野透過光亮看到門口路過一列又一隊搜捕的軍士。

  “玉佩、扳指、耳飾,銀票”此刻的酒樓老板娘趴在一個個尸體搜刮著,尋覓著,不時發出笑聲來,懷前的包裹堆得老高,大把大把的金銀財寶叮當作響。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看到眼前女尸手腕戴著的翠玉鐲子,兩眼的綠光掩蓋過鐲子的翡綠。也置外了自己的處境,沒有感覺到背后巡邏軍士的臨近,雙手緊緊拽著女尸的的鐲子。背后走過的軍士走過來就是一刀,老板娘臨死前的手還攥著女尸剛摘下的鐲子,死前,嘴角一歪,似乎頓悟了些什么來。

  老徐尋剛覓著自己的女兒,便看到剛才路過士兵將自己的女兒殺害,便是拿起背后的大刀沖向剛才殺害女兒的士兵。

  長刀熟練的在幾個兵士的脖子上劃過,鮮血噴涌到老徐的臉上,殺完兵士后的老徐抱著女兒的尸體,走到一個農戶用草垛將女兒暫時掩埋。

  老徐提著刀尋覓著老塵和塵野的蹤跡,過往邱國兵士,一概殺之。

  老徐屠殺的動靜引起周圍兵士的注意,以老徐為中心隱隱形成一個包圍圈,老徐也不只一味的殺戮,一直尋覓著自己的徒兒和老友。

  塵野透過水缸的小孔,模糊看到戰斗中的徐爺爺,嗓子眼不由提到心口,一直關注著徐爺爺,心中無盡的擔憂和緊張。

  塵野知道自己不能出去,出去不但幫不上什么忙,反而會拖累爺爺。

  隨著兵士越聚越多,徐鐵匠也不知道抹干凈多少脖子,只是看到追來的箭手,不加抵抗,認準一個方向便沖了出去。

  “叮、叮、叮,三道箭影射到刀背上,只是此時卻沒了徐鐵匠的影蹤。

  領頭的軍士看到插在土里沒有被三柄箭支射倒的長刀,忙撿起來。

  此刀遠望平淡無奇,近近褻玩起來才能感覺到此刀的不俗,軍士想收歸自己手中,念頭剛生出,便打消下去。

  “元帥,諾,這把刀”

  元帥接過軍士捧來的長刀,三尺三寸,刀口閃著撩人心魄的刺芒,不經讓人沉醉其中。

  “凡鐵竟然如此鋒利,咦,徐夫子”只見元帥看向刀背的題字,不由稱奇,忙問向眼前一個俘虜:可知徐夫子?

  “小的倒是知道一個徐姓鐵匠倒是打得一手好鐵”,一個寬頭大耳朵的商賈打扮商人回道,得到元帥首肯后才敢站起來。

  “徐鐵匠是城中翠云酒館的老丈人,打鐵那是遠近聞名”商賈不時看著元帥,希望得到寬恕,不做俘虜。不由說的快起來。

  “你們中可有知道徐鐵匠下落的”元帥打量眼前的俘虜道。

  此時俘虜們扭頭躲避目光有之,低頭沉悶有之,卻無一人站起,這番舉措倒也徹底觸怒了元帥。

  “最后一遍,可有知道下落的”?

  元帥已經惱羞成怒并向弓箭手打起手勢。

  見還是沒人站起,數十個弓箭手一輪圍射,地面倒下一圈尸體,膽小者此時嚇得雙腿一緊,一股惡臭味撲來。

  “我知道,此時老塵站了出來”。

  塵振方走到元帥面前,不顯絲毫慌張,元帥不由高看幾分。

  “你若知道,我便饒你不死,若是騙我”話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塵振方湊到元帥耳朵旁,見元帥側耳,便不由蕩了一下衣袖。

  說時遲,那是快,塵振方從袖中飄出的袖里劍刺出,誰料元帥反應更快,用”徐鐵匠的長刀抵擋,空氣中摩擦出一串火星,兩把武器同時斷了半截。

  見偷襲不成,塵振方自知不是元帥的對手,便用斷刃往胸口抹去。

  此時藏在水缸看到眼前一切的塵野已經泣不成聲,看到爺爺死去的一幕,眼睛猙獰得如同魔鬼般。若是有人看到,定會嚇得神魂盡失,那仇恨,固化在空氣中。

  “將這廝尸首懸掛城門,撤”,一聲軍令發出,大軍浩浩蕩蕩押運俘虜踏上回往邱國的路途,只留下幾千駐兵。城內此刻說不出的蕭條與冷清。

  夜過大半,見到周圍只有幾個零星的軍士還在巡邏,徐鐵匠換上邱軍的盔甲,便走到城門塵振方尸首的地方。

  “你個遭天殺的,不等等老子”。老徐使勁晃著老塵的尸身,看著老塵始終不動的眼皮。

  “老塵,這輩子,我的傷都是你給治的,你看看啊”。說著扒開自己盔甲,那一條條刺目驚心的傷疤愈合的傷口襯在死去塵老未能瞑目的眼前。

  “你是為我而死,我這老臉又何面目活下去”便拔去塵老頭胸口的斷刃,朝自己手臂狠狠劃去。

  “不要,此時躲在一旁的塵野還是阻止晚了”塵野濕漉漉的衣服滴落一路,緊緊地抱住塵老徐空蕩蕩的袖子。

  徐老呲著牙用獨臂合上了塵老不瞑目的雙眼,一行老淚顆顆滴落,似乎蘊含著所有的生離悲歡。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不墜輪回目錄
共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