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32:20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妖之騰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4 21:26:53 字數:1901

字體: 字號:
  我從來都不害怕選擇,因為我知道,我的選擇早已注定。但同時我又是一個很懦弱的人,在我一次次選擇沉淪之時,我也知道我的靈魂正在漸漸地離我而去。

  陸放點起一支煙,淡藍色的煙霧在指間縈繞,仿佛畫出一張張猙獰的面孔,正在對著他張牙舞爪。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飛,”陸放抬起眼皮望向桌子對面的人,“對吧?”

  柏明尊用中指和無名指優雅的夾起煙放在嘴角輕輕地吸了一口,隨后吐出一道完美的煙圈:“知道煙的重量么?”

  陸放眼睛注視這那道煙圈在藍色煙霧的環繞之下逐漸升騰,變形,直至消散,才看向手中那只正在燃著的香煙:“稱一下不就好了。”

  “不,不是這個煙,”柏明尊輕輕地搖了搖頭,將彈下的煙灰聚攏在一起,把剩下的煙頭捻滅放在上面,“稱出一根完整的煙的重量,與這一堆煙灰和煙頭的重量,做一個簡單的減法,就是煙的重量。”

  陸放輕笑一聲:“那是生命的重量……”

  “也是她在你心中的重量,”柏明尊打斷他,“不是么?”

  陸放也搖了搖頭,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的,夾起煙猛吸了一口,煙霧瞬間侵入他的喉嚨,咽部的不適感令他瞬間流出了眼淚。

  “僅此一次,以后別再抽。”柏明尊合上眼,享受著煙霧的環繞,仿佛只有在這樣的麻醉之下他才真正的屬于自己,才真正是一個能夠掌控自己的帝王,才能夠真正的忘記過去,忘記那些令人生不欲死的傷痕。

  陸放又不可控制的咳了起來,柏明尊站起身來到他的面前,輕拍他的背不無傷感的安慰道:“忘了她吧。”

  *********************************************************************************************************************

  被手機鈴聲吵醒,陸放錘了錘沉重的腦袋,昨夜宿醉的酒力尚在。

  是夏悠的電話,她在電話之中嘰嘰喳喳了很多,但陸放卻只聽清了一句:“蘇依南失蹤了。”

  陸放瞬間驚出一身的冷汗,酒勁也立刻下了八成。

  “不可能,昨天我們還……她還給我發短信來著。”

  夏悠的聲音在顫抖:“是真的,她昨天晚上就沒回家,叔叔阿姨都快急死了,她跟你在一塊么?”

  “沒,沒有。”陸放回想起昨夜的蘇依南,絕情而又冷峻——“陸放,我不喜歡你了”,“我們不合適”,“再見”。

  “喂?喂?陸放你在聽么?”夏悠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我在,”陸放收拾好心情,用手揉了揉臉之后又說道,“我現在去找你,你在依南家么?”

  “國防路39號,她搬家了。”

  陸放一愣,搬家了?“什么時候搬得?我怎么不知道?”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問這個?!你快來吧我們都在。”

  蘇依南的家坐落在國防路的中心位置,那里是一片繁華的商貿區。路放坐在出租車上看著繁華的街景向后迅速的倒退著,又想起了那個不同于尋常的蘇依南。高考剛剛結束,她的短信便至。

  “我不喜歡你了。”

  陸放摸摸口袋,昨晚沒抽完的那包煙還在,煙盒棱角分明,硬的像要刺破他的手。他抽出一根向出租車司機示意——“師傅,我能抽根煙嗎。”

  出租司機似乎十分興奮連忙點頭,猶豫了一下也說道:“我也能抽一根吧?”

  陸放點點頭,搖下車窗,點燃了手中的香煙,煙霧瞬間成絲狀飛向窗外。

  陸放自認不是一個自制力很弱的人,但面對手中燃著的香煙他完全敗下陣來。煙氣入鼻的時候他似乎一下子釋然了,而且感到前所未有的煩躁,什么蘇依南什么失蹤什么國防路全去******蛋吧!

  “師傅,掉頭。”陸放冷酷的說道。

  *********************************************************************************************************************

  柏明尊從來沒有這么緊張過,陸放的電話他已經打了不下三十遍了,卻依舊無人接聽。在蘇依南家中他看到了幾乎瘋掉的蘇爸蘇媽,從小便被嬌生慣養的蘇依南從來沒有離開他們這么長時間過。

  他同時也很憂慮,他在擔心陸放他們兩個人會不會做傻事。蘇依南房間的桌子上依舊擺著陸放送他的模型,模型上面套著一只同樣是陸放送給他的戒指,似乎在向他示威。

  他更加的感到煩躁,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實在是很糟,而且魔像上的戒指似乎像一只有魔力的眼睛一樣正冷冷的注視著他。不,不是如同一只眼睛,那分明就是一只活生生的眼睛。

  那只眼睛中仿佛布滿了血絲,淡淡的紫色散發出陣陣妖異的氣息。柏明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助,這只眼睛仿佛在向他傳達這世間最冷漠,最壓抑,最昏暗的情緒,他的胸膛仿佛要因那股暴虐的戾氣而炸開一般。

  柏明尊想起來了,那是一只白狐的眼睛。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