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7:0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星間觀察者
  4. 第零章 紋身與觀察者

第零章 紋身與觀察者

更新于:2018-03-15 18:56:38 字數:1893

  這個世界是一個陰謀,這是沈家先祖在很早很早之前就明白的一件事。至于是一個什么樣的陰謀,是誰策劃的陰謀,是針對的誰的陰謀沈家先祖們通通不知道。

  那是幾千年前的一個秋天,披著獸皮的還是“原始人”的沈家老祖,百無聊賴的在一顆梧桐樹下睡懶覺。睡了一會兒,他感覺地上有個東西硌得慌,他刨開地上的落葉,發現有一塊印著眼睛的黑色石頭。

  他就拿起石頭,死盯著那塊石頭看。然后他就感覺不對勁,他腦袋里突然多了很多東西,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很多對他來說現在沒有的東西。于是他就明白了這個世界是一個陰謀,而就在他明白了這個世界是一個陰謀的那一刻,那塊黑色石頭掉進了沈家老祖的手掌心變成了一個眼睛的紋身。

  等到晚上,行為有點瘋瘋癲癲的沈家老祖回到了家,一處洞穴里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幾個月大的兒子的背上也多了這么一塊眼睛紋身。

  從這以后的第二天,沈家老祖就知道了自己和自己后人的使命,就是觀察,盡自己最大極限的觀察這個世界的一切,這是策劃這個陰謀世界的人給予他們的使命。于是沈家老祖給自己起了一個單名“沈”。

  此后的幾千年,人類社會從茹毛飲血的原始人再一次到踏入宇宙時代,或多或少的也察覺到了這個怪異的家族的存在,他們把這個家族叫做“觀察者”家族。而沈家人不要臉的認為這個名字不錯,也開始這么叫起自己了。

  為什么說是再一次的踏入宇宙呢?

  因為人類發現,他們是從宇宙中掉下來的。

  五千多年前,一隊先人科考隊跨過億萬的星河,來到了群星的最中央的恒星系“中央一”里,

  他們來到此地后驚訝的發現,這里簡直是天堂。中央一里的第二顆行星,這顆后來被稱為祖星的星球是一顆超一類適宜居住行星。它的一系列數據和先人的地球是如此相似,完全可以稱的是第二地球了。更令人震驚的是,這種超一類適宜居住的行星在這里足有快三十顆。二分之一以上的恒星系有適宜居住的行星,這里是天堂。

  誰也沒想到的是因為莫名的事故,科考隊的宇宙船墜毀在祖星上,天堂一瞬間變成了地獄。幸存下來的先人們退回到了原始時代,然后把歷史的進程重新走了一遍之后,就變成了現在的人類。

  所以到了人類再次發現超光速、近光速的宇宙航行方法后,還特地更元改歷,將重回群星之中的那年定為,始歷1年(S.C.01),意思就是重新開始。

  而在這幾千年的人類再發展的歷程中,沈家諸多先祖,看到了觀察到了許許多多的東西。

  封王分九鼎治天下的時候,沈家一個先祖是熔鑄銅鼎的工人。

  始皇帝統一東陸的時候,沈家一個先租在始皇帝的宮廷里做一個小官。

  明武大帝西征的時候,沈家一個先祖就是西征軍中的一位大將軍。

  三明太監環游世界的時候,沈家一個先祖在寶船上做水手。

  林蘭先生發明蒸汽火車的時候,和蒸汽火車的賽跑的馬車夫也是一個沈家先祖。

  啟民智時斬下南慧完帝腦袋的儈子手,也是一個沈家先祖。

  馬哲寫下資本論的時候,一個沈家先祖就是他隔壁鄰居。

  海明輝主導晨明嶼計劃的時候,一個沈家先祖是海明輝的學生。

  昊天七號登上月球的時候,更不得了,一個沈家先祖是就是登月的宇航員之一。

  最最了不得的是,超光速、近光速的宇宙航行方法,都是一個沈家先祖發明的,只是被無恥之徒剽竊了。

  冥冥之中似乎有天意引導著,沈家諸多先祖走向歷史重大事件和拐點周邊,讓他們靜靜的觀察這一切。

  亦所以,沈家,這個迷一般的觀察者家族。看到了、看清了歷史上發生的一切。幾乎每一個沈家人,都知道歷史書上的所有錯誤。他們深切的知道,人類發展的進程,是一支毛孔時刻在流出骯臟物的巨獸。

  而最重要的是,這支巨獸正在按照一條模糊不清的陰謀詭計構成的道路,一路狂奔。

  這另沈家人感到害怕,他們中的無數人試圖逃脫這個詛咒一般的使命。但印著紋身的他們,無論逃到何處,都是在觀察著這個陰謀世界。

  只有消除紋身,才能逃脫這個詛咒。這是無數代沈家先祖累積起來的共識,但他們始終無法消除這塊紋身,無法消除詛咒。

  直到到了S.C.45年,事情得到了解決。那個發明超光速和近光速的宇宙航行的沈家先祖的孫子,他似乎完美繼承了他爺爺的聰明才智,而他的眼睛紋身和沈家老祖一樣在手掌的正中間。他探索出了這個世界的陰謀,似乎是創造陰謀的人和他做了交換,他知道了消除紋身和詛咒的方法。于是在一瞬之間,縈繞在這個家族頭上的千年詛咒消失,他們欣喜的發現他們統統的變回了普通人。

  這個沈家先祖的名字叫做沈天明。

  最后,沈天明微笑離開的這個世界,他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帶進了墳墓。他沒有覺得這有任何不妥,他只知道他終于看穿了這個世界。

  然而他還是不知道,他死之后的幾百年,一個沈家人的手掌心又一次的出現了,那個眼睛紋身。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