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8:5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瘋狂偵探
  4. 午夜公司殺人案三

午夜公司殺人案三

更新于:2018-03-16 10:33:21 字數:2259

  就在這時,姚警長得電話響了起來,姚警長起身出去,接了電話。過了一會姚警長又走進審訊室,走到于丹的面前,指著她攥著的衣角問道:“請問這個血跡是怎么回事?”

  于丹突然很緊張的抓著自己的衣角,大聲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的衣服上為什么會有血?”

  剛才出去的那個男警員打開門,對姚警長說:“姚sir,張繼天來了。”

  姚警長點了點頭,然后轉過臉對著女警員說:“你帶她去化驗一下,她衣服上的血跡到底是誰的?”姚警長接著對男警員說,“帶他進來。”過了一會兒,蘇文錦走到審訊室門口來,對姚警長悄悄的說:“我有一些話想要問問張繼天和謝蕓,所以剩下的兩個人,我希望我能夠和您一起審訊。”

  姚警長點了點頭,兩個人便一起走進審訊室,張繼天也隨后被帶了進來。姚警長看了一眼蘇文錦,點頭示意了一下。蘇文錦張開嘴問了一個出乎意料的問題:“聽說昨天晚上有一場英超比賽,你喜歡的隊伍輸了?”

  張繼天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愣了一愣然后接著回答說:“呃,是啊,昨晚利物浦輸的太慘。”

  蘇文錦說:“張慶說,你昨天晚上兩點多左右給他打過電話,討論過比賽?”

  “是啊,昨晚大概跟他打了20多分鐘的電話,跟他討論過比賽。”

  “那你們在電話里還聊了些什么別的沒有?”

  “我記得我昨天晚上跟他借過一次銀行卡,讓他幫我在網上買個東西。”

  “買什么東西?”

  “就是一些衣服啊。當時雖然很晚了,但是正好跟他打了個電話討論足球,就順便找他借了下卡。我記得當時他去買的時候,讓我等了幾分鐘,沒掛電話,他買好東西我才掛的電話。”

  “大概是幾分鐘呢?”

  “我記得差不多有10分鐘吧,一般在網上買個東西也不過兩三分鐘的,我當時也很納悶呢。”

  蘇文錦站起來說:“行了,你回去吧,如果我們有什么事,會隨時叫你。”張繼天站起來點了點頭,跟著蘇文錦走出門外,然后蘇文錦又帶著最后一個人走了進來。

  蘇文錦說:“你是他們公司的會計是吧?”

  謝蕓點了點頭,蘇文錦接著問:“你昨天晚上兩點左右在哪里,在做什么?”

  謝蕓想了一想,說:“我是個會計啊,記得是一直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整理公司的賬目。”

  “你確定你哪里都沒有去?”

  “我可能中間去過一次廁所。”

  “有人能夠為你作證嗎?”

  “于丹啊,兩點鐘她呆在我辦公室里休息。”

  “在死者死的19層電梯門外,有一排腳印直通到你的辦公室門口,而且經過鑒定,這是一個女式高跟鞋的腳印,對此,你有什么要解釋的嗎?”說完,蘇文錦低頭看了看謝蕓腳上的女式高跟鞋。

  謝蕓把腳往回一收,大喊道:“是誰也都有可能穿上女式高跟鞋的好吧,有鞋印也不代表就是我殺了人啊。這一定是兇手想要陷害我,才弄出來的鞋印。”

  蘇文錦站了起來,說:“走吧,你可以出去了。”

  謝蕓也站了起來,跟著蘇文錦走出審訊室。

  蘇文錦和姚警長一起返回監控室,姚警長說:“有什么發現沒有?”

  蘇文錦說:“總得來說,所有人都沒有確切的不在場證據,張慶給張繼天買過東西,他們雖然有20分鐘的通話時間,但其中有10分鐘是沒有在說話,而且張繼天在等張慶給他買東西。唐姍是唯一一個沒有證人的,兩點鐘左右她一直一個人呆著,而謝蕓和于丹雖然在一起,但是謝蕓說他中途上過廁所,這么說她們兩人都有可能在謝蕓上廁所的時間里作案,但是根據于丹的口供,說謝蕓上廁所之前便聽到了聲音。她倆的嫌疑似乎又排除了,根據監控錄像顯示,死者死亡的確切時間是夜里兩點零三分,也就是說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有嫌疑。還有一個人,就是李明哲,他到現在還沒有出現。我覺得是時候應該找找他了。另外,還有一點,于丹說他沒有看到溫室里有花枯萎,而唐姍的口供恰好相反,除非他們有人說謊,或者說這一切都是李明哲在說謊也有可能。”

  姚警長直接傳令給旁邊的警員說:“全城尋找,凡是李明哲經常去的地方,以及他自己的家和親戚家里,必須要把他找到。”

  “yessir。”

  蘇文錦對姚警長說:“我還想去案發現場看一看。”

  姚警長點了點頭,說:“那我陪你一起好了。”說罷兩人便一起走了出去。

  來到大樓19層的電梯門前,蘇文錦看到電梯邊上的那間辦公室,于是問了一下:“這是誰的辦公室?”

  門衛回答說:“這個是張慶的辦公室。”

  “能打開嗎?”

  門衛點了點頭,便拿鑰匙打開了辦公室的門,這里很安靜,但是似乎和電梯對面的那間謝蕓的辦公室裝扮差不多,有點偏女性化。蘇文錦和姚警長走了進去,門衛剛想跟進去的時候卻被蘇文錦隨手一帶關上了門,門衛被撞到在門外,也跟著大叫了一聲。蘇文錦也迅速回過頭來,打開門,看到坐倒在地上的門衛,說:“不好意思,忘了你還在外面。”

  門衛起身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蘇文錦接著說:“你們房間的隔音效果很一般嗎?”

  門衛回答說:“是啊,隔音效果的確不是太好。”

  “哦對了,案發的時候,你在一樓,有沒有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

  “奇怪的聲音?好像沒有,當時都兩點多了,我應該已經睡著了。”突然門衛似乎想起來了什么,大聲說,“對了,我似乎聽到有玻璃碎掉的聲音。”

  “玻璃?”蘇文錦突然腦中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對著門衛問道:“我想知道,謝蕓有沒有男朋友?”

  門衛愣了一下,然后回答說:“她可是我們公司的一朵花,追她的人太多了,但是聽說她好像是有男朋友了,所以拒絕了不少人。他男朋友到底是誰,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蘇文錦點了點頭,對姚警長說:“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謎底就快要揭曉了。我有一件事需要您幫我辦一下。”

  “有什么事你盡管說。”

  “幫我把李明哲帶到警局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