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3:54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名門暗戰
  4. 第003章 大公子

第003章 大公子

更新于:2018-03-16 18:31:23 字數:3073

  意識到自己失態的李復,正向葉婉兒是誠心誠意的作揖和鞠躬道:“婉姨,我知錯了。”見他知錯就改的葉婉兒,心中的怒氣是隨即就煙消云散,十不存一。實際上,她對于眼前李復的感情頗為復雜。恪守禮法和論及輩分,自己同他生母是結義金蘭,而名義上確實高出他一輩。若是論及兩人當下年齡,自己比他大不了幾歲,仍舊屬于平輩,也就是一個姐姐。這要是論及血緣,自己和李復沾不上半點兒關系。或許說,自己是給李復當了童養媳,更為貼切。

  兩眼環顧周圍無人的葉婉兒,臉上的表情是徐徐地舒緩過來。她前一刻爆發的主因,一方面是不滿意李復抱了自己一下,另一方面是惱怒于他喚自己為“婉兒”。畢竟,他不是自己的男人。要是讓搬弄是非,多嘴多舌的第三人聽了去和傳了開,那么勢必會讓他人誤以為自己和李復有了不齒的勾當。雖說這一類骯臟齷齪的事兒在名門大族中屢見不鮮,往往只能意會不能言傳,但是葉婉兒不越過雷池,不想成為其中之人。

  腦子里面轉念一想的葉婉兒,似乎又從中是品出了另外一些味道。雖然自己不是過來人,但是或多或少也明白男女之間到底怎么一回子事情。不無想到李復已過及冠之年的她,也是時候給他說一門親事。大概是等李復成親以后,性子和舉止也會好生的收斂,不再輕浮。

  “你老大不小,也是時候成一個家了。按理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至于你爹……”先把話是說到一半就便停頓了下來的葉婉兒,著實在李復親生父親這一個事情上面有所忌諱,不好再往下說,于是話鋒不免一轉道:“既然姐姐不在,那么我就替你做主,說一門親事。”

  “不要。”擲地有聲,絲毫沒有猶豫的李復,若是沒有聽見趙漢和葉婉兒的那一番對話,很有可能就應下了。這人生在世,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干出驚天動地的大事。和老婆一起熱炕頭,兒女繞膝,過著殷實富足的小日子,才是真生活。

  正是因為趙漢的到來,才使得李復不再想著只過自己的小日子。在他看來,自己當下擁有的一切,完全就是別人的施舍。要不然,身為一家奴的趙漢對李家大公子為什么敬重有加,夸贊的了不得,不得了,而把自己直接比喻成老鼠。雖不奢望自己成龍的李復,也是不愿意被狗不拾的角色把自己給看扁了。

  不只是說說而已的李復,決心已下道:“婉姨,你相信我。我一定會給你爭氣的。”不清楚是自己對他這樣的話聽得太多感覺到麻木,還是自己內心深處對他已然絕望卻不自知的葉婉兒,臉上唯有輕輕的一笑算作回應,卻沒有打消自己要替他找媒婆說親。

  經由這一事之后,晃眼間又過去了數日。

  待在屋子里面是正兒八經努力讀書,刻苦練習毛筆字的李復,雖說早就意識到自己去走科舉這一條未必通達,但是不干這一個被世人公認為揚眉吐氣和光耀門楣的正途,又能做什么呢?經商?那可是賤業。即便自己今后能夠做成大明朝的首富,也會被士大夫階層,統治集團瞧不起。本朝的沈萬三,出資修筑南京城,犒賞三軍,那么有錢,還不是落得一個被朱元璋整治,士林和權貴都瞧不起,沒有了好下場。

  感覺自己將來說不一定就會是范進或者孔乙己的李復,憂慮的還有一層,便是自己所謂的本家到底是何方神圣?哪怕自己三番五次的問葉婉兒關于名義上的爹,以及本家之事,始終沒有得到過他想要的信息和答案。畢竟,葉婉兒在這一個事情上面,總是保持三緘其口。

  “公子,要不出去轉一轉?今日,街面上肯定會很熱鬧。”站在邊上伺候的引泉,留意到了自家公子是心緒不佳,于是就想著到街面上去溜達,舒展了一下道。

  明白自己這一種狀態是既看進去書,又練習不了毛筆的李復,去到城中的街面上逛一圈,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這要是心緒由差變好,就能事半功倍。接受了引泉這一個提議的他,領著對方是一起走出了家門。

  剛一步入進城中正街面的李復,瞧見街道兩邊是烏壓壓的站滿了男女老少。既不是來買東西,也不是來賣東西的他們,不約而同的向著一個方向是翹首以盼。對此,免不得會引起李復的好奇心,于是就看向了緊跟著自己的引泉,隨口一問道:“他們都準備看什么呢?”

  “今日是新任縣太爺到任的日子。他們一個個都是來一睹縣太爺的風采。”知情的引泉,據實以告道。

  而站在靠近前面,距離兩人最近的一名陌生漢子,一面疊著腳尖向那一處張望,另一面是對邊上的三名年輕女子,講述道:“我可聽說,咱們這一位新到任的大老爺,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一個人是赤手空拳就打死過一只白老虎。”

  “我還聽說,這一李大公子可是科場揚名。不但如此,還頗有來頭。他是禮部尚書,內閣次輔李文軒大人的嫡長子。”一名穿著長衫,頭戴方巾的秀才,侃侃而談道。

  “我們的縣太爺不但文武雙全,而且人還長得貌似潘安,一表人才。”其中一名盤子臉上有少許雀斑,相貌馬馬虎虎的年輕女子,著實展現出一臉花癡的模樣道。

  站著一聲不吭的李復,聽他們是左一句,右一句的全是對新任大興縣太爺的贊美之詞。對此,他自然而然就回想起了趙漢曾經說過的話。這一位新上任的縣太爺,可是自己名義上同父異母的大哥。沒有就此走掉的他,倒是也想看一看李家的大公子是如何不凡?

  沒過多久,街面左右出現了兩撥差人。他們是好似五步一崗,十步一哨的進行維持起了秩序。隨著“當當當”的聲音是從遠處傳了過來,便直接就引起了看熱鬧人群中不少人的莫名亢奮。而高舉著“回避”二字牌子的衙役,如同運動會開始最前行的儀仗隊高舉的彩旗一樣,首先是出現在了眾人的眼簾。

  不但沒有坐從六品官轎,而且還沒有身著朝服的李子默,身著一席便裝,胯下騎著一匹皮毛油光發亮的烏騅馬是徐徐前行。他的這一出現,如同天皇巨星駕臨一般,瞬間就引爆了在場男人們的歡呼,女人們的尖叫。

  騎坐在高頭大馬之上的李子默是果真名不虛傳,不但外貌俊美,而且流露出的英雄氣,頗具當年楚霸王項羽的風采。緊隨在他身后,分成兩列,每一列都是四匹,總共八匹的黑色高頭大馬。而位于馬身上的八名精壯漢子,清一色的全是李府護院家奴。一個個自信滿滿,昂首挺胸的他們,可不僅僅是中看不中用的儀仗隊,而都是曾經戰場上面殺過好一些人,建立過一定功績的男子漢。

  一輛由兩匹白馬拉著的花梨木馬車,跟著慢慢地前進,而位于馬車兩邊算是有一些頭臉的丫鬟,一個個不但長相出眾,而且還身著綾羅綢緞,金銀珠寶的頭面首飾是一件不缺。哪怕是位于馬車后面的其余大大小小地丫鬟,仆婦,等等都能從中看出其中的不凡之處……

  把這一切都看在眼睛里面的李復,著實從心里面生出有一種李子默是高富帥,而當下的自己和他一比,就是不折不扣的矮窮挫。當然,僅僅是和自己這一個名義上的大哥相比。實際上,自己倒不算矮,176公分的凈身高;窮是不算,好歹也有鋪面,田地和宅子。至于長相挫,也就更加扯淡,畢竟是客觀還有幾分小帥的模樣在。可是,自己的身價和普通人一比,自然就是又成了高富帥,但是再和權貴一對比,就是TMD一個窮癟三。

  李復眼望這一撥撥從自己眼前走過的人是不難想到,李子默是把在李府伺候他的全部奴仆班底都從京師大宅搬動了大興縣來。非但如此,恐怕李府的當家人又少不得額外調撥了好一些人手給其使喚。

  李復大概默數了一下,也是有三,四十人的規模。從中可見一斑的他是猜測著,京師的李府必然會像《紅樓夢》中的賈府一般,甚至更加氣派。作為這一家主假冒私生子的自己,終于理解了謹小慎微葉婉兒的苦楚,便是不敢輕易評論息息相關李家的是非。像他們這樣身份的人,完全有可能也會招致本家某當權主母的不喜歡,就此算計和抹掉。

  前前后后和仔仔細細閱讀過不少于十遍,稱之為社會百科全書《紅樓夢》的李復,不是不可謂清楚什么叫做侯門深似海的道理。主子斗,奴仆斗,丫鬟斗……高墻內外,上上下下相關聯的人等是無有不在為“利益”二字明爭暗斗。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