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5:2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煉金成神
  4. 第二章愛麗絲酒館

第二章愛麗絲酒館

更新于:2018-03-15 20:06:39 字數:2243

字體: 字號:
  夜幕降臨這個邊荒小鎮,風聲中遮掩不住人們的抱怨呼喊聲。風沙中的人們將寬大的衣服連帶頭部一起緊緊裹住,詛咒著這惡劣

  的天氣各自回去家中或是尋找不夜的地方尋歡作樂。愛麗絲酒館是在三年前出現在這座邊荒小鎮的,并且成為了亞拉哈夜晚最為

  熱鬧的去處之一。愛麗絲酒館中,昏暗的而略顯曖mei的燈光下往來的美女服務生就像是翻飛的蝴蝶在各種各樣的酒客中間一沾即

  走,只留下眾多的酒客留戀的呼喊。愛麗絲酒館之所以如此受到往來亞拉哈小鎮的男人們的歡迎,不但是因為這里有不知來路的

  亞拉哈最為濃烈甘醇的酒,也是因為這里有亞拉哈最為美麗的女人。在亞拉哈這樣的地方,爭斗永遠是不會停止的地方,但是愛

  麗絲酒館中卻從來沒人敢有一點的放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在愛麗絲酒館中鬧事的人,已經永遠的消失在了亞拉哈小鎮中

  ,或者說是這個世界上。

  方一踏入這里的許凡在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一個曼妙的身影,那美麗的女子一頭幽蘭的長發,狹長的眼睛勾勒著深紫色

  的眼影,如脂的肌膚恰到好處的露出誘惑,薄薄的嘴唇在高挑的酒杯上輕點,無限的風情。就在這別樣的誘惑中許凡卻沒有感覺

  到一絲的放蕩,有的只是情不自禁。“那人是誰啊。”李清似是好奇的問道。西麗兒不滿的瞪了許凡一言似乎有些鼓氣道:“愛

  麗絲酒館的老板娘,亞拉哈有名的夜玫瑰。帶刺的那種,據說這株夜玫瑰可是生長在男人的血肉上的哦。小弟弟可不要向某人一

  樣被迷惑了啊。”說著還別有深意的看了許凡一眼。許凡立刻喊道:“我哪有啊?我那是對美麗的欣賞而已。再說了琳娜小姐哪

  有你說的那么恐怖?只不過是他人的謠言而已了。”李清面色嚴肅的說道:“我聽說最美麗的外表下通常是丑惡的內心呢!”西

  麗兒立刻深表贊同的點頭并且示威一樣的向許凡哼了一聲。李清卻又說道:“可是道聽途說并且把它當做想當然的人據說也是沒

  有大腦不能自己思考的人呢。”“你!”西麗兒瞪著眼睛看著李清,怒氣沖沖。許凡在一旁哈哈大笑。西麗兒無奈地看著李清說

  道:“你這些東西都是從哪里聽到的啊?”“書上!”兩人頓時為之氣結,許凡更是無奈的道:“小朋友,書上的東西可不一定

  準確的啊。”李清疑惑地問道:“為什么啊?”許凡別有深意的說道:“因為現實的東西要比書上的美麗許多,也要丑惡許多。

  現實,不是書上所能完全了解的。”李清似懂非懂的點頭。

  “哦,這不是許凡小帥哥么?今晚想要為自己的青春留下一段美麗而夢幻的回憶么?”琳娜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三人的身邊,

  曖mei的眼神盯得許凡一陣飄然。西麗兒立刻擋在許凡身前,俏臉上顯著一絲薄怒:“亞拉哈的夜玫瑰,我可不想明天收到的是我

  同伴失蹤的消息!所以,請你離他遠點!”琳娜嬌笑一聲,美麗的容顏讓人為之窒息:“小女孩,你,吃醋了?”西麗兒頓時臉

  上通紅,還好燈光有些昏暗旁人看不出她的尷尬。西麗兒羞惱道:“什么吃醋!你不要亂說話!”琳娜轉眼看向李清,眼中似是

  一亮笑道:“好可愛的小朋友,這是你們的孩子么?”許凡和西麗兒兩人都一愣,西麗兒更是幾乎要暴怒動手被許凡趕緊拉住。

  李清仔細的看著琳娜,目光一直停在琳娜眼睛上。琳娜在李清的目光中不由臉色沉下,那樣清冷的目光中看不到任何東西,好似

  一片空蒙。“這個孩子,究竟是什么人?!難道他看出來了么?不可能的!他只是一個孩子而已”琳娜在這目光中驚出一身冷汗

  。李清忽然笑道:“阿姨的眼睛好漂亮呢!”琳娜有些艱難的維持住自己的微笑道:“你也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家伙呢!”西麗兒

  拉起李清對著許凡道:“走吧,他們還在等我們呢!”許凡點點頭,就在轉身的時候很有深意的和琳娜對視一眼。就在三人轉身

  之時琳娜忽然開口喊道:“許凡小帥哥,今晚要是還走錯房間的話,可要事先敲人家的門哦?”無盡誘惑的一句話頓時讓西麗兒

  的目光中燃起熊熊怒火,狠狠的在許凡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咬牙切齒道:“我說你怎么昨晚不見了人影,今天還和這個女人這樣熟

  悉,原來是這個樣子啊!許凡帥哥!”許凡慘叫一聲趕忙討饒解釋道:“西麗兒,你可不要聽她亂說啊,我昨晚的確是遇見了琳

  娜小姐,但是我們什么都沒發生啊!我更沒有進過她的房間的!”西麗兒手上更用力:“是么?亞拉哈鎮原來這么小的啊,隨隨

  便便就能讓你遇見她!”許凡一路討饒的聲音漸去漸遠,琳娜目光陰冷的看著李清的身影,淡淡的聲音在這紛雜的酒館中幾乎不

  可聞:“去查清楚那個小孩的來歷!”就在眾人不注意的腳下一個黑色影子很快的消失在了酒館中。琳娜回想起剛才在那目光中

  的感受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卻有一種來自靈魂的威脅讓自己感覺自己深深隱藏的秘密已經完全被這孩子洞悉了一樣!“那個

  孩子究竟是什么人啊?”琳娜心中充滿了疑問,但是轉眼間臉上便換上了嫵媚的笑容。

  “那個琳娜也是個煉金術師吧?”西麗兒忽然問道。許凡想了想道:“應該是吧,我昨天記得在她的背上見到了一個貌似煉金陣

  樣子的東西呢。”就在這一句話說出來之后許凡頓時一身的冷汗,機械的轉頭看了看西麗兒。西麗兒陰沉的目光在昏暗的燈光中

  加恐怖:“背上?是嗎?”許凡慌忙擺手解釋道:“是昨天琳娜小姐的背帶忽然掉了,當時我也是沒辦法,只好幫她一下了。”

  “哎呀!我真是笨啊!”許凡猛的一拍額頭換了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道:“我豁出去了!反正我是清白的!”許凡看著西麗兒的

  表情忽然邊做笑臉微微一愣。西麗兒笑道:“我們快走吧,他們該等急了呢!”許凡和李清有些莫名其妙的對視一眼最后不明所

  以的跟在西麗兒背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