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9:3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殺魂奪魄
  4. 第二章 不能丟臉

第二章 不能丟臉

更新于:2018-03-15 19:25:26 字數:2750

字體: 字號:
  他們五人是坐飛行器離開的,足足飛了五六個鐘頭。

  感覺著時間的流逝,常樂天已經情緒好了很多,畢竟一個盜墓出身,膽氣還是很足的。

  無聊的估計了一下飛行的距離,“沒想到跑這么遠,已經飛了半個地球的距離了吧!”真不知道這些人押運他們這五個沒有任何親屬的囚犯去哪里。

  扭頭看了看劉社光,也就是那個尿褲子的,此刻他竟然還在喝著水,這已經是第5杯了吧!如果情況糟糕不知道他還會尿褲子不會。

  再看其他三人,除了樊難京還稍微正常,在他看他時,他還看了看常樂天,還微笑了一下,其他的兩人卻是神游不知何處。

  伴隨著一陣晃動,常樂天知道到站了,果然負責看護的士兵站了起來。

  “好了到地方了。”其中一個士兵的頭目緊緊的盯著他們五人。

  盡管面對未知的惶恐,但卻無法逃避,五人都慢慢騰騰的站了起來。

  三個高深莫測的調查員,已經在他們乘坐的艙門外等待,看到五人出來后,扭頭當先走出。

  此時已是中午時分,飛行器的艙門一打開,外已是強光籠罩。

  常樂天走到門前不自覺的瞇上了眼睛,艙外一陣風吹過,他抽了抽鼻子,怎么有股咸咸的味道,難道來到了大海。果然當他適應的外面的太陽光后,站在高處已經看到了遠處一望無盡的大海,而這里正是一座海島。

  一個個荷槍實彈的士兵布滿了各種建筑物之間,看起來是五步一崗十步一哨般,真是戒備森嚴。

  不自覺的常樂天覺得嗓子有點發干,扭頭看他的同伴也是神情惶恐。

  常樂天邊下飛行器,邊打量周圍,那里怎么那么多人,看起來……好像也是……也是囚犯!

  其他四人看到常樂天的吃驚,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原來遠處的空地上集結了眾多的人,他們穿著者五花八門的衣服,粗略的看了看,就有上百種了吧!人員也有幾千人,他們已經按照各種衣服的種類分別站成獨自的方隊,不過這些服裝盡管款式不對顏色不對,但給人的判斷是與他們五人是同一類人。

  膚色不同,種類各異,天啊!這可真是囚犯大集結大派對啊!

  一聲輕飄飄的聲音前面三人處傳來“好了那是各國的囚犯,你們準備好,可不要給祖國丟臉。”

  常樂天神情愕然。

  ……

  這邊的動靜肯定也引起了那邊的注意,各國的領隊還站在一起,用通用語言漢語談論著。

  Z國的來了!

  嗯,看看他們來了幾個人。

  一……二……三……四……五,太氣人,太混賬了!他們竟然這次就送來了五個人。

  是啊!就這五個人就分走全部成果50%的收獲,一個人就代表著10%啦!

  太過分了,我們M國可是送來了100人,可才分享1%的收獲。

  E國的領隊努努嘴,小聲點不要讓R國人聽到,刺激到他們,他們這次還是派了1000人,可還是只分享千分之一的收獲。

  E國領隊隨是說的小聲點,可是他的聲音卻是最大,當然讓R國的領隊聽到了,他猙獰的扭曲面孔,也說明了他此刻已是憤怒到極點。

  M過的領隊卻是毫不客氣,“活該!如果不是他們再次挑起三次世界大戰,也不會牽連到我國,讓我M國走向衰弱,讓Z國成為世界霸主。”

  與Z國友好的國家開了口,Z國太仁慈了,只滅了他們一半的國土及人口,真應該全滅了才行。

  隨著幾人的議論,常樂天一行已經來到這個集結地,中間單獨留的一大塊空地竟然是為他們留的,五個人往這一站,盡量做到挺胸抬頭,做到軍姿挺拔,可是畢竟人數稀少,顯得非常的扎眼。

  三個帶常樂天來的人,兩個停了下來往其他國熟識的領隊走去。

  只是總在中間的那個調查員,獨自往囚犯前面布置好的會議臺前走去。

  “來自各國的朋友們,很高興你們能夠來到地獄島,我叫戰意然,你們可以叫我戰督導。”

  通過喇叭戰意然聲音已經籠罩了,整個囚犯的隊伍,之前的嘈雜聲也馬上平息了下來。

  戰意然看到場面已經靜了下來,點了點頭,還算滿意。

  “Z國的猴子不要站在那里,滾一邊去……對滾一邊去”M國隊伍中一個犯人別扭的漢語叫罵引起了他們隊伍中一片的共同叫罵。

  戰意然的目光瞬間掃向M國隊那個方向,其他的人也是看向M國隊的囚犯隊伍。

  看到是自己的隊伍有人鬧事,M國隊的幾個領隊頭上的汗瞬間流了下來,太混蛋了我不是反復的要求過了,怎么還給我惹怒這些Z國人,而且還是這個戰意然。

  “我給你們幾個一個機會,不要再鬧事,否則我會給你們懲罰的。”

  戰意然的聲音還算平靜,但他離常樂天比較的近,常樂天忽然有種面對大山的感覺,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覺,這個戰意然很可怕。

  “哈……哈……Z國猴子你不用嚇唬我,你們只會用陰謀詭……”

  盡管是以囚犯的身份來到這里,可是一再聽這個自大的還不肯承認失敗的M國人,辱罵自己的民族,常樂天還是非常的氣憤,可是這件事情并不是他所能插手的,也不需要他插手,所以他扭過頭不再看向那里,而是看向大海的方向。

  “你真是找死!”

  遠處的一陣風從海邊吹過,帶起一些輕微的雜物,很快就要到達并掠過這里,可是當它經過戰意然時,常樂天有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的,就是覺得這股風的韻味變了,帶了股陰然的感覺,當它經過常樂天時,常樂天竟然感覺到手腳冰涼。

  可是當這股風吹到美國隊鬧事的幾人時,卻不是這么簡單了,他們哈哈大笑的大嘴竟然停止在那里,一個個滿臉的惶恐,然后眾目睽睽之下身上瞬間結冰,在這炎熱的午后,變成一個個冰人。

  看到這一幕的犯人,一個個變得目瞪口呆,常樂天也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直覺告訴他這應該是戰意然做的手腳,想到剛才奇怪的那一幕,他看向戰意然,果然戰意然的臉色竟然有點蒼白。

  而戰意然此刻也覺察到常樂天在看自己,很有深意的也看了常樂天一眼,這一眼已經不同于他們第一次見面的眼神,而是帶有一絲絲的欣賞。

  各國的領隊看到后,倒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而M國的領隊卻是懊惱痛恨,這下好了他們的人還沒有接受就死了十個,這本來就不多份額當然要更少了,回去后真不知該如何交代,恐怕處分是少不了的了。

  啊……啊……美國的自大永遠與膽小相依存,他們的隊伍像炸了鍋。

  周邊的士兵,沖上前去,開始維持秩序,并有人上前拖走那幾個已成冰棍的囚犯。

  不得不說這里雖然Z國囚犯最少,但是Z國士兵卻是最多,維持秩序么,免不了有肢體沖突,士兵們控制不住力量也是在所難免了。

  等一切都已平息,戰意然輕笑了一下,“很吃驚吧!這正是我要說的,可是就是有人這么找死,怎么樣你們見過這樣的力量么?恐怕你們M國人只是看科幻電影才會見到吧!你們所有人想擁有這樣的力量么,如果想要,只要經受過考驗就會擁有,不知道你們想要么?“

  眼見為實,非人的力量,再加上誘惑的聲音,本來就是占有欲特別強烈的群體迸發出強烈的欲望。

  想……

  此刻沒人再去在意那幾個找死的人,別人的不幸很快會被拋在腦后,只有自己的滿足,才會時刻不能忘。

  戰意然看著有點瘋狂的犯人,本來還想費翻口舌呢,可是還是事實面前最有說服力,這些M國人真是好人,做了最好的演示,還倒貼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