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3:1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永恒真道
  4. 第一章 方云

第一章 方云

更新于:2018-03-17 11:15:11 字數:2217

字體: 字號:
永恒真道目錄
共92章
  虎藤村,坐落在天啟大陸北方距離夷荒一千里左右的一處山溝子中,天啟大陸的中心為夷荒,距離夷荒越遠處的地區,氣候環境就越舒適,天啟大陸縱橫萬萬里,所以整個大陸又分為很多域,從這一域走到那一域,凡人走上一輩子都走不完。而虎藤村就坐落在夷荒附近不遠處,雖不說此地鳥不生蛋,但也相去不遠。這里的村民們,過著原始部落般的生活。

  “方云!臭小子!今天你老子打不死你就對不起你娘在天之靈!”一陣嚷嚷聲打破了虎藤村早晨的安寧,一名滿臉絡腮胡的中年大漢拿著碗口粗的棍子正追趕一名布衣少年,路過的村里人似乎都將這一幕當成了常態,看到了也一笑置之,無人上前干擾眼前一長一幼的這出戲。甚至還有一大早沒事兒干的村民提著石凳在一旁看戲。

  “爹!雖然家里祭祖的臘肉被我用來喂大黃了,但是這真不能怪我!它嗷嗷的叫了好幾天了!我不就看它可憐嗎!那些個肉,擺著也是擺著,您老也不吃啊!”布衣少年滿臉委屈的說道,而在說這話時,他眼里卻是閃過一絲狡黠。

  “你別跟老子來這套!肉肯定都給你吃了!臭小子還想騙人?老子今天就收了你!”

  一長一幼你前我后,在這虎藤村十幾里的地盤上追趕著,而每當大漢要追上少年用棍子要打在少年身上時,少年總會莫名其妙的避過打下來的一棍。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大漢不舍得打自己的兒子,每當要追上少年時,大漢總是故意放慢速度讓少年避開這一棍。這爺倆就這么追了一上午,周圍看戲的人都換了好幾撥,直到晌午時分,大漢和少年顯然都累了,就這么齊齊一搖一擺的走回家去吃午飯了。

  “方云啊!跟你說了多少次,祭祖的那些臘肉是為了尋求仙人們的庇護而擺放的,夷荒離我們如此之近,若不是仙人們顯靈保佑我們,咱早就沒了,虎藤村建村時,就三里地的范圍,十幾戶人家,這附近環境惡劣,無法耕種,可這么多的山溝子就這一處平原,祖宗們只能在這落腳,于是祖宗們就只好定期去到千里外的大山上采集與狩獵...”到家后,大漢將棍子撂在一旁,隨后語重心長的教育起他的兒子。

  “哎呀!爹!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神仙!同樣的話我聽的耳朵都要起繭了!要真有神仙,為什么我們虎藤村一直走不出大荒?我聽您說山的另一頭,有更多更精彩的事物,如果真有神仙,為什么不肯顯靈為我們開辟山路?”布衣少年顯然不吃這一套,連忙打斷他父親的話語。

  “唉!山的另一頭啊......”大漢看著他兒子對于神仙二字的輕蔑,無奈的嘆道,而說起山的另一頭時,大漢眼中滿是追憶之色,隨后大漢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兒子。

  “兩天后,是例行出獵采集的日子,你爹我又要半個月不在家,你別又惹出什么岔子,這次的事情就算了。”

  方云看著他的老爹,眼珠子轉了轉,干咳了一聲說道:“爹,如果家家戶戶都不去祭拜那什么亂七八糟的神仙,我們出獵的周期也能短一些,你在家的時間也就能長一些...”

  大漢聞言心中一暖,他的兒子心中想什么,他這個當爹的當然再清楚不過了,方云的娘親生了他之后就去世了,無奈他又是村子里獵團的首領,誰缺席出獵,他都不能缺席,所以方云從小孤零零一個人,他也沒花多少時間來陪方云,這一直都是他心中一根刺,所以當自己在家時,方云總喜歡惹禍來尋求他爹的關注。

  “方云!你也不小了,你爹第一次參加狩獵的時候才十歲!你今年十二歲了,且你是虎藤村年輕一代身手最好的人,是時候和你爹上一次山了!”大漢對方云鄭重說到。

  方云聞言后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了大喜之色,連連說了三個好字,便一蹦一噠的跑出了屋外。留著大漢在屋里看著兒子的背影,笑了起來。

  兩日后,出獵日如期而至,三十來號人帶著獸骨磨成的武器,拉著載具在村口做臨行前的休整,這一行人以方云他爹為首,各個精壯彪悍,身高皆是八尺有余,他們皮膚黝黑,外露的肌肉粗獷,線條分明,全身筋肉如同用鐵水澆筑后,再拿工具鑿刻出來一般,時刻散發著一種帶有力量的美感。

  而方云在此隊伍中,則顯得格格不入,七尺出頭的身高,配上他那稚嫩而又清秀的面容,加上一襲獸皮衣,毫無狂野之感,若給他換上一襲青衫,絕對會讓人覺得他是個書生。此刻的他,雖在隊伍中顯得奇葩,卻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方云從小當家,他的心智自然早熟一些,此刻處于這樣狂野的隊伍氛圍中,他也絲毫不在意其他成人對他那不屑的目光。

  父親是獵團首領,如果說方云不會武功肯定是說笑,而他爹在他年幼的時候,便定期熬煮獸骨,逼著方云去泡獸骨浴,而方云一個人的時候,沒事做也會練練父親傳下來拳法,全村的少年,無人是方云的對手。所以方云年紀雖小,身手卻并不凡,在獵團中打打雜工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方云,這是你第一次與大人們一同前往絕踏山脈狩獵,所以你加入的時間是最短的,因此你在隊伍中地位是最低的!不管你原本是什么身份,現在隊伍中任何一個人都能使喚你,即使要求你做的事有性命之危,你都不得有任何異議!知道了嗎!”方云的父親方古此刻面色威嚴,身著獸皮大衣,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而那獸皮大衣表面錯落有致的鋪著一層一些兇獸特有的鱗片,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兇獸皮本就堅韌厚實,光論普通的獸皮衣,一般的刀槍都無法輕易刺穿,獵團里的人使用的都是一般的獸皮衣,唯獨方古的獸皮衣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加工起來十分困難,材料也不足,所以全村就這么一件,只會留給全村最勇猛的勇士穿戴。

  方云眼中精芒一閃,應聲道:“方云是隊伍中的一員!當聽首領的話!我知道了!”

  看到方云不卑不亢的表現,方古嘴角微微一翹,而后整張臉又瞬間還原成了威嚴的模樣。

  “弟兄們!出發!”

字體: 字號:
永恒真道目錄
共9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