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7: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補心錄
  4. 第一章 從此斷

第一章 從此斷

更新于:2018-03-17 12:44:07 字數:2906

字體: 字號:
補心錄目錄
共104章
  “我不甘心……”

  面對兩人間竟是無話可說的沉寂,紀然喉頭似乎被什么哽住了,咕噥著道。

  “是啊,你只是不甘心,那并不是愛。”對面秀麗的少女清冷的聲音一字一句地吐出,沉默了片刻,輕聲道,“放手吧。”

  “芷諾……”

  “紀公子,請自重!若是不想更尷尬的話,還是叫我施姑娘吧。”少女臉龐上隱隱有冰冷之色浮現,生硬地打斷了紀然。

  聽了這話,紀然澀然一笑,本來似乎有無數話想說,這一刻卻覺得什么都不必再說了。驀然間許多往事一幕幕掠過心頭:

  碧水茶樓的初識,那個只要一笑,便會浮現酒窩,暖人心脾的少女;

  衛城后山綿密的星空下,倚靠在他肩頭,同天上的星星一道,閃著靈動眸子的女孩,還有縈繞在她周身的淡淡芳香,如癡如醉;

  如今清寂的臨淵橋上,她卻飄然而立,面若寒霜。

  記憶真是個折磨人的東西,若是已然失去,那么回憶便像飲一碗最苦的茶。

  紀然木然地想著,眼光中神色變幻,兩人間長久的默契,紀然此時心中所想,少女豈有不知?

  但她卻半轉過身子,沒有看紀然的眼睛,似乎在說:

  “我早忘啦!”

  “為什么?不是一直好好的嗎?是我有哪點沒做好嗎,我可以改啊……”紀然咬了咬牙,放棄了僅存的自尊,聲音中竟然帶著一股祈求的顫音。

  “很簡單!因為我想要的生活,你給不了!”少女仍然沒有看紀然的眼睛,偏著頭道,“就憑你初元境四星的實力……你覺得我跟著你,會幸福嗎?”

  少女的話如同一記重錘狠狠地砸在紀然的胸口,愣了半晌,像在風中抓住了最后一絲蘆葦般,急促地說道,“修煉真的有那么重要嗎?我看即使是歐陽城主,已經是上元境后期的實力,也不見得他比平常百姓快活多少,整天處于勾心斗角的環境中,而且還時常擔心著被他人取代。咱們就過著簡單快樂日子,不好嗎?”

  少女嘆道,“你這話說得輕松,可是……”旋即搖了搖頭,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一直的愿望,便是遠離那些讓我想想都可怕的紛爭,找一處安靜的地方。”頓了一頓,紀然鼓起勇氣,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少女聽了這話,看起來卻沒有絲毫觸動,輕呵了一聲,頭也不回地走了,最后一句淡漠的聲音遠遠地飄來:

  “我就是討厭你這種幼稚。”

  紀然凝望著少女遠去的背影,向前跨出一步,終究還是收了回來,就一直呆呆地望著,凝立不動。

  天色漸漸暗了,臨淵橋上的清寂逐漸被打破,陸續有勞碌了一天的人們走在了歸家的路上,大多數人都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這個像傻子一樣站著不動的青年。紀然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走回家中的,暮色蒼茫中,黯然的背影說不盡的孤寂蕭索。紀然心頭一沉,只覺得天地之間,事事都是縈然無味不知不覺間,紀然看到了那個坐落在山間的茅屋,微弱的燈光似乎是家的召喚。

  茅屋很簡陋,卻收拾得很是整潔,一位穿深藍長裙的婦女借助著淡淡的燈光,正一針一線地縫補著什么,或許是因為長久的操勞,使她的鬢間已過早地開始發白,但是燈光搖曳下,還是可以看清,她臉龐上的秀麗之色,可見年輕時她也是一位美人,只不過時光容易把人拋。她便是紀然的母親,何苑。

  “然兒,回來了啊。”何苑沒有抬頭,只聽腳步聲便知道是紀然回來了。

  “娘。”紀然應了一聲,便往內室走去。

  只見桌上擺滿了一桌豐盛的菜肴,雖然都是很簡樸的食材,但明顯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濃郁的香氣縈繞著整個飯桌。

  紀然一直壓抑著心微微泛起些許感動,他這才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施姑娘今天沒跟你一起回來嗎?”外面的聲音傳來,紀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咕噥了一聲。

  “唉…”何苑嘆了口氣,也走進了內室,給紀然盛上了滿滿一碗飯,道,“應該叫施姑娘一起過來的,今天是你十六歲生日,她每次來,我們也沒什么可以招待,今天難得還算有些菜。”

  紀然每次聽到“施姑娘”三個字,心頭都如同被撞了一下,趕緊扒了一大口飯,含糊了過去。

  何苑自己卻沒坐下來吃,轉身拿過一件淡綠色的長裙,遞給紀然,道:“人家不嫌咱們家窮,還愿意跟著你,凡事都忍讓些她,若是她不嫌我這粗手笨腳的,這件衣服你明兒給她送去。”

  紀然聽到這里,一直木訥的心居然有些疑惑,暗想:“為什么一直話不多的娘,今天要交待這么多呢?”但是也不知怎么回答,只得垂下頭去,也沒有接過衣服。

  何苑是過來人,見到這個紀然的表情,當下也就明白了,嘆了口氣:

  “咱們家這個條件,的確是留不住姑娘啊…”

  紀然聽了這話,忙道:“不是,是我跟她性格不合罷了,不關家里的事,娘您別多想…”

  話雖如此說,但紀然眉宇間的那股傷心神色卻是掩飾不住。

  何苑看在了眼里,知道他心里很苦,看了一眼門口,出了會神,心中反復躊蹴著:

  “十六年了啊,也就是今晚了,然兒長大了,該不該把一切都告訴他呢?”

  ……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耳朵聽到的很有可能是假話。

  就在何苑反復思忖著是否要將這個她守了十六年的秘密告訴紀然時,但還有一個場景,紀然可能這輩子都不會知道真相了。

  衛城,臨淵橋。

  當施芷諾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她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她一直強忍著,長袖中粉拳緊握,因為太過用力,指甲深深地嵌入肉中,帶起一陣陣鉆心的疼痛。

  剛一轉彎,施芷諾再也支撐不住,雙腿一軟,一個踉蹌,委頓在地,臉龐上兩行清淚潸然淌下。望著路的盡頭出了好一會兒神,臉上浮現一股掙扎之色,終究還是低下頭,喃喃自語道:

  “也許,這是最好的方式了吧。”

  路的盡頭,一輛馬車緩緩行來,馬車極其豪華,衛城只是金州的一座小城,平實很難見到如此豪華的馬車,鎏金的裝飾,兩匹高頭白馬并排而馳,駕車的是一個滿頭銀發的老人,皺紋像蛛網一樣攀爬著滿臉,不時的便有一陣急促的氣喘,似乎隨時都有跌落馬車的危險,但修煉之人卻可以看出,這老人拉繩的雙手極為穩健,揮鞭的力道拿捏得恰當好處,而且每次揮鞭都有收斂不住的元力涌動。

  越看越是心驚,修煉之途,境界越高,眼力便是越深,幾位已經達到中元境的武師更是心中冒起一股寒意:這舉手投足之間的境界,即使是衛城的歐陽城主,也達不到。

  而當馬車行過,看到后廂那燙金的鳳凰族徽時,最有資望的那位中元境武師眼中的寒意,則是在瞬間衍變成呆滯,忍不住喃喃道:

  “鳳凰族徽…帝京城…朱家!”

  隨即想要握起拳頭定下心神,卻發現整個手臂都在發抖,怎么也握不住。

  旁邊幾人見這位平素沉穩的武師竟然如此失態,心中微感詫異,略一分神,再定睛看去,那鎏金馬車早已絕塵遠去。

  馬車一直穩穩地行著,卻在癱倒在墻角的施芷諾面前停了下來,蒼老的聲音緩緩吐出:

  “都解決了嗎?”

  “嗯。”施芷諾早已擦拭干淚水,點頭道。

  但她白靜俏臉上的淚痕卻沒有逃過那位駕車老者,老者若有所思地道:

  “這是你的命…”

  “我知道。”施芷諾低下頭,聲音幾如蚊蚋。

  “上車吧…”老者不再猶豫,微一抬手,施芷諾感到全身被一股元力包裹,然后便是穩穩地被抬入了馬車之中。

  咚...咚…咚…

  隨著馬車極有節奏的聲響,車內的施芷諾忍不住掀起了車簾,看著外面熟悉的景色從眼前消失,但那曾無數次讓自己魂牽夢繞男子面貌卻清晰地在腦海中浮現,她怔怔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可剛一碰,便如水泡般破開了。接著一股苦澀如漲潮般涌入腦海,耳畔卻還是回蕩起老者剛才的話:

  “這是你的命…”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補心錄目錄
共104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