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2:0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世界之石三部曲
  4. 第二章 我為美女當向導

第二章 我為美女當向導

更新于:2018-03-18 15:43:55 字數:3874

  事情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當我把決定帶天琴和珊珊到過天崖下的事告訴那個帶隊導游的時候,她是堅決地抽出挎包中的紙筆,要我和兩個女研究生寫份中途離隊的責任自負書,并且要我們交了橡皮艇的租金和押金。好在這份東西不是生死文書,我拿起紙筆敷衍了事地寫了幾句,簽上頗具特色的大名,當然租金和押金是我的女“主顧”們出的,接著天琴也拿起紙筆一絲不茍地寫了起來,我假裝看她寫字,呵呵!這才看清楚,天琴穿著的是一條純白色的連衣裙,腳上穿的是一雙銀色的皮涼鞋,而珊珊穿的是水紅色帶幾縷橘色條紋的半透明水袖襯衫,肩上挎著一個時尚小包,下穿一條白色高腳褲,腳上是一雙淺蘭色皮涼鞋,她們秀美的面容,曼妙的身材,再配上那身青春的裝束,看得我腳都不想動了。

  珊珊向湖邊的小艇走去,中途又停下來從包里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轉頭看到我還傻站在那兒,很不滿似地說:

  “哎,走了啦!”

  “哦!哦!”

  我趕緊跟了上去。

  初秋的陽光還有著夏日的火熱,相比之下劍湖的湖水則顯得分外清洌和悠然,平時靜謐的劍湖在我們這群不速之客到來后頓時熱鬧起來,在手忙腳亂地系上救生衣后,大家自發地組隊搭上了橡皮艇,導游的橘色專用橡皮艇在最前面,其它的游客用黑色橡皮艇或遠或近地跟隨在后面,三三兩兩向下游的目的地進發了。

  溪水清澈見底,驚惶失措的大小魚兒和它在水底的影子、或者青青的水草和飄浮水中的不知名的樹葉時常掠過游人的眼簾,水流的速度非常適中,使兩岸各種不同的樹木、沙灘、卵石、野花、奇草或山石從我們面前緩緩地行過,又行遠。偶爾有鳥類的身影劃過樹冠間露出的藍色天空,抬起頭來覺得晴空和那片白云似乎不曾運動,直到許久再去看時,才發現換了其它的樣式,隨人心而可以隨意取名。間或溪流穿過的地方兩岸滿是大樹,那種蒼老虬勁的樹干和高高遮蔽著天空的繁茂枝葉相映成趣,則又是另一種自然之于人類的饋贈。

  同坐在一個橡皮艇上的天琴和珊珊正在開心地笑,尤其是珊珊,銀鈴般的笑聲在這一溪流水的漣漪中蕩漾開去,在這時常靜靜蟄伏的森林中蕩漾開來,這笑聲也觸動了我。我在想,作為長期處在學校那個封閉的環境里的她們,此刻的心情是否也是為了這美麗的景色和閑情逸致的自由而快樂著呢?而且兩人的笑容之燦爛,使人不由想起“人面桃花”的詞句,“人面不知今何在,桃花依舊笑春風”,想想古人真是形容得恰到好處啊!能與佳人同船,人生一大樂事也。記得老輩人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不知道我和那個叫天琴的女孩有沒有百年緣分,如果能夠一輩子跟她在一起,那該多好。此時身為“船工”的我正漫無邊際地胡思亂想著,突然又是珊珊打斷了我的白日夢,“喂,還有多遠啊?”

  我這才想起自己的“任務”。

  “哦,快了吧,看看你的手機,我們漂了多久了?”

  珊珊從她身上挎的包里拿出了她那款式奇特的手機看了看。

  “兩小時三十二分十八點三十五秒。”

  不愧是研究生啊,時間卡得這么細,手機時間可以這么精確,看樣子一定很高極吧,那她的家庭條件一定不錯嘍,再看看天琴,她的左手腕上一條銀白色的絲綢腕帶也是十分顯眼,配在她的手上是那么好看,想不到現在流行這種手帶裝飾,難怪做生意的人老是說女人的錢好賺。我思忖著,隨口答道:

  “大概還有十幾二十分鐘就到那條支流了。”

  一邊說著,我一邊打起十二分精神集中注意力觀察起那條支流該在哪兒出現。

  十幾分鐘很快就過去了,在我注視中,前方的溪流在右岸邊一大簇芭茅和怪石后有一條不顯眼的支流在陽光下顯出點點波光,有一部分溪水從那兒流向未知的彼方。

  “哈,就是那兒了。”

  天琴和珊珊向我手指的方向看過去,臉上現出急切和興奮的神色。

  我們的橡皮艇離開大隊,向支流中駛來,順著水流的方向,在原始次森林的枝葉間,遠處一座紫綠色山崖時隱時現,那就是過天崖。我對過天崖的情況知道得確實不多,只記得上次那個當地的村民說,過天崖是當地旅游部門一直打算開發的一個景點,但因為進去的交通極不方便,并且還牽扯到資金和環境保護方面的關系,一直沒能開發出來。遠看過天崖,就象條很巨大的“棒槌”,“槌”身幾乎垂直地立在地上,加上它本身就處在森林中的高地上,所以整個過天崖高出周圍的原始次森林一大截,上面的“槌柄”則更高,“槌柄”上部有一個洞,因為太高,從來沒人上去過,想來也就沒人進過洞。有趣的是,遠遠看去,整個崖身的中間以下雖然披滿植被,但高處的“槌柄”卻是裸露的,可能是因為整個原始次森林處于一個更大型的谷地中的緣故吧,“槌柄”也不見得有什么風沙吹蝕的痕跡,如果有什么考察隊能來搞個碳同位素年代鑒定,應該就可以更多地揭開它的神秘面紗了。

  還記得村民講述的關于它的傳說:為什么叫過天崖呢?據說是古時候有一對相好的青年男女逃婚,結果當晚被族里追捕的人群圍在這片原始次森林中的巨大石崖腳下,眼看就要被抓住了,就在她們打算自殺徇情的關鍵時候,她們倆真摯的愛情感動了上天,崖頂“槌柄”上的洞穴里忽然出現一道黃色奪目的光柱射向二人,只見二人竟然溶入光中,一陣無聲的閃光后,再也不見了蹤影,追趕的人驚得目瞪口呆,認為是上蒼派神仙把二人接上天去了,所以就把這里叫過天崖了。傳說歸傳說,因為久遠的傳說沒人會當真,偶爾有一兩個藥農來了,看到高高的的崖身,再看看光光的“槌柄”,也只有搖頭走人的份了,至于傳說中的那個洞穴,倒是還在“槌柄”上經受著日月滄桑的變化,估計現在是被某些可以飛行的動物占了作巢,反正應該是沒人進去過了。

  我們的橡皮艇劃行得越來越慢了,一方面是因為水流速度慢了下來,另一方面是因為溪流變得很窄,兩岸的野樹野草枝葉過于茂盛,經常擋住去路,我們不得不用手中的槳撥開它們,加上我非常怕蛇,就撥打得更勤快了。穿過一大片高高的水蘆葦地,穿過一大片長滿了水生灌木的沼澤,在我們累得夠嗆,并且已經覺得很久看不到我們的目的地的時候,溪水一轉,變得開闊,眼前景色更是使人豁然開朗起來,林中高地的岸灘就在我們眼前,一大片寬闊的青草甸中,立著的正是過天崖。

  “真是象人生經歷一樣啊,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自認為恰到好處地賣弄著那點粗淺的漢語知識和人生哲理。

  “真是好漂亮的景色呀!”

  珊珊也是情不自禁地喊出來,一時好象又覺得不符合自己的“淑女”形象,臉紅了紅,接著又好象覺得這并不會損壞自身魅力一樣,繼續著自己的贊嘆起來,神情真是十分可愛。一邊的天琴雖然也是滿臉的興奮,看到珊珊的張揚樣子,卻是搖了搖頭抿著嘴輕笑起來,也許是早就見慣了珊珊這樣的情形,那種笑容倒是另一種惹人神魂顛倒。

  “喂,木瓜,看我姐姐漂亮,就發呆了哇!我姐姐可是有很多男孩追的哦。”

  我想自己是臉紅著緩過神來的,好在我的膚色夠黑所以才沒被看到吧,一轉眼,正好看見天琴的臉也有點紅。

  “哪里啊,我,我是在想前面是誰在說我們這里的山水比不上她家鄉的景色哦!”

  我趕緊反擊著,因為我知道“進攻是最好的防守”的道理。

  “哦,你還蠻記仇的嘛,人家那不是隨便說說的嗎,前面大家又不是很熟。”

  珊珊一臉認真的樣子。

  看到反擊馬上奏效,我的心里暗暗得意,決定繼續反擊。

  “還有,你剛才說誰是木瓜啊?我象嗎?”

  我笑嘻嘻地說著,一臉的不正經。

  “哎,你的名字里都有兩個‘木’了,還不是木瓜呀!”

  “你——!”

  我差點氣昏了頭,被這么個小丫頭開涮,豈不是要被我教室里的哪些小毛孩子們恥笑。

  “珊珊,看你,別亂說呀,楚大哥可是在免費給我們帶路呢!我們還是趕快上岸吧。”

  “收到了啦,我們快上岸吧!”

  珊珊一邊嬌嗔地應著她的天琴姐,一邊竟然還是對我發布著命令。

  I服了YOU,

  “坐穩了!”

  我喊了一聲,很有男子氣地一撐槳,艇很穩很快地駛向長滿青草的岸灘,然后我一縱,第一個跳上了草甸,天琴把艇繩丟給我,大家很快全上了岸,我把艇繩捆在岸灘邊一根比較粗的雜木樹干上,我可是指望著趕快幫她倆找到標本,然后在黑夜來臨之前帶著她們趕到原計劃中的旅游宿營地。

  看我捆牢了艇繩,天琴很禮貌地對我點了點頭。

  “謝謝你了,楚大哥,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就在這兒等我們一下吧,我們采到標本馬上就來。”

  “不用我陪你們過去嗎?”我詫異地指了指那邊的大石崖,“你們不是打算就采集這些青草或者是那石壁上的苔蘚吧?”

  “不是啦!”珊珊好象急于去那座巨崖下的樣子,“我們找標本的工作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了,你又不內行,就別跟著我們礙手礙腳的了。”

  “珊珊看你,楚大哥對不起,她就是這么毛手毛腳沒有禮貌啦。”天琴在旁邊解釋著,珊珊一副委曲的樣子。

  “你在這兒休息一下,吃點東西,看看景色,我們很快就回來的,這里只是一個大草甸子和一座山崖,不會有什么危險的,好嗎?”

  看珊珊神神秘秘的樣子,再看看天琴仿佛懇求的眼神,我想我一個大男人老跟在她們女孩子家后面太緊,確實——好象——不太方便。

  “沒事沒事,你們去忙吧,有什么事喊我一聲,我就在這里,不會離你們太遠,你們也是,不要太跑遠了,就算這里沒有什么危險的大動物,就算遇見蛇阿毒蟲阿什么的也挺危險!跑太遠我包里的蛇藥可就救不了你們哦!”

  “喂喂喂,你是唐僧啊!”

  尖牙利嘴的珊珊不客氣地打斷我的說教,拉起她還沒反應過來的天琴姐向過天崖跑了過去,只丟過來一句。

  “木頭,等著吧,我們就回來。”

  看著跑向過天崖的一白一紅兩個快樂的背影,心頭有點茫然若失,但那只是瞬間的感覺,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搖了搖頭,然后釋然地坐下來決定先好好吃點東西,再在周圍轉轉,看看風景,畢竟這里的景色可不是能經常能見到的哦。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