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0:4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賦靈之路
  4. 靈嬰

靈嬰

更新于:2018-03-16 08:56:41 字數:3163

  第一卷第一章靈嬰

  天空湛藍,萬里不見一絲云的蹤跡,微風拂過,盡是清涼的氣息。

  秋高氣爽。

  就在這時,這片天空卻泛起了些許波動,在這波動下,一些黑點遠遠的飛來。近了,細細看去,竟是一些凌空飛起的人。

  “竹篁,別跑了,把你的老婆交出來,獎賞少不了你的。”那些追趕著前方兩人的黑衣人的領頭沖著前方兩人中的男子喊道。

  “放你娘的狗屁,你怎么不把你的老婆買去春閣。”男子破口大罵。而春閣就是那不三不四的地方。

  那領頭聽到竹篁的罵聲臉上露出怒氣,怒道:“好你個竹篁,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我看你是不見棺才不落淚,你以為我真的沒辦法追上你們嗎?”

  “你倒是追啊,死光頭。”男子也就是竹篁道。

  “好,好,我倒要要看看你怎么逃出我這星光珠。”說著,光頭領頭便摸向手指上的一顆空間寶石,那寶石在男子的輕觸之下竟是泛出了迷蒙的銀光,那男子看了一眼,有些心疼的咬了咬牙,甩手向前方的兩人擲去。

  竹篁和身邊的女子早已看到光頭自空間寶石中拿出的那團銀光,也就是星光珠,卻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星光珠帶著美麗的銀光漸漸逼近。

  “定!”光頭頭領見星光珠已經飛到了那兩認的上方便伸手一握,手中噴涌出龐大的魂力,而那星光珠上的迷蒙銀光陡然璀璨起來,刺目的銀光瞬間包裹了竹篁兩人,使其動彈不得。

  光頭頭領見此便率領其余的手下將竹篁二人團團包圍起來。

  “你還真舍得,居然將星光珠用了出來。”竹篁將那女子護在身后,咬牙說道。

  “哼,你該感到榮幸才對,這可是那位大人親手交給我的。”光頭頭領眼中露.出得色。

  說話間,那璀璨的銀光已經暗淡下來,竹篁和那女子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哈哈,光頭你這銀光珠這么快就失效了。”竹篁嘲笑道。

  “哈哈,你以為我和你說了半天話是閑的嗎,起陣!”光頭頭領得意的一笑,對著周圍的手下大喝道。

  “是。”

  只見那光頭和他的手下手中驟然泛起劇烈的光芒,瞬間便連在了一起,交錯間,一座陣法便成型了。

  “真是下了大本錢啊,連陣圖都用了出來。”竹篁看著成型的陣法嘲諷道。

  “還在嘴硬,玄重水陣,玄重龜!”光頭頭領翻手間結出道道印記,一只巨大的黑色龜狀靈獸浮現在竹篁二人的眼前。

  “千風裂!”竹篁眼見陣法成型便率先出手,在他大喝出聲后,那空中便顯現出了數百只魂力箭矢,在竹篁的揮手間便向著那巨大的黑色靈龜飛射而去。

  光頭頭領輕蔑一笑,手印翻動間那只靈龜便活靈活現起來,原地翻轉一下,將那背部擋在了前面,飛射而來的箭矢竟然被輕易擋下。緊接著那靈龜驟然飛向竹篁二人,還不停的吐出道道黑色的光柱。

  竹篁在箭矢被擋下是就已經滿臉凝重,看著那沖向自己的巨龜和那黑色的光柱嘆了口氣,眼神卻堅定了起來,“是你逼我的。”竹篁喃喃自語,雙手卻沒有閑著,而是散發出了猩紅的光芒。

  “以我之血,喚魔主降臨!!”在那光柱已來到身前時,那紅色的光終于自竹篁的手中脫離出來,散發出濃濃的黑霧,將竹篁二人團團包圍,令光頭頭領無法看清到底發生了什么。連那靈龜吐出的黑色光柱都被輕易淹沒,沒有發出半點聲響,這令那準備攻擊竹篁二人的靈龜都停了下來,警覺的開始后撤。

  “裝神弄鬼”,光頭頭領冷哼一聲,手印翻動,那停下來的巨龜便怒吼一聲,再度沖向前去,當他終于靠近了黑霧時,那黑霧變化再起,一雙粗壯的手臂伸出竟將它張開的巨口撐住。

  隨著黑霧漸漸散去,光頭頭領終于看清了雙臂的主人——那是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卻散發著無盡的暴虐和嗜血。“竹篁,你竟然和惡魔有聯系!!”光頭頭領怒道。

  “哈哈,可笑,我一個好好生活的人被你們逼到這個地步,你卻來質問我?也罷,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么,接受來自地獄的洗禮吧,深淵魔主,血腥審判!”竹篁怒極反笑,雙眼猩紅,手印變化間磅礴的魂力大量涌出紛紛灌入前方的身影。

  那道模糊的身影在竹篁的大量魂力注入下變得清晰了一些,特別是雙眼,猩紅無比。趁著竹篁在壯大魔主身影,光頭頭領將被抓住的巨龜散掉,變出了一件更加巨大的盾牌,那上面黑光繚繞,仿佛有著千萬斤的重力在上面,而當這些黑光糾纏到極致時,那道魔主身影終于發動了攻擊——一道猩紅到無以復加的魔光自那身影的雙眼中射出!

  天地這時仿佛靜了下來。

  那光束輕易洞穿了盾牌,在那光頭頭領的驚恐眼神中洞穿了他的頭顱。

  嘭!嘭嘭!!嘭嘭嘭!!!

  爆炸聲不絕于耳,而爆炸的不是其他的東西,正是那光頭頭領和他的一眾手下。一時間,血肉橫飛。

  ”阿竹,你沒事吧。“此時的竹篁并不好受,鮮血自他的耳口鼻中蜿蜒而下,像一條條躥動的小蛇,”我沒事,“,竹篁將臉上的血抹掉,回頭說道。

  “孩子沒受影響吧。“竹篁看了看女子,又看向她懷中的孩子。

  “孩子沒事。”女子說道,反而是抓緊了竹篁的大手。

  “呦,真是感人,可惜了,要不是我任務在身,我還真想看下去呢。”就在二人談話間,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來。

  “誰!”竹篁伸手彈出一道魂力,射向了聲音傳來的地方。

  在那魂力射中的地方空間一陣波動,一道身影緩緩走出來,竹篁定睛一看,是一個戴著哭臉面具的男子,面具下,那雙幽綠色的眸子令人發寒。

  “知道我是誰吧?”

  “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一個秀木,居然被一個半步耀星的人追殺,我是不是該感嘆一下。”

  “呵呵,既然知道,那就不要反抗了,不然我一不小心弄死你怎么辦。”

  “哈哈哈,我的回答便是,魔主降臨!!”竹篁面無懼色,眼中充斥著瘋狂,再次用起這傷人傷己的秘法。

  “你當我是他那個廢物嗎!”面具男冷聲道,“死亡潮汐!!”

  只見在那面具男的揮動下,在他身后的藍天早已變成了一片綠色的汪洋,而這綠色不僅沒有一絲生機,反而是死氣沉沉。

  這汪洋成型后片刻不停的沖向了竹篁,狂涌的潮汐暴虐的撕裂了竹篁召喚出的身影。在竹篁憤怒的神情中將他轟入了下方的密林,生死不知。

  “住手!”那女子憤怒的喝道,“你若是殺了他,我便自殺!”

  ”...“那面具男沉默了一下,開口道:“好,我不殺他,你乖乖得和我走。”

  那女子沒有說話,飛入密林將手中的孩子隨意放置在一棵樹上,便來到面子男身邊,“走吧,...”

  ......

  翌日。

  竹篁模糊的雙眼漸漸清晰起來,片刻之后,陡然變得通紅。

  “啊!”竹篁的吼聲在密林中響起,“噗!咳咳...”因傷勢太重,竹篁再次昏倒在地。......

  ”唉...“一顆粗壯無比的樹在它的樹干上浮現出一張蒼老的臉龐,極其怪異。緊接著一條根須破土而出搭在了重傷的竹篁身上,散發著濃郁生命氣息的能量緩緩的通過這條根須注入了竹篁的身體。

  一只通體泛青的巨鳥飛過,看到了那與樹格格不入的一團包裹。

  “人類的孩子?”那巨鳥飛到包裹旁,看到了一個閉目沉睡的孩子,“哇...”似乎是感覺到了有“人”來到了身旁,那孩子睜開了雙眼,當看到的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一只巨鳥時他很不給面子開始哭了起來。

  劇烈的青光泛起,那巨鳥在青光間漸漸地變成了一個妖嬈和清冷并存的女子,而看到這女子的孩子竟然停止了哭泣而是伸出了雙手,那胖嘟嘟的小手甚是可愛讓這女子不由得抱起了他。

  這也是再度醒來而火急火燎的找尋孩子的竹篁看到的情景。

  “青鸞!”竹篁大驚,雖然是以女子的樣子抱起了孩子,但竹篁還是很清晰的可以感覺到在這女子身上的狂暴氣息,與人類格格不入。令竹篁驚奇的是,那女子竟然很是小心的在護著自己的孩子,仿佛是孩子的母親一般。

  “人類,你身上有著惡魔的氣息,別在靠近了。”那青鸞化身的女子清冷的聲音響起,對著竹篁說道。

  “是了,”竹篁心中想道,“這孩子應該是繼承了她母親的血脈,所以萬物會與之親近。”

  “我是他的父親啊。”竹篁說道。

  “可他現在在我手里,我不許你靠近。”青鸞的雙目泛出青光,魂力避開懷中的孩子波動起來。

  “這小家伙真是靈性十足...”竹篁苦笑了一聲,心里想到。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