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2:4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獨闖異世界
  4. 第二章 原來是穿越了!

第二章 原來是穿越了!

更新于:2018-03-17 08:54:58 字數:5930

字體: 字號:
  第二章原來是穿越了!

  林楓雖然是幾百歲的老大爺級人物了,但他并不象別人那樣迂腐,相反,林楓的性情就象他外表那樣20幾歲的年輕人模樣,特別是最近幾年,常在俗世游蕩的林楓喜歡上了網絡小說,他覺得他現在的情況他別象玄幻小說里寫的那樣,穿越到了某個不知名的星球,特別在殺一些惡心的野獸時,總能發現那些野獸能發出象小說里說的魔法,這個發現讓林楓又歡喜又擔憂,歡喜的是自己可能真的來到了自己好奇不已的異世界,可以好好的游覽一下異域風情,而且可以在自己實力還不足以報仇的時候有一個地方能夠讓自己安心修煉,而擔憂的恰恰就是報仇,茫茫宇宙,他要怎么回家。

  處理完九頭蛇,林楓就頭也不回的走進洞穴里,進去后才發現在外面看著不大的洞穴里面竟然相當的空曠,在洞穴最里面的角落里有一堆散發著魔法氣息(既然懷疑自己到了異世界,姑且就先按小說里面的稱呼吧)“廢銅爛鐵”(其實都是也不錯的魔法器具,甚至有在人類世界里稱之為神器的武器鎧甲,不過這些在林楓這個煉器大家來看確實是“廢銅爛鐵”)

  林楓走過去翻了翻,發現制作這些器具的材料還是不錯的,只不過煉制的手法林楓實在不敢恭維,不過,林楓秉著回收利用爭取不污染環境的前題下,還是“勉強”的將這堆魔法器具裝進了自己的乾坤戒里,而在其中還加著幾本象是用獸皮制作而成的卷軸卻引起了林楓的注意,他忙將幾個卷軸挑出來,展開看來里面大多數都是用漢語(別問我為什么是漢語-.-!)寫的武功秘籍只類的...

  不過這些所謂的武功秘籍在林楓的眼里不過是些三流不道的爛功法而已,他自己修煉的是在武當仙境里發現的《八荒戮神決》那是在修真界里人人見了都眼紅不以的超級功法,《八荒戮神決》共分為“人”“仙”“神”三篇修煉功法和“煉器”“制丹”兩篇雜學,而林楓現在只是修煉到了其中“人”字篇里的元嬰期而已,就可以憑借元嬰期的修為與七名同級別高手對攻兩天而不落敗,《八荒戮神決》的威力可想而知!所以這些在別人眼里視如珍寶的功法能被林楓稱為三流,已經是很給面子了!

  到是其中一個卷軸上記載的大陸游記到是吸引了林楓的眼光,正如林楓所想,他現在正處在一個名叫克南大陸的星球上,而他所在的位置正是玄幻小說里常常被人提起的魔獸森林里,這個卷軸所記的資料并不是很多,只讓林楓知道了他現在大體的位置.

  在這片陸上生活著許許多多的種族,自稱神族的鳥人自稱魔族的妖人(獸)矮人精靈野蠻人羽族獸人龍族海族當然還有普通的人類,其他的都是筆者去過的一些地方的風土人情。

  全都認真的看了看,不過卷軸上所記載的實在有限,讓林楓覺得猶如隔靴搔癢,令他難受不已。不過他現在已經很肯定自己確實是穿越到了他向往以久的劍與魔法的世界。

  跟在林楓身后的小火在剛才林楓大開殺戒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要倒霉了,不過當它看到林楓似乎很喜歡那些閃閃發亮的東西的時候,眼睛一轉,它連忙叫上憨頭憨腦的啊呆就象自己居住的巢穴跑去。

  林楓沒有理會身后跑掉的兩獸,因為他已經在兩獸的靈魂上種下了自己的靈魂印記,除非他的魂魄灰飛湮滅,否則即使他死了,只要靈魂不散,兩獸就還得聽他的。

  不過現在終于找到了一個自己滿意的地方,林楓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快速增加自己的實力了,他忙跑回洞口,從乾坤戒里取出一些玉石,在洞口布上隱型陣和隔絕陣,這樣就不會有人能發現他,他有在隔絕陣的后面又布上了一個四象陣,用以防止有人或獸無意間突破陣勢打擾到他。

  做完這一切,林楓走到洞穴的中央盤膝坐下,取出琉璃神鼎,林楓運起體內的靈力,輸入到琉璃神鼎里,緊張而艱難的煉丹就開始了.

  林楓并不缺少治療或回復靈力的丹藥,他現在需要的是一種能讓他沖級的丹藥,這種丹藥名叫韻神丹,是能夠讓元嬰期的修真者快速沖級突破到出竅期的珍貴丹藥,在地球上因為天材地寶的稀少,只有一些大門派里才存有十幾顆而已,象武當這樣才短短幾百年“歷史”的“小”門派里是不可能存在的,林楓也是因為學習了《八荒戮神決》里的制丹篇,又到了這個靈藥遍地的異世界,才有可能煉制這種神奇的丹藥!

  經過幾次的失敗,林楓逐漸掌握了煉制韻神丹的技巧,在努力了七七四十九天以后,終于煉出了一顆散發著五彩光芒的丹藥,不過丹藥是煉出來了,可是韻神丹應該是金黃色的啊,怎么他煉制出來的是五彩色的呢,林楓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一咬牙,一垛腳,發狠心的將這顆蘊涵著強大能量的丹藥吞入口中,林楓只覺得丹由入一股清水般的順著他的喉嚨直流而下,一頭鉆進了林楓那處在紫府中的元嬰口中.

  突然,強大的能量爆發出來,一股股彩色的靈力在林楓的經脈里肆虐,瞬間便把林楓的奇經八脈充滿,瞬間的停頓以后,那彩色的能量再次猛烈的爆發開來,有如狂風掃落葉般的沖進督脈,躥過任脈,在林楓的體內肆虐開來,林楓現在簡直是生不入死.

  若不是堅強的意志,恐怕林楓已經瘋了,體內的能量每經過一條經脈,都會把那條經脈沖的亂七八糟,不過后面緊隨而來的能量又會迅速的修補好損傷的經脈,使之變的更加寬廣與堅韌!周而復始,林楓只覺得自己仿佛在那無邊地獄受盡千萬種毒刑,終于,林楓因為精神堅持不住而昏迷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林楓輕輕的睜開眼睛,猶如實質的金光直射而出,林楓只覺得渾身舒服異常,閉上眼睛默默的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林楓驚喜的發現盤坐于紫府中的元嬰已經壯大了一倍有余,小小元嬰的身上金光耀眼,猶如一尊活佛金身般不可直視,而自己的經脈相比元嬰期的時候寬廣了十倍,經脈里猶如液體般的能量散發著攝人的力量。

  忍不住激動的心情,林楓直接催動靈力,瞬間將功力提升至十層,猛烈的氣勢爆發開來,竟然震塌了石洞,林楓一閃身便已經飛上天空,不用在借助飛劍就可以飛行,自己應該到了出竅期了吧!!林楓心理突然冒出了這個想法,雖然早有準備,可還是驚喜的林楓忍不住清嘯一聲,無邊的氣勢展開,瞬間震懾無數強者。

  一日,在這片原始森林中,一只黑漆漆的野豬正帶領它的孩子們吃著美味的嫩葉,忽然在前方傳來一陣喧嘩之聲,嚇的它連忙帶著自己的孩子們溜之大吉。

  “這是什么鬼地方,到處都是魔獸,還這么變態。”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

  “多譜,吵什么吵啊!人家愛琳是個女孩子還沒叫苦呢,你一個男子漢一直吵個不停,真是替你丟臉啊,哎……”另一個聲音接著說道。

  “你們不要吵了,從開始吵到現在,你們累不累啊!虧你們說自己一個是未來的盜圣,一個是劍圣的。”一個女孩子說道。

  “誰要跟他吵啊,是他每天跟我抬杠!”

  “誰跟你抬杠啊!是你每天唧唧喳喳的說個不停的。”

  “都不要說了,我們現在在魔獸森林,是克南大陸的四大險地,很多高手都有去無回的,大家要提高注意力。”

  隨著說話聲,只見從這片森林的走來四個人來。

  這四人都是大約十八九歲的年青人,三男一女。

  只見那四人中間的女的身穿一身潔白的法師袍,手上拿著一根法杖,法杖的頂端鑲著一個龍眼大小的白色的寶石,一雙明亮而漂亮的眼睛,嬌小的身軀散發出青春的活力,不過那潔白的法師袍上面灰的黑的一塊一塊,顯的有些臟。

  其中一個少年身披一身銀白色的鎧甲,手上拿著一柄鋒利的長劍,而那長劍現在似乎看上去也顯的破爛,劍身上有好幾個缺口,金色的頭發扎著,垂在身后,一張英俊的臉龐還有點顯著稚氣。身上的鎧甲也有點破舊,似乎經過了劇烈的戰斗。

  另一個男的身上穿著火紅的法師袍,那臉上一臉冰冷之色,讓人不敢輕易靠近,顯的有點酷。臉形輪廓棱角分明,有著另一種味道,火紅的頭發猶如燃燒的火焰。

  而最后那一個,卻讓人有點不敢恭維,那不太英俊的的臉上有著一雙賊溜溜的眼睛,到處看個不停,看上去整個人十分的滑溜和精明。

  只聽那個穿著白法師袍的女孩說道:“我們在這魔獸森林里找了十幾天了,還沒有碰見那火云魔獸,真是倒霉!”

  而那白銀戰士說道:“這魔獸森林也真奇怪,我們進來這么多天了,居然也沒有碰上過一頭4階以上的魔獸。

  快聽,什么聲音?”那紅衣法師說道。

  幾人連忙停下了爭吵,豎起耳朵,仔細聽了起來,

  只聽見周邊清風吹拂著茂密枝葉所發出的“刷……刷……”聲,枯葉飄落在厚土上輕微的聲音,一切顯的十分的安靜,甚至安靜的有點死寂。

  “什么聲音啊!根本就沒什么聲音么。”那女孩子說道。

  的確,周圍失去了鳥兒的“喳喳……”的叫聲,走獸的吼叫聲,萬闌俱寂。

  “的確是不對勁,周圍一點聲音沒有,有點安靜的可怕。”那賊溜溜的少年嚴肅的說道。

  “大家小心點,注意周圍的情況。”那白銀戰士抽出長劍,一臉戒備的說道。

  突然,前方森林深處傳來了一聲魔獸的巨吼聲,緊接著,地面一陣一陣的震動,猶如一位天神狂奔而來,使得大地顫動不止。

  四人不由得都繃緊了神經,緊握手中武器,四雙眼睛緊盯前方,臉上由于緊張而滲出滴滴冷汗。

  只聽見前方不斷的傳來魔獸的怒吼聲,巨樹茂葉折斷聲,獸蹄踐踏大地所發出的轟隆聲,一切都讓四人感到巨大壓力。

  “閃耀的光輝啊,請讓無助的我進入你的庇蔭,外來之邪物將化為無形,在偉大榮光的守護之下,出現吧!--極光之壁!”那穿著白衣法師袍的女孩子吟唱道,給其他三人增加防護。

  頓時,三人全身周圍光芒緩慢的向他們靠攏,發出淡淡的光芒,在他們周圍形成了一個球形防護罩。

  正在此時,那恐怖的聲音似乎越來越近,片刻之間就快到達四人所在之地了,只看見前方的參天大樹被連根撞飛至半空,然后掉落在遠處,頓時激起紛飛枯葉和塵埃。

  只見四人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魔獸,那魔獸全身覆蓋著密密麻麻的堅硬如甲的紅色鱗片,頭上生有兩個鹿角,那兩個角呈火紅色,仿佛是跳動的火焰,鼻孔兩側下垂著兩條長須,鼻孔還不時的噴出白煙,整個巨頭幾乎跟龍族的巨龍的龍頭并無二致,頭頂沿背脊至尾部長著白色的絨毛,四只健壯的腳蹄后根部也長著白色的絨毛,全身發出恐怖的氣息和令人膽寒的無敵氣勢。

  “火……云……獸!”那賊溜溜的少年顫聲說道。

  原來這只魔獸正是他們四人所尋找的火云獸,可是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火云獸竟然如此恐怖,還沒動手,幾乎被它的氣勢所壓倒。

  巨大的眼睛冷冷的盯著四人,眼神中還帶一絲不屑。

  “大家不要怕!我們……在……一起……應該是可以對付它的!”那穿著白衣法師袍女孩子說道,但是明顯的底氣不足。

  “深埋於黑暗地底的紅蓮之炎,以吾之名召喚前來!”只聽見那穿紅法師袍的少年吟唱道,隨著他的吟唱,他的手中慢慢凝聚出現了臉盤般大小的火球。

  那火球呼嘯著從他的手中飛出,直擊向那魔獸。

  而那魔獸卻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任由那火球擊中自己,說是遲,那時快,只聽見“碰……”的一聲巨響,那火球準確無誤的擊中了那魔獸。

  只看見火星四射,冒起一陣濃煙。

  “啊!中了……,亞森,你好厲害啊!”那穿白衣法師袍的女孩子歡快的叫嚷道。

  亞森也不由的長噓了一口氣,自己準確的命中了魔獸。如此快的結束戰斗自己也有點出乎意料。

  但是,那魔獸那有如此輕易對付的了,只見濃煙散去,那魔獸還是安然無恙的站在那里,一點損傷也沒有,不過銅鈴大小的眼睛閃過一絲怒意。

  那四人不由的目瞪口呆,怎么也沒想到,那魔獸竟然連個毛都沒有傷到,看來今天是兇多吉少了。

  那白銀鎧甲戰士咬牙說道:“跟它拼了,不然大家都要喪命在此了!”

  只聽見他怒吼一聲,全身運起斗氣,發出藍色的光芒,雙手緊握長劍,凌空躍起,雙手持劍,斬向那魔獸。

  而那魔獸似乎對他不屑一顧,微微抬起它那恐怖的龍頭,張口向空中的戰士噴出一口赤紅的火炎。

  而那白銀鎧甲戰士身在空中,根本是避無可避,眼看就要被那火炎擊中,只見這時空中又多出一道身影,猛的向那戰士撲去。

  “雷克,小心……!”原來那到身影是那賊溜溜的少年。

  正是他那一撲,那雷克的身體被撞偏了幾分,正好躲過了火炎的攻擊,而那火炎差半分就射中了雷克,而他手中長劍卻遭了殃,正好被火炎射中,頓時那長劍只剩下了個劍柄。

  兩人一起跌落在地上,幸好兩人都沒有什么大礙。

  “多謝你了,多譜,要不是你,我就沒命了,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了!”雷克豪爽說道。

  “沒什么了,這是我應該做的。”多譜靦腆的一笑說道。

  多譜和雷克迅速的站了起來,退到亞森和愛琳的身邊,四人清楚的知道自己幾個人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我們一起攻擊吧,也許還有一線生機。”亞森一臉堅決的說道。

  四人眼神堅定的互望了一眼,分別使出了自己最強的絕招。

  “地獄深處燃燒不息的妖火啊!以我之名,呼換你們前來!成為我的魔劍,粉碎所有阻擋我的人!--火神爆炎!”首先亞森吟唱道,只見他手中慢慢的越來越紅,在手中出現了一把熊熊燃燒著火炎的火劍,虛空劈去。

  “光明、神圣光之利刃啊,化成無敵的長劍,斬破黑暗的時空吧!--光劍斬!”愛琳緊閉雙眼,手持魔杖,聚精會神的吟唱道,只見那位于魔杖頂端的寶石,發出令人刺目的光芒,漸漸的匯聚成一把光芒四射的光劍,光劍飛速的向那魔獸射去。

  而雷克狂吼一身,聚集自己全身的斗氣,身上的藍色斗氣看上去越發的濃厚,雙拳緊握,大喝道:“百裂拳!”藍色的斗氣從雙拳涌出,向那魔獸轟去。

  多譜也從褲腳處拔出兩把精光閃閃的匕首,用盡了吃奶的力向魔獸射去。

  四股力量一起向那可怕的魔獸直射而去,威力看上去也是煞是驚人,可是今天他們碰到的是那魔獸森林里最頂級的魔獸,這些力量對其而言,根本是不值一提,只能給它撓撓癢而已。

  只見那魔獸仰天發出巨吼,飛速噴出四個火球,迎上那四股力量。

  呼吸之間,雙方的力量就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只見那四股力量在瞬息之間便被那魔獸所發的火球給擊潰,那撞擊所產生的反彈之力頓時把四人給撞飛了,重重的跌落在鋪滿枯葉的土地。

  只見四人臉色蒼白,嘴角滲出鮮血,可見他們都受傷非輕,他們掙扎著努力想站起來,可是他們所受的傷卻使他們的努力頭徒勞無功。

  看著那恐怖巨大的魔獸毫無損傷的站在那里,四人不由的都心頭一冷,暗道:完了,我今天恐怕是要小命不保了。

  那散發著恐怖氣息的魔獸,睜著它那雙巨大血紅的龍眼,一步一步的向他們靠近,陽光照在它那紅色密密麻麻的鱗甲上,反射出紅色的詭異的光線,好似死神的微笑如此的令人恐懼。

  四人一見如此,都不由的閉上雙眼,靜靜的等待死神的來臨,過了許久,發現毫無動靜,禁不住好奇,四人慢慢的睜開雙眼。

  讓他們驚奇的,他們看到一幅不可思議的情景,都不禁睜大了雙眼,目瞪口呆。

  只見那個恐怖的魔獸象一個寵物一般匍匐在一個大約二十五六歲的男子的身邊,一幅乖乖的樣子,怎么也無法跟剛才散發恐怖氣息的魔獸聯想在一起。

  只見那男子身著一身白色奇異的服飾,俊郎的相貌,玉面朱唇,猿背蜂腰,一頭飄逸的頭發粗粗的扎了一下,垂在身后,一雙明亮漆黑的眼內閃爍著智慧的光芒,此時他正坐在一頭同樣恐怖的大地魔熊的背上,有若星河般的眼睛正向他們望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