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31:3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無限深入
  4. 2 不宜出行

2 不宜出行

更新于:2018-03-17 12:29:20 字數:8569

字體: 字號:
無限深入目錄
共153章
  而對于王大名來說,他能感應到東方獄雪的警告信號,那完全是巧合,事情還得從四個月前的一天說起,正因為自己的一時沖動,他整日都活在驚恐和絕望之中。

  他沒有殺人放火,沒去調戲人家小媳婦,他只是和別人偷偷地去云南與緬甸的邊境線上盜了一回墓地而已。

  他們總共六人,帶頭的叫青叔,是個盜墓的超級地耗子,挖了一輩子墓,據說,從未失手。那天,他們從X市出發,開著越野車,帶齊高精尖的家伙什,不遠千里的直奔他們的目的地:緬甸東吁王朝的莽瑞體王后的墓地。

  王大名鬼使神差一樣的跟著就來了,因為這里邊有他的一個心狠手辣的損友,綽號:劊子手。就是他慫恿王大名前來冒險的,誰讓他一心想著發橫財。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這樣沒邊沒影的事情,青叔第一次失手了。但是,在那條偏僻險峻,人跡罕至的山谷中卻意外的發現了一架二戰時一架美國二戰時墜落的戰斗機。

  在戰斗機的不遠處,他們發現了一個深深的山洞,他們在山洞中發現了一個有點像墓地,又有點像神殿的古怪之地,那里,陽光從山頂的一個天坑中,化成一束細小的光芒射下來,一座奇怪的獸頭人身,背上還長著翅膀的石塊雕塑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雕塑的后方有著像秘魯馬丘比丘古遺址的微縮城堡,城堡內除了各式各樣的石頭建筑,平地上,密密麻麻的全部是石頭棺材,但是,棺材里都沒有尸骨,空空如也。

  神秘,壯觀,邪異,遠古,悠蕩,這個地方除了帶給他們驚嘆,震撼,詭譎,疑惑之外,當然,他們也有意外的驚喜,大驚喜!

  在雕塑的身上,他們看見了許多的符號,血色的,扭曲的,奇怪的圖文,符號。

  這些東西,沒人去琢磨,因為在巨型雕像上有五件寶物!

  雕像的右手上,是一把削鐵如泥寶劍,歷經歲月,卻嶄新雪亮。雕像的眼珠,是兩顆巨大的無法形容的夜明珠裝飾而成。雕像的脖子上,掛著一串鑲嵌著幾十顆珍珠寶石的骷髏骨,雕像的上半身,穿著一件閃著詭異之色的盔甲,青叔說,那價值連城,是黑金打造。雕像的左肩上,站著一只欲展翅騰飛的三頭怪鷹,但是通體碧綠,活靈活現,顯然也是一件無價之寶。

  五件寶物,六個人,怎么分?王大名搶不過,他不是這個盜墓團伙的核心成員,但是他也得到了一件所謂的寶物,在雕像的腳底邊,放著一部二戰的美軍軍用電臺。

  一部古董電臺當然不值什么錢,怪異的是。幾十年了,這部電臺居然還有電源。他還在電臺的旁邊發現一張發黃發霉的白紙,上邊寫了一行英文字母。

  意思是:老鷹,老鷹,我們遇到了怪事!1944年3月1日,中國南方,北緯35度。我們看見了...

  王大名當時就懷疑,這應該是那個飛行員發的電文,他看見了什么,王大名哪知道?

  青叔看見王大名郁悶的樣子,說,等到大家將寶物賣了,倒時再勻點給他,王大名也只能這樣,有總比沒有的強。至于他們以后給不給,那就天知道了。

  這架二戰軍用電臺,綠鐵皮包裹,像個小學生書包那么大,上邊有七八個旋轉按鈕,中間還有電壓指針表,頻率指針表,側邊有一行字母kg13097,應該是這個電臺的型號代碼。除去之外,整個電臺外帶一副大環耳機,一個火柴盒子一樣的灰色通話機。

  王大名回來后,查了查資料,并未有得到這部電臺的詳細情況。也許這玩意兒根本不值什么錢,但是這部電臺的電源為什么一直有,王大名需要找高人破解。

  王大名郁悶之際,哪知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們回到X市區沒幾天,禍事接連二三的出現,首先是青叔在交易寶劍的那天出車禍死了,王大名知道后嘆息不已。三天后,那個得到三頭怪鷹的家伙突然發瘋了,被送進了精神病院,緊跟著,一個星期后,得到兩個夜明珠的那位仁兄莫名其妙的跳河死了。

  不會這么巧吧?王大名心里開始發毛。他想到埃及金字塔內那些法老的詛咒!那不成那個山洞也有咒語不成。

  巧合,肯定是巧合!

  但是,這還真不是巧合,邪門的很,十天后,搶到盔甲的那位倒霉蛋,居然是自己家中失火,夜半三更來不及逃命,被燒死了。而他的那位健壯如牛的損友劊子手,死的最離奇,走在大街上,忽然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猝死。

  如今六位豪杰中,只剩下王大名一個人還活著,并且,他洗澡的時候,無意中發現自己的后背長出了一個圖文,一個帶著笑容的骷顱頭。

  于是,王大名當機立斷,去了跳蚤市場,又把這鬼東西賣掉了,血本賤賣!越快越好。

  然而,他手賤,就買家來買電臺的前一個小時,他搬了一張凳子在陽臺上開始搗鼓那架電臺,就算賣,也得把事情弄清楚吧?

  那天,天空烏云密布,像是要下雨的樣子。

  王大名有個二叔,是個退伍的老潛艇兵,是潛艇里的報務員,是個特喜歡吹牛的老油子,從小就在王大名耳邊吹噓自己如何牛掰,如何厲害,時間長了,搞得王大名覺得自己都能發報一樣。

  強烈的好奇心驅使下,他要驗證一個問題,這部電臺是不是像劊子手說的那樣,沒準還能工作。他隨便調了一個頻率,試著按了按發報機的那個蛇形發報手柄,滴滴滴,發報機發出了有節奏的滴答聲,靠,還真的能用!一種不由自主的慣性中,他學著諜報員發報的樣子,有節奏的連續按了幾十下。

  正進入狀態的時候,忽然間,一道拐著彎,標槍粗細的閃電襲來,不偏不斜地正好擊在電臺上的天線上,那一下,王大名立刻被電的彈出去好幾米,好在沒什么大事,神智也很清醒,電臺看上去似乎并沒有什么大問題。

  就在這時,電臺的另外一個紅色信號燈居然亮了,王大名心頭一閃,他連忙戴上耳機,里邊傳來了滴滴滴的聲音!媽蛋,我剛才給誰發報了,怎么還給我回了?

  正琢磨著,耳機里忽然傳來一個貌似女人的斷斷續續的聲音:魔域卡拉圖特人,立刻滾出雙逆通道,否則,你將變成西北風中的一塊上好的煙熏咸臘肉,獵人火凸剎。

  王大名嚇得將耳機一扔,半天回不了神。

  當他再拿起耳機,就再也沒有聲音,那電臺也耗盡了最后的電源,直接關機了。

  王大名當時以為自己中了咒語,嚇得是面無血色,買家過來后,王大名幾乎是半賣半送將那部鬼電臺打法掉了。

  不過,王大名打死都沒想到的是,他根本沒中什么咒語,電臺的那個女人的聲音是真實的,她,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王大名當時以為自己也得完蛋了,惶惶不可終日,可后來嘛事也沒有,也沒什么獵人來騷擾他。但是,二十來天后,蹊蹺的事發生了。

  那天上午,他正在路邊的小報刊亭邊看參考消息,突然間,王大名的腦袋中突然出現一個視頻畫面。

  在一個陌生,恍如仙境的時空中,朝著太陽的方向,一個戴著塊青黑色鐵面具的鐵面人玩命的追殺一名背著彎弓,提著長劍,身穿豹皮,身騎一匹紅色狼馬的美麗年輕女子。

  隨后,幾乎每隔一天,類似的畫面都要莫名其妙的跳出來。而且是在正常的清醒狀況,平和心態,沒有受到任何刺激的情況下,腦袋里會平白無故,不受控制的突然跳出這么個東西出來,就像中了病毒軟件的電腦一樣,想刪都刪不了。

  視頻影像中的鐵面人,全身裹著一團妖異的黑霧,騎著一頭黑色獅面怪獸,一襲青衣,對那女子處處是死手,招招都要命!鐵面人的每一刀都帶著海嘯般的無形能量,所到之處,大樹攔腰折斷,巨石瞬間粉碎。美女則拼死反抗,一邊打一邊退,她手中的長劍幻化出無數奇幻的七彩光芒,竭盡全力對抗那恐怖的殺著!

  將每天出現的影像連起來,王大名發現,這是一條殘酷完美的追殺線路圖,戈壁,古道,雪山,荒漠,森林,鬼城,古堡,地下通道......他一直狂追,沒完沒了,無休無止。

  每次視頻出現的時候,長度約三分鐘到五分鐘之間,這區區三五分鐘,對王大名來說,那就是災難。這么短的時間里,他會像一種能夠讓自己融入其中的立體4D游戲一樣完全渾然不覺的跳進去,將自己的驅殼遺忘,而忽略身邊的一切,比如,走路的時候,他會掉進陰溝里,開車的時候,萬一這東西蹦出來,那就聽天由命吧。

  并且,他的肢體會像神經病人一樣胡亂揮舞,不管在任何場合。

  最讓他抓狂的是,每當影像開始時,隨之而來的,他腦袋都會有一陣子讓人無法忍受的劇痛感,仿佛太陽穴的兩邊,有兩個人拿著一把大鋸子在使勁地鋸他的腦袋,咔哧咔哧的,這種惡痛,持續約十分鐘,然而,這十分鐘足以讓王大名有爬上頂樓往下跳的沖動。

  問題很嚴重,他不得不去了醫院檢查,醫生對他的腦部用最好的設備做了最徹底的掃描,結果一切OK,啥問題都沒有。

  他疼的實在受不了,那天,頭疼發作,他來到大橋上,猛地跳下去,結果,被人救了,等他迷迷糊糊睜開眼,救她的是個英氣颯爽的美眉,還沒來得及瞪大眼看仔細些,姑娘的頭扭開了,她身邊的一個人在她的耳邊嘀咕了兩句,她站起身,也再不理王大名,就急急的離開了。

  王大名當時恨不得鉆個地洞爬進去,羞到姥姥家了,自殺還被一個大姑娘救了,自此以后,他不在想著自殺,他要雄起,面對吧。

  那天在正準備去乘地鐵,剛到地鐵入口,又來了。

  畫面中,那凄慘的美女被逼到一處萬丈懸崖邊,他鐵面人揮出最后一掌!已經搖搖欲墜的她無法閃避,墜入懸崖。

  在她跌入懸崖的那一瞬間,她的眼神幽怨復雜,她的左手伸出,彷如想要揭開鐵面人的面具!

  忽然間,一頭黑龍突然從云層中出現,將急墜的她穩穩的接住,他大怒,長刀化成一道黑色光芒擊中那條黑龍,在黑龍吃痛的咆哮聲中,一人一龍化作一道銀光消失天際中。

  鐵面人呆呆地看著一龍一人消失的方向,對天長嘆一聲,緩緩的揭下了自己的面具,王大名一看,驚得目瞪口呆,這混球的臉為何長得跟自己那么像,簡直是一模一樣。

  可惜,不等他驚愕錯愣,畫面一轉,另外一個影像出現,王大名看見了那個女子好像躺在了一個古樸村落的,由灰白色松木構成的一棟房舍的屋檐下,她右手抓著半截長劍,緊閉雙眼,側躺在雜亂的,厚厚的,枯黃的稻草堆上,蜷縮著瑟瑟發抖的身體,她面如白紙,秀發蓬亂,看上去奄奄一息,她的眼角處,似乎還有兩滴未干的眼淚。而她的周圍,已經是皚皚的白雪世界,地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一只饑餓的紅嘴烏鴉站在一棵枯樹頂上,一動不動的俯視著躺在稻草堆上的她......直到影像關閉。

  恍惚中,病情發作,控制不住的他好像打人了,清醒過后才知道,他把一個巡警打暈在地。為此他在派出所呆了一個星期。

  可奇怪的是,自從進了派出所后,這種怪病就再也就沒有發作過,難道這就是結局?

  為什么會這樣,其實,只要東方獄雪的那個小塔震動一次,幾乎是同步的,他的腦袋就要爽歪歪的疼一次,可王大名做夢也想不到世上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按照王大名自己分析,那鐵定是中邪了,進了公安局后,里邊的正氣十足,所以壓制了邪氣。為此,他特別感謝將他送進拘留所的那位陳警官,也就是被他打暈的那位倒霉的巡警。他還死皮賴臉地給他送了一條中華煙,兩瓶好酒,說是感激涕零,不勝感激。陳警官當時就傻了,他當差這么多年,還從沒碰到如此咄咄怪事,若不是看在那點煙酒的份上,陳警官還想把他送進精神病院。

  游戲雖然結束了,不過,他還是有種別樣的心情游蕩在那個虛擬的神奇世界,并沒有徹底的逃出來,那個鐵面人到底是誰?視頻中的那個女人是他夢寐以求的心中女神,假如人真的可以投胎重生,為她死八回,他都愿意,那家伙如何下得了手?

  為此,王大名特地長途驅車登門拜訪了一個姓朗的知名物理教授,告訴了他近期發生的怪事,他希望物理老師能給他個答案。

  郎教授琢磨了半天,說:有可能你是看見了平行界中的另外一個自己,要不然沒法解釋。我們生活的空間是四維空間,就是長寬高,再加上時間。而與我們平行的就是五維空間,也叫平行界。但是,我需要聲明一點,我說的平行界并不是小說中穿越到過去,未來,或者某個異域的某個時空。它是一個與我們現實生活同步進行的時空,同步,我強調,是同步,說的再直接點,平行界就像我們平常中的鏡子。假如你娶媳婦了,你摟著你的媳婦站在鏡子前,那是不是覺得你娶了一對雙胞胎媳婦?鏡子里一個,你摟著一個。你與你的媳婦在鏡子前打KISS,鏡子中的你們自然也在做同樣的動作。

  王大名有點蒙。

  朗教授又道:別急,我們又打個比方,假如我們有一面長寬高都超千米,甚至是萬米的鏡子,讓它豎在我們這個城市的任何一個邊緣方向,在鏡子中是不是都會有一個和我們同步的城市?而平行界就類似于一面鏡子的功能,但它和鏡子的本質區別在于:鏡子可以反映出我們的幻影,但是,平行界的那個老婆你就看不到了,是被隱藏起來了,但她卻是存在的。說的通俗一點,冬天洗澡的時候,水蒸氣將鏡子的鏡面遮住了,你只要隨手一擦,就看見你自己,平行界就如同被蒙上水霧的鏡子,但是,沒人能夠擦掉那層水霧。因為,它和我們的這個世界是兩個完全封閉的空間,連思維都過不去,更別說用手去擦。假如有人真的能過去,這個世界就亂套了。

  王大名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朗教授繼續說:不過,奇怪的是,你大腦中的一切又好像是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也許是你無意發的那道電波在發送的傳輸路途中遇到了什么特別的干擾,恰好讓你看到了平行界中另一個你的活動軌跡。而且,那里邊的你還能像傳說中的修真者一樣那么能打,呵呵,沒準,傳說中的修真人士就是從那里出來的也不一定。而從平行界那邊的角度看,我們的這個世界在他們的眼中,我們反倒變成了虛擬的平行界,他們是真實的世界。說的直接一點,假如平行界剛好處在一個黑洞中央,那么他們的生活方式肯定與我們不同,他們需要更高階的生存手段才能生存,所以你看到的你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你,我只能這么解釋。假如,我說的是假如我的推測是正確的,那你就創造出了一個的神奇的歷史!好了,我才疏學淺,不好過多猜測,我看,你可以去找別人再去問問,也許你能找到更好的答案。

  王大名只能默默而去。

  王大名走后沒多久,郎教授右手掌托著下巴想了一陣,拿起客廳中的電話,撥通了一個六位數字的號碼,電話接通后,郎教授激動興奮的說道:鄧局長,我遇上了一件很蹊蹺的事情,我覺得你肯定會感興趣.......

  而郎教授撥通的那個號碼,有點特別,那是國家安全總局的秘密號碼。

  郎教授天書一樣的解釋,王大名著是弄不懂,游戲既然結束,他打定主意,今生再不去干盜墓的歪門勾當,得走正道,回來后不久,他參加了X市區的公務員考試,豈不知,人家考公務員那是卯足勁備戰,你卻跑去云南盜墓,可想而知,他考的是一塌糊涂。

  可一個星期前的晚上九點,他接到一個電話,是X市組織部劉部長打來的,說,他被錄取了!工作地點,政府的文教宣傳科。

  王大名以為那是愚人節弄出來的東西,哪知道,這是真的!劉部長說,宣傳科缺一個懂法律的,王大名剛好是法律系畢業的,所以破格錄取。

  這叫什么,大難不死必有后福,王大名樂的都找不著姥姥了。

  剛上三天班,科里的人都還沒認齊,昨天,又是劉部長親自給他打電話,說,明天上午十一點來他的辦公室一下。

  好事,肯定是好事,沒準劉部長看上自己的能力了,沒準要重用自己,經過多方打聽,據小道消息,原來,劉部長要在政府機關剛入職的小菜鳥中選一個人,說要提拔一人下鄉鎮當鄉長鎮長什么的,機會好像來了哦!一定是劉部長看上了自己,一定是!王大名胡思亂想了大半宿。

  “這是個陷阱!”

  “劉部長那個老毒物,搞得煞有其事的,這回又不知道誰要倒霉了。去一刀村,那還不是找死!”

  上午十點五十分,王大名剛出X市政府主體大樓十八樓3號電梯,就聽到兩個準備進電梯的一男一女耳對耳悄悄對話。

  一刀村?!聲音雖小,王大名卻聽清楚了。

  王大名在電梯口站了十秒鐘左右,往前直走五十米,再拐右,他低著腦袋,走的很慢。滿臉的孤疑。

  十點五十五分,王大名來在走廊那頭遠遠地看到門牌上寫著‘組織部’的那個房門,站住了。

  十點五十七分,他不打算去找劉部長了,直覺告訴他,那不是什么好事,突然間,冷不丁的,從辦公室里出來一個瘦瘦的,高顴骨的中年人,他一看到王大名就說:王大名,你還愣著干甚,就等你了!

  王大名只好鼓起臉上的肌肉,僵硬的笑了笑,跟著他走進了辦公室。

  但他很奇怪,這個人,他從來沒見過,他為何認識自己。

  隔音效果奇佳的辦公室里邊,那寬大的檀木辦公桌后,肥胖的X市組織部劉部長像一堆松弛,油膩的五花肉堆在他那張寬松的淺黃真皮辦公椅上。他該減肥了,他胖的脖子都不見了,偏偏那氣囊一樣的下巴上還放著一副大嘴,像極了一只吃飽了蚊子,而慵懶的曬太陽的白皮蛤蟆。

  辦公桌前,站著兩排畢恭畢敬,神經緊張的年輕人。

  王大名被安排站在第一排,正對著劉部長。

  咳咳!劉部長一手拿起桌上的一份寫有絕密二字的白色文件,一手捏著拳頭頂住嘴巴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就這么一下,兩排站著的年輕人頓時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挺了一下,神色中充滿了無限的希望。

  劉部長將眼鏡扣在鼻梁上,瞪著一對魚泡眼看了看大家的表情,又將眼鏡戴上,徐徐而道:不要緊張,你們的消息都很靈通啊,我知道你們都很想知道,這最后的一個空缺是什么地方是吧,那好,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是,一刀村。

  王大名心中直罵娘:媽蛋的,還什么鎮長鄉長,原來就是一村長,還真他娘的一刀村,見鬼!

  六年內,一刀村已經掛掉了四個村主任,而且都是莫名其妙死的,那第四個主任上任不到四個月就死了,據小道消息說,他是被什么東西嚇死的,古怪的連辦案子的警察都嚇傻了一個。這一系列案子中,有些東西用現代科學已經沒法解釋,通俗點講,就是有邪祟作怪,鬧鬼。這事因為一直沒個結果,已經被上邊列為一級絕密靈異檔案,任何新聞媒體不得介入,這個事情,在X市的政府機關那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一聽是一刀村,人群炸鍋一樣,議論紛紛。

  而此時的王大名更是后悔不已,剛才為什么不走?天做孽尚可活,自作孽,去死吧。他現在最怕聽到死人的東東,都死了四個了,還去干嘛?

  安靜!

  劉部長使勁拍著桌子,等到大家安靜下來,劉部長猶如看落入陷阱的獵物一樣,在每個人的臉上逐一掃視了一遍,然后問:你們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

  有氣無力的回答聲在辦公室里回蕩。

  那好,話不多都說了,大家都是人才。一刀村這個空缺具有一定的危險性,但事情總要人去做,問題總要人去解決,我相信大家能夠充分理解這一點,今天請大家來到這里,為的就是這件事,經過組織慎重考慮,組織決定在你們之間挑選一個最優秀的人去當古猛鎮一刀村的村主任!來,談談你們的看法,不要有什么顧慮,暢所欲言。

  當希望變成了肥皂泡的時候,沉默就是金子。

  劉部長的笑容慢慢地,慢慢地凝固,說道:既然沒人主動說話,那我只好點名了啊!

  就在劉部長張口吐字的一瞬間,突然間,人群里傳來一個奇怪的,像只迷途的小綿羊找媽媽槑槑叫一樣的聲音,哆--蕾--咪,一聲比一聲高,芬芳的空氣中忽然沖出著一股子濃濃的生大蒜,生大蔥,酸大腸,腐爛章魚的混合味,緊跟著,前排的一個身影啊呀的驚叫一聲彈出來,直直地撞在劉部長的辦公桌邊。

  好,王大名,很勇敢,果然沒看錯你,就你了!

  劉部長左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嘭咚一下,將桌上的茶杯都震得彈了起來!茶蓋與茶杯劇烈的碰撞下,發出一連串悅耳的聲音。

  王大名搖搖頭,旋風般的地轉過身,惡狠狠的吼道!

  誰踢我出來的,難道還不允許人放屁不成!他娘的給老子站出來!

  他的面前一二十號人,人人表情像僵尸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王大名估計,當時他身后的兩個大個子最可疑,可惜,人家長得那么巨大,目光冷漠,渾身帶著殺氣,你不是對手,他只能忍著。他只是更奇怪,像這等帶著殺氣的人是怎么考上公務員的。

  “王大名同學,這不是你耍橫的地方!”劉部長極為不爽,兩只大眼袋內的脂肪都上下跳動了幾下。

  “劉部長,我可沒同意,是有人踢我出來的!”

  “既然你不去,那就抓鬮,抓鬮最公平,我們今天一定要選出一位有魄力,有能力的負責任的人,小梁,準備一下。”劉部長的臉拉得老長,像頭正在拉磨的老公驢。

  小梁是劉部長的貼身小秘,裊裊娜娜的從外邊飄進來,她柔柔的說了聲:好-------的。那音符又長又軟,那音調甜的像一大團剛出爐的棉花糖,嗲的讓你緊繃的神經可以一下子斷掉好幾根,有人甚至明目張膽的在盯著她渾圓的,扭動的屁股,而帶頭的,正是王大名同學。

  小梁手腳利索的像高智商的機器人,小剪刀在她手中那就是武林高手的長劍,靈巧迅速,唰唰唰的,上下翻飛,王大名目不轉睛盯著那兩只粉嫩的像蔥花一樣的小手,心想:這是怎么練出來的啊。

  五分鐘內小梁將寫好的抓鬮紙條大小一致的整齊弄好,放在一個密封的橙黃色小紙殼箱里,笑容可掬的送到了大家的面前。

  各位,開始抓鬮!請吧,誰先來呀?

  這回,小梁秘書的聲音更甜,像是給大家派禮品,發糖果一樣。

  女士優先!

  不知道哪個癟三在哪個角落里悶聲悶氣的冒了一句出來。

  有個矮個,短頭發,文文靜靜的女同學,也是唯一的女同學開始抓,她抓鬮前低低的罵了句:有病。

  王大名是第十三個抓鬮的,他的手伸進紙殼箱那個拳頭大小的小口子,抓了一張出來,他拆開小紙條,偷偷的瞄了一眼,上面寫著兩個娟秀的小字:不去。

  哇,王大名長長的松口氣。踢我屁股的那個混蛋,你一定會抓到那個獨一無二的鬮。

  三分鐘后,抓鬮結束,劉部長說:“抓到去的舉手!”

  嘩啦啦啦啦的一大片,全部都是去的!現場,就剩下王大名一個人沒舉手。

  什么情況?

  抓到去的,都可以離開了,抓到沒去的,留下。

  什么意思?

  抓到不去的,他就是一刀村的新的村主任,恭喜你,王主任,命中注定,你就別推辭了。

  劉部長首先祝賀鼓掌。

  頓時間,偌大的辦公室內,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掌聲之后,所有人的用最快的速度嘩啦啦的都跑了個沒影。

字體: 字號:
無限深入目錄
共15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