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7:1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1979娛樂香江
  4. 001章:令東來

001章:令東來

更新于:2018-03-16 18:36:44 字數:2123

  港島,明報大樓。

  一個看起來十六七歲穿著普通的少年人走了進來,他的身高大約一米七左右,面部線條十分柔和看起來既像是柔弱的少年又像是英氣的少女,頗有些男女莫辨的味道。

  稍微打量了一會兒,十六七歲的少年人順手攔住了一個明報的工作人員笑著問道:“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請問查先生的辦公室在什么地方?”

  如是問了二三個人,搞清楚了金庸辦公室的位置之后,他直接敲響了金鏞辦公室的木門。

  “請進!”里面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他推門而入,正在伏案寫社評的金鏞抬起頭來,見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問道:“你是?”

  “查先生,我是一個小說愛好者,這是我寫的一部小說,想請您過目。”他笑著捧著稿子放到金鏞的桌面上,笑容靦腆,眼神中恰到好處的帶著少年人應有的緊張和期盼。

  金鏞眉頭一皺,他寫東西時很討厭別人打擾。而且這種新作者的稿件,交給下面普通的編輯審就好了,若是人人寫了稿子都找他,他豈不是得每天看稿忙死?

  金鏞不善言辭,而且既然這個人已經把稿子拿來了,他也不好直接趕人出去。當下也不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少年人說話,拿過稿子就翻看起來。

  金鏞的眉頭時緊時松,看了大概三萬多字后,他在一張便條上寫了幾行字,然后將稿件和便條一起交給來人,揮手示意他離開。

  這是金鏞的習慣,由于他口才不好,許多時候都寫便條表達,連平時管理《明報》也是如此。

  年輕人接過便條一看,只見上面寫道:“穿越時空,立意頗為新穎,筆鋒亦有良處。然情節艷俗不堪,望今后予以改正,君于小說一道大有可為。”

  肯定、不足、鼓勵,面面俱到,果然不愧是敦敦長者之風。

  但這都是場面話,真正的意思是:你的小說有艷文的傾向,不符合《明報》的風格,所以本報不收此稿。

  年輕人沒有在意,臉上更沒有露出失落的神色,而是拿起稿子走出了金庸的辦公室,走到門口時回頭笑道:“謝謝了查先生,我們后會有期。”

  金鏞一愣,隨即禮貌性地沖著這個自己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年輕人笑著點點頭:“再見。”

  目送這個自己連名字也不知道的年輕人離開,金鏞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他的小說有強烈的艷文傾向,雖然關鍵處點到即止,但《明報》早已走上正軌,是不會貿然刊登這種小說降低自己格調的。

  倪框在《明報》上發表的小說也有肉戲,但都是情到濃時的男歡女愛,跟那本小說上赤.裸裸的愛欲有本質區別。

  何況今年初的時候,在《明報》連載十多年的《衛斯理》系列,出版了第一個單行本《老貓》,由此在港島引爆新一輪的衛斯理熱,《明報》借著這股東風,銷量一度達到了15萬份。

  黃玉朗見衛斯理大火,立即以千字500元的價碼邀請倪框寫小說,創下了香港作家稿酬的新紀錄。

  如今倪框大紅大紫,衛斯理系列的《連鎖》在《明報》連載得好好的,金鏞瘋了才會換下倪框的衛斯理,轉而刊載其他人的作品。

  走出了明報的大樓,年輕人仰起脖子深深的吸了口氣,右手捏緊了自己的稿子和手上金鏞寫給他的便條,滿不在乎的向著另一棟大樓走去。

  他的名字,叫令東來。

  當然不是那個破碎虛空的無上宗師,不過從某種程度上而言,他也算是破碎虛空了。

  因為他是個穿越者,從2016年的華夏,穿越到了1979年的港島。

  今天他跑到明報大樓來找金鏞,其實并沒有把自己抄襲的小說發表在明報上的想法。

  此時的《明報》有倪框等一批作家的稿件,《明報晚報》有溫瑞桉等一批作家的稿件,兩邊的稿源都非常穩定,且銷量不俗。

  《明報》不缺稿,香港有無數作家搶著把稿件送到《明報》刊登,更何況現在倪框穩定供稿,就算他令東來的小說寫的再怎么精彩,難道金鏞會把全港熱賣的衛斯理系列從明報上拿下來,換上他的小說?

  別想了,這根本不可能。

  他今天來,只不過是想要見見金鏞這個人而已,如今人見到了,金鏞所寫的便條拿到了,令東來的目的也達到了。

  至于他的小說,《明報》不要,有的人恐怕會搶著要。

  七十年代是香港報紙最繁榮的時期,巴掌大的香港半島,竟然同時擁有近70家報紙。經過激烈的競爭和優勝劣汰,香港報紙到1982年只剩下55家,1997年只剩下38家。

  按照此時香港的人口與報紙總發行量來計算,差不多每兩個半香港人就會購買一份報紙,這個數據在亞洲僅次于日本。

  如此多的報紙,如此激烈的媒體競爭,令東來手里有一部好的小說,又怎會擔心賣不出去?

  散著步,令東來一路走到了《東方日報》的大樓前。

  在香港,就《明報》、《東方日報》和《星島日報》這三家報紙的銷量最大,你追我趕的輪流坐莊“報紙銷量冠軍”,每期的銷量都有十萬份出頭。

  這段時間《明報》由于衛斯理系列的再度火爆,銷量一度突破15萬份,讓《東方日報》和《星島日報》大為頭疼。

  尤其是《東方日報》,這家報紙經常自稱香港銷量第一,此次連續幾個月銷量被《明報》壓著,恐怕此刻《東方日報》的總編正是著急上火的時候。

  《東方日報》的總編叫做徐繼新,五十歲出頭的模樣,當令東來敲門進入的時候,他明顯愣了一下。

  “我有辦法提高《東方日報》的銷量,讓你們壓過《明報》。”令東來走進總編辦公室之后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令東來很清楚自己既沒有名又沒有權,想要引起徐繼新的重視,非得先聲奪人不可,所以一見面,他就沖著徐繼新放了一顆又大又亮的大衛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