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4:4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煉獄凡星
  4. 第三章 夢魘之言

第三章 夢魘之言

更新于:2018-03-15 20:49:31 字數:2064

  黑暗中,虞軒茫然的站在原地,手足無措的抓了抓頭發,“這是哪,草廬呢?那副畫呢?為什么一片漆黑?”虞軒感到了害怕,慢慢的蹲了下來,雙手抱住膝蓋,在瑟瑟發抖,突然間一道聲音憑空響了起來“懦夫,小小的黑暗就困的你在發抖,小小的迷失就怕的要死,還胸懷大致當一個武者,報仇?做夢去吧~”說完聲音便消失天際,虞軒楞了,疆再原地,心里弱弱的想著“,我的仇還沒有抱,我還有莫亭姐的仇沒有報!還有村子里百口人的仇沒有報!我不能懦弱,我不能懦弱!”虞軒發瘋是的站了起來,到處都是黑暗,對著黑暗大吼道“我不懦弱!我不管你是誰,誰也無法組織我去報仇,黑暗,怕什么!我不怕!有種你來和我決一死戰,我要殺了你·啊~”虞軒瘋狂的奔跑著,仿佛這黑暗無邊無際,這么也跑不到頭,怎么也看不到希望,突然一個老頭騎著一個一只眼的牛對著虞軒走了過了,滿世界都是黑的,突然多了一出光亮嚇了虞軒一條,老頭對著虞軒過來,而虞軒卻望著老頭后退,老者擇哼哼兩句“你不是說要和我決一死戰嗎,我來了你卻后退了,你說道卻沒做到,你看似堅強其實就是個懦夫,懦夫!”“懦夫!懦夫!”虞軒腦袋里就像是一個回音壁,一直重復著,懦夫兩個吃人的大字,他抱著腦袋停在了原地,卻對著老頭大吼到“你才是懦夫你全家都是懦夫,我有血海深仇,我要殺人,我不是懦夫,我要變強!”“哦,是嗎?我一直在向你靠近,此時此刻,我是對你最有威脅的人,那你還站在原地,為什么不來殺了我,我要是你,我就會先下手,不然,老頭我怕遭殃的!”“虞軒定了定神,雙手放了下來,雙眼早已遍布血絲,深邃的眼神看向老頭,道“別逼我,別逼我,!別逼我!”吼完之后,仿佛是在為自己壯膽,便沖向老頭,而老頭澤一直在朝著虞軒而來,嘴角彎了彎,虞軒一只再跑,老頭一只迎面而來,那么近的距離確怎么也跑步過去,仿佛過了幾個世紀,虞軒不跑了,因為他早已經累攤了,站在了原地,慢慢的雙膝跪地,倒了下來。而此刻老頭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他還是個孩子,老不死的你這樣去激發他的斗志我感覺不怎么靠譜啊~”老頭坐下的一只眼老牛緩緩說道。“夔牛啊,他雖然年紀小,這可是種子啊,你不知道干什么事都要從娃娃抓起嗎?哈哈”說完,看向虞軒的老頭明顯的一愣,“可他還是個小孩,你叫他從小樹立復仇之心,如果他心生善意還好說,若墜入魔道那你豈不是親手毀了他。”“你沒發現他的奇特之處嗎?”老頭滿意的笑了笑道“看他的丹田之處,感受到了什么?”夔牛聞言便用它僅有的一只眼看了看,便驚奇的道“這~這丹田是~好熟悉,我安逸久了,叫不上來了。”“哈哈,我來告訴你吧,那是起源之力,遠超洪荒!”老頭撫摸這夔牛的頭嘆了口氣慢慢的說道著。夔牛笑著說道“哎~這小子~呵呵,有毅力,這起源之力早晚會被他發覺出來,那可就不得了了。"而老頭澤搖了搖頭道"嗯~不見得,你像遠古神界之王帝釋天,他出生就是含著金鑰匙來的,一出生就有人激發他的起源之力,可以說他是不費絲毫力氣就有人引導他,教他怎么駕馭這種力量,而他呢,隨時隨刻會死掉的小娃娃,還好,不只是那位高人指引他來到了這里我也是才發現的,你看他累倒了,可身邊卻又一層淡淡的黃色能量圍繞,在助他回復疲勞的肌肉,但是他并不知曉,因為哪中力量是在他不自覺的情況下才會出現,任他活一生他都發現不了,只有人去指引他,刺激他,才會知道的。”夔牛半悟半懂的道“那你去引導他?”“呵呵,你太高看我了,你我尚且才是洪荒之力,全靠他自己,或者奇遇吧,千萬年一遇啊,我們幫不了他什么,況且我們還只是一絲絲神魂而已。他一個小孩能靠毅力跑那么久,不倒你以為呢?其實他已經在半路中就已經累倒了,只不過是心中的那一點點執念使得他堅持下來,別小看執念這東西,會成就一個人,會毀掉一個人,看他以后的造化了,老牛你知道該這么做了吧。”夔牛看了看躺在地下的虞軒道“嗯,他既然接觸了山海藏經,那就證明他和我有緣,撇開他的起源之力不說,嘿嘿,這只是開始,或許,在他的身上,你會看見奇跡的發生,也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山海藏經會從現天下~。”“或許吧,只可惜,第一次遠古魔界的失敗,也宣告著山海藏經被打碎分散在外啊,或者我會見證奇跡呢也不錯,老牛我們該走了,既然找到了有緣人我們該消失了,你做好準備了嗎?你去跟著他創造未來吧”夔牛眼睛一亮“走吧!”說話,一人一牛化作兩道白光攝入虞軒的身上慢慢散落開來,而虞軒,擇痛苦的大叫一聲"啊!”虞軒澤驚恐的眼睛,摸了摸臉,又摸了摸身子,抬頭看了看四周,“呼,原來我在做夢啊。”或許是想到了什么,虞軒轉頭看向那幅畫,話還在,只是越看越別扭,好像少了點什么,虞軒摸了摸頭,少了點神韻吧,好奇怪,”哎,虛驚一場,該走了,”伸手摸了摸肚子,心想怎么不餓了,剛才還餓的給頭狼弄,“該走了,再耽擱天黑之前就到不了主城了”自言自語的說完便看了一眼那幅畫,扭頭就出了門,而那幅畫,在虞軒出門的片刻,便一點點的化作虛無消失在空氣里。虞軒忘了他昏倒的時候遇到了什么,忘了有這么一個人一頭牛曾來過他的夢,忘了有那么一股白煙曾圍繞著他,只記得,來到這個房間,看了一眼那幅畫,便睡著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