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2:1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赤翎錄
  4. 第二章 懲罰

第二章 懲罰

更新于:2018-03-18 07:41:41 字數:2552

字體: 字號:
  邱無涯以其在家族學堂沉浸多年的身份,被家族學堂的子弟背后稱為“長老”。

  整個家族學堂人數不過幾十人,一般每個邱家子弟在學堂學習一年后,會在家族組織下的歷練中參加關于修真常識的考試以及體能的歷練,而邱無涯在學堂內沉淫近十年,體能訓練早已及格,只是修仙常識方面卻是一直未曾及格,這也許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煉氣后,不再去想那些修真的事,只是一直躲藏在邱家的家族學堂。

  學堂內人數不過十幾人,而且多數是依附于邱家的外姓之人,對于邱家核心家族中的人自小便已懂得修真界的常識,故不會進入學堂內學習這些表面的東西,而是直接參與了體能訓練。

  邱子羽垂頭喪氣的坐在學堂的最前方,滿眼都是對坐在自己旁邊的邱無涯的仇恨,若眼神能殺人,恐怕此時的邱無涯早已被凌遲。

  邱無涯則是端端正正的坐在邱子羽的身旁,眼睛直直的盯在正在講課的老師身上,絲毫沒有發現邱子羽的殺人眼神。

  邱無涯做的位置讓很多人氣憤,只是邱子羽做到前邊也就算了,而他一個已經十七歲的成年人居然也坐在前邊,但邱無涯以其家族學堂長老的身份讓他們這些滿臉憤恨之色的家族子弟乖乖的在心里豎起大拇指。

  聽著自己的這位老師千篇一律的說辭,邱子羽感覺到自己直接想睡覺,這些沒有絲毫營養的東西邱無涯已經諄諄教導了無數遍,而此時,邱子羽再次找到了以前備受煎熬的感覺,他轉過頭看向自己身旁正在“全神貫注”接受老師教導的邱無涯,內心頓時閃過一絲疑惑。

  此時的邱無涯雙眼怒睜,雙手拖住下巴,手中還拿著一團疊成方塊的手絹,正好遮住嘴角,這個樣子無論從哪里看都是好好學習的樣子,甚至于老師都在講課期間都不止一次的夸贊邱無涯認真、好學的態度。

  而邱子羽則是越發感覺到邱無涯狀態的不對,心中暗道“不對啊,以平時六叔大大咧咧、天生玩劣的性格,怎么會如此安靜的聽課呢”。

  想到此處,邱子羽趁老師轉頭的瞬間,立即起身站自己的凳子上,瞅向旁邊的邱無涯,但是邱子羽如此大的動靜,邱無涯仍舊沒有任何反應,這讓邱子羽更加確定:“六叔有問題”。

  并不知道該如何去做的的邱子羽愣愣的做回到自己位子,但他卻突然像是發現了什么,再次站起,瞟向邱無涯,只見此時的邱無涯的嘴角出正有一絲亮晶晶的液體緩緩流出,剎那間,邱子羽明白了,滿臉壞笑的在老師回頭之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老師剛剛回頭,邱子羽突然將稚嫩的小手伸向了邱無涯的背部并使足力氣拍了下去,只聽“啪”的一聲,教室頓時安靜了下來,老師滿臉狐疑的眼神隨后向二人瞟來。

  邱無涯用手絹擦了擦嘴,轉過頭剛想問邱子羽發生了什么事。

  一句稚嫩的嗓音傳進了他的耳朵“父親來了,就在我們后邊。”

  邱無涯一愣,隨后反應過來,立即轉身站起,低著頭,大聲說道:“五哥,邱無涯在此向你認錯,我不應該在課堂之上睡覺……”

  但隨后一聲大笑從身后傳來,邱無涯頓時明白了,在眾多家族子弟的疑惑不解的眼神中,抬起滿臉通紅的頭。

  此時,課堂之上頓時爆發出一陣笑聲,堂堂的家族學堂衛冕長老,今天居然鬧了如此大的一個烏龍。

  邱無涯滿臉尷尬的轉身,看向正臉色鐵青、滿眼怒火的老師,尷尬的笑了笑。

  “你們兩個立即前往煉體場,這件事情我自會稟告家主,你們二人擾亂課堂秩序就等著受罰吧。”那位老師手舞足蹈的狂喊而出,隨后便揮袖而去。

  看著老師的這幅表情,邱無涯立即像瀉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坐在凳子上,喃喃自語道:“小屁孩,你這次玩大了,五哥一來,我們不掉一層皮才怪。”

  邱子羽并沒有說話,轉身看向身后,只見身后的這些人正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禮物,從他們的表情上,邱子羽發現我,有同情、有嘲笑、有幸災樂禍。

  邱子羽無奈的搖了搖頭,突然轉身對滿臉痛苦之色的邱無涯說道:“六叔,你什么時候學會的睜著眼睛睡覺的,還有你總是自詡為家族學堂的衛冕長老,可為什么那老師絲毫不給你面子啊。”

  邱無涯狠狠的點了點頭,忽又搖了搖頭。然后滿臉憤怒之色的對著邱子羽喊道:“小屁孩,這次六叔被你害慘了,趕緊的跟我去練體場。”

  邱子羽一愣,但隨后便略過了邱無涯的眼神,直接無視他的表情,然后眨了眨其水靈靈的大眼睛,表示無辜。

  “邱無涯,邱子羽立即給我滾出學堂,前去練體場,給我跑五十圈。”冷漠的聲音突然傳進了邱無涯與邱子羽的耳朵。

  雖然只是聲音傳出,人還未出現,但正在斗嘴的二人顯然是被這道聲音驚住了,畢竟這個聲音可是邱家家主的。

  邱無涯愣愣的看著門口,心中暗道:“這次完了,那老家伙真的告訴五哥了。”但當邱無涯轉頭看向身旁的邱子羽,滿臉痛苦之色的邱無涯卻被邱子羽怒睜雙目的表情逗笑了。

  咯咯的笑聲隨后便傳了出去。

  “邱無涯,你膽子不小啊,欺騙學堂先生,而且不思悔改,還在這里咯咯發小,還有你邱子羽,第一次上課就擾亂課堂秩序,小小年紀就如此玩劣,以后怎成大器?”隨著聲音的落下,門口走進四人,其中說話的正是邱子羽的父親邱無月。

  而其身旁的三人則是邱家執法長老邱平,邱家大長老邱程。而另一個人正是學堂先生。

  邱無涯滿臉的嘻笑之色,在看到邱無月時頓時僵在了臉上,但隨著邱平于邱程的出現,邱無涯再也無法保持鎮定了,滿臉驚慌之色,他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邱子羽,咬了咬牙,忽然站起身來,徑直走向邱無月。

  靜,此時的學堂內部靜的讓人恐懼。

  邱無涯額頭之上開始漸漸露出汗珠,他手掌緊握成拳,努力掩飾心中的慌張之色,一步一步向門口走去。

  仿佛過了很長時間,邱無涯才來到邱無月身旁,隨后雙膝著地,低聲說道:“子羽年幼尚不懂事,一切都是無涯的錯,還請家主饒過子羽。”

  邱無月冷冷的看向站在座位旁邊滿臉不屑邱子羽,心中怒氣更甚,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任何話。

  但站在邱無月身旁的邱平卻突然開口說道:“年幼不是逃避責任的方法,家規可沒有限制年齡。”

  看著氣氛的越發的尷尬,這時站在最后邊的那位學堂先生也從旁邊來到邱無月身旁說道:“家主,此事不關公子的事,我剛才一時氣憤,說錯了話,還請家主寬恕公子。”

  “哼,做了錯事,不但不承認,還要別人替你承擔嗎?”這時邱無月突然冷冷的開口道,一字一句,句句重音。

  聽到邱無月的話,邱平、邱程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沒有再次開口,仿佛在看戲似的盯著眼前。

  “家主,切莫武斷……”邱無涯的話還未說完,便被一句稚嫩的嗓音打斷:“六叔,不必這樣,我邱子羽接受懲罰便是。”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