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4:4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魔幻戒
  4. 第三章 新生報到

第三章 新生報到

更新于:2018-03-17 11:50:35 字數:3783

  見到此景,風大驚,突然之間感到了一絲不敢相信,風也是人,不管是任何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會產生和風同樣的反應,一覺竟然虛度了三年的光陰,這到底是時空穿梭還是其他的什么奇怪現象。

  想到這里,風決定先找到師父再說,但是他里里外外方圓50里都找遍了,就是沒見師父的蹤影,這里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他回到舊屋子里,偶爾發現桌子延邊地下有一封信,應該就是師傅留給自己的,只是被風吹到了地下罷了。

  風拿起信斜身靠在大廳的桌子上,認真的讀了起來。

  “風兒,為師也不知道你何時會醒來,但是為師知道你一定正在修行一種非常高深的心法,故而為師在這里等了一年,但你依然沒見你有醒來的預兆,而此時為師在世上的時間依然不多,陽壽將盡,即將云蹬而去;我留了一點東西在你睡覺的床下面,為師知道你必定前途無量,但是切記不要心浮氣躁,要記住盜亦有道,希望你好自為之。”

  自己睡一覺就過了兩年,那個整天笑瞇瞇的老人、那個整天嚴厲教導的師父,居然就這么離開了自己,向著以前和師父度過的日子,風有鐘非常特殊的感覺,那可能就是自己渴望已久的親情吧,和孤兒院里的‘小媽媽’一樣的親情。然而,師父卻突然的死了,這時多買可笑的事情。風看著那張陳舊的有些發黃的紙苦笑著,突然一滴眼淚滴落在紙上。些許后,風收起自己傷心的心情,走到床前,將師父留給自己的東西取出,風彈走了黑盒子上的灰塵,里面是一本書,是一本和無字天書一個材質的書,上面四個流金大字“飄渺武訣”,他撫摸了幾手這師父的遺物,手中的信也放入盒子中。

  環顧四周,風突然覺得自己無處可去了,現在他已經十九歲了,今后的路何去何從都還不知道,一時間也只能愣在那里,看著手中的黑盒發呆。

  為什么自己會突然睡了三年?難道是那《九轉修仙》的緣故?可自己應該是在睡夢中修煉的,怎會虛度了三年的光陰?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風走向后院,這時自己修煉的地方,有一個籃球場大小。

  風站在空地的中央,試探的運起百會穴內儲藏的靈氣,果然一絲絲清純的靈氣在自己百會穴周圍飄蕩,風發現自己在夢中做修行做學到的東西是真的,他很平常的向前面的土墻發出指力,‘轟’的一聲,眼前經常被他用來練習指法的墻壁,頓時出現了一個半米的大洞。

  ‘這……這樣的威力?’,在以前就算把全身的內力全部集中在一起也沒有這么夸張啊,以前自己彈指的威力也就比子彈大出些許,而現在恐怕能和炮彈一拼了。而且自己剛剛也只是發出了一絲絲靈力而已,要是散發周身的所有的靈力那威力有多大恐怕就連風自己也不敢想象了。

  看著眼前的大洞,風沒有多想,立刻盤腿坐于地上,回想在夢中吸收靈力的方式,果然,一股股清涼的能量猶如清泉一樣涌入風的體內,在周身的經脈聚積,而風則是以一種怪異的運行路線對其回旋,七七四十九圈之后,慢慢的榮匯入百會穴內。

  風從入定的狀態蘇醒過來,發現自己的感官比以往修行內力是更加靈敏了,甚至四周的花草樹木吐納的聲音自己都感覺的一清二楚,而且范圍也擴大了不少,此時他清晰的感覺到不遠方正有一輛跑車在道路上飛馳,車上一對年輕的情侶。

  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風在原地喃喃自語道。

  他終于知道了,也接受了這一切,不過這個《九轉修仙》的功法什么時候進入到自己腦子里的呢?還有自己修行了幾年的內力竟然全部轉化成了靈力,為什么《九轉修仙》會在我睡覺的時候出現,難道那枕頭有奇怪的地方。

  回房間后,風翻了一下床褥,果然一直放在枕頭底下的那本無字天書不見了,也不可能是師父拿走了,但是書不見了是怎么回事?屋子里沒有人出入的痕跡,難道是長了翅膀自己飛走了?風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便不再理會,畢竟那本書是神偷門千百年來都沒有人能參透的奇書,就是被人拿走大概也是當引火紙用來燒掉了吧。

  四年后的現在,風已經二十三歲了,回想起那段時光時,他感覺就跟坐了一場夢一樣,現在他憑借自己的實力,輕而易舉的賺到很多的錢,這一切都是靠以前看過的書的來的。

  但是回頭想想,風還是比較喜歡做一個普通人,可以嘗到作為一個普通人的苦與樂,不像現在的自己,一點目標,一點生活的壓力都沒有,只要自己隨便接一個‘小生意’那酬金就夠自己花上一陣字的了。不過自己身為神偷門唯一的傳人,當然不能推脫這個責任,他始終堅持著師父臨終的話——“盜亦有道!”

  現在的風早已經擺脫睡眠,三年前的那次意外,是他不敢在睡了,一般只要進入冥想境界降靈力運行幾周后就可以變得精神百本,風現在還是喜歡看書,也許是小時候留下的習慣,書看的很雜,五花八門無所不看,他的知識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什么東西都能立刻上手,更是在今年突發奇想,報了一個成年自考,而已驚人的成績考上本市名牌大學“工文大學”。

  至于為什要選擇“工文大”風只是感覺那里位于郊區,比較安靜而已。這句答案不知跌破了多少人的眼鏡。

  雖然說‘工文大學’也不失為一個全國名校,但他和北大、清華比起來還是有些距離的。

  風會上大學只是想給自己找點事做,不讓自己每天渾渾噩噩的度日子,而且二十多歲上大學也屬于正常現象。

  明天是9月18號,正是老生返校,新生報到的日子;或許這是個新的開始,一種直覺告訴風,以后的日子一定非常有趣。

  第二天,一身休閑運動服的風出現在‘工文大學’的門口,他微長的發海下帶著一個黑黑的墨鏡,雙手插在褲兜里,肩膀上斜跨著一個黑色的皮包,望著周圍海一樣的人群,不禁露出邪邪的笑容。

  第一天,風除了肩膀上的筆記本之外,再無其他東西,就這樣他向著‘工文大’的大門走去。

  ‘好大啊!’當他走到門口時候,不禁驚嘆的發出了一句。

  這么熱的天,他可不想被曬到中暑,于是便走向門口的保安亭,亭中只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他雙手捧著報紙,旁邊的桌子上還擺著一本散著熱氣的濃茶。

  風走近前去很禮貌的鞠了個躬,“請問老爺爺,中十四樓,B座六單元在哪里啊?”老人見有新生問自己問題,放下手中的報紙,很高興的站起來為風指路。

  完后風禮貌的說了句謝謝,就倚著老人給指示的方向尋找。

  當風轉身離開的時候,老人還不禁的多看了幾眼,嘴中喃喃自語道“此子靈力深厚,禮貌謙讓,將來一定有著非同常人的成就。”

  B座六單元的門前,有著一個正在執勤的女同學,她坐在椅子上,為新生辦理入住的手續,臉上還時不時露出迷人的笑容。

  “你好,我是來報道的新生。”說完風摘掉了臉上的墨鏡。

  那女孩子抬起頭,接過風手中的報道單;“我是,10屆的學生,叫楚嫣,歡迎你加入本校,更加歡迎你加入了咱們計算機系。”說完伸出自己的手和風握了一握。

  “咦?你沒有帶行李嗎?是不是太多,需要幫忙說話啊。”女孩狐疑的問道。

  “哦,謝謝,等一下,有人會給我送過來。”風的話語有些搪塞。

  “原來是這樣子啊,那我叫人將你帶到寢室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我電話,身為學姐的一定幫你。”說著將手中一個紙條遞到風的手里。

  “謝啦!學姐!”風接過紙條揣進自己兜里。

  風剛要轉身進入宿舍樓的時候,發現這個帶路的男生并沒有要動的意思,眼睛卻一直盯著另一個方向。

  風也把眼光投向自己用靈識感應到的那輛白色法拉利身上。

  此時,一個身著白色衛衣的少女走下車子,身后還有兩個大漢為她提著皮箱,看來那是女孩的行李。

  這個女孩如沙漠中一朵艷麗的鮮花似地,將在場所有男生的眼光都吸引了過去,每個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呆呆的看著那個美麗的少女。

  風卻感覺這個少女好像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樣子,好像在哪里見過,但意識卻是比較模糊。

  突然他腦中一針靈光閃過,一副畫面拂過他的腦海。

  風不禁想起白玉觀音的那天晚上,那個被自己指力封住丹田的少女,看來選擇‘工文大’是選對了,這次和他的相遇,與那天晚上我說話的不謀而合,看來找個機會是應該和他一起吃飯了。兩個人一同學的方式再次相遇,老天爺真是開了一個玩笑。風想起他在樓頂保持著一個姿勢站了整整兩個小時,不禁笑出聲音來。見自己的前方有一道凌厲的目光投射過來,風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過還好,對方只是好奇的看了一下,就再次轉過頭向前走著。

  很快這道麗影消失在人群之中,可那個男生還在張望著,風無奈的搖了搖頭,獨自上了樓。

  風被分配在四樓的602房間,他上前推開了門,發現只有自己的那個床位是空著的,很顯然自己的室友都在寢室內,他微笑著走進去,寢室里的三個人都把目光頭像了自己。

  “你好,你就是韓風吧,我是SZ市來的杜躍,就讀于機電系。”一個瘦瘦的人首先打破了沉默,對著風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對,我是韓風,計算機系學生。”風禮貌性的和他握握手。

  “我是SH市來的佐助,和你一樣也是讀計算機的。”一個非常健壯的人站起來,并與風握手。

  握手時風用靈力探查到對方有著很深厚的內力,不過風的臉上并沒有表現出什么。

  “我叫楊天,人文工程系。你好!”一個太陽穴高高隆起的家伙自我介紹道,一眼就可以看出對方的內力非比尋常。

  “現在大家都到了,我提議晚上一起出去吃飯怎么樣?”第一個介紹自己的杜躍提議道。

  “改天吧,今晚我還有事,可能不回寢室睡覺。”佐助毫不留情的破出了冷水。

  “我也是,晚上也有事,以后再說吧,到時候我請客怎么樣?”楊天也符合著。

  “那就下次吧,正好我也要把我的行李搬到寢室,就這樣,我先走了,你們聊。”說完風就出了宿舍門。

  杜躍見自己的提議被否決了,也悶悶的坐到床上,做著自己的事情。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