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5:3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震霄
  4. 第001章 呂林

第001章 呂林

更新于:2018-03-16 20:59:05 字數:3130

字體: 字號:
  呂林跪在地上,渾身衣服臟兮兮的,還有幾處被撕扯破了,看著床上躺著的中年婦女,眼中的淚水不注的流了下來,哭哭咧咧的道:“娘親,您別激動,安心養病才好,下次孩兒不敢與人打架了,您千萬別生氣啊,氣壞了身子可怎么辦啊!”

  呂林在過2個月,就是他9歲的生日了,為人忠厚老實,由于家里窮苦,時常被鄉里孩子欺負,這不?平日里積攢的怒火一并都發泄了出來,還將村長的孩子給打了。

  這時,床上的婦人蠕動了一下身子,語重心長的說道:“林兒,你起來吧!娘不生氣了,地下涼,別著涼了。咳咳咳!”頓時,劇烈的咳嗽聲響起。

  呂父早年外出打獵,不幸落入山澗,撇下孤兒寡母在世相依為命,呂母身體又不是很好,呂林年紀還小不能為家做些什么,只能依靠呂母紡布來維持生計,萬一呂母一氣病倒了,猶如雪上加霜,他們的日子會更加艱苦。

  呂林見娘親久咳不止,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由于跪在地上時間久了,腿都已經麻木了,沒走幾步便摔了一跤,呂林不顧身上的疼痛,艱難的來到了床邊:“娘親,您沒事吧?”呂林一邊用手為娘親順著氣,一邊問道。

  不一會,呂母止住了咳嗽,睜開了充滿慈愛的雙眼看著呂林,露出了微笑:“林兒,娘沒事了,以后可千萬別與人家爭強斗狠了,咱們家窮,給人家打壞了都拿不起銀子給人家看病。”呂母難道不心疼自己兒子嗎?

  呂林剛要說今天的事不愿自己,是人家先罵娘親的,罵自己呂林可以忍,但罵娘親卻萬萬忍不下,可是看著娘親咳嗽的通紅的臉,止住了到嘴邊的話,想了想說道:“娘,你先歇會,我去燒火做飯去。”

  呂母點了點頭,呂林輕輕的將房門關上,來到了院子里,看著曾經父親用過的長弓,一個不成熟的想法油然而生:打獵!

  打獵可以為家增添口糧,剩下的還可以賣掉換錢,那樣家里的日子也會好過些,跑到了掛長弓的墻壁,腳踩長凳勉強將長弓拿了下來,當長弓拿下來時,呂林才發現自己身高竟然與長弓不相上下,這怎么拉弓射箭啊?

  呂林嘴里嘀咕著:“呂林啊呂林,你什么時候能長大啊?娘親身體越來越不好了,可讓我怎么辦啊?咦!對了,我可以問問隔壁的墨大叔,他可是村里打獵的好手,求他幫我做一把長弓不就得了。”呂林想到了打獵的辦法后,很是開心,首先來到了井邊打上來一桶水,將打架弄臟的手、臉都好好的洗了一遍,然后有換了一身干凈的粗布衣服,打算現在就去找墨大叔說說打獵的事。

  還別說,洗漱干凈后,呂林還算蠻精神的,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高高的鼻梁凸顯性格剛毅倔強,將近一米四的身高在同齡孩子中也不算太矮,一切都整理完畢后,到院子里伸了一個懶腰,正要離去時。

  忽然,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個與呂林年齡相仿的男孩,走了進來,那個男孩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一眼便看見了呂林,那個男孩用手指了指呂林,對身邊的中年男子小聲嘀咕了幾句,由于離的稍微有些遠,呂林壓根就聽不見。

  看到鼻青臉腫的男孩時,呂林心里暗道:“壞了!周大胖找人報仇來了!”那個男孩正是村長的兒子周長青,由于長得胖,大家就給起了一個外號,大胖。

  呂林心里雖然有些心虛,一個孩子面對一個成年人,萬一那人不顧及顏面,大打出手可怎么辦呢?打又打不過,跑又能跑哪去呢?不過呂林心里素質還算不錯,來到了二人身前,目露兇光的看著周大胖,惡狠狠的道:“周大胖,你欺人太甚了!竟然找到我家來欺負我呂林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想怎么樣?”呂林嘴上說的硬氣,但心中卻一點底都沒有。

  中年男子見呂林的樣子,面帶微笑的說道:“你就是呂林吧?你誤會我們了,我是長青的二叔,特地帶著長青來賠禮道歉。”說著話,就從懷里拿出了一袋錢,遞給了呂林,道:“我大哥知道你們家的條件不太好,所以就讓我給你們帶來了一袋錢。”

  “呂林,今天下午都是我不好!我不該罵你,對不起。”那個鼻青臉腫的男孩對著呂林深鞠一躬,足足停頓了三秒鐘后,才直起身子。

  呂林雙眼看著錢袋,真想伸手把錢接過來,但由于呂母從小給呂林講大道理,做人的準則,別看呂林年紀小,懂得道理卻一點也不必一個成年人知道的少,于是笑呵呵的道:“周叔叔,你們的道歉我接受,錢雖然好花,但我不會接受的,家窮,志不窮。”簡短的兩句話,將呂林的優良品質大顯無疑。

  中年人聽到呂林的話后,心中暗暗的點頭,又看了看周大胖卻搖頭不止:“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啊!你娘親的身體還好吧?當年你娘親可是一個大美人啊!誰想短短十幾年時間……唉!”說道呂林的母親,中年人長嘆了一口氣,然后接著又道“你也不用驚訝,我是前天才從外面回村的,你娘親與我是舊識。”(還有一句話,中年男子沒有說出來,當年他還追求過呂林的母親呢?嘿嘿……)

  呂林驚訝的看著中年男子,一聽后面的解釋后,才明白了過來,對著中年男子道:“周叔叔既然你與娘親是舊識,就進屋里坐吧!”來者便是客的道理呂林還是知道的,剛剛看到了周大胖認為是找理的呢,也就忘記了這茬了。

  “哈哈!好、好啊!長青啊,你可要和呂林多學學啊,你看人家多懂事?你就是不知上進!”

  周大胖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后,乖巧的應聲道:“是!二叔,侄兒記住了!”周大胖知道他這位二叔可是一位大能人,在城里可有一個響當當的身份,一個大戶人家的賬房!一月的收入絕對能趕上爹爹當村長一年的收入。萬一二叔有什么好事拉我一把,我也就不用在這鄉下受苦了。

  剛一進屋,從里屋傳出一個微弱的聲音:“林兒,外面是不是來客人了啊?”呂母聽到了外面的說話聲音,于是好奇的問道,家里可好一陣子沒來過客人了,除了隔壁的墨家時常過來看望一下,還真不知道誰還能想起我們孤兒寡母。

  呂林撩開屋里的門簾,看到娘親正要坐起來,急著說道:“娘親,你不用起來!”呂林快步來到床前,讓娘親躺了下去,對著娘親又說道“周叔叔來看我們了!周叔叔說與你還是舊識呢!”

  中年男子和周大胖并沒進里屋,畢竟多有不便,呂母整理了一下床鋪,讓呂林將外面的客人讓進屋里來,因為屋子比較小,一共就三間小屋,一進屋就是廚房,左右各一個臥室,也不能讓客人在廚房站著啊。

  “周叔叔,你們進來吧!”

  話音剛落,一個中年人,帶著一個十來歲的男孩進了里屋,看到呂母一臉病態的樣子,中年男子皺起了眉毛,眼淚也在眼圈中打轉,說道:“小琴,你!你怎么變的這般憔悴了?”呂母的名字叫王艷琴,曾經中年男子就是稱呼呂母為小琴的。

  一聽到小琴二字,呂母頓時一震,看著面前這位中年男子,嘴角微微上揚,輕輕的道:“立國哥,真是讓你見笑了,什么時間回來的?那邊有座位隨便坐吧。”從呂母的眼神中能看出一絲悲傷之意,當年周立國追求自己時,自己卻沒有看好他一向囂張的樣子,卻嫁給了呂父,呂父現在還慘遭不幸,現在人家混好了,千萬不能讓他看笑話。

  隨后,呂母對著呂林道:“林兒,快給你叔叔倒杯熱茶。”呂母蠕動了一下身子,還是艱難的坐了起來。

  呂林倒杯熱茶后,就做到了床邊,聽著二位長者隨意的聊天,不一會周立國與周大胖就準備離開了,在離開前周立國說什么也要扔下一袋錢,最后與周大胖離開了呂家。

  呂林將二人送走后,回到了床邊,呂母看著呂林,說道:“孩子,娘對你沒有別的要求,只要能超過剛剛那位周叔叔我就心滿意足了,那樣娘也就能安心的去找你爹了。”

  呂林只是靜靜的聽著娘親的話,并沒有出聲保證什么,而是牢牢的記在了心中,這時呂林出聲說道:“娘親,我想去一下隔壁墨大叔家,一會回來再做飯,你餓不餓?”

  “娘不餓,去吧!隔壁你墨大叔對咱家不錯,常走走好。”

  呂林剛出門,卻見到了隔壁很是熱鬧,院子里七八個人不知在說些什么,這時一個爽朗的笑聲響起:“哈哈哈,今個大家都別走,我們好好的和一頓,這個家伙可沒少讓大家挨累啊!”

  呂林快走了幾步,走近了一看,在墨大叔家的院子里竟然躺著一個二十多米長的巨蟒,巨蟒時不時的還蠕動一下身子,竟然是活的……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