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4:45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江湖一小蝦
  4. 第四章 偏要進

第四章 偏要進

更新于:2018-03-16 08:39:55 字數:1525

字體: 字號:
  小乞丐回到香腮雪門口,不見了老乞丐,便向北城郊外的一處破廟行去,果然見到那老乞丐躺在神像的下邊,翹著腿腳上踢掉了一只鞋,手里拿著根雞腿兒,滿手滿口的油膩,身子周圍丟了許多雞骨頭,還有兩個空葫蘆。小乞丐走上去將兩個酒葫蘆拾起掛回腰間,這才說道:“你帶著我跑了三年和人打架和妖怪打架就是為了收尋釀酒的材料,又帶著我釀了一年的酒,像你這般喝法四年的辛苦你不用一年就可以又帶著我去掘人祖墳挖人墻根了。”老乞丐含糊的說道:“徒弟,師傅我是帶不了你了,你可比我厲害的多啦。”小乞丐道:“你至少有一樣比我厲害,我沒你能喝”老乞丐道:“你最好不要當酒鬼,別人討厭,你自己也討厭,總覺得喝死才好。”說完他目光呆滯,卻又有著一絲落寞。小乞丐見他這個樣子也不再打攪他便尋了一塊干凈的地方坐了下來,老乞丐嘆息了一聲,回過神來道:“徒兒我一直沒有與你說,你也從來不問,師傅我的門派喚做天劍門。”說到這里小乞丐打斷道:“你每日總讓我練劍你自己卻不練,我問你原由,你總是說這些劍法是你從一位好友那里偷來的,你自己要練便再見不得人了,騙鬼呢?”小乞丐滿腹牢騷這會兒連自己也說上了。老乞丐又嘆了口氣灌了一口酒道:“你祖師爺李元被人尊為天劍,你師傅我白近虛被人稱為癡劍,你還有兩位師叔,二師叔林乙被人稱為詩劍,你三師叔柳小菱被稱為情劍。”小乞丐嬉笑道:“師傅當年你若和三師叔在一起,恐怕就應該叫你們癡情了。”老乞丐聽得將那手中的葫蘆用力向地上一摔,酒水濺了兩人一身,小乞丐拂去臉上的酒水道:“乖乖,說錯話了,老酒鬼摔酒葫蘆,不要活兒了。”心中則肯定師傅在意三師叔,至于是否是愛慕還不得而知了。再看老乞丐氣的滿臉通紅胸口喘息不停,小乞丐連忙上去給他推氣。老乞丐喘息良久才道:‘我也不聽你說這些有的沒的了,你明天就啟程吧”小乞丐道:“你若趕我走了,你這么懶,就算真的做了乞丐也討不到飯的。”’老乞丐抬起手在他的頭上點了一下:“誰要趕你走了,還有三個月你二師叔過五十壽誕你去給他送賀禮去。”小乞丐將白近虛往地上一推,拍了拍手道:“明天趕路,我先去休息去了。”徑直的向口走去,出了廟門,雙腳一點倒飛到房頂上,躺下了。

  次日五更,老乞丐遞給了小乞丐一柄劍,長劍古樸,通體皆黑,此時天色未明,那劍抽將出來,當真看不到半點。老乞丐道:“我們門派和別的門派不同,師傅也只有三個徒弟,沒有什么教條約束。你師傅我瘋瘋癲癲作乞丐樣子,你二師叔做了教書先生,三師叔...你三師叔和你二師叔結成了連理,相夫教子了。這把‘不明’是你師祖的佩劍,就把它送與你師叔吧。”小乞丐道:“哪有賀壽送兇器的。”白近虛言:“你不用管只要送到就行,你師叔住在這里向北三千里外的臨江城,三個月時光便是走一天歇一天也該到了。”小乞丐接過劍,隨手扔在屋面上,雙手枕在頭下,懶散的道:“那么我一個半月后才動身吧。”老乞丐瞬間臉黑的像那不明劍,啐了一口:“滾。”

  北夏一千三百八十城,富麗堂皇最留城。留城是北夏國最富有的城市。由那邊陲小城而來的貨物大多要運送到這里來加工,制作。這里工業發達,而青樓業更為鼎盛,城外三河上畫舫林立,河水嫣紅有那“渭水漲逆,棄脂水也”的意思。城內醉酒聽蕭閣,店小二正攔著一個乞丐哀聲探求道:“客官你且往他處,小店已無空席。”這店小二想來是見得古怪客人多了,即使對一個小乞丐也是恭敬的很。那小乞丐道:“你看我像瞎子么?你那屋里空位子可不少呢。我偏要進去”說完就直往里闖。店小二在后面苦追道:“客官這是為了你好。”小乞丐兜轉了一圈,尋得了空位沒正經的坐了下去,伸手抓過一雙筷子,在桌子上敲的當當響,當真是要飯花子的行徑:“你再對我好些,拿些些飯食來。”忽聽一人喝到:“好吃的沒有,好玩的拳頭倒是一大堆哩。”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