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0:29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我在古代圖霸業
  4. 第三章:窮困潦倒

第三章:窮困潦倒

更新于:2018-03-16 13:34:31 字數:3415

  我感覺到我的腦袋,嗡嗡直響。雖然是靈魂體,但我感覺腦袋要有爆裂的氣相。

  沒多久我看到了,一條類似于隧道的長廊在我眼前,隧道好長,不知道那一頭連在了那里,一種恐慌在我心里滋生,那是對未來的恐懼,迷茫。就這樣一直在隧道里飄著,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轟〞的一聲,我頓時暈頭轉向。一種撕裂般的感覺,越來越強裂。慢慢的我的魂體從腳開始分裂,痛苦、我被嚇壞了。隧道開始扭曲、變形。我開始跟著搖搖欲墜。我轉頭往后面看,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后面的隧道在慢慢解體,露出了無盡黑暗的懸空,那么的陰森可怖。解體的速度很快,很快我就裸露在了空間之上,空間的壓力讓我的靈體在慢慢的變小,甚至到了爆炸的地步。在我無法在忍受痛苦的時候,意外發生了。〝轟〞我的靈體終于忍受不了空間的壓力,爆裂了。場面那叫一個璀璨。

  就在我心灰意冷,魂飛魄散的時候,意外發生了,閻羅王給我的那個令牌,自動的飛過來,在我身邊轉了三圈。突然那令牌在急速的旋轉著。一道紅光沖天而起,緊緊的把我包住,向著遠處的虛空閃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我的意識悠悠轉醒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漂亮藍色的星球在我面前由小變大的旋轉著。我心里在想地球我又回來了,一下子我的腦子全是報復,充滿了報復。

  紅光穿過大氣層,一閃消失在一個山要的后面。一條彎彎曲曲的山路里,行駛著一輛沒有頂篷的馬車,車夫在奮力的揮打著馬。眼前一道紅光閃過,他愣然,回頭問坐在馬車上的中年男子道:“老爺,你看見了嗎?那是什么東西?”馬車后面坐著一個面色發白,頭花烏黑。還穿著一件白色長袍,還留著一絡小胡子。他摸了摸胡子道:“天降異星,不是副,就是禍啊!劫數啊!”趕車的車夫揮打著馬兒道,“老爺你也大驚小怪了把,就我來的路上,那么多死人,有哪個不是餓死的?劫數,難道那不是劫數嗎?”中年男子嘆了口氣,“朝廷昏庸無道,這難道不是一種劫數。”他好像在說給車夫聽,又好像是說給自己聽。

  在一片水田里,其實已經看不出來,那是一片水田了,田野里長滿了雜草,水已經干枯。在田野里橫七豎八的人躺著,準確的說,他們已經死了。有男女老少,有剛出生的嬰兒到七老八十的人,看不出的恐怖。在一片田野的一頭,一個宵小的呻吟聲,有氣無力的動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個身影慢慢的爬了起來。瘦弱的身體,仿佛風一吹就倒是的,那干瘦的身影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自言自語道:“我這是在哪里?我怎么頭好暈。他看了看四周,啊!!!他在次光榮的暈了過去。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太陽落山的時候了,他揉了揉眼睛,他現在已經沒有剛才那么害怕了,滿地的死人。他已經麻木了,已經害怕不起來了,他努力在回憶這里是那里,他自己怎么到了這里?他記得他被一團紅光包裹著降落在了一個藍色的星球上,‘那不是地球嗎?這里是哪里?為什么他們的著裝很奇怪,我好像在哪里見過。’、對了,在電視上看到過。可現在是二十一世紀,怎么會有這種事,這可是真真正正的死人啊!

  他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主角韋清真,也就是我。我無力的爬起來,要去找吃的。現在我是又餓又渴,我艱難的往前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不要說吃的了,就是一口水都沒有。就在我體力快到極限的時候,一根野草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咽了咽口水,快速的爬過去抓到野草,就往嘴里送。我實在是餓得不行了,這是一種又香又脆可以吃的野草,以前在老家山上的時候,無聊就挖一點來嘗嘗鮮,今天它終于救了我的一條命。

  野草不可能永遠吃飽,還是要去找東西吃,要不然下次就沒有那么好運氣了。看著漫山遍野的枯草,看樣子已經好久沒有下雨了,起碼一年左右了吧!

  我慢慢的坐了起來,開始回想現在的處境。‘看著他們裝束,他們的發型,我難道到古代了嗎?那也不對啊,我不是投胎轉世嗎?我應該還在娘胎里才是啊???’一連幾個問號出去。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事,‘閻羅王不是答應我,讓我當富二代嗎?我怎么到了這里來?還這副樣子。’我被耍了,天哪你評評理吧!!!前世被人耍了,死了還被鬼耍,我就那么不招人待見嗎?

  〝轟〞〝轟〞天空兩聲雷響。額、‘要下雨了。’我左看右看沒有躲雨的地方。MD我要快死了,在讓雨淋一下不是死得更快嗎?老天啊!你不會是又在捉弄我吧!〝轟〞又是一聲雷響,‘MD你玩我,’我拿手指了指天。心想不對,‘要下雨了,還是趕緊找個地方避避雨。要不然老天玩不死我,我自己玩死自己,那跟誰說理去啊?’

  找了好久,找到了一個小山洞。應該可以擠四五個人上去吧!等我走進山洞里的時候已經下起了傾盆大雨。天慢慢的黑了下來,一個人的夜晚是那么的靜。我摸黑找到了一塊比較平整的地面,就開始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睛。要盡量的保存自己的體力,在天還沒有亮之前,保證自己的安全,山里什么樣的野獸都有,要保證天亮之前不要被吃掉。

  天的盡頭慢慢的升起了一躲朝陽,朝陽是那么的溫馨,那么的親切。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現在肚子已經在打鼓,在找不到吃的,可能自己過不了今天了。‘人家投胎有父母照顧,為什么我就那么倒霉,魂穿到了一個死人身上,這就是傳說中的穿越嗎?倒霉的人,就永遠那么倒霉嗎?’

  我慢慢的站起來,走出了山洞,陽光照在身上是那么的舒服,那么的暢意。我從旁邊拿起了一根木棍,當著拐杖柱著走。找了好久,沒有找到食物。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我在樹枝上看到了,不知是什么時候死的一只山雞,我興奮的跑了過去。可是樹太高了,其實也沒有多高,可現在我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那里還有力氣在爬樹啊。

  在我左右找不到東西把它弄下來的時喉,我卻忘了我手中的拐杖,我手里有現成的東西啊,我這是餓糊涂了。我把拐杖往上一拋,正好打在那個山雞上。山雞隨著拐杖一起掉了下來,我興奮得立馬跑過去把它撿起來,左右看了看。‘于昨晚剛死的,這下有口福了。’可我立馬就小不起來了,我沒有火種,生山雞怎么吃?

  (你們有沒有過,拿到好東西但不知道怎么下口啊?)

  找了好久還是找不到什么東西生火,可肚子已經餓得不行了。‘不管了,生吃。一想到生吃,我就悲催的流下了眼淚。我把山雞的毛和內脹清理干凈,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生吞下去。那個辛味無以言表,說出來全是淚水。

  我把山雞處理完了之后,看了看天邊,太陽已經西下。心想,‘今晚無論如何都不能睡在山里了,完了要是被什么野獸叼走了都不知道。’我看好一個方向,就跟著太陽西下的方向走著。

  走了差不多十公里的時候,我看到了遠處有個城墻,很低矮,那個城墻,要是有個水災什么的,肯定一沖就倒。很快我到了城墻下,那低矮的木門和那搖搖欲墜的門扣,讓我心里有些感嘆,這就是古代啊!多么艱苦的生活。要是我投胎到王孫貴族家那該多好啊!我好好的一個人被閻羅王給坑了。‘要是我在看到他,我非把他那胡子拔光不可,〝呸、呸〞我可還不想死,可不要去見那個老家伙。地府、閻羅王:“啊切、、、、、、誰罵我,可能是我的小乖乖想我了。”臭不要臉。

  天快黑了,所以城門口三三兩兩的人進城去。我跟在他們身后,門口有兩個守衛,正在無精打采的站在那里看都不看我一眼,對于他們來說這年頭像我這樣的乞丐數不勝數。對我的衣服已經明顯只能裹到重要部位就已經很不錯了,跟乞丐沒有什么區別了。

  我進到城里,我被里的風景嚇呆了。整個城里看不到一個樓房,全部都是拿幾顆木頭搭起架子來,在用枯草蓋起來,只要不漏雨,就勉強著住了。我現在最想的是我要找一個人問我現在是在那里,那個朝代?

  我走到一個看起來已經破落得不能在破落的房子外面,向里面叫道:“你好、有人嗎?”叫完,一個老頭柱著拐杖走了出來,嘴里道:“小伙子,找誰呢?”“老人家我能問你個事嗎?”“什么事啊?問吧,”“這里是那里啊?”老頭看了看我,搖了搖頭道,“看你不是本地人,奔荒來的吧?”反正我的樣子說不是奔荒誰相信呢,所幸就說奔荒吧,“是的老人家,這里是那里啊?今年是哪一年呀?”老頭搖了搖他那瘦弱的身子,看了看我瑤瑤頭道,“這里是文縣,現在是周朝洪文二十五年。”

  我想了想實在是想不到,中國古代有什么洪文朝廷的,我只聽過朱元璋搞的洪武而已啊。我想了好久,還是想不出來有這么個朝廷,可能是我讀書少吧,只能歸功于我讀書少了。我抬頭問了問老頭,“老人家我今晚能在你屋檐下借宿一宿嗎?”“嗯你進來吧,看你也可憐,”我立馬愣住了,我確實可憐。

  ―――――――――我碼字那叫一個龜速啊!!!―――――――――四個小時才三千字――――――――――我是作者―――――――――――求收藏―――――――――――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