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3:31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回到唐朝當煉師
  4. 1,我要穿越

1,我要穿越

更新于:2018-03-15 18:12:36 字數:4284

字體: 字號:
  我是一名煉師。

  煉師是一個有前途的職業。也許你不這么認為,其實在穿越前,我也沒有想到我會成為一名煉師。

  本來我不想當什么煉師,我的職業是語文教師,而且是教中學的!可是有一天,我看完了起點所有能看得下去的穿越文,忽然雄心萬丈,拍案而起,大吼一聲:“我要穿越!”

  結果,我真的穿越了。

  象我這樣主動積極要求穿越的人,恐怕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穿的那一剎那,心里特別得意,比起那些意外地靠點點網頁,墜崖雷擊,車禍空難的牛人來,老子我是主動穿越地!就憑這一點,也比你們牛!

  或許真的是活得無奈,活得鬧心,才會想起做一個改變歷史的牛人。在現代社會,既然沒希望做個牛人,何不回到古代?意淫無罪,但意淫也是個技術活兒!

  穿越前聽到的最后一句話是我老婆說的:“你******叫驢給踢了啊,成天意淫!”當時我在書房,她在客廳看泡泡電視劇。

  可是她再也不能罵我了,我的突然消失,不知會不會讓她一改火暴的脾性,流下幾滴鱷魚的眼淚?順便說一句,我老婆人稱東北黑社會。臉蛋兒不遜劉亦菲,胸高腿長屁股大,老說自己是生兒子的料,什么都好,就是喜歡玩點家庭暴力。只是不知道我穿越走了,她肚子里有沒有留下俺的種。

  穿越原來很容易。看那些起點的牛人老是在哪里嘮叨:“吾生恨不能生于漢唐之世!”于是我的潛意識里充滿了穿回漢唐盛世的幻想,尤其是老謀子把四大發明弄得美倫美奐、驚心動魄之后,一個憤青的熱血被點燃了,一拍腦袋,說穿便穿!

  本來以為穿越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但如果突然出現在荒山野嶺,就沒有那么好玩了。

  站在高山上,冷風吹得我支泠泠打了個寒戰。我是從書房里穿了過來,身上就是短褲漢衫!

  一腔豪情壯志被山風吹得煙消云散,我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黑社會老婆的溫暖被窩剎那間變成無窮的誘惑,沖動之后的我竟然變得軟弱不堪,張開雙臂,我大喊一聲:“蒼天啊,你快讓我穿回去吧!”

  回答我的,只有凜冽的寒風。時空穿越管理局的人大概下班了,沒人理我!

  正在不知所措之時,突然聽到身后有人說了一句:“仙人板板,這龜兒子好像是玩尸解地!”

  一回頭,我看到了一個老頭,頭發盤得高高地,上面插著根像筷子樣的東西,身上皺巴巴地披件道袍,頜下幾根山羊胡子隨風而動,一對三角眼精光四射,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這情形實在是太詭異了,對我對他,都是太詭異了。這明顯地是個老道啊,而且是四川的老道,天啊,難道我降臨到傳說中的蜀山老妖的地盤了?根據穿越定律,穿越后遇見的第一個人,往往是他這一世中最重要的人!我不及細想,當下納頭便拜,口中大叫:“師傅,你收了我吧!”

  老道大爺賊眼溜溜地轉了幾圈,對我看了又看,忽然狡猾地笑了:“娃兒,你耍我呢吧?你難道不是從天上來的?”

  我哭笑不得,立馬明白過來,原來這老道居然認為我是天上飛來的“鳥人”!

  怎么跟他說呢?眼下我要是不入他的門,立馬便要被凍死餓死!我的穿越大業在第一時間便會被無情扼殺掉,這怎么對得起我那“主動穿越”的萬丈雄心呢?我腦子里的細胞骨碌碌轉動起來,那些穿越牛人都是怎么說謊來的?

  “小人生在南海邊,家里有船又有田,也曾進學習詩書,漁耕傳家樂無邊。不料有個南霸天,欺男霸女無法又無天。只因家姐容貌美,就要強搶做小妾。勾結海盜與官府,搶我漁船奪我田。家姐本是貞烈女,被他強奸一百遍啊一百遍……”

  老道被我整蒙了,一張大嘴半天合不攏,我心里在感謝周星星同學,接著繼續:“父母爺娘皆被害,我去海邊欲尋死,忽然海上起風浪,龍卷風將我送到你眼前……”

  眼淚嘩嘩地往下掉,鼻涕嘩嘩地往下流,我哽咽著再次跪求:“師傅,你就收了我吧!”

  手指縫里偷偷看去,只見老道猶豫再三,終于摸摸我的頭,一把拉起我便走。可憐我拖著一雙塑料拖鞋,身無長物,連手表也沒戴一塊,來到了一個山洞前。借著朦朧的月光,我看到那洞口上方寫著四個大字:“青霞古洞”。

  入得洞來,只見這洞極大極廣極深,一眼看不到底,似乎是洞中有洞。入口不遠便是一個大廳,中間明晃晃地燃著松油火把。東一塊西一塊堆著許多壇壇罐罐的東西,還有一些木板做的案臺,我心中驚疑不定,那老道早已松開了我,進到一個小洞里取了件道袍來給我披上,頓時止住了我不停往下滴著的清涕。

  雖然對我的來歷仍然將信將疑,但老道這時一張老臉已經變得讓我放心了許多。他忽然問道:“娃兒啊,你叫啥子名?”

  我脫口道:“我既已拜在師傅門下,就請師傅給賜個名吧!以前的俗名弟子不愿提起,提起來便傷心難過。”

  老道嘆了一聲:“無名無姓之人,我怎好讓你入得我道門?”

  也罷,我真名叫田愛國,怎么也拿不出手,不說真名,謅一個難道還不容易嘛?

  “弟子姓李,名玄,字……草字子明。”

  “子明?”老道吃了一驚:“娃兒你多大了,表字都有了?”

  我回輪道我吃驚了,我想我二十有六的大男人了,又是讀過書的,在古代要是沒個表字,那還怎么混?看這老道吃驚的樣子,難道我返老還童了?古人二十歲才弱冠,看來我是聰明過頭了。

  鏡子,快找面鏡子來照照。明明沒啥感覺啊。我游目四顧,卻見邊上的一堆雜物中赫然有好幾面銅鏡,奔過去隨手取過一面,對著火光一照,昏昏蒙蒙的,竟然是一張稚氣十足的臉。天啊,我真的還童了!

  “嗯,弟子今年十六了,這表字嘛,是家父提前給取的。”說罷,又作悲戚狀。手里卻翻看起這面沉甸甸的銅鏡來。正面銀光锃亮的,反面卻是四獸,加上波浪狀的云紋,還有個尖尖的紐兒。憑我每周日泡古董市場的經驗,立馬得出結論,祥云四獸鏡!品相極佳,這可是真正的古董啊,看正面,這是道地的“水銀沁”,老值錢了!這樣的銅鏡,一定是唐以前的東西。難道我真的得償所愿,穿到大唐盛世來了?

  看我反復研究手里的銅鏡,老道眼里閃過一絲狡詐的笑意。他也不再追問,只是偏頭看著我。我當時還不知道,這一看,我竟然跟銅鏡打了好幾年的交道!我忽然醒悟過來,連忙再跪拜:“請問師傅名諱。”

  老道用手攄了攄那幾根稀疏的山羊胡,悠悠然道:“先祖姓蘇,諱元朗,官至前隋太史中丞,后來棄官云游,找到這青霞洞,他愛這青城山的幽靜,便自號青霞子,開了我丹鼎一門。先父諱游,傳下胤丹神方。貧道我叫蘇耀,也有個道號叫做朗然子。守著祖宗傳下的丹方,到也收得幾個弟子。”說到這里,神色自得,頗有些感慨唏噓的樣子。說起祖宗舊事的老人,無論古今,都是一個德性。

  可是我根本就沒聽明白,只聽到“前隋”二字,便已經大喜過望,真是的大唐啊,這傳到第三代了,怎么也應該是開元盛世了吧。“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老杜的這首“憶昔”可是膾炙人口的啊,難道我真的來到了開元盛世?老道走神了,我也走神了。他沉浸在對先人的回憶中,我沉浸在對開創功業的意淫中。

  看到我呆呆的樣子,老道以為我是聽了師門的大號,給嚇住了。其實我對這些名字,完全陌生,什么青霞子、朗然子的,歷史上很有名嗎?怎么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呢?也罷,人家這是煉丹世家!這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煉丹家不也就魏伯陽、葛洪幾個人嘛?我一個中學語文教師,哪里知道許多煉丹術士的大名呢?

  慢著,三代所傳的丹方?煉丹世家?呵呵,看來入了這煉丹道門,到是可以娶妻生子傳給下一代的!還好還好,本以為入了道門,便要絕了女色,這下倒可以放心了。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當下我便要推金山、倒玉柱拜師入門。

  “慢著,這拜師之禮,卻要等明日良辰吉時,焚香設案,祭過祖宗才能行得。眼下你這娃兒到是要想清楚了,入我門中,便是煉師,須得日日勞作,再也不能讀書求取功名了。”

  “這個……徒兒明白。”其實我還是猶豫了一下,來到大唐,真要干一番大事業,還是得做官啊!大唐科舉取士,不考功名,怎么做官呢?不做官,怎么能改變社會呢?可是真的要考什么科舉,我肚子里這點貨色,連門都沒有!難道就沒有其它途徑了嗎?路是人走出來的!未必就沒有辦法。我現在最關心的是,現在到底是什么年代?安史之亂暴發了沒有?要是恰恰穿在歷史的幾大拐點上,不正是好男兒建功立業之時?心急如焚,偏偏又不好直接問出來,如果連今夕何年都不知道,我不就是個白癡嘛!這老道還能收我入門嗎?得想個法子!

  “師傅既有家傳神丹,想必有返老還童之術,弟子心向往之,恨不能早投師門,求得長生之術。”我做出一副無限神往的表情,然后怯生生地問道:“敢問師父今年可有一百歲嗎?”看這老道也就五六十歲的樣子,但我必須無恥地拍拍馬屁。

  “呵呵,貧道生于開耀元年,虛度了六十八個春秋,只是大丹尚未煉成啊。”老道先是得意,后又感慨起來,想來對于返老還童的仙丹,信心卻也不足。

  開耀元年,六十八,我腦子飛快地轉動,開耀元年是哪一年?開耀改元,681,對!是681年,加上68,那就是749,天啊,安史之亂是天寶十四年,大唐由此轉盛為衰,是756年,這一年我記得最牢了!756減749等于7,十四減七等于七,天啊,現在是天寶七年!我出了一身冷汗,這算術題,做得我幾乎虛脫。還好還好,為了記住大唐的歷史,我把年號都背熟了,老天有眼,終于讓我回到了大唐盛世,雖然不是開元全盛日,但也還是歌舞升平的日子啊。天寶七年,離安史之亂還有整整七年,七年,可以做很多事情!

  可是,我現在莫名其妙地成了一個煉丹師的徒弟,卻又如何能成就一番事業呢?印象中,煉丹術就是煉那些吃死人的丹藥,毒死了唐朝十來個皇帝,連唐太宗這樣一代英主都是被丹藥毒死的。另外就是弄些假金假銀來騙人。對于我那個時代來說,煉師,完全就是騙子!

  難道我現在就要當個騙子?

  回到大唐盛世的狂喜轉眼間便化成了巨大的失望。慢著,好像煉丹家還發明了火yao?還有什么呢?穿越牛人制火yao,造火炮,吹玻璃,燒水泥,這些,會不會和煉丹有關?好像沒人提過啊。

  穿越到大唐盛世,突然變成16歲的童子雞,原來的世界里我可已經是26歲的老鳥了!也好,呵呵,少年情懷總是詩,至少我們還有夢!

  師傅并不是一個道士,他應該是一個道人,但他說他自己是個煉師!煉師,看來就是煉丹師的簡稱了。原來在大唐,煉師真的是一種職業,而且是非常非常受人尊重的職業。這一點,我應該從李太白的幾首詩里就能明白,送某煉師歸山,贈某煉師,似乎在唐詩中經常出現。

  我眼巴巴地看著師傅蘇老道,期望他能給我帶來光明的未來。

  蘇老道眨眨眼,有些神秘地對我說:“煉師,是大唐最有前途的行當。”

  他那神神秘秘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悟空的師傅菩提祖師,可惜他既沒有敲我的頭,也沒有伸出三個指頭,背手而去,只是將我安置在一個貓耳洞,里面到是有小小的木床,還有粗麻做的被褥。

  奇怪的是,這一夜我竟然沒有做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